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6】矛鼎之争
    “说得好!哈哈哈……”

    魏无疚仰首一阵长笑,大光头褶褶发光,虬髯一阵竖动,全身衣接却紧贴身上,两眼射出凌厉光芒,深深望进对方眼内,形相威武。

    曹胜吸一口气,苦修多年的真气刹那间走遍身内的奇经八脉,魏无疚连指头也没有移动,可是已发出一股强大有若实质的杀气,将他笼罩在内,现在即管逃也逃不掉,因为只要一动,气机牵引下,魏无疚立时生出感应,对他施以雷霆万钧的杀着。

    两人陷入至死方休的局面。

    曹胜持矛遥指魏无疚,一股凛冽之气油然而生,全身颤动起来,衣衫拂拂飘扬,猎猎有声,跟着脚步缓缓移动起来,绕着魏无疚打起转来。

    魏无疚双目低垂,眼观鼻,鼻观心,静立不动。

    —动一静,对比强烈。

    周围眼力高明的人物都是大吃一惊,因为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主动出手的竟然是“天绝榜”上排名靠前的“矛宗”曹胜。

    曹胜却是有苦自己知,

    因为按照自己之前的计策,面对以勇力著称的“鼎霸”魏无疚,他想要先以静制动,全力抗衡对方无可匹敌的攻击,待到对方锐气消耗一空,再立即反击制敌。

    对于天下人普遍认同的“曹胜必然胜过魏无疚”的大部分想法,已经是很高估对手的实力,以万全之策应敌的了,只是曹胜万万没有想到,双方一旦对峙下来,魏无疚竟然全无出手的意思。但气势却不断蓄聚,狂增不已,已经完全超过了对他几经提高的评价,让曹胜、章丘太炎等人委实吃了一惊。

    最骇人是曹胜感到整个天地都像在不断添加增长魏无疚那与天地浑成一体的气势,令他全无破绽可寻。

    曹胜心中骇然。自觉如此坚持下去,自己的气势终会很快被对方盖过,那时说不定自己真的会被对方肆无忌惮的强攻压迫下来,并最终失败。

    既然被动防御没有信心坚持下来,自然准备采取主动进攻了。

    曹胜一动,远处逍遥王、叶清玄等人都是齐齐松了一口气。

    逍遥王原本站立远观的身姿。突然松弛下来,退回座位上,将原本已经凉掉却没有入口的茶水一饮而尽,笑着赞道:“魏无疚小子果然要得,常人都说。使用重兵器的人物都是脑子太笨的,掌握不到剑法那般飘渺的剑意,但老子就是不信,嘿嘿,能够将笨重的重兵器练至极致的,定然是人中之人,龙中之龙。当年我发现了断小子,后来又发现了魏小子。果然都没有让我失望……”

    一旁侍立的断钧成鞠躬说道:“义父夸奖了。当年要不是义父悉心栽培,钧成又怎能取得如此成就……”

    “那也要你自己争气才行!”逍遥王皇甫延昭丝毫不在意外人获悉这秘密时的惊讶表情,无所谓地问道:“魏小子这两年在万恶无极谷的谷底却是没有白废。小断啊,你看看,如今的魏无疚与你相比,孰胜孰弱啊?”

    断钧成仰头看向场内魏无疚,缓缓道:“胜负未知!”

    众人顿时一惊,“开天斧”断钧成那可是“天绝榜”上名列第二十一位的绝对高手。与“矛宗”曹胜正好高出一位排名,若是纯粹以排名论实力。应该是与曹胜统一等级的高手。

    孟源筠大喜过望,道:“按照断大侠的说法。如此说来,这场比武我们有机会取胜喽?”

    “逍遥王”皇甫延昭、包括许灵空和叶清玄都是自失一笑,而断钧成更是露出一丝冷笑的模样。

    孟源筠一愣,奇怪地看向叶清玄。

    叶清玄淡淡说道:“魏大哥不是有机会取胜,而是此战必胜了!”

    “诶?真的?”

    江水寒拍了拍孟源筠的肩膀,道:“当然是真的,看下去吧……”

    孟源筠带着一副为什么连你都知道,我却看不出来的表情,望向了场内……

    而另一方向,章丘太炎等人却明显的坐立不安起来。

    “曹兄其实果然凌厉,天绝高手对决,都要夺取先机,一战而胜,看来此战必胜!”

    章丘太炎等人身后的顾东平等人上前拍着马屁,不想却拍在了马蹄子上。

    “闭嘴,无知之辈,给我滚蛋!”章丘太炎少见地发了大脾气,怒骂声中顾东平、金卓宁、庞嵩成三人面红耳赤,退入人群之中。

    章丘太炎身为一代宗师,自然看得出曹胜在比武开局上不如人意,同时心中暗自嘀咕道:魏无疚此子确令人惊叹佩服,想不到曹胜会在气势上输给对方,要不是他落了下风,也不会借助手中金矛制造锐气来消解对方的气势,不过虽然是落了后手被迫出手,但曹胜那利比锋刃的精神和杀气,也绝对算得上一招胜手,化被动为主动,积极进攻,以锐气消磨对方气势,找准对方破绽,一击必杀。

    曹胜转圈的速度越来越快,锐气逐渐加强,慢慢形成刃轮一般的气势,不停地消磨魏无疚,假若魏无疚从此站立不动,他便要一直这样打动,至筋疲力竭而亡。

    但魏无疚显然不会让好不容易得到的先手就这样失去,当曹胜转至第九圈,来到魏无疚背后的时候,魏无疚终于动了!

    他先向前跨出半步,身形微侧向左方,脸却向右方别转过来。

    右拳猛地一击,目标却是身旁不远处的“赤玄铜鼎”,只听“咚”的一声巨响,犹如数十万座铜钟齐鸣,音波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倏然震荡开来,四周群雄诈闻此声,都是脑际嗡的一下,差点晕倒,纷纷掩耳蹲地,晕晕眩眩,面露痛苦之色,只有寥寥数十人高深之辈恍如未觉,颇有兴致地看着场内。

    逍遥王哈哈一笑,狂声道:“不知死活的小鬼们,要命的还不躲得远一点!”

    就这一嗓子,围在两座小山上绝大部分武林人士,都是呼啦一下,纷纷做鸟兽散,互相搀扶着往远处闪避。也有些逞强的人物,为了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特意留了下来。

    除了几大高手之外,包括赵擎廷一行人、那批龙凤高手,全都留了下来。反倒是能够忍受、但不喜欢热闹的梅吟雪为了陪着季婉婷,离开了小山,连带着归鳖生和呼延云柱一起离去。

    此时场面之内,魏无疚一招震动铜鼎,声音响处,无孔不入的压迫锐气登时荡然一空……

    曹胜向后退了一步,摆开架势,压住阵脚。

    魏无疚这下动作虽只是一点点,却包含了生生不息的奥妙杀着,将身后方圆十丈内的范围包容在他的攻势里。

    曹胜长啸一声,抢先出手,魏无疚的气势有增无减,若任由他蓄至圆满时,不用动手他曹胜便要认输投降,多年不见,这向来被自己奚落成蠢牛木马的“小人物”已成为宇内最可怕的高手之一。

    曹胜防御,魏无疚可要进攻了。

    闷哼一声,魏无疚一闪身,“砰”,突破音障的脆响声其快至毫巅的身法响起,他瞬间来到曹胜身后,单手一抡,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他手中的“赤玄铜鼎”如同流星一般砸落下来。

    曹胜厉喝一声,也不转身,手中原本前置的金矛不慌不忙,矛尾向后一捅,直接向“赤玄铜鼎”击去……

    当,铜鼎被磕得飞起,同时金矛也宛如被锤子砸中的铁钉,向前搠去!

    而就在这一声清鸣还未扩散开来之际,曹胜猛地一转身,矛尖再次对着魏无疚,那原本向前搠去的长矛顿时奔着他的胸口刺来,那情形就像是有人用力把钉子钉入自己的胸口一般,曹胜这招借力法,用得果然巧妙。

    不但如此,在金矛势头最猛的时候,曹胜更是附加上了自己的实力,罡气运转,原本便已迅猛绝伦的一矛顿时威力平添一倍,这一矛,已经是曹胜加上魏无疚,两个天绝高手合力的一击了。

    魏无疚“咦”了一声,大叫一声,“来得好!”

    竟然毫无畏惧,身下一旋,“赤玄铜鼎”绕了一个圈,外人看来奇慢无比的招式,在曹胜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下,竟然间不容发地挡住了那精妙绝伦的一矛!

    当!

    又是这声脆响,毫无花俏的一次撞击,再次荡起狂飙的音波,如同飓风来临一般扫荡全场,叶清玄等兄弟脸上泛起凝重的神色,护身罡气闪耀出不同颜色,而赵擎廷、黎正阳和龙凤高手那一边,却是有数人的身形摇动,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却是差点被震晕,只不过不想人前出丑,尽力忍了下来。

    “好!”啪啪啪一阵鼓掌声响起,却是逍遥王为魏无疚的反击叫好,原来魏无疚这一招击出,竟然生出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惨烈味道,同时等于硬是靠着一人之力,挡住了两名天绝高手的联袂一击,而且不急不喘,表现得极为从容。

    孟源筠眼睛登时瞪得溜圆,惊呼道:“我去,魏大侠这是要问鼎‘天绝榜’前十的实力和节奏吗?”

    逍遥王听到,哈哈一笑,道:“前十未必,前十五必然!”

    众人惊呼出声。

    叶清玄却是瞥了一眼旁边冷然观战的断钧成,心中暗道:近百年未有大变动的天绝榜,看来要有一次最大规模的剧变了!(未完待续)

    ps:住院还在继续,左右手打针都打青了,只好扎脚了,不过这也让我双手解放,可以打字了。哎,早怎么没有想到……

    ipad写作,有点不适应。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