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5】天绝之战
    白道大派四分五裂,各自为政。

    名义上处于核心地位的“十大门派”,却被凤仪阁、游龙帮、风云盟这几个心慌叵测之辈纠缠在“十二元老会”中,每日互相扯皮,难以依靠,如今要想有所作为,只能绕开“十二元老会”,不再穷究出身来历,将一切敢于对抗凤仪阁和魔门的势力全部团结在一起,方能在大难来临之前,有所准备。

    而叶清玄等人的高调作风,正适合作为一杆大旗,摇旗呐喊,吸引世人注意,同时招揽各方有志之士,团结一致,对抗强敌。

    只是叶清玄等人年纪太幼,即便闻名天下,也难以服众,魏无疚身为“天绝高手”,却并无领袖气质,难以成为核心,薛宫望朝廷身份太过明显,许多黑道高手并不信服……

    思来想去,皇甫延昭最后竟然提出了一个人选,让叶清玄等人都是一愣。

    “昆吾派”现任掌门,楚灵虚。

    以他白道大派掌门人的身份,一己之力复兴昆吾派,同时之前连挫坦族高手的表现又是为国为民的大英雄,无论白道、黑道、还是草莽之士,对这样的人物,都是敬佩有加,万分崇敬,以之为领袖人物,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会议结束之后,叶清玄有些浑浑噩噩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推开窗户,窗外一轮明月照的室内皆明……

    师父……那个老家伙要成为凝聚天下有志之士的领袖人物……他,他愿意么?

    没有人比叶清玄这几个徒弟更了解他师父的为人了,那是个“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恬淡之人,如今误入尘网中,已是勉强,让他挑起联盟领袖的地位,还真是强人所难。

    一直以来,师父能够给世人如此印象,并非他的初衷,一切都是季广岚那个老东西在背后使坏……

    咦?季广岚……

    今时今日的情况,恐怕早就在季广岚的算计之中了吧?他的目的,恐怕就是把除了楚灵虚推到这个退无可退的位置,季老头的算计,可真是高人一筹,事到临头,才能在蛛丝马迹之中发觉这个老家伙的痕迹。

    一想到季广岚,叶清玄登时想起他的亲传弟子,自己的兄弟江水寒来,这个时候,也许找江水寒商量一二,能够让自己有个更加清晰的思路。

    可是当叶清玄敲开江水寒的房门之时,里面却是空无一人。

    这么晚了,老八会去哪呢?

    *********

    夜深人静。

    青鸾阁所在的街道,依旧灯火通明,而距离青鸾阁数条老街之外,则完全是一片黑暗之中……

    一个提着灯笼的孤单人影,在一条小巷中缓缓而行,拐了个弯角,最后走进一座小院之中。

    原本紧紧关闭的大门在人影走进的时候,吱呀一声,自动打开,人影脚步依旧缓缓,却未有一刻停顿和停留,从大门直入黑漆漆的院落之中,而每一道房门似乎是知道有人到来一般,都在人影踏来的那一刹那自动打开。

    当进入最里面的一个房间之后,人影缓缓坐在一张八仙桌旁,施施然地点燃了一盏油灯,再将放在一旁的茶水倒上一碗,慢慢地酌了一口,仿佛饮下人间最美的佳酿一般,舒服地吁了一口气……

    茶水是热的。

    而且茶水的温度刚刚好……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了来人而准备好的。

    灯光下,来人将兜帽从头上取下,露出一张看成人间绝色的漂亮面孔,而这张面孔的主人却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正是江水寒。

    灯火轻轻一颤,八仙桌周围的黑暗之中,立即多出数条人影。

    江水寒轻轻吹了吹茶碗中的茶叶,缓缓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黑暗中一个低沉但隐含着暴虐的声音响起道:“有苍狗和煞鹏出马,狗鼻子加上鹰眼睛,这世上能在他们两人合作下逃走的人物,恐怕天绝榜上也没有几个……”

    另一人不满道:“爆熊,说话直接一些,少主不喜欢拐外抹角。”

    江水寒淡淡一笑,道:“无妨。做事比说话更重要……现在都有哪些人物入选了?”

    爆熊呵呵一阵低笑,兴奋地道:“太厉害的人物还在跟进,不过先天之上的人物,已经入选了四十八人,都是绿林中杀伐果断的硬手……包括前几日丢脸的‘人熊’熊元路、受伤的‘力崩山’冉三雄,还有那个可以跟敖光钦对上数十回合的‘定风棍’闵宁……光是这几天,便收录了将近二十人。少主不愧是老主人的得意门生,这等一石数鸟的计策真是厉害,利用‘青铜龙塔’的消息吸引来众多的闲散武者,从中挑选高强人士,加以控制,绝对可以将这些乌合之众打造成为一支出其不意的奇兵!”

    江水寒淡然道:“四十八名先天高手,这些人,平时已经过惯了散漫的生活,爆熊,你当年当过将军,这些人就交给你和鬼虎,稍稍管束一下,但不可过严,免得他们起二心……”

    二人低声应是。

    但一旁的鬼虎依旧疑惑道:“可是少主,这些人的确不会对我们忠心,他们只是贪婪我们许下的报酬和威慑于我们的实力,真遇到情况,很难保证他们不会临阵脱逃。”

    江水寒道:“这一点,我心中早已明白。不过我们不是培养一支忠诚的军队,只是需要一批分担危险的援手……他们这批人,能够为了‘青铜龙塔’而来,就说明他们是不甘寂寞的人物,贪婪是肯定的了,只要他们敢要,凭我们的实力,也给得起,不过为了稳妥起见,我还要与他们见上一面,让他们懂得信守诺言的重要性。”

    爆熊奇问道:“少主准备怎么做?”

    江水寒微微一笑,将茶碗中的茶水往手心处一倒,鬼虎、爆熊二人仔细观瞧,但见江水寒罡气一转,原本还冒着热气的茶水,顿时变成薄薄的冰片,看上去比纸还薄,晶莹剔透,但在灯光下却散发着诡异的光泽……

    “这是……”

    爆熊和鬼虎面面相觑。

    江水寒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薄冰,低声呢喃道:“‘生死符’啊‘生死符’,如此神功绝技却被七哥束之高阁,殊不知有了这门武学,可以让世上多少恶人成为我们手中的棋子,成为对抗魔门的急先锋,这些人不少都是死有余辜之辈,我用他们对抗魔门,也是为他们积德行善……人要是太善良,是对付不了恶人的……”

    江水寒眼中精光一闪,低声道:“下一个目标是谁?”

    爆熊道:“是桃花溪的宋天星!”

    “是他?真有趣……”

    “是的少主,这个老小子比武失利,受到曹胜等人冷遇,成了不受重视的人物。宋天星为了十万两银子丢了大脸,心中本就窝火,我们将其网罗,必然增添助力……”

    “好!”江水寒倏然起立,冷声道:“这一次我亲自出马,若是他不从……哼哼,正好用他来试一试‘生死符’的效果如何!”

    **********

    三天后。

    徐州城外,十里泊畔。

    临湖一面,孤亭中独坐一人;湖外五里,两侧小山上,已经是人山人海,锦旗飘飘……

    逍遥王正襟高坐,“开天斧”断钧成侍立在侧,“金锏”朱胜北陪着许灵空、叶清玄等人坐在下首。

    对面的小山上,嬴惠英、章丘太炎等人同样聚集在一处,遥遥相望。

    天上风起云涌,湖面水波涛涛……

    曹胜手持金矛,缓步到了湖畔一处小亭之外,亭子外硕大的赤玄铜鼎,让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地一缩……

    那逍遥王果然跟他们是一伙的,否则三日时间怎么也不可能将魏无疚的趁手武器取来,只是能早就带来的。

    可以说,这次是被人算计了一把。

    曹胜心中大大地不舒服,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况且对方的实力不过勉强入主‘天绝榜’,怎么可能比得上自己这在榜上安稳做了数十年的人物?

    曹胜卓立亭外,眼中神光闪闪,向着悠然坐在亭内石凳上的魏无疚道:“魏兄真是信人。曹某累魏兄久候了!”

    曹胜望往天上晨早的天色,道:“魏某一生里几曾干过背信弃诺之事?与曹兄一战,魏某也是等待了许久了……”

    曹胜仰首长笑,宿鸟惊飞,山林震动,沉声道:“少说废话。魏兄这次将赤玄铜鼎都带来了,这回不会只是动动嘴皮子,而不与曹某人动手吧?”

    魏无疚道:“曹兄若是如此在意魏某的兵器,在下也可弃之不用,赤手空拳一样可以与兄台讨教一番……”

    曹胜心中一凛,在心底几分不安的情绪影响下,差点当场便答应下来,但转念一想,眼前这粗汉,不过勉强登上“天绝榜”,虽然自己取胜要费些手段,但结果理应必然取胜,可为何自己会有这种担心,难道自己内心深处已经颇为畏惧此人了么?

    都说这魏无疚为人情情暴躁,动辄杀人,可今番相见,胸襟眼光大胜传言,令人惊异,曹胜心中微动,立即少了几分自信,多了几分担心,想了想道:“今次曹某来到此地,正是要与魏兄痛痛快快地一场大战,魏兄原本没有趁手兵器,曹某心中难安,胜之不武,现在万事俱备,正好放手一搏,动手吧。”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