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4】一杆大旗
    叶清玄等人被“逍遥王”皇甫延昭簇拥着走出了青鸾阁。

    一出青鸾阁,叶清玄顿时感觉到原本笑嘻嘻的皇甫延昭登时变得严肃起来,紧握着他的大手,掌心变得冰凉一片,显然其心中颇为焦虑,绝不是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这般轻松。

    叶清玄心思顿时往下一沉,暗道:朝廷,果然出事了!

    距离青鸾阁不远处的一处小院,里里外外,站满了精兵强将,防守极为严密。

    皇甫延昭呵呵一笑,介绍道:“这里是我的一处产业,极为安全,大家到了这里便请放心吧。两大天绝高手在此,晾他‘魔帝’罗破敌来了,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有了这位老王爷作为后盾,众人顿时轻松无比。

    一入庭院,当中一座近乎人高的火红色大鼎立即让众人大吃一惊。

    魏无疚一愣,道:“这不是我的赤玄铜鼎么?”

    “不错!”皇甫延昭笑道,“这就是老夫让比武延迟三日的一个原因……”

    叶清玄呆愣愣地说道:“那么老王爷不是从东莱赶来的?”

    皇甫延昭神情冰冷,道:“老夫是从郑州城赶来的……”

    众人顿时精神一震,皇甫泰明惊喜问道:“这么说,皇太叔祖见过薛大人了?”

    皇甫延昭沉默地点了点头。

    旁边皇甫泰宇一见苗头不对,连忙出言道:“皇太叔祖,你不要听这些叛逆的一面之词,他们……”

    啪!

    一个嘴巴凌空抽在了皇甫泰宇的脸上,皇甫延昭怒声道:“你当我是老糊涂么?不懂得明辨是非?我来问你。朝堂上到底怎么了?你父皇到底身在何处?”

    皇甫泰宇被对方一个巴掌抽翻在地,半边脑袋嗡嗡直响,闻言连忙答道:“父皇只是偶感风寒,在紫金山伏龙寺内静养!”

    “你见到皇帝那小子了么?”这世上,恐怕也就是这位皇叔祖敢称皇甫敬德为“小子”了。

    皇甫泰宇摇头。“不曾见到。”

    “那是谁告诉你皇帝在‘伏龙寺’的?”

    “是,是是瑾妃……”这一次皇甫泰宇的脸色都有了一丝苍白。

    “又是凤仪阁的女人!哼,你是猪头么?人家说什么你都信,你就没有去‘伏龙寺’问候一声?”

    皇甫泰宇忙道:“伏龙寺外戒备森严,父皇下旨,任何人都不召见……”

    当!

    当胸一脚。踢得皇甫泰宇飞出去数丈,弯腰一阵呕吐,差点连着苦胆都吐了出来……

    皇甫延昭气骂道:“敬德那小子一辈子算算计计,自诩聪明,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混账儿子。一脑袋狗屎!”

    皇甫延昭转身领着众人进屋,同时吩咐道:“找个人把这个小子关起来,祸起萧墙,还帮着外人数钱,白痴一个,千万别让他跑喽!”

    皇甫泰宁祸从天降,整个人已经呆呆傻傻,面对这里众多高手。他连反抗的意志都不能兴起,任由人上来点住大穴,五花大绑地缚了出去。

    一进房间之内。一名高瘦的总管模样人物迎接出来,朝着老王爷点了点头,以示安全。

    魏无疚看着对方,眼中一亮,沉声道:“‘金锏’朱胜北?”

    那朱胜北淡淡看了魏无疚一眼,谓道:“数十年前铿锵一面。想不到魏大侠还能记得老夫……”

    魏无疚肃容道:“前辈当年风采,在下铭记于心。”

    朱胜北浅浅一笑。道:“江山代有人才出,当年魏兄便显露无穷资质。更想不到数十年不见,已经成为‘天绝榜’上高手,成就早非老夫所能比拟,江湖人以武论资排辈,老夫早不是魏大侠口中的前辈了……”

    一旁的皇甫延昭哈哈大笑,道:“老朱不必自谦,当年要不是跟了我退出江湖,今日成就恐怕也是‘天绝榜’上早早有名了……”

    朱胜北恭敬答道:“若非王爷,恐怕胜北早已亡命街头,哪里还敢说登上‘天绝榜’?”

    叶清玄等兄弟各自一凛,他们不知当年江湖之事,但只看魏无疚对此人的尊重程度,恐怕对方的实力也足以登上“天绝榜”,具有一代宗师的实力了。

    此等人物甘心为奴,这位“逍遥王”的实力真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还好,这样的人物是跟自己一方同一阵线,顿时让人更感安心。

    众人依次落座,那“开天斧”断钧成却是寸步不离地站在皇甫延昭身后,目不斜视,宛如铁人一般,某些地方,倒是跟魏无疚万分的相像。

    见众人入座,皇甫延昭直入主题道:“朝廷危难,十有**敬德那小子被人劫持,老夫派人洛都一行,所查探的情形不容乐观……”

    叶清玄连忙问道:“老王爷,朝廷局势到底恶化到了何等地步?”

    皇甫延昭一声叹息,旁边朱胜北接口答道:“根据情报,六部主事官员基本都换成了与凤仪阁大有牵扯的人员,一些原本跟凤仪阁没有牵扯的官员,或是称病不出,或是被以各种罪名革职下狱,或是被安排外务事务,逐出洛都。如今洛都之内,已经是凤仪阁的天下,更有甚者,外域各部势力,名为朝觐,却已经赶来了无数高手,齐聚洛都。各个王公大臣,都纷纷以召开宴会,请来各部高手到访为荣。如今洛都之内,乌烟瘴气,混乱的很啊……”

    皇甫延昭叹息道:“似乎敬德出事的消息不胫而走,便是我皇甫家内不少人都是有了诡异的心思打算,不少王爷都纷纷聘请各路高手,说是保家护院,但接触的人物却非是如此,所图不小啊!”

    许灵空叹息一口气,缓缓问道:“龙蛇汇集啊!不知如今都有那些人物到来了呢?”

    朱胜北道:“现在到来的人数最多的便是北方狄族的高手,人数不下五百,其中狄族第一大宗师纳兰成吉的八大弟子几乎都到了洛都,甚至有传言纳兰成吉本人,也会受邀前来;而其他附庸狄族的各部高手,比如铁勒部的阿史那延陀,乃蛮部的阿勒翰,女真部的完颜定术,甚至契丹部的耶律牙海也已到了洛都……”

    “连‘五大铸剑师’之一的耶律牙海也来了?”许灵空惊问道,“狄族精锐尽出,也不怕被人一网打尽,断了根基?”

    朱胜北笑道:“狄族内部也是互相倾轧的厉害,即便全来,恐怕也是想要各自分一杯羹,相互之间谁生谁死,根本不会有人在乎……”

    “那其他势力呢?”

    “戎族来了十余人,最厉害的是‘白狼’吐延,蛮族三部尽皆来人,其中沙旺素西,乍仑蓬,班耐裂是其中的佼佼者……”

    叶清玄一听,与魏无疚互看了一眼,同时乐了,道:“班耐裂?呵呵,想不到竟然还有老相识……”

    魏无疚笑道:“班耐裂那条老狗,上一次交手只让他受了点伤,这次还敢到我中原逞威,定然让他有来无回!”

    朱胜北并不清楚当年的事情,但也并未询问,接着又道:“至于其他势力,来的也是不少,甚至有人看到有一批瀛洲武士到了洛都,只是这批人行踪诡秘,难以掌握其实力高低……”

    朱胜北说时,不由自主地看了真田龙彦一眼,见其并未有特别神色,方才疑虑地移开视线。

    真田龙彦自然知道别人对他的疑惑,只是他懒得解释,他是为了叶清玄方才来到中原,对于别人的猜疑,他懒得理睬。

    “除此之外……唉……”朱胜北叹了一口气,对着皇甫延昭说道,“王爷,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大西蕃国‘大伏藏师’龙萨顿珠也已经在赶往洛都的路上了……”

    “什么?”

    这一下,所有人都不能再保持镇定了。

    大密寺的龙萨顿珠?

    “凤仪阁的女人难道真疯了不成?”皇甫延昭顿时破口大骂,再难保持之前的逍遥之态。

    叶清玄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一番心头的压力。

    凤仪阁引狼入室,只怕是为了对付大禅寺,让其无暇他顾吧……

    归鳖生嘀嘀咕咕地骂道:“老娘们当家,房倒屋塌!骂得还真是没错……”

    凤仪阁自作聪明之举,只怕江湖上必然一番翻天覆地的大乱。

    “那魔门有什么动静么?”叶清玄不由得问道。

    朱胜北摇了摇头,众人一阵沉默。

    是啊,如此混乱的局面,魔门怎么可能不有所动作呢?最有利的局面,就是坐山观虎斗,等着各方势力消耗得七七八八,它才会出来坐收渔人之利。

    凤仪阁鼓动皇帝召开“昭武九州”,弄得神武江湖一片狼藉之后,又引狼入室,将外族高手引入中原腹地,直接祸乱朝廷,魔门在一旁虎视眈眈,图谋不轨,三大邪教趁乱兴起,各地一片硝烟四起……

    而如今,就在这里,白道武林却是自乱成了一团,眼见白道两大“天绝高手”三日后便要一番厮杀……

    天下,真的要大乱了!

    我们,除了自己,还能靠谁?

    叶清玄低头不语,心情沉重至极。

    皇甫延昭沉声道:“天下大乱降至,而白道却被凤仪阁弄得四分五裂,不堪大用。魏大侠,三日后一战,请务必取胜。如今你们是朝廷唯一一杆救命大旗,越是张狂,越是能稳定人心。诸位风口浪尖之上,还请为天下黎民,多多担待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