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激战正酣
    被章丘太炎所怀疑的这把青龙偃月刀,其实正是出自神兵利器阁,当然,这把刀真正的出身,是来自神兵利器阁的前身“兵甲门”。

    “兵甲门”,神兵利器甲天下。

    章丘太炎的亲生父亲就是“兵甲门”最后一任的门主,据传言,原本其父打算将“兵甲门”传给章丘太炎,却被门内的大师兄所嫉妒,暗自杀害了师父,偷走了掌门令符,以至于章丘太炎不能继承师门,只好另起炉灶,创立了“神兵利器阁”。

    百十年来,章丘太炎的“神兵利器阁”一直是武林兵刃制造的佼楚,并继承了“兵甲门”的荣誉,发展成了一个比当年“兵甲门”还要庞大的组织,只是老一辈的武者都知道,“神兵利器阁”的出品虽然精良,但再也不是武林中独一无二的兵器了。

    如今世上有“五大铸造师”并举,除了“神兵利器阁”的章丘太炎之外,还有的就是朝廷大内一品铸剑师欧阳朔,慕容世家的慕容铸海,藏锋谷的铸剑老人,最后一位是域外北狄的兵器大师耶律牙海。

    万国泰手中的青龙偃月刀,本来是放置在“兵甲门”内大堂上撑门面的礼器,神兵利器阁创立之后,章丘太炎也把摆在了总阁的大堂,

    章丘太炎当年便已经知道这把礼器的重要作用,除了大涨门面之外,最重要的是,这把刀之中有着“兵甲门”传承千年的铸兵技法,这种技法在之后的天龙皇朝大乱中同样失落,而这把刀传承下来的目的,便是让后人能够从中分析出“兵甲门”独步天下的铸兵术。

    可惜章丘太炎研究近百年。所得依旧不多,甚至比不上对此研究最为透彻的大师兄,每日见到这件东西,反倒想起那个比自己才华横溢的大师兄,万分憋屈之下。一怒下索性丢弃,扔进了仓库中任其自生自灭。最后却被远赴云州开拓市场的黄掌柜看中,给抬到了云州,结果被初次选刀的万国泰看中,成了他的独门兵器。

    因为数十年来神兵利器阁在江湖上名声大噪,章丘太炎早已将不能获得“兵甲门”铸兵术的遗憾抛之脑后。只是它突然的出现,却再一次撬动了他深藏在心底、以为早已忘却的前尘旧事,因此不由得一阵心悸,不明白被自己深藏在兵库中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对头的手中,因而一时惊疑猜忌。乱了心神。

    万国泰知道脚下的矛尖破罡程度不同,跟陷阱一个样,他自认没有那临机应变的高敏反应,索性就站在自己的一亩二分地上,不动如山,静等着敌人的攻势来临。只是那稍一运转,全身登时如同佛光普照一般,连着青龙偃月刀也同时泛起金光。其中魔兽晶核化线,如同人体之经脉,让罡气毫无阻碍地传遍全刀。

    刀身与人身同时散发罡气的景象落在有识之士的眼中。登时对万国泰和他手中大刀生出了一丝凛然。

    如此之快便可达到人刀合一的境界,除了这名武者修为惊人之外,那把刀本身也更是让人吃了一惊。

    看到此时的场面,章丘太炎心中顿时一凛,立即明了,这把刀就是当年被自己丢入兵库中的那一把。这把属于“兵甲门”的兵器,像把刀一样撕开了他尘封多年的记忆。早已埋藏在心底的嫉恨顿时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地喷涌而出。

    这把刀,不应该出现在世上的!

    章丘太炎表面慈善的面容中。一道冷厉、充满杀机的目光在眼底浮现。

    而此时场内的曹征东,一见万国泰稳如泰山的架势,顿时喝了声“好!”

    身形一顿,在矛林之上却如浮舟滑过水面一般,一步踏过数丈距离,手中长矛犹如铁锁横江,气势沉浑地横抡而至,带起的罡气波涛翻涌,矛尖横扫万国泰腰侧,一尺八寸的矛尖像是一把利剑一般,锐利程度足以将万国泰开膛破肚。

    万国泰踏前一步,手中青龙大刀倏然劈斩下来,却是对身侧的罡风毫不顾忌!

    曹征东眼中神采一亮,想不到对方意志如此刚强,悍不畏死,手下刀法干净利落,直来直往,把重兵器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似乎知道自己不会与他同归于尽,竟然一出手就是拼命的架势,若是让他刀法展开,岂不落了下风?

    曹征东虽然出身名门,但也是个敢于拼命的狠角色,手中攻势不变,利用步伐的灵活倏然向左前方一闪身,既避开了对方的劈击,同时手下的矛尖横扫变得了如同铁棍一般,利用杆身横砸,一样威力不减。

    万国泰冷哼一声,手中青龙大刀突然凌空崩碎了一般,倏然漫天火光而起,火焰四散飞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挑飞横砸胸肋的一矛,同时火光铺天盖地一般地落向曹征东。

    曹征东顿时大吃一惊,他自然看出眼前的流星火雨一般的光芒是万国泰刀芒所致,只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万国泰竟然用着青龙偃月刀却使出如此细腻缜密、锋快绝伦的刀法,连忙抽回被挑开的钢矛,倏然退身,同时钢矛在身上刮起一阵乌风,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漫天的火光落下,却都被乌风抵挡在外,没有受到丝毫损伤。

    “好矛法!”万国泰由衷赞叹了一声。

    曹征东安然回防,却是被对方的刀法惊出一身冷汗,因为就在刚才稍一接触的瞬间,自己便生生接下了对方九九八十一刀的快攻,此刻两臂发麻,背后冷汗湿透背心,忍不住道:“刀好,刀法更好!这套刀法从未见过,敢问什么名堂?”

    万国泰横着大刀,一捋长须,肃容道:“昆吾派外门七十二绝技之一,!”

    四周武者轰然惊叹出声,议论纷纷的声音顿时嗡鸣而起,想不到如此惊人刀法竟然只是昆吾派的外门绝技,那昆吾派的外门在江湖上也已经大大的有名,那便是不分门派、不分出身都可以就学的昆吾学院。

    这昆吾学院近年来因为叶清玄等昆吾弟子的崛起而名声大噪,又因为其学院不问出身、不问门派的入学方法,而深受天下散乱武者的敬重。此时现场便有这样的人物无数,他们或因为出身、或因为财富、或因为资质,而无法加入真正的大派习得绝世武功,但昆吾学院的设立却给了他们一盏明灯,即便现在他们年纪偏大,但只要有向学之心,一样可以到昆吾学院就学,只要贡献足够,一样有机会接触绝世武功。

    昆吾学院易入难出,现在门徒已经网罗了天下有志青年,虽然第一批学员尚未毕业下山,但三万名门徒的规模,便已经隐隐有一代武学大宗门的气势了。

    万国泰这么一出手,顿时赢得了个满堂彩。

    曹征东为人颇似曹胜,手底下虽然硬朗,但心胸委实不大,见自己随口一问竟然让他露了一小脸,不由得暗恨非常,怒声道:“雕虫小技,也敢炫耀?看我曹家的!”

    说完一震钢矛,毛尖处顿时如火把一般亮起一团金光,锐金之气顿时扑面而来,使得其手中丈八钢矛变得更加锐利至极。

    曹征东大吼一声再次上前,人在三丈之外便已一矛搠来,矛尖上的锐气登时脱矛而出,飞跃三丈距离,朝着万国泰刺来。

    万国泰不慌不忙,手中大刀一劈,将那锐芒劈落,铮地一声,刀头如中铜锤,锐芒虽然坠落,但却并未涣散,如此坚硬罡气闻所未闻,顿时让万国泰吃了一惊。

    但只是这么一个愣神之时,迎面又是三点锐芒再至,同样出自曹征东之手,同样坚硬异常,万国泰将其磕飞,又是五点锐芒到来……

    的极快速度并不畏惧此等袭击,万国泰轻松将那前后九点锐芒劈落,抬头时再无锐芒袭来,但却是曹征东挺矛来刺……

    万国泰横刀抵挡!

    当的一声,万国泰将曹征东丈八钢矛磕开的同时,背心处突然如同被大锤轰了一记,身子顿时一倾,差点从矛阵上摔下来,勉强站稳身姿,四周方才传来众人惊呼提醒的声音,定目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不知何时,之前被自己劈落的九点锐芒全都漂浮起来,围着自己身子滴溜溜乱转,随时都有可能向自己发起攻击。

    好在万国泰的防御力超乎常人数倍,才在危难之时挡住了锐芒的攻击,否则若是同等级的先天武者受此锐利异常的一击,恐怕便是被锐芒洞穿胸膛下场了。

    什么?对手竟然会这种跟老七一样的御剑之法么?

    万国泰惊讶之余,对手曹征东的心底也是吃了一惊。他没有想到对方护身罡气的防御力竟然如此厉害,竟然受了自己专破罡气的“离魂钉”还能不受伤,真是硬的要命。

    万国泰虽然防御住了这一次攻击,但对方的偷袭瞬间让他背后的护身罡气缺失了一大块,若是敌人几个锐芒同时袭体,他也没有把握能否抵抗得住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