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矛阵陷阱
    什么?

    “矛宗”曹胜终于忍不住,要亲自出场了?

    四周观战的天下群雄们激动地背后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这可是百年难遇的大场面啊!

    上一次众目睽睽之下,天绝高手的动手大战,只怕要追述到几十年之前了,在场的大部分武者都没有见到过这等场面。

    此时曹胜这么一亮相,顿时震慑住了天下群雄。之前几场比武输掉之后,损失的气势登时挽回了一大半,请来助拳的各方豪杰,不要命地鼓掌叫好。

    而对面厢房内的叶清玄等人,对曹胜的这个矛林擂台感叹不已。

    一般的梅花桩,两头都是齐的,大木头墩子,脚掌能落到上面。可这是铁矛,带尖的,比那种梅花桩可就难上数倍了。

    万国泰不无唏嘘地说道:“这曹胜不愧是天绝榜上的人物,就是这份内功便不是常人能够企及的。”

    归鳖生不懂装懂,嗤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看过好多耍杂技的都有这脚尖点钢枪的本事,不过是平衡感好一点,外加鞋尖用钢锭子加强过。”

    孟源筠一脸呆相地接口道:“哎呀,看不出来啊大侄子,你的这个想法很独到,很有创意啊,别说,按你的这么个想法去办,说不定还真能糊弄住人……”

    归鳖生登时脖子就抻直了,“那是当然!”

    “当然个屁!”叶清玄上去给了归鳖生一个大脖搂,把他刚刚嘚瑟起来的劲头给拍了下去。这货,只要有人一夸他,顺着杆立马就能上天。

    叶清玄沉声道:“一名武者在将罡气凝聚到某一处的时候。必然会放松其他方面的注意力,专心致志,但曹胜在将罡气凝聚脚尖,保持平衡,在矛尖上如履平地之外。还要如正常人那样地去比武,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了。”

    众人一起点头。

    皇甫泰明道:“只是时刻保持平衡,并能站在矛尖上,便是不易了。如果我看得没错的话,那几十杆长矛的矛尖都是用最坚硬的金属锻造,外面过了几遍银水。看着金光闪闪,似乎表面功夫十足,但其实底蕴一样雄厚,造成粗鄙的外观,就是让我们大意的。”

    “是寒星铁!”魏无疚的一句话让众人陷入了呆滞。

    “什么?具有破罡能力的寒星铁!?”孟源筠的语气带着极强烈的不能置信之感。

    “寒星铁”有破坏罡气的原始属性。本身在自然界中极为稀少,据说是来自天外的至宝陨铁,当年莫野离深入十万大山,才有幸在某个原始部落中得到了拳头大的一块,后来进献朝廷,直接让大内的兵器名家,“五大铸剑师”之一的欧阳朔掺入黑玉寒铁当中,打造出一柄绝世宝刀。一直到现在,还被靖宗皇帝奉为宝刀,不时取出来鉴赏。

    这“寒星铁”价值连城。铸成的兵器上有明显的天星点,璀璨闪烁,极为醒目,也怪不得曹胜老贼要在兵器的外面渡上几层银水呢。

    “那么贵重的宝贝,能用来制造这么几十杆长矛,当成木头桩子杵在这?”

    问话的是二五眼归鳖生。因为在场的其他人就算有疑问,也不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质疑一个天绝高手。

    不过他问的也是正经。“寒星铁”这东西太珍贵了,能这么浪费地就当成练桩用的东西么?太浪费了!

    面对归鳖生的质疑。魏无疚倒是不以为杵,反倒觉得这个二乎乎的家伙透着劲的直爽,笑着解释道:“东西虽然贵重,但曹胜却舍得下这个本钱。眼前的这个玩意儿,叫‘六十四柱铁矛梅花阵’,是曹胜仗之成名多年的宝贝,这套铁矛加上梅花阵,曹胜这老小子在这上边可有绝技,在老一辈的武者中那是闻名遐迩,后来矛法大成,才逐渐舍弃了借助这套东西来帮忙,现在的年轻人出道时间短,才会不知道底细。不过也难怪,这套玩意儿老曹有三十多年没拿出来了,想不到今天又一次粉墨登场了。”

    孟源筠忙道:“既然知道是‘寒星铁’制成的,那就好办了,多加注意便是……”

    “不然,不然,你小子可切莫轻敌大意啊!”魏无严肃说道:“你别以为这些矛尖有破罡效果就完事了,这里面的明堂可多了。矛尖是有‘寒星铁’没错,但那些矛尖掺入‘寒星铁’的数量可不是完全一样的。这寒星铁越纯,破罡气的能力便越强。有的是掺了一半‘寒星铁’,有的则完全是‘寒星铁’制成,破罡气的水平完全不一。以一个先天高手为例,踩在掺有一半‘寒星铁’的矛尖上,破罡能力不够,人便能在矛尖上站得住,但若是踩到了完全由‘寒星铁’制成的矛尖,那破罡效果发挥作用,护身罡气就没了用处,当时就得戳穿了脚面,倒霉的立即便是个大穿膛。这八八六十四杆铁矛,每个矛尖上掺了多少的‘寒星铁’,破罡能力孰强孰弱,被布置在了什么位置,就只有曹胜一个人知道。现在摆成了擂台,那上面哪支矛能踩,哪支矛不能踩,他自己心里门儿清,但别人知道么?万一中了圈套,立即便会中了曹胜的陷阱,重则当场身死,轻了也是分散注意力,曹胜上来一矛,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众人听了一身的冷汗,眼看那矛阵清清楚楚,想不到底下却是如此凶险,几乎是在众人面前布下了地雷阵,指不定哪一脚就炸了。

    比武之时还要时刻提防脚底下的陷阱,这仗还怎么打?怪不得曹胜在天绝榜上站得这么牢靠,有这玩意儿挡在前边,天下间有几个能破得了这矛阵的。

    归鳖生骂道:“曹胜这老东西,真不是个东西,这么阴险毒辣的主意都能想得出来,简直是太阴损了……”

    魏无疚哼哼一阵冷笑,道:“如果再配合曹胜的八八六十四招的矛法,绝对是如虎添翼,挡者睥睨啊……”

    “魏大哥,那我们该怎么办?”叶清玄沉声问道。

    魏无疚呵呵一笑,道:“这个就不用你们来担心了。曹胜亲自挑战,又布下了这‘六十四柱铁矛梅花阵’为的是什么?还不是对付我的?不用大家操心,马上姓曹的就要挑战了!”

    众人顿时吃了一惊,叶清玄和江水寒虽然心中早有这个猜想,但事到临头,依然对这场比武大为担心。

    场子是人家曹胜的,局是曹胜布下的,阵是曹胜布下的,主动挑战的又是曹胜,天下群雄又都是憋着劲地想见识曹胜闻名天下的矛法……

    天时、地利、人和,曹胜占了个全乎,这场仗怎么打,都是叶清玄等人吃亏。

    叶清玄沉声道:“魏大哥稍后出战,不如先让我上场探探虚实,最起码能知道哪根铁矛踩得,哪根踩不得!”

    魏无疚哈哈一笑,拍了拍叶清玄的肩膀,道:“叶子,不必如此,在魏某眼中,曹胜这种看似大占便宜的方法,正说明了他的心虚,我本来就看他不爽,正要借此机会教训教训他,让天下人见识见识魏某人这两年来的变化……”

    众人无语,只能静观其变。

    **********

    此时场地内,曹胜藐视四周,见到无一人敢上台试着挑战他人,不由得暗自一笑,正准备开口挑战魏无疚,却冷不防一阵笑着传来道:“杀鸡何用宰牛刀?叔叔切等等,这一阵不如先让侄儿来露露脸吧。”

    声音一起,矛尖上的曹胜登时便是面色大喜。

    “征东?你赶来啦?”

    衣袂破空声倏然传来,人影一落,却是一年纪不到三十岁、衣着华美、脸容英伟的青年,来人几步走到擂台之前,顾盼举步间自见龙虎之姿,朝着曹胜一躬到底,道:“叔叔,侄儿曹征东回来了。”

    曹征东乃是曹胜手下最得意的弟子,深得他矛法真传,尤其最为让曹胜满意的是,曹征东是这一代弟子当中唯一一个将“六十四柱铁矛梅花阵”练好的人,有此阵助益,曹征东足有抗衡叶清玄的实力。

    曹胜心中大喜,脸上却是淡然地问道:“征东,你连日劳累,太过辛苦,是否先去休息一下呢?”

    “启禀叔父,侄儿不累。”

    “那‘十二元老会’交代的任务是否完成了呢?”

    曹胜知道曹征东是奉命追杀夺了“斜月七星剑”的太平道冲素道人,此时提及不过是接着“十二元老会”的名头涨涨面子。

    曹征东想不到叔父大庭广众之下提及此事,登时便是一愕,接着忙道:“事关重大,还未……”

    “哎,”曹胜一摆手道,“既然事关重大,便不必在此说起了。你既有心上场一试,便上来领教一下年青一代的杰出武者吧……”

    曹胜说完一纵身,从台上跃了下来,拍了拍曹征东的肩膀,然后贴近他的耳侧,快速地说了一组数字,却是交代了矛阵内长矛布置的机密。

    曹征东久熟矛阵,一听之下,立即明白了矛阵布置的奥秘,点了点头,欣然落在矛阵之上,冲着叶清玄方向的厢房喝道:“对面的朋友,不知何人下场,与在下一较高低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