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6】铁矛如林
    “废物!”

    二楼走廊处的曹胜再也隐藏不住内心的激动,猛地一拍栏杆,于众人回转厢房。

    几次三番计划失败,不但没能让叶清玄等人吃瘪,反倒助长了他们的气焰,现在连一代宗师级人物姚定盛都在李道宗手下丢尽了颜面,虽然真正搏杀之时姚定盛能够轻取李道宗的性命,但在比武台上,一次大意便足以让自己半生的威名丢失殆尽。

    嬴惠英脸色僵硬,狠声道:“想不到这个姚定盛如此大意,竟然任由李道宗将叠加到极致,更没有想到李道宗这个小子竟然能将这套剑法自行推演出了第三十四招,哼哼,惠娴师姐养的好儿子,竟然当众跟我们凤仪阁作对!”

    涉及门内纷争,身后琴素清和另一个女子登时吓得不敢多言。

    尚惠娴便是“剑君”李幕儒的发妻,是李道宗的母亲。当年“天下第一美女”宁慧茹嫁给了“天下第一剑”李慕禅,而她的师妹尚惠娴嫁给了李慕禅的二弟李幕儒,在江湖上曾经是流传甚广的一段佳话。

    李道宗可以说小时候便与凤仪阁有着极深的渊源,几乎是被阁主内定的高级护法,许配一个最优秀的弟子简直就是板上钉钉,甚至与当年他的父亲和伯父一样,被凤仪阁许配一个内门亲传弟子都是不无可能。

    最初的人选便是姮素雅,但她之前办事不利,与叶清玄等人的周旋中处处落于下风,最终受到了惩处。被贬出内门,成为一名外门弟子,随时都可能接受阁内命令,嫁给一个根本不想嫁的外人,成为一件政治工具。

    被凤仪阁看好的年轻人。前一个夏侯清枫给了这群女人一个下马威,而自认为早已揽入囊中的李道宗却更是给了她们一记当头棒喝。

    尚惠娴从小就努力培养儿子对凤仪阁的好感,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的性格特别叛逆,越是让做的事情,便偏偏不好好做。而且他极度讨厌那群自以为是的女人。从很小的时候就对凤仪阁不太感冒,反倒是跟凌云宫的姜斐然打得火热,气得尚惠娴大发雷霆,但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这次李道宗现身青鸾阁,帮助叶清玄等人。已经是公然与凤仪阁为敌了。

    “那我们打击叶清玄身边其他人的计划还继续实施么?”

    垂帘后一人的问话,让整个厢房陷入了沉默之中。

    继续实施,恐怕他们的脸面已经不容许再一次的失利了;若是不实施,恐怕……

    就需要曹胜这样的人物亲自出马了!

    曹胜脸色铁青,声音冷硬地缓缓说道:“看来,该是老夫上场的时候了!”

    曹征南一愣,问道:“叔父是要上场挑战叶清玄么?太好了,那叶清玄岂是叔父的对手。叔父出马,必然将其手到——”

    “混账!”

    啪!

    一个响亮的嘴巴正扇到曹征南的右脸上,曹征南凌空打了三个旋。直接倒地昏迷了过去……

    众人不由得有些可怜地看着这个不会说话的亲随,“矛宗”曹胜好歹是“天绝高手”,一代宗师,怎么可能出手就是为了对付一个先天境的小子?而且还是当众主动出面挑战?这也太给叶清玄的面子了吧?

    “值得老夫动手的,便只有魏无疚一人而已……”曹胜眼中凶光狂闪,“老夫倒要看看。万恶无极谷底被困两年之久的‘鼎霸’,有了什么惊人的长进没有。”

    天绝榜上。“矛宗”曹胜位列第二十二位,而“鼎霸”魏无疚则是位列第三十一位。曹胜领先魏无疚整整十位以上的排名,在心理上毫不畏惧。更何况,这次为了完成任务,魏无疚空手而来,助其成名天下的“赤玄铜鼎”并未在身旁。称手的兵刃不在身边,其破坏力必然大为下降。

    曹胜下定了决心,身后垂帘内传来邢姓高手的声音道:“曹兄放心,只要魏无疚敢迎战,邢某必然会选择合适时机出手的。”

    “不过……”曹胜稍稍有些担心。

    “放心,呵呵,邢某人不会从这间房屋里出去的,我与魏无疚是私仇,出手惩治他是个人之事,与曹兄和诸位无关。邢某人今日没有到此,也没见过曹兄和诸位……”

    曹胜脸上顿时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如此……最好不过。

    微风浮动,邢姓高手已经无迹无踪。

    闭目养神的章丘太炎,眼睛也未睁开,低垂的眉头微挑,却突然淡淡笑道:“好快的身法!邢无畏果然不愧是魏无疚的强敌。曹老弟能请到此人出马,却是一手高棋。”

    邢无畏,“蛇杖”邢无畏。

    原来藏在垂帘后边的邢姓高手,便是此人。

    说起这个“蛇杖”邢无畏,本来时魏无疚的师兄,为人轻浮善妒,早年因为作风不端被其师赶出师门,后来学艺有成,将师父暗杀,因此与魏无疚结仇,被其终生追杀,不死不休。

    手中蛇杖,整条钢杖便是一条择人欲噬的毒蛇,蛇头便是杖头,蛇尾便是杖尾。杖身蛇鳞密布,栩栩如生,整条蛇杖俱为北海寒铁所制,粗如鹅卵,重逾三百斤,分量极沉。蛇牙涂毒,中者无救。

    二人交锋数十载,魏无疚依旧不能将其杀死,确是魏无疚的劲敌。更是“天绝榜”上排名第三十二位的高手,仅次于魏无疚一名。

    如今隐匿江湖十余载,想不到今日在这里现身。

    对于自己一方有着这么一位强手帮忙,众人都是窃喜不已,更何况对方说明不会说是助拳而来,这样他弑师的恶名对众人也是毫无影响。

    对于这一点,不但章丘太炎极为满意,嬴惠英也是低笑不已。频频点头。

    曹胜冷笑道:“‘蛇杖’邢无畏,这几十年来被魏无疚追杀的太狠了,二人原本的同门情谊荡然无存,只剩下你死我活的争斗。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对付魏无疚。邢无畏都会出手的。”

    嬴惠英笑道:“那也要曹兄找得到他才是啊!”

    曹胜浅笑不语,事实上,是邢无畏主动找的他而已,不过这一层关节无关痛痒,曹胜也懒得解释,由着他人去揣测他的莫测高深吧。

    **********

    而此时场地之内。因为之前姚定盛的暴力迸发,半个擂台都崩裂倒塌,不能再战。

    几十个青鸾阁的仆役在曹家弟子的指挥下,快速打扫着倒塌的擂台,几根沉重的支撑柱都被内力深厚的弟子扛了出去。现场一片零乱。而人群正都在议论纷纷。

    今天的比武同样大大出乎天下豪杰的预料,在白道上风闻不断的“龙凤高手”甫一现世,却是弄个了丢人现眼,相比之下,还是这批到过“武林圣地”的武使更加高人一筹。

    先有叶清玄、如花和尚,再有夏侯清枫和李道宗,而另一位“武使”风云盟的公子赵擎廷,也安坐厢房之内。虽然没有下场动手,但其风头也因为前四人的表现而被提高了数筹。

    收拾擂台耽误了不足半个时辰,当一切干干净净之后。原本的擂台也荡然无存。

    众人正疑惑接下来的比武如何进行的时候,凭空一身郎笑声传来……

    曹胜现身厢房之外,居高而下朗声道:“各方豪杰朋友请原谅则个,擂台比武如此激烈,老夫始料未及,如今擂台被毁。便由老夫亲自为诸位搭建一座新擂台吧!”

    话音一落,未容得群雄疑惑。曹胜已经腾身而起,跃入空中。

    这时四周一片轻喝声响起。众人放眼望去,却原来不知何时,三楼的四周走廊上站满了一身劲装的曹家弟子,每人手中一杆两丈长短的巨型铁矛,矛尖如锥,长有两尺,寒光绰绰,显然极为锋利。

    此时见到曹胜跃至空中,那一群曹家弟子齐声大喝,将手中的长矛猛然掷出,奔向了空中的曹胜。

    天下群雄登时大吃一惊,惊呼连连。

    那几十名曹家弟子个个内力精深,一出手后,那两丈长矛带着呼啸劲风,齐齐射向了曹胜,眼见万矛穿身,那是何等危险。

    曹胜一声长笑,身形一抖,犹如游龙,身上罡气铮然有声,出腿无影,快如闪电,长矛刺到身前,都被他凌厉无匹的脚力踢中,从空中倏然刺落地面。

    唰唰唰的声响不停,只是一瞬间,飞向曹胜的长矛几乎同时全部落地。

    两丈长矛全都直直地插入地面,深达三尺有余,而且长矛落地的时候,是平头在下,矛尖在上,整整齐齐的在地面上插出了一朵梅花,相互之间的间隔跟量出来的一般,有心人仔细一查,足足有六十四根之多,真是铁矛如林。

    青鸾阁内群雄到处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曹胜不愧是一代宗师,只是这份准确的力道便是江湖一绝。

    曹胜倏然落下,准确地落在了一杆长矛锐尖之上,接着身形游走,好像蜻蜒点水一般,又好像蜜蜂采蜜,啪啪啪,他在这六十四根长矛阵上转了有几圈的工夫,翻身而起,单脚落下,倏然站立中央,来了个金鸡独立式,纹丝没动,鞋尖翘起,单点在长矛锐利的尖锥之上。就这一下,足见曹胜的罡气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曹胜站定之后,朗声一笑,高声喝道:“好极了,老夫的这个擂台算是摆好了,不知哪位兄弟上来一试身手啊?呵呵,要是无人上台,老夫不才,可就要叫阵了!”(未完待续)

    ps:月初了,求月票,兄弟们,支持一下呗!多谢,多谢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