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剑如花开
    面对近在咫尺的“青铜八面鼓”,姚定盛多少有些急迫,可是见到叶清玄方面的实力日渐强悍,而自己一方却是损兵折将,不得已先是与魔门暗通曲款,又是与左少白的镇岳山城残部连成一片,即便如此,还是拿叶清玄等人毫无办法。

    现在众目睽睽之下,更是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惹怒了大禅寺等一众白道门派,毕竟叶清玄所代表的昆吾派也是白道大派中的一员。

    但现在不同了,凤仪阁的使者嬴惠英亲自找到自己,许诺在“青铜龙塔”一事上支持自己,这样他可以放手攻击叶清玄等人,也不用担心白道门派的反弹,再加上八大世家中有一半的世家打算与自己合作,那么压迫司徒世家交出“青铜琉璃盏”,也就更是容易至极了。

    至于出手对付李道宗,哼哼,别人怕他李慕禅,仙龙洞可是不怕。

    姚定盛得了许诺,立即便是出手,落下擂台,高声直喝,目标直指“小剑神”李道宗。

    李道宗看着犹如山岳、负手傲然站于台上的姚定盛,冷冷问道:“你找我?”

    “我找你!”

    “不为剑?”

    “不为剑!”

    “不为那东西?”李道宗眼神落在挂在厢房门梁上的“青铜八面鼓”。

    姚定盛眉毛一跳,肃声道:“这次只是为了你。”

    李道宗奇道:“为我?”

    “不错。为了你。绑你回家,免得大人惦记。”

    李道宗冷哧出声,不作回答,而是看着那把“雾隐寒光剑”。淡淡道:“这是把好剑!”

    姚定盛不明所以,但也由衷地说道:“是把好剑。你可以拿走它。”

    “你能做主?”

    姚定盛傲然道:“在这里,我姚定盛说这把剑属于你,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拿走它!”

    “好!”

    呛啷一声,寒光一闪。剑已出鞘,到了李道宗的手中。

    那把寒光剑一到李道宗的手中,便仿佛瞬间活了过来一般,犹如一条银蛇在拼命地游动,寒光啧啧。

    四周群雄看得啧啧称奇,都说宝剑自有灵性。难道这李道宗便是这把“雾隐寒光剑”真正的主人不成么?

    姚定盛眉目一缩,看出李道宗剑法上的独到之处,对方不过是靠着手腕轻颤,造成剑身反射的光芒不规则的闪动,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银蛇在蜿蜒游动一般。

    李道宗将寒光剑竖在面前。左手两指轻轻压在剑身上,剑身瞬间弯成一道圆弧,接着离手,剑身重新弹直,颤动不已,隐隐发出“嗡嗡”的声响。

    李道宗缓缓道:“我家伯父曾经说过,一把剑是否具有灵性,跟它本身的材质并无多大关系。而最重要的是使剑的人。使剑的人对剑有多尊重,多热爱,剑便有多大的灵性回馈剑手。”

    “哦?剑神这么说过?”姚定盛露出好奇的表情。

    无论是谁。能听到剑神说过的话,便都觉得大为新奇。

    “不错。我大伯亲口跟我说的。”李道宗将目光从剑身上延伸过来,牢牢盯着姚定盛的眼睛,道:“而尊重一把剑,首先便要为它选择值得出剑的对手。这把剑还未见过血,以姚帮主的血来祭剑。对它来说,定然是最大的尊重!”

    想不到双方的对话竟然会有如此变化。姚定盛一惊之下,眼前已经是一片炽芒。对方借助罡气催生剑气,瞬间形成几使人致盲的炽烈强光,姚定盛一时不查,被晃了个正着。

    就在他一闭眼的时机,李道宗动了!

    身形缓缓踏前一步,却缩地成寸地迈过了三丈距离,龙吟声起,“雾隐寒光剑”第一战开始,一剑刺来,刺到一半,剑身一抖,光影一闪,一剑已变成六剑,再一抖,光影重叠,三一抖,十八剑的威力已经叠加到了一块。

    一剑山庄成名剑法,!

    在李慕禅创出之前,这边是李家一剑山庄行走江湖的绝技。

    四周群雄惊叹出声,终于能一睹名闻天下的一剑山庄惊世骇俗的绝世剑法了。

    青鸾阁内所有人都是拔着脖子使劲观看,生怕漏下一丝一毫。

    包括曹胜、嬴惠英、章丘太炎,另一边叶清玄、许灵空、魏无疚等人也走出门外,甚至连那些不可一世的“龙凤高手”们也是站在不远处聚精会神地观战战局。

    就连受了伤的宋天星、羞于见人的施仲之,也是不敢放过这瞻仰天下第一剑的好时机。

    哼哼,以为这样便可以取胜么?

    姚定盛闭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眼睛睁也不睁,就那么赤手空拳地硬接向攻来的一剑,叮叮当当,一阵金属交击的声音暴起,姚定盛或拳或掌或指,竟然完全用自己的肉身抵挡住了李道宗利剑的攻击。

    青鸾阁内叫好声轰然而起。

    曹胜兴奋地一拍栏杆,大笑道:“哈哈哈,好好好,仙龙洞不愧武学大宗,其肉身防御力果然世上称雄!”

    现场欢声雷动,仙龙洞一方人马自是大声叫好,而曹胜一方的人马也是为姚定盛不停地加油打气。

    而处在漩涡当中的李道宗,却依然是一脸冷冷的面容,手下剑法招式不停,一剑快似一剑,一剑强似一剑,剑法连环,重光叠影,剑气重重,越演越烈。

    姚定盛左挥右挑,连挡二十九剑,而这个时候,姚定盛终于感到稍微有些吃力了。

    连续三十剑如霹雳闪电般兜头罩下,而到了第三十剑的时候,李道宗手中的长剑,在剑气叠加的效果下,已经化为了一条光龙。择人欲噬。

    终于到了它露出狰狞一刻的时候。

    不过姚定盛依然如故,手下虽然比之刚刚稍感吃力了一些,不过依然能够轻松接下,并不足以让他感到威胁。

    第三十剑刚刚刺过,剑身幻化的光龙猛地一缩。第三十一剑紧接剌出,光龙倏然强大三成。

    姚定盛眼中诧异之色闪过,双掌猛地一封,将那剑气形成的光龙拍倒在地,双掌之上缠绕的罡气已经变得肉眼清晰可见了……

    龙头一旋,从身下转向背后。第三十二剑又已闪电刺到,光龙幻化,嘶声怒吼!

    姚定盛一脚猛踢,将龙头再次击偏,不过这一剑之威下。他的右脚也忍不住暗暗发麻,落地踉跄一下,有些不稳……

    李道宗剑势不绝,当这套运转到最后一剑的时候,他手中的宝剑已经完全看不到剑的形状,而就是一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气势磅礴,神威无匹!

    姚定盛面如凝霜。终于完全见识了一剑山庄祖传剑法的厉害了。

    的确很厉害,不过……

    还不足以让我姚某人畏惧!

    看到那五爪神龙向自己扑来的时候,姚定盛一声怒吼。脸色兴奋得通红,连着额头上的九只肉角,也是红中发紫,激动异常!

    这个时候,我要让一剑山庄声名扫地!

    姚定盛双掌高举,罡气凝结。仿佛举着一座万丈大山,巍巍然。罡气声响如有山崩。

    看到龙头到了眼前,姚定盛猛地运气向下一砸!

    轰隆!

    一声巨响。整个青鸾阁都在这下震颤中晃了三晃。

    整个擂台因此被整个轰塌了半台,地面向下陷进去最少一尺,旁边花池中的鱼群登时全部翻白,被这一击之下全部震死。

    擂台上烟尘滚滚,不过姚定盛狂放的笑声震散烟尘,传播了出来。

    在他四周,到处都是光龙被砸碎之后,破碎成的光雨,姚定盛狂然笑道:“小辈,要想胜我,怕是得要你家老子亲来才是,你?还是太嫩了!”

    数丈外的李道宗,一手扇了扇面前的烟尘,眼中神色淡然,缓缓道:“比武还没结束,你着什么急?”

    “什么?还没结束?你的已经无功而返,你还有什么招数?”姚定盛脸色古怪地问道:“难道你还会么?好,来吧,让我领略一下‘天下第一剑’的风采!”

    “?哼哼,你还不配!”

    姚定盛勃然大怒,正要呵斥,但猛然间发现李道宗身前的烟尘消散殆尽,而他的持剑的右手上,剑罡凝聚不散,幻化的龙身依然存在……

    这,这是……

    刚刚不是将那罡气所化的神龙砸碎了么?

    李道宗一抖长剑,一声龙吟,神龙再次飞起,朝着姚定盛扑来!

    原来刚刚姚定盛砸碎的,不过是神龙的龙头,而龙身并未破碎,李道宗稍加罡气,便重新修复了神龙。

    姚定盛仓皇再次防御神龙的攻击,但原本的招式在这个时候发出一丝微妙的变化,接着变化带动整个龙身,所有的金鳞全都炸开,神龙动怒,地裂天崩!

    ,即便是在李幕儒的手中,也不过是五根手指施展五套剑法,制造五条光龙而已,是量的叠加,而非质的变化。但李道宗学究天人,在抛却了一剑山庄,卸下心防之后,摆脱了家族阴影的李道宗终于在剑法上迈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步。

    在原本的基础之上,被他进化出了第三十四剑“逆鳞龙域”!

    剑光形成的神龙,身上无数龙鳞倒立而起,如同无数把锋利的匕首,龙身缠绕姚定盛不停旋动,那鳞片便如无数利刃向着内部的姚定盛切割……

    漫天的罡气光芒爆闪,龙鳞不停地迸飞破碎,而被困于龙身之内的姚定盛,无论是肉身还是护身罡气,都被切割得破烂不堪,要不是仙龙洞护体神功强悍,只怕此时此刻,闻名天下的“九头蛟王”已经被切割成了一地碎肉!

    青鸾阁内已经没有人能在欢呼出声了,包括曹胜这一批天绝高手。

    名闻天下的,竟然还有它第三十四种变化,这种变化还是一个年轻人创造出来的剑法,而这招剑法是如此犀利,如此的惊人,便是一代剑神李慕禅都没有发现这一招的变化,而却被一个年轻人专研了出来。

    这群年轻人真的很可怕!

    产生这个念头的,便是曹胜。

    他不但畏惧的是台上的李道宗,甚至他还有些惧怕对面的叶清玄……作为一代大宗师的触觉,他竟然在这个时候产生了一个幻觉,那就是任何人在接触了叶清玄之后,都会发生质的变化,让人畏惧的变化。

    此时此刻,李道宗心中也是如此激动。

    自己能够将剑法进化到今日的程度,只是因为当初叶清玄的一句话:“这套剑法的剑意未尽,似乎还能有所变化,就像是……”

    “就像是一株花。”

    李道宗心中到了此刻还记得当时叶清玄眼中的光芒,生命般的光芒。

    “前面的剑法,只不过是花的根而已,它还需要枝,还需要叶,最后才会长出花,前面的剑法只不过是些枝叶,一定要会有更多的变化的,那时鲜花才会开放……”

    李道宗嘴角绽放出一丝欢笑——

    叶清玄,现在,你看到盛开的鲜花了么?

    一声怒吼!

    轰然一声罡气爆裂——

    缠绕在姚定盛身外的神龙被瞬间炸成了碎片,漫天光雨凌乱纷纷……

    姚定盛赤身**,身上划痕无数,不少地方伤及骨骼,但他气焰滔天,如同一尊狂魔一般,震破了罡气神龙之后,怒吼着朝李道宗扑来……

    但身形飞至一半,突然一口鲜血喷洒出来,姚定盛半空中倏然落地,差点晕倒……

    倒不是伤势有多么严重,却是刚刚的一记罡气爆发,罡气消耗太剧烈,一时有些用气过度,产生了些许昏厥……

    姚定盛算是败了,就算此时再出手重伤、甚至杀了李道宗,他也是败了。

    因为现在的他实在是太难看,身上连个破布条都没有,堂堂一帮之主,如此形象,简直丢尽了脸面。

    李道宗完全可以趁着对方虚弱,取了他的性命,可是这一刹那,他竟然想起了离开山庄时,妹妹李幽兰的一句话,“杀人,总是不好的。”

    没由来的心中一软,李道宗再不想看到眼前的恶状,转身缓缓离开。

    “你赢了!”姚定盛面色难堪,趴在地上,狠声说道。

    李道宗头也没回,淡淡道:“你没输!”

    姚定盛怔在当场,满天下的嘲笑着和口哨声,都不如李道宗这句话,让他如此难以平静……

    缓步走上二楼,李道宗走过叶清玄身旁,淡淡问道:“你,看到鲜花了?”

    叶清玄摩挲着下巴,“剑意未尽!不过是花骨朵而已……”

    这一次,李道宗又难得的笑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