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火树银花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料到战况竟然进行的如此激烈,这群新出世的“龙凤高手”的表现固然可圈可点,但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夏侯清枫这个昆吾派的弟子,虽然出过一次武林圣地,但展现出来的武技竟然稳压白道培养多年的少年英杰。

    就在天下群雄都已经忘了叫好的时候,对阵中的夏侯清枫连挡施仲之百多下剑击后,倏地施展中的绝技,以无上罡气塑造出锐利的庚金之气,专注于一点,剑气成功洞穿施仲之浩如瀚海的漫天罡气,破空而至的一剑,硬把施仲之一剑震飞。

    施仲之连退数步,回气不得,夏侯清枫向前两步,长剑闪电击出,命中对方手中长剑尚流余地的罡气凝结之处。

    施仲之勉强提起来的罡气登时溃散,身躯同时剧震,噗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断线风筝似的往后抛跌。

    夏侯清枫翻身后退,空中绽放两朵银花,脚尖轻踏,飘飘然地再次落回刚刚的位置之上。

    青鸾阁内天下群雄叫好声还未响起,施仲之抛跌的身躯还未落地,曹胜等人所在的厢房内呼地一声,飞出一块桌布。

    一个人影背负双手,踩着柔软的桌布如同踏着一艘滑过湖面的小舟一般的轻松写意,瞬间便到了夏侯清枫的头顶。

    此时施仲之的身躯刚刚落地,吐血翻滚还在台上,桌布之上的高手一点桌布,破碎成无数块,飞向四周。而他的人却是如同绕枝飞行的燕子一般穿梭而来,空中一声至柔的声音道:“‘桃花溪’宋天星前来领教高招!”

    话音落时,那宋天星手中暴起一溜粉红色的桃花,最终长成一根如同还盛开着桃花的桃树枝,剑气凌厉无匹地直奔夏侯清枫而来。

    对方剑气未至。但一股淡雅略带甜腻的桃花香味扑鼻而来,夏侯清枫闻之竟然心头一松,眼神迷离,微微有些头晕起来。

    不好,是桃花瘴!

    “桃花仙”宋天星的罡气中练入的诡异气味,让人头晕脑胀、手足酸软。与那被归鳖生一棍子砸烂脑袋的辛冬青毒掌一样,都是世间最难对付的几种武功之一。

    夏侯清枫当然听说过这位“桃花仙”宋天星的手段,连忙一咬舌尖,自沉迷中清醒过来,甩手剑花脱离剑身。朝着对方飞去,同时脚步连环,迅速后退,拉远与对手之间的距离,以获得喘息之机。

    银色剑花临体,宋天星双目杀气更盛,“铮”的一声,桃花剑在身前爆起三朵五光十色的剑花。犹如走马灯一般的绚丽多彩,教人疑幻疑真,看得眼花缭乱之际。其中一朵剑花倏地化成剑芒,闪电般朝着飞遁的夏侯清枫激射而去。

    直到此时,青鸾阁内观战的众人才有时间惊呼出声,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剑客“桃花仙”,竟然会如此不顾身份地乘隙出手,以他的归虚境修为。几乎与偷袭无异。

    剑光一闪既至,丝毫没有躲避的空间。在似是最不合时宜的茫然和迷失中,夏侯清枫持剑的右手自然而然生出感应。倏地变招,脚步加速,一切全由手去带动,改向挑往宋天星的桃花剑气。

    叮!

    在天下群雄骇然注视下,夏侯清枫的动作如行云流水,银光剑准确无误的挑在宋天星的剑芒之上,将那快至毫巅的剑芒在身前两寸处磕飞。

    宋天星极为了得,冷哼一声,长剑递来,剑身裹挟着凌厉的罡气,直达咽喉;夏侯清枫后退姿势不变,手中长剑再一挑,两支剑尖在咽喉前半尺处磕到了一起,倏然一朵银花绽放,挡住了宋天星的剑招。

    宋天星双目冷芒电闪,劲力一逼,想要依靠个人修为上的高度压垮夏侯清枫的防御,谁知道对方的剑招未变,眼前的那朵银花陡然涨大了数十倍,自己催逼的剑气竟然全部转化成了组成剑花的罡气,不但没有攻破对方的防御,反而让对方的防御更加强悍了数分。

    宋天星大吃一惊,手续爱立即变招,剑尖退后,稍离面前银花,但只是离开寸许,接着立即向前点击,叮叮叮叮……

    剑击声暴起,宋天星的剑法以快见长,只是一息之间,便有数十剑攻击在那朵银花的花心之上,当第三十二剑击中花心之时,那朵银花终于破散,化为漫天光点,零落纷纷。

    四周叫好声鹊起,但宋天星的脸色却倏然铁青。

    因为只是这么一个耽搁,原本疲于招架的夏侯清枫已经远在数丈之外,重新摆好了架势。

    偷袭不成,宋天星心中怒意横起,冷冷道:“好剑法!世间能挡住我的人物屈指可数,你那剑招竟然挡住了我的三十二击,足以让你扬名江湖了……”

    “那在下岂不是要谢过宋大侠的成全了?”夏侯清枫忍不住冷冷嘲讽道,“宋大侠不宣而战,出手偷袭,果然跟某些人一样,一派武学大宗师的架势十足!”

    “混账!”宋天星气得满脸通红,同样气得满脸通红的,当然还有那二楼厢房之内的曹胜了。

    宋天星出手虽然不是乘人之危,但却是乘人之隙,夏侯清枫正对付施仲之,他却不等比武结束,便飞入场内直接出手,的确是卑鄙了一些。

    宋天星原本想着一击必杀,那时就算有人指责凭借他的身份地位,以及曹胜等人的维护,也无人敢把他怎么样,但没成想自己机关算尽,最后人家却是毫发无损,这颜面丢的可就有些大了。

    一个归虚高手偷袭一个先天高手,竟然还不能伤人分毫,这话传出去,他的脸可真就没地方放了。

    这小子必须死!

    宋天星一声怒吼,桃色的罡气一涨,破碎,漫天花雨一般,宋天星身影倏然消失,隐匿于桃花瘴一般的罡气之中,身形飘忽如同鬼影,瞬间从现在夏侯清枫的前后左右,桃花剑上剑气如燃起的烟花,嘶啦啦的乱响,一道道残影迅捷地冲击向夏侯清枫!

    夏侯清枫脚下如根生成,剑随心转,身前不停地暴起朵朵银花,挡住了宋天星的快速攻击,两者撞击,发出清脆的交击声,劲气爆破,桃红色的剑气在空中炸开朵朵烟花。

    夏侯清枫便如一颗火树银花一般,在擂台上绚丽多彩、夺人眼目。

    四周观战群雄欢叫声直上云霄!

    夏侯清枫是精通战略的人,晓得此时自己能够抵挡宋天星的攻击,主要还是因为宋天星动了怒火,失去剑手的冷静,更因自己剑招中可以借来对手罡气,强大自己防御银花,可以说挡下宋天星的剑招中,有一半左右的罡气是宋天星自己的,此时他失去冷静,方才不管不顾地疯狂冲击自己,若给他重整阵脚,肯定自己的落败乃早晚间的事。

    对方的杀意,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而宋天星如此消耗罡气,用不了多久便是他重新回气的时机,这个机会,如若错过,让他有机会冷静下来,重整旗鼓,只怕自己就可以到黄泉下后悔。

    如此守了差不多一盏茶的时间,果然久攻不下之后,宋天星看出夏侯清枫的剑法中大有诡异,同时自己后力不济,往后疾退,化攻为守,挽起绕身疾走的剑芒,守得无懈可击,再不敢轻忽大意。

    夏侯清枫冷笑一声,运气催剑,已经被震得酸麻的手立即回复感觉,大喝一声,凝结一处,庚金之气足可斩断万金,然后就那么人剑合一的往宋天星硬撞了过去,一副同归于尽,看是你死还是我亡的舍命打法。

    观战人等哪想得到那一副贵公子气度的夏侯清枫竟然也会悍勇至此,齐声惊呼,不敢再看下去,偏又不能不看。

    叮叮叮,当当当!

    刀剑交击声如珠落玉盘的连串响起。

    人影倏分。

    夏侯清枫左肩与肋下同时鲜血飚飞,狼狈向后急退,脸上苍白如纸,再无半点血色,可是持剑的手依然稳如磐石,遥指对手,嘴角淡淡笑意始终如一。

    再看那宋天星亦挫退三步,表面看没有任何伤痕,但很快胸口右边现出血痕,渗出少许鲜血,显是也给砍伤了,还要立时运功止血。

    观战群雄不由得齐声呼叫可惜,只差两寸,夏侯清枫可命中他的心脏。

    宋天星双目射出近乎狂乱的仇恨火焰,怒叱一声,竟腾空而起,追击仍未止得退势的夏侯清枫。

    夏侯清枫仍是眼冒金星,被宋天星罡气内蕴含的瘴气熏得头晕脑胀,之前一直运功相抗,此时一记硬拼之后,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昏昏欲倒。

    只要有数息回气的工夫,凭他的独特体质,将可有再战之力,偏是宋天星亦看破此点,拼着内伤加深,也要报一剑之恨。

    近十年来,宋天星尚是首次受伤,可谓奇耻大辱,不杀夏侯清枫怎消得心头之恨。

    眼见夏侯清枫便要血溅当场,半空中一道霜雪般剑光扫来,在宋天星扑杀夏侯清枫前截上宋天星。

    锵!

    两剑交击。

    淬不及防下,宋天星向后翻退,一眼瞧去,立时心中剧震,收起一半力道,任由对方剑劲把自己推送丈外,落往地面,同时心中暗叹一声。

    李道宗静静站在台上,挡在了宋天星与夏侯清枫之间。(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