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飞花斩月
    施仲之一声大喝,那青年却是一凛,而三楼同时传来一阵嬉笑之声,听数量只怕有十多人,俱是年轻人。

    施仲之眉头一皱,心中杀意横起,哪里来的一群年轻人,不知进退,竟然把自己这些白道最精英的年轻高手当成了可以随意戏耍的人物不成?

    正在此时,就听得三楼坐着八大世家之中南宫、东方、崔氏和李氏四大家族的厢房中传来一声惊疑,一个声音接着喝道:“咦?你不是李一航么?怎么如此胆大妄为?”

    那腼腆的李一航还未说话,抛他下楼的地方窜出来一群年轻人,有男有女,却都是四大家族中的年轻子弟,其中还有与叶清玄等人有过交道的南宫世靖等人。

    众人齐齐朝着这边的厢房鞠了一躬,其中一人越众而出,却是李家子弟李正贤,他道:“回禀则臣叔父,正是我们李家旁支的李一航。我等奉家主之命,随同几位世叔前来,追查‘青铜龙塔’一事,质问司徒一家勾结外人对付八大世家一事。可这李一航言语中却处处偏护外人,言语大逆不道,更质疑家主决定,此时见到这位师兄下场挑战昆吾派,一时气愤,下场宣战!”

    那台下的青年顿时急得连连摇手,急道:“不,不是这样,是他们丢我下来的!”

    那群青年群中,顿时有人失声而笑。

    三楼厢房中的李则臣一声冷哼,喝道:“住口!刚才正贤所言可是实情?”

    那李一航忙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说八大世家同气连枝。不该因一点眼前小利便动摇了八大世家的盟约,司徒世家所为或许另有原因……”

    “够了!”李则臣大怒,骂道:“大胆逆子,竟敢胡言乱语,质疑家主决定?你就不怕被逐出家门么?”

    李一航登时呆立当场。

    而一旁的施仲之已经忍无可忍。朗声道:“你们聊完了没有?你们李家的事情,回到家里去唠叨,别在这里碍眼!”

    三楼厢房中李则臣顿时怒声道:“此子挑战之事,与我李家无关,由得他去做!”

    施仲之喝问李一航,道:“你小子听好了。再给你一次机会,是否迎战?是,便动手;不是,就滚蛋!”

    这时三楼上人群中传来南宫世靖的声音道:“这位施兄,那李一航可是对叶清玄等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刚刚还说,太白剑宗的剑法根本就不是天下无双,昆吾派的剑法要比太白剑宗强胜百倍!”

    这一煽风点火的话语顿时在青鸾阁内掀起浩然大波。

    大多数人都是觉得说话之人完全是煽风点火,胡说八道,但竟然有人点头认同,大呼昆吾派的剑法才是天下无敌,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昆吾派的拥趸,还是故意在挑事生事。

    但不管怎么样。事实上施仲之一听到这话,顿时就是勃然大怒,冷眼看着李一航。沉声喝道:“你可是这样说过?”

    李一航反倒沉静下来,认真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太白剑宗和昆吾派的剑法各有千秋,不分伯仲……”

    “放屁!”这句话顿时切中施仲之心中怒点,大骂道:“太白剑宗才是天下剑道总宗,昆吾派的剑法算个屁。你竟然当众污蔑我太白剑宗剑法,我岂能容你?接招吧!”

    话音落时。人已出手,剑光闪处。已达人剑合一的境界,所有人的眼中,只见一道白光闪现,立即便化成一道白色匹练,那里还见得到人身,顷刻间匹练便已到了李一航眼前……

    当!

    一声轻响,李一航在这惊人一剑面前,竟然反应敏捷,来不及拔剑出鞘,竟是连着剑鞘一起挡住了对方的飞来一剑。

    但也是如此而已,施仲之不愧是白道重点培养的青年高手,只是一招之威,便将李一航击飞出去,手中长剑连鞘断折,胸前一道剑痕浮现,血迹顿时湿透衣衫。

    青鸾阁内叫好声鹊起。

    好一手太白剑宗的!

    这套剑法乃是太白剑宗立派之本,当年祖师练至巅峰之时,夜晚在湖畔赏月,捻住一瓣落花,抖手挥出,花瓣上的剑气将湖心处月亮倒影一斩两半,水流断裂处,月影一夜时间都没有再次合上。

    由此可见,太白剑宗剑气之强,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被划到的人物,剑气滞留伤口之上,任你有再好的金疮药,祛除不了剑气,伤口也是流血不止,甚至一个小小的伤口,连续流血数日光景,也是血尽人亡的下场。江湖武者,谈到这套剑法,无不骇然失色。

    此时青鸾阁内的天下群雄,再次见到了这门神奇的剑法,无一不是大声叫好,连呼不虚此行,至于那个连本宗都无视的年轻人,他的生死,哪里会有人在乎?

    施仲之一剑击飞李一航,面对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却是满脸铁青,持剑怒瞪着对面二楼的厢房,出言喝道:“叶清玄,你不敢应战,却暗地里出手救人,太藐视天下英雄了吧?”

    青鸾阁中人声一静,人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施仲之为什么说出这句话来。

    曹胜等人的厢房之内,几人都是频频点头,曹胜直言不讳地说道:“这个施仲之果然是个人才,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是叶清玄出的手,前途无量。只是他如此直面叶清玄,只怕取胜也是无望,对我们的计划没有什么好处啊!”接着转向嬴惠英,问道:“嬴女侠为何不直接让这些年轻人直接挑战叶清玄身边的人呢?挑战叶清玄?太浪费我们的时间了吧?”

    嬴惠英笑道:“有些话我也是点到为止。这些年轻人傲气的很,我怕说多了,他们会有所察觉,至于挑战叶清玄?哼哼。输了也好,死了也罢,虽然对我们的计划没有好处,但叶清玄因此得罪了太白剑宗,也算是有所价值了!”

    的确如此!

    众人不由得各自得意地冷笑。

    此时台上。施仲之大声质问之后,二楼叶清玄的声音立即传出道:“施兄的剑法叶某佩服不已,天下无双,昆吾剑法难以望其项背,实难企及。只是施兄的剑法戾气太重,出手都是奔着取人性命而来。这一点恐怕与‘伤人不杀人’的宗旨不大相符了吧?”

    四周人群咦声重重,而当事人施仲之却是一愣。

    原来这太白剑宗虽然是以剑法闻名,但创派的祖师太白真人却是一位出家的道士,性格极为洒脱烂漫,以诗酒闻名天下。

    其创下的这套。除了各有浪漫的剑法名称之外,剑法的招式也是极尽优美,但这并不足以使其名闻天下,真正让这套剑法名扬四海的,是太白真人创出这套剑法的初衷。

    固然有其独到之处,可以让敌人的伤口血流不止,不易愈合,但整套剑法之中。只有伤人之式,而无杀人之招,而且这套剑法附有另外一套止血、祛除剑气的功法。对付敌人,只伤人不杀人,目的是给他一个承诺改正的机会。受伤之人一旦立誓,太白剑宗的弟子立即便要止血救人。

    因为这一义行,固然名闻天下,太白剑宗制恶止恶。倒人向善的义行也为天下人所敬仰。

    这套剑法,就是太白剑宗的精髓。也是太白真人的精神。

    甚至有江湖武者敬仰其义行,遇到太白剑宗弟子挑战。也往往不愿痛下杀手,以示对太白剑宗精神的敬佩。

    只是施仲之拜入太白剑宗之后,连吃此套剑法,却一直觉得剑法中的杀气不够,凭借自己的天赋,以及身为“龙凤高手”可以学习他派武学的优势,以他派剑法中的杀招改造出一套自己的,其中杀意自然大盛,配合这套剑法独有的剑气特点,立时更为凌厉,却将这套剑法中继承千百年的精神改的荡然无存。

    刚才施仲之的一剑,正是他想要取下李一航性命,出手无情,杀意横生,却没有想到关键时刻,被叶清玄利用神功扯走了差点被划开胸膛的李一航,救了他一命。

    施仲之眼里不凡,顿时看出了出手之人的方法,猜出了出手之人的身份,方才有了刚才的喝问。

    而叶清玄的反问,却惹来施仲之的阵阵冷笑,道:“姓叶的,你哪里懂得我太白剑宗剑法的奥妙,赘言无用,何不下场来一较高低,赢过了我,你才有资格说我的剑法是好是坏!”

    叶清玄道:“这名声之争有何意义?”

    “以正天下视听!”

    叶清玄道:“我不会与你动手的,我只想救下这位小兄弟的性命!”

    说完话,犹自躺在地上痛苦不已的李一航突然凌空飞起,惊呼声中飞向二楼厢房。

    这一手“隔空取物”顿时惹来一片惊呼声。

    施仲之岂容他在自己眼前如此任意枉为,一声怒喝,手中长剑再次化为一道剑光飞向空中……

    银色匹练眼见接近李一航,半空中银光一闪,白色匹练迎头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接着面前一朵银色的玫瑰花骤然开放,银色的玫瑰花瞬间开放到极致,白色的匹练同一时刻停顿下来,两者同时消散,变成两个各持宝剑的青年从空中缓缓飘落……

    施仲之惊诧莫名,看着眼前出现的书卷气颇浓,一脸阳光微笑的青年人问道:“你是什么人?”

    来人笑容如花般绽放,声音如和煦的春风般吹拂过来:“昆吾弟子,夏侯清枫!”(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