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轻取蛇阵
    “取水来!”

    段散石一把抢过叶清玄手中的“通犀地龙丸”,一声断喝,归鳖生和呼延云柱立即奔向小院中的水井,取处水桶,便要汲水。

    “蛇来了!”

    孟源筠从高处俯冲而下,脚一落地,院墙外边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数条白色大蟒先自墙头上出现,刚一露头,几道剑光刀气便已飞去,将那大蟒的脑袋斩飞削断,蛇血顿时顺着墙头流淌了下来。

    “我地妈呀!”归鳖生吓得脸色苍白,手软脚软,手中的木桶怎么拉都拉不出井来。

    而墙头那几条大蟒刚死,上百条毒蛇密密麻麻地从墙头爬了下来,众人剑光刀气一顿乱斩,血肉横飞之下,院墙轰然倒塌,一片烟尘中,外边数十万的毒蛇更是毫无顾忌、更加畅行无阻地蜿蜒而至。

    毒蛇数量太过庞大,一条压着一条,无论刀罡还是剑气,最多也只能杀死数十条毒蛇,却完全阻挡不住这蛇群大军,而有的毒蛇即便是被挥为数段,蛇头这一段也会尽力前行,择人欲噬。

    即便魏无疚出手,也只是砸烂一片,完全无法阻挡蛇群的攻势。

    这个场面顿时让叶清玄等众兄弟惊骇莫名。

    “不行我们撑起护身罡气,硬冲出去吧!”孟源筠倏然喊道。

    “不可!”段散石急忙喝止道:“万蛇寨的蛇阵可不仅是驱使毒蛇,外围必然还秘密布置了专破护身罡气的‘万蛇弩床’,敌人正是要逼着我们硬闯,一旦步入毒弩射程内。任你轻功再高,也是万箭穿身的下场!”

    “那我们要在这里被蛇咬死不成?”孟源筠急道。

    这时归鳖生二人正打好一桶水,拎了过来,段散石二话不说,将“通犀地龙丸”在水中一泡。不过一息时间,一股浓郁的药香便散发出来,段散石拎着这捅药水便冲了出去,距离蛇群不到三丈的距离时,猛地泼洒了出去……

    那片蛇群被药水一浇,“沙”地一声嘶吼。顿时瘫软在了地上,身后无数蛇群爬来,在这片地域一沾到这股药水的气味,也顿时瘫软下来。整片各种颜色的蛇群中,立时空出来一块!

    “厉害!”

    众人看得立时大为兴奋。万国泰、皇甫泰明立即神功运转,将四面八方窜来的毒蛇掀飞,阻挡它们的攻势,而将坚持下来的希望,全放在了打来的井水和那枚“通犀地龙丸”上面。

    归鳖生和呼延云柱自然知道井水的重要,但拼命用力,但一次一桶的井水也是解决不了问题。

    这时许灵空现身出来,一手举着一个巨型水缸。落地吼道:“往这里面倒水!”

    归鳖生吓了一跳,道:“老祖宗,这得打到什么时候?”

    “躲开。让我来!”

    叶清玄一个健步冲了上来,单掌在井口上面一运功,运转起来,井底下暮然一声轰隆隆的响动,叶清玄脸色一红,猛地一抽手掌。同时一声断喝:“来!”

    轰!

    水井内轰然一声巨响,冲天的水柱从井口内喷涌出来。直上半空,叶清玄神功一个牵引。那坠落的井水顿时把两个大缸浇了个满登登,好信的归鳖生躲避不及,被井水冲出去数丈距离,差一点就进了蛇堆,还是呼延云柱一把抄到后腿,给拽了回来。

    “太好了!”

    段散石立即奔至,将“通犀地龙丸”丢入一个水缸之中,不过片刻,便成了整桶的药水,接着另一缸同样操作,又是一大缸的药水。

    “众兄弟帮忙!”

    叶清玄和魏无疚一人一个大水缸,轻松地举了起来,朝着四周一泼,顿时漫天的药水,飞向四面八方。

    除了如花和尚尚不能出手之外,其余人等皇甫泰明、万国泰、真田龙彦、李道宗、夏侯清枫、聂星邪、许灵空、梅吟雪和季婉婷等人,一同出掌,击出罡气,将漫天的药水打成一片雨水雾气,劲力一吹,登时向四周倾泻而下。

    哗啦啦……

    宛如下雨一般,数十丈范围内,大片的蛇群大军顿时迎来了一次药水的洗礼……

    嘶啦——

    蛇群整片的惨叫,沾到药水的毒蛇顿时全都委顿倒地,包括两只蛇王也是摇摇欲坠,行将倒地……

    后续的蛇群再往前爬,沾到星点药水,也是顷刻瘫软,毫无用处。

    “再来!”

    叶清玄一声断喝,又是两桶药水飞去,众人齐心协力,更大片的药水浇落下来,又是一片新爬上来的蛇群瘫软倒地。

    如此几次三番,数十万条毒蛇的蛇阵攻击,竟然在小院之外堆起来差不多两尺有余的毒蛇,蔓蔓延延地直达小院外数十丈的距离。

    墙外五里外,一片惊呼喝骂之声暴起,数百人影推着十几辆奇形怪状的弩车奔了出来,踏着毒蛇身躯铺就的地面,快速地冲了上来。

    “是‘万蛇弩床’,别让它靠近!”

    段散石话音落地的时候,叶清玄已经将小院中一座假山拆吧下一块巨石,瞄了瞄准,便倏然拋飞了出去……

    巨石裹挟着一股凌厉的罡气,快速飞过数十丈的距离后,准确地砸中了其中一辆弩车,砰然声响中,床弩顿时分崩离析,连着几名推车的武者一起,砸得稀碎。

    “哈哈哈,好准头,有点意思。看我的!”魏无疚同样取出一块假山石,抖手扔了出去,跃过二十丈的距离,同样将一辆床弩砸得稀碎。

    二人身具超人巨力,撇石头配合罡气,比起投石机来都要厉害数倍,那床弩未进入射程之前,完全成了靶子,被二人砸得稀烂。

    可怜那名震江湖的“万蛇床弩”因为弩箭造型特殊,专破护身罡气。只能在五十米内有效攒射,无法比较军用床弩的射程,所以才被叶清玄和魏无疚二人如此羞辱。

    只是几个照面之间,便有六七辆“万蛇床弩”被砸了稀烂,众人大声哄笑中。万蛇寨的人马再也不敢寸进半步,掉头推着弩车便向外跑。

    那“万蛇弩车”造价昂贵,损失一辆都足以让人心疼几年。

    眼见“万蛇寨”的人马消失不见,众兄弟更是傲然欢叫,

    魏无疚傲然而出,大声狂喝道:“呔。魏某人便在此处,有种的爷们,谁敢上前一战!”

    怒喝声传遍了半个徐州城,却是无一人敢应答,暗处的几大势力。都是按叹一声,齐齐哀叹叶清玄等人的命数太好,连“万蛇寨”的万蛇阵都奈何不了多少,还因此损失了将近十辆“万蛇床弩”和数十万条精心培育的毒蛇。

    尤其那两条异兽蛇王,被那臭不要脸的归鳖生,当众将一条刨开胸腹,取出蛇胆,一口吞下。又将另一条两头蛇塞入罐中,扬言泡酒。

    拿着那稀有物种的蛇王泡酒,这货也不怕火大憋出病来!

    “万蛇寨”这么一撤。魏无疚这么一吼,暗处的各大势力都是叹息一声,知道今晚上的偷袭也就如此而已,纷纷撤出,另作打算。

    而曹胜暗中指派的人马,却在之后不停骚扰。结果被神出鬼没的孟源筠、聂星邪和真田龙彦三人连环出击,击杀十多人之后。方才偃旗息鼓,不敢再行出手。

    经历这一夜烦闹。尽管群雄退去,叶清玄等人也无法安心入眠,只能分批就寝,直达天明。

    好在众人都是精力充沛的武林高手,轻易十几天不睡觉也是并无大碍。

    第二天一大早,曹胜等人便满脸歉意地前来慰问,虚情假意的模样令人作呕,昨天夜晚曹胜等人的行径比之下三滥还要下三滥,不但没有派人保护叶清玄等人的安全,还自己收买了一批盗贼,骚扰叶清玄等人,这样的人物竟然还是“天绝榜”上的高手,还是一方大豪、武林宗师,真是让人大失所望,鄙夷至极。

    魏无疚一顿冷嘲热讽,那曹胜只是嬉笑道歉,脸皮之厚令人震惊,叶清玄等人就算痛骂这种人,也只是浪费体力,索性完全不理睬他们,直接进入“品剑会”的第二天。

    由于昨日的比武最后叶清玄等人成功将天下群雄的注意力吸引到了“青铜龙塔”之上,今日一开赛,曹胜等人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将大会的目的带偏,一开场便直接安排了人手,出面挑战叶清玄等人。

    此时擂台之下,齐刷刷地站着一排年轻人,数量足有八名,有男有女,个个眼中精光闪闪,灵气十足,而且那股子超人一等的傲慢劲头怎么都难以掩盖住。

    此时台上,一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傲然站立,一身白色劲装,带着黑色的条纹,这黑白之色代表着白山黑水,正是江湖上剑道大家的至上门派“太白剑宗”的醒目标志。

    “‘太白剑宗’弟子施仲之,在此讨教昆吾派盖世剑法!”

    虽然早已知道其人的来历,但名字一报,仍然惹得四周武林豪杰的一片惊叹之声。

    “听到了么?这就是施仲之,太白剑宗的后起之秀,听闻其剑法有超越当年箫不乾的潜质,前途无量啊!”

    “谁说不是,听闻这施仲之十二岁的时候便单独挑了横行燕北的‘血手十三狼’,身上并无一处伤痕,这件事当年可是‘四海杂事录’上的头条,当时还评价他是年青一代中的最强剑手,可惜后来便没了消息,想不到此时竟然现身在这里啊……”

    “不是没了消息,听说是被‘十二元老会’秘密培养,是白道大派最杰出的一批弟子……”

    “真的啊,太厉害了,这回够昆吾派喝一壶的了!”

    ……

    四周人群的赞扬声此起彼伏,施仲之的脸上笑容慢慢绽放,暗自得意。

    施仲之此来,本就是对叶清玄等人崛起于江湖万分的不服气,几个在“龙凤高手”中脾气相投的人物一商量,立即汇聚一处,前来徐州城挑战。尤其昨夜被嬴惠英登门拜访,激了几个年轻人几句,立即惹得他们群情激奋,纷纷扬言今日要叶清玄等人好看。

    此时施仲之正等待叶清玄的答复时,旁边却突然传来一片哄笑声。

    扭头看去,却见一个人影被众人扯着从楼上丢了下来,来人身手还算敏捷,空中一个翻身,勉强稳住了身形,一张脸却是涨的通红,手中的宝剑不知道是该拿着还是放下……

    施仲之打眼一看,却不由得愣了一下,只见面前的人物也是二十左右岁,却是个有些腼腆的小青年,虽然眉目清秀,但却紧张得过分,眼睛左飘右闪,进退失据。

    施仲之一见到这样的人物气就不打一处来,怒喝道:“来者何人?是要替昆吾派出头么?”(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