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7】夜战八方
    午夜时分,徐州城总算慢慢肃静了下来。

    青鸾阁后的成片宅院内,陷入了诡异的静籁之中。

    打回到房间之后,归鳖生就没有一刻合眼,鼓鼓捣捣地把自己身上所有的玩意儿全都掏了出来,在哪里摆弄、研究、布置。

    尤其是把自己当年行走绿林时的百宝囊给掏了出来,重新挂在身上,仔细勘查了一遍里面的物品,什么钩子、剪子、刀子、铁蒺藜、倒针、蒙汗药、飞蝗石,还有个熏香盒子。

    他是绿林出身,这些人一般都有蒙汗药、熏香盒子,为的是作案时把人用药迷倒好下手,后来他投奔昆吾派,叶清玄曾经警告过他:“你小子现在是昆吾派的人了,是白道弟子,行事光明正大,不要再用这些下三滥的东西了,否则给昆吾派抹了黑,我拧下你的脑袋。”

    归鳖生当时立马点头,把这些东西收了起来,但没舍得毁掉它,今天情况例外,他又把这些东西又倒腾出来,揣到百宝囊中,检查了盖子、螺丝和里边的药,还挺好使唤。

    归鳖生暗暗心想:昆吾派中顶数自己能耐最挫,不管是保命,还是制敌,都差点功夫,关键时刻还得靠这些东西帮忙。俗话说,手巧不如家伙妙!今天破例再用一回,说不定可用它转败为胜。

    除此之外,他从辛冬青身上掏弄回来的东西里面发现了几瓶毒药,除了一瓶标明是“赤血红莲”的剧毒之外,其他两瓶都是剧毒“鹤顶红”,不过还有三瓶是速效蒙汗药。

    归鳖生看得感慨不已。想不到辛冬青这个老东西,都已经是绝世高手了,身上还带着蒙汗药这玩意儿,看来这老小子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归鳖生一肚子坏水,几瓶剧毒都没有动用。只是把身上的暗器、暗桩等物品全都涂了一层“速效蒙汗药”,尤其是那一把把的倒针,涂完了药之后,便前前后后寻找合适的地方,全都埋了下去,只要有人碰到这些东西。划破点皮,立即就得晕倒当场。

    归鳖生这还不消停,又把蒙汗药埋伏在天花板上,身上的蒙汗药不够用,又跑到厨房弄了三四袋的面粉。全都做好了机关埋伏,里里外外三四层,最后终于心中稍有安稳,却把一个房间内的呼延云柱弄得厌烦不堪。

    “你小子不睡觉,噼里啪啦地鼓捣什么呢?”

    归鳖生一抹额头上的细毛汗,偷着乐道:“还能弄啥,告诉你,今天晚上最好曹胜那老小子没有行动。否则我让他来一个,折一个,来两个。倒一双。”

    “神经病,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这个……”呼延云柱说完比划了一下双手。

    归鳖生一撇嘴,道:“你小子别瞧不起这些物件,不服咱们看着,看看到时候咱俩谁擒下的贼人多……”

    “成,就这么说定了!”

    呼延云柱站起身来。抬屁股就往外走。

    归鳖生问道:“这时候你干什么去啊?”

    “什么都问,上厕所。”

    “哦。”归鳖生倒在床榻之上。笑呵呵地幻想着待会大战时自己大杀四方的威武形象,突然间心头一凉。哗啦一下坐起来,喊道:“哎呀兄弟,小心马桶上……”

    “啊!”

    一声惨叫惊动整间小院,接着呼延云柱破口大骂道:“你个龟儿子,马桶上也装倒针啊,你……”

    话音戛然而止,接着窟通一声,便是人体栽倒的声音传来。

    房门当的一下被撞开,段散石进屋来奇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未过多时,皇甫泰明、真田龙彦等人全都赶了过来,一看呼延云柱裤子也没提,光着腚晕在了厕所里,手里还拈着一根倒针,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归鳖生。

    归鳖生苦笑着一解释,段散石气得劈头盖脸地一顿数落,道:“你小子没事找事,家里的人还没遇到敌人呢,就折你小子手里一位了……别说了,快来人弄盆凉水,先弄醒了再说。”

    正说着话,外间哗啦一下,一个白色的人影闯了进来,一边咳嗽一边骂:“哪个缺德玩意儿在走廊上边挂的面粉啊?我操他祖宗……”

    众人一看,顿时笑成一团。

    原来来人却是孟源筠,这位爷不走寻常路,在走廊里施展轻功,从门廊上一个飞跃,正好撞翻了一个机关,半袋子面粉扣了下来,顿时成了面人。

    众人正准备三堂会审归鳖生,就听得房顶上窟通一声,又是一个身体倒翻,骨碌碌一道从房梁上翻了下来。

    归鳖生都快哭了,“不会吧,这次又是谁啊?”

    众兄弟面面相觑,都是“哗啦”一下把身上的家伙抽了出来。

    “谁?还能是谁?没事上房的,当然是贼了!”孟源筠倏然道:“弟兄们,抄家伙动手了!”

    呼——

    衣袂声起,归鳖生就觉得眼前一花,原本拥挤不堪的房间立即就剩下他一个人,当然,还有那个昏迷不醒的呼延云柱。

    归鳖生一拍大腿,气得在云柱屁股上踢了一脚,骂道:“熊玩意儿,都是因为你,害得老子无法大杀四方……”

    他又看了看四周,叹息道:“如此也罢,便让小儿辈们立功杀敌吧。”

    接着回身拎起一桶凉水,照着呼延云柱的脑袋上就淋了下去。

    呼延云柱激灵灵地坐了起来,惊问道:“怎么回事?我中了埋伏了?”

    归鳖生偷着直乐,道:“你这么说……也算是吧……”

    呼延云柱一拍脑壳,顿时想起当时的情景,气得一手拎着裤子,一手就抓住了归鳖生的脖子,怒道:“我想起来了,你小子搞的鬼!”

    “兄弟,那是误会,别生气啊。战火四起啊,咱们赶紧行动!”

    呼延云柱一个愣神,四周兵器交击的声音四起,喊杀惨叫声不绝于耳。

    连忙将裤子系好,呼延云柱呼喝道:“我们走!”

    归鳖生一把扯住,问道:“走?去哪?就你这身手这帮叔叔大爷们还得保护咱们……跟着我,我带你瓮中捉鳖去……”

    呼延云柱气得直哼哼,斜着眼睛看向归鳖生,道:“就凭你!?”

    **********

    整座青鸾阁内除了叶清玄等人居住的小院之外,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曹胜故意隐藏灯火,制造偷袭的条件,即便自己一方人马暗自不动,但也未对其他人进行阻拦,黑暗中人影憧憧,就像是一群群盯着猎物的兀鹫和鬣狗,堆满了期望能够趁乱沾点便宜的武林人士。

    但兀鹫和鬣狗是不会自己主动攻击猎物的,因为叶清玄这群人,作为一个猎物,未免太过强大,他们在等待猎手上场,或是狮群,或是猎豹,然后觊觎在猎手的嘴下偷吃些残羹剩饭。

    第一个出手的会是谁呢?

    所有暗中偷窥的势力都在瞧着……

    几个不知死活的绿林大盗或是自行其是,或是受人指使,率先试探地接近了小院,结果全都是一去不复返,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

    接着又是几个功夫稍高一筹的独行盗前去窥探,结果众人眼见其中一员在落在房顶上的时候,只是从悬窗处向内窥探,脑袋还没露出来,便突然晕倒,接着骨碌碌从房顶上滚了下去。

    群雄看得大吃一惊,不明白是什么功夫这么悄无声息地就解决了一名同道,因为谁也没看到对方是如何出手,也没见到什么暗器飞出的模样,就连伤者身上也是一无伤口,看上去极度诡异。

    群雄吓得心里凉了半截,却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倒霉的独行盗是在手扶悬窗的时候,被归鳖生暗插在窗框内侧的倒针刺到,速效蒙汗药发挥作用,当即晕倒的。

    谁都不会想到名门大派的昆吾派会使用蒙汗药这类的下三滥手段,所以所有人都是在猜测小院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埋伏,用的是什么绝密的武功,却没有一人往蒙汗药这方面去想。

    这骨碌碌的一阵大响,无疑等于给了叶清玄等人拉响了警钟,也许以前还藏着掖着,到了现在,便全都掀在台面上,一翻两瞪眼。

    “杀,先到先得!”

    哗啦一下,数十武林豪杰分成三股势力,从三个方向杀进了独门小院之中。

    从正面冲过去的十几名高手,面对的是一个身材雄健的黄发大汉,手中一柄青龙偃月刀,说不出的威风凛凛,说不出的杀气腾腾。

    人群冲过去,距离不过丈余距离,人影飞腾而上,地面、空中双相夹攻,众人眼前只是黄光乍现,两轮黄色刀气勃然扩散,上下两道刀气荡过十余名高手身体,这批人中不过两名先天高手,护身罡气稍显既破,身形定格在半空中和地面之上,刀气荡过这群高手,划过院墙和大门,再将外面厅柱和树木扫过十余根……

    时间在这一刹那定格,接着一阵晚风吹过,树木迎风而倒,厅柱倾覆,墙壁垮塌,大门断裂,而那十余名高手全部被一分为二,断为两截。

    群雄一时骇然,入目处,只有那黄发大汉昂然挺立,一手持刀杵地,一手轻捋长须,说不出的威风凛凛,说不出的杀气腾腾。(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