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5】借机揽势
    声音一出,叶清玄等人都是笑而不语,这仙龙洞方面人马一直在一旁冷眼观战,以期坐收渔利,现在终于轮到他们坐不住了。

    江水寒冷笑一声,朗声道:“这位仁兄口中所说的‘别人家的东西’,不知却是何物呢?”

    姚定盛等人的厢房中继续传出恼怒的声音道:“当然就是你手中的‘青铜八面鼓’喽,对了,还有司徒老鬼手中的‘青铜琉璃盏’,都是我敖家之物,理应送还主人才是,只有如此才能免却武林一场纷争。”

    天下群雄登时乱成一团,纷纷喝骂不止。

    江水寒哈哈一笑,道:“这位想当然是仙龙洞的人物了吧?不知如何称呼?”

    “在下敖光钦,乃龙神嫡系子孙,这‘青铜龙塔’乃先祖建立之物,一应物品,皆属于我敖家所有!”

    江水寒冷哧一声,道:“敖兄怕是糊涂了吧?这‘青铜龙塔’乃是龙神敖烈抢劫天下各大门派所得之物,原本就是属于天下之人,龙神归天,天龙王朝二世而亡便是报应,若照千年前的恩怨算来,你们敖家根本就是整个武林共同的敌人,是人人喊打喊杀的恶贼。一群苟且偷生之辈,不好好缩起脑袋做人,还敢大庭广众之下讨要赃物,恬不知耻!”

    “你……”

    厢房内的人物顿时语塞,四周各方豪杰轰然叫好,赞同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江水寒冷然笑道:“若是尔等贼心不死,不妨下场挑战,若是取胜。此物自然归于尔等,何必在此多嘴多舌的惹人讨厌!”

    “好,老夫便站在擂台上挑战一番,看看哪个不怕死的敢与我仙龙洞弟子较量高下!”

    一声暴喝之后,一道灰色的人影倏然闪动。落地之后,众人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身高不过六尺,但身形异常结实雄壮的大汉,整个人的肌肉横向发展,几乎都看不到脖子的存在,脸上还是个独眼。左眼罩着黑罩,仅剩的右眼凶光闪耀,怒瞪着二楼厢房上的江水寒。

    此人一落地,瞥了不远处的冉三雄一眼,傲然道:“来人自己滚下去吧。免得老夫费力,以后记得,莫要贪恋他人的财物才是!”

    冉三雄勃然大怒,骂道:“放你娘的屁,你个水蛇王朝的余孽,老子怕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看你还敢跟老子装蛋!”

    大朴刀“呼”地一下。照着那敖光钦的头顶便劈了下来。

    敖光钦赤手空拳,猛地捣去,拳刀空中交击到了一处。砰然声响,冉三雄倏然震退三步,而敖光钦也是上身微晃,面露惊讶之色,道:“北地野种还有点力气,可惜计止于此了!”

    “少废话。纳命来!”

    冉三雄挥舞大刀,凶悍绝伦地再次扑了上来。

    敖光钦护体神功练到极处。这一双拳头已经如同兵器一般随意施展,亦是怒喝一声。迎了上去,二人转瞬间便战在了一处。

    仙龙洞一方势力掌握五把入门宝剑,万事俱备,只欠地图,眼见“青铜八面鼓”和“青铜琉璃盏”这最后的两件重要事物都在眼前,岂容放过?焦急万分之下,明知道是叶清玄等人设下的局,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闯一闯了。

    见到场下争夺“青铜八面鼓”的战斗打响,江水寒冷笑一声,转身便回了厢房。

    皇甫泰明看着外面,笑道:“这一次,该着仙龙洞的人物着急了……”

    几人谈笑风生,丝毫不为外面的紧张气氛所影响,江水寒刚刚坐定,外面便传来的敲门声,却是司徒凌威再度来访。

    众人一打眼色,便知道这位老人是为了“青铜龙塔”的事情而来。

    除了魏无疚和许灵空二人身份超然,静坐不动外,其余人等立即起身相迎。

    司徒凌威一进门,左右却看不见叶清玄,焦虑问道:“叶小友何在?”

    江水寒当即越众而出,冲着众人暗自摆了摆手,表示独自招呼,众兄弟一见,顿时心中有数,只怕这个老八脑袋里又有了什么主意,安排什么后手了。

    江水寒拉着司徒凌威入座,笑道:“家兄正在运功调息,司徒前辈有什么话与我们兄弟说也是一样……”

    “这……”司徒凌威眉目一皱,却是有些不好开口。

    江水寒淡淡一笑,道:“司徒前辈可是为了‘青铜龙塔’遗宝而来?”

    “说是,也不是……”

    “司徒前辈是不是觉得拿着‘青铜琉璃盏’这块烫手山芋,现在外有强敌环绕,内有八大世家掣肘,司徒家里外不是人,危机重重,进退维谷,是与不是……”

    “呃,这个……”司徒凌威额头有些冒汗,现在他的确是有这个担心,虽然司徒家内部传来的消息,是让自己抓牢“青铜琉璃盏”,此时包括黑老之外,又派来了三位长老,四人护送“青铜琉璃盏”已经返回了司徒世家,但现在明面上包括一直以来关系最好的南宫世家在内,联合了东方、崔氏和李氏三家,八大世家已占其四,对司徒世家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现在这四大家族还只是在表面上对司徒世家施压,若是对抗再深一步,相互之间的商业往来一断,司徒世家的损失极其巨大,超过六成的收入就将灰飞烟灭。

    这个代价即便是司徒世家实际掌权的东方曼晴,也是承受不起的。

    江水寒继续淡然说道:“现在司徒前辈见到我们手中竟然有‘青铜八面鼓’,而之前又向您借过‘青铜琉璃盏’,江湖传言二者合一可知‘青铜龙塔’确切位置,所以认为我们已经得到了‘青铜龙塔’的地图,方才舍得手中的‘青铜八面鼓’拿出来摆擂,是与不是?”

    “这……”

    司徒凌威被江水寒猜中心思,一时颇为不自在。

    江水寒并未就此打住,继续道:“司徒前辈此番前来,是想找家兄商议一下,看看如何让司徒世家避免这场灾祸,看着别人为了这两件宝物打得头破血流,而最好司徒世家还能与我等共享‘青铜龙塔’的确切地图,两全其美,是与不是……”

    司徒凌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勉强道:“只想为司徒世家摆脱麻烦,并未贪恋‘青铜龙塔’之内的遗宝……”

    江水寒叹息一声,道:“我相信司徒前辈是如此想法,但只怕司徒世家的家主却没有这么想过……他们要死攥着‘青铜琉璃盏’不放,欲与仙龙洞和八大世家的其他家族斗个头破血流,司徒前辈就算极力挽回,恐怕也不得施展吧?弄不好外人没说什么,司徒世家内部便会找你的麻烦……毕竟,这个司徒世家乃是那个姓东方的女人在主事啊!”

    江水寒一句话,正戳在司徒凌威心中的最痛处。

    堂堂八大世家之一的司徒世家,竟然被一个外姓女子掌握在了手中,对内只是宠信自己的两个儿子和嫡系子孙,对其他旁支的司徒子弟却是百般打压、处处刁难,而且这个女人独断专行,行事往往不计后果,此次得到“青铜琉璃盏”之后,便是想独吞独食,对外坚决否认得到“青铜琉璃盏”,弄得八大世家内部激斗不堪。

    眼前南宫、东方、崔氏、李氏四大家族的直接对抗,便是东方曼晴与司徒凌昊这对母子搞出来的后果。

    偏偏惹事的不出来善后,却让自己这个旁支弟子出来顶缸,所作所为真是令人心寒。

    司徒凌威虽然心痛,但在外人面前,还是不想将本家内斗之事掀出来,毕竟既然他司徒凌威在外面代表司徒世家在讲话,就不得不为世家的利益考虑。

    “小友对司徒世家倒是有些了解,不过司徒家内部的事务自有司徒家自己人来解决,不牢外人挂念,也不容外人插手!”

    “在下当然没有插手司徒世家内部事务的打算。不过是想跟司徒前辈说一声,合作可以有,地图可以共享,甚至收益也可以共享……这些东西现在就可以答应司徒前辈,但请您记住,这次合作,我们是与真正的司徒世家进行的,而不是挂着司徒世家的门面,内里却早已姓了东方的那个门户……”

    司徒凌威颤抖着声音,问道:“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江水寒笑道:“司徒世家家大业大,子孙无数,又并非只有司徒凌昊和司徒凌卓才是司徒氏的子孙,凭什么只能让他们这些姓东方的外甥们掌权?司徒前辈若是振臂一呼,只怕那些旁支子弟定然会群起响应,东方曼晴手底下有几许实力,哪里抵得上司徒世家各系支脉同仇敌忾,换个家主乃是常事,如若不然,不妨分家如何?”

    “分家?决不能分家,分家之后,司徒世家必然荡然无存。”司徒凌威急道,“况且老夫也没那个号召力,什么振臂一呼,群起响应?小兄弟,高估老夫了……”

    为司徒世家摆脱危机就在眼前,司徒凌威也顾不上对方再次把言辞放回了司徒世家之内了。

    江水寒“哦”了一声,淡然道:“前辈可以当个跑腿的召集人,推举的家主不妨另选他人……”

    “谁?”

    “司徒凌峰这个名字怎么样?”

    司徒凌威咯噔一下,坐回了座位上,双目瞪直,神情极度激动,追问道:“怎么?大哥要回家了么?”(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