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4】龙塔要物
    “师伯说得极是。”叶清玄点头承认,辛冬青死在归鳖生手里虽然是个意外,但也是必然,要不是辛冬青突施奇招,在叶清玄手中逃脱,凭着他下手毒伤如花,又挑拨自己与白道动手争夺解药的事情,他下手也不会留情。

    归鳖生打死差点逃跑的辛冬青,却是有功,并无过错。

    “三圣岛的事情不妨先放在一边,现在还是极力对付眼前的局面吧。”魏无疚呵呵一笑,出言说道,“日后若是有三圣岛的人物找麻烦,魏某不才,愿助一臂之力。”

    “哦,如此多谢魏大侠仗义出手。”许灵空稽首道。

    “都是一家人,许道友不必客气。”魏无疚挥了挥手,态度豪爽。

    叶清玄心中一宽,这一次是自己又给师门添了麻烦,心中总是过意不去,有魏无疚这样高手承诺帮忙,心中却是宽慰不少,正待说话,突然胸口膻中穴猛地一震,一股无可匹敌的罡气疯狂涨出,整个人陡然觉得身体涨大了一圈,脸色一热,差点晕厥。

    叶清玄身子一晃荡,周围众人都是一惊,七手八脚地扑了过来,许灵空和魏无疚各执着叶清玄一只手,一番窥探,都是一愣。

    魏无疚道:“叶老弟好强的罡气,都快涨破经脉了!”

    许灵空奇道:“看样子就像是个先天高手一股脑的把内力挤到了你体内一般,叶子,你赶快将多余罡气导引归入丹田,不然经络主脉尚且能够承受。却只怕余脉受损,影响你的潜力。”

    叶清玄涨的满脸通红,他自然之道,这一股罡气是辛冬青最后那一下子挤过来的三成内力被炼化的结果,自己还是低估了那老小子罡气的容量。差点把自己撑死,众人大多不知原委,自然希望他能够自己平息内气的鼓胀。

    叶清玄摇了摇头,道:“我会,可以把内力转给旁人!”

    许灵空一摆手,道:“切莫如此。叶子。不是我不让众人得益,而是我们此时面对的敌人不同。若是敌人是魔门妖孽,生死大战之际,力量越是平均,大家团结一致。生存几率越大,但现在我们的麻烦是在比武擂台上,不是群战、混战,所以个人战力便极端重要,我们的顶尖战力越强悍,敌人便越忌讳。这个时候你不但不能分散罡气,甚至有必要,我们都可以提供一份罡气。让你突破归虚……”

    许灵空一句话,说得叶清玄似有所悟,沉默不语。抬眼看去,正看到知道叶清玄底细的江水寒亦是向他点头,表示同意。

    叶清玄心中默许,不过也暗自警戒自己,以吸收他人内力增长自家功力,无论其是玄门功法。还是魔门功法,都不会为世人所接受。其原因倒非这门功法有多么损人利己、为人诟病,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世人对这门神功的恐惧。

    此时此地。能够吸干辛冬青,并将其击毙,应该已经是事情的极限了,无论如何都不适合大庭广众之下、毫无顾忌的使用,万一被人冠以邪功的名头,只怕整个昆吾派都无法在白道中立足。

    叶清玄心有所悟,立即沉下心思在如花和广戒身边坐下运转内息。

    众人在魏无疚和许灵空的指挥下,研究下一步面对挑战时,该派何人出场,输赢并不重要,主要是不要受伤,不要让整体实力受损,因为接下去之后,就算他们能够平安离开徐州城,必然会有其他以生死相争的势力出面攻击,到时若是自己一方实力受损严重,只怕面对攻击会更加难以应对。

    正在众人热议的时候,场子外面果然有人大声吵嚷了起来,只听一个粗豪的声音喝道:“喂,姓叶的那一伙人出来答话,冉老子有话要问你们!”

    来者语气不善,想来必是挑战的人物。

    皇甫泰明瞄了一眼,淡淡说道:“冉三雄,北方三州十八郡绿林总会中挂名的人物,人称‘’。先天高手,无门无派,曹胜请来的人物大多有头有脸,这位是黑道绿林的朋友,所谓的‘北方三州十八郡绿林总会’也不过是个松散的组织,应该是个人势力,不是曹胜一伙的……”

    “那就是冲着‘青铜龙塔’来的喽……”

    江水寒深吸一口气,道:“七哥不出面,这台面上的人物就有四哥答话,而这绿林中的好汉,便由小弟对付一二。”

    众人齐齐点头。

    江水寒所在的大江盟,主要的买卖便是水运,现在随着生意越做越大,陆路上面也有货运,一来二往,这水路两地的绿林好汉,也打了不少的交道。

    做生意要做的安稳,除了要有强大的实力,最重要的就是这黑白两道都要吃得开,做生意和气发财,不然想要光靠实力硬拼,杀出一条血路那是战场,不是商场。

    江水寒接触过一批绿林人物,知道这些人都是你敬他一尺,他也敬你三分的人物,别想着占便宜,但却不能不给面子,否则买卖宁可不做,动手拼命也要把面子撑住。

    皇甫泰明毕竟是官场上的人物,又是个亲王,这些绿林人物,能不接触就尽量不必接触,此时台下人物一叫嚣,江水寒立即主动请缨,慨然面对。

    没料到江水寒出言之后,旁边的归鳖生反倒是嘿嘿一笑,说道:“老叔慢着,让大侄子陪你去!”

    江水寒一愣,问道:“不必了吧,这个人我能应付!”

    归鳖生嘿嘿一笑,道:“嘿嘿,老叔啊,不瞒您说,这个冉三雄我认识他,当年我在燕州落草的时候,给他一起搂草打过兔子,大家都是绿林总会的人物,有些交情。这货是个二愣子。仗着武功不弱,什么镖都敢劫,当年差点被清理出北方绿林总会,要不是曾经救过三会主‘遮天大鹏’卜天志的命,脑袋早就没了。这次挺好。他乡遇故知,要是他跟咱们犯劲儿,我帮你劝劝他,要是劝不了,咱们再出手收拾他,你看怎么样?”

    众人一听。哎,主意不错,能少一个敌人,便是一个,不必多树敌。

    商议之后。台上的冉三雄已经又喊了一通,恼火自己竟然没人搭理,大怒道:“喂,上边有喘气的没有,冉爷火急火燎的从冀州赶来,就是要把事情问个明白,你们再没人答话,老子可要开骂啦!”

    “别骂。别骂,冉大哥,哈哈。好久不见啊,还记得小弟么?”

    归鳖生一声招呼,从厢房里面窜了出来。

    在其身后,江水寒缓步出房。

    江水寒内里一袭纯白武士长衫,外罩暗红色无袖长袍,头发随随便便束在脑后。五官俊秀处胜却美人,唇红齿白的英俊模样一出厢房。便引来众人的惊呼赞叹声。

    那冉三雄惊诧地看了江水寒一眼,接着定睛看在归鳖生的脸上。又是一惊,道:“是你这个龟儿子,他奶奶的,当年你欠我三千两的银子便跑得无影无踪,现在你狗日的还敢现身?”

    青鸾阁内群雄哄堂大笑。

    归鳖生也不害臊,哈哈一笑,道:“兄弟多谢冉大哥当年照拂之恩,那时兄弟不也是没办法嘛,现在兄弟混得不错,这银子加倍奉还。”

    “不必!姓冉的万里迢迢赶到此处,也听闻你小子卖给了昆吾派,今个兄弟刚到此地,就想问个事情……”

    “冉大哥请问!”

    “听闻知晓‘青铜龙塔’所在的东西在你们手上,此言可是非虚?”

    “不错,我们手上是有这么个玩意儿!”

    冉三雄哈哈一笑,道:“成了,银子不用还了,你把那东西交给我吧!”

    青鸾阁内群雄登时大乱。

    这里不少人都是冲着这玩意来的,只不过之前叶清玄等人与曹胜一方争胜,所以众人都是压下了冲动之情,此时被人针对这件事务发难,立即惹得群情激奋,纷纷叫嚷不停。

    归鳖生嘿嘿一笑,道:“冉兄此来只是为了此物?”

    “正是!”

    “可是奉了北方三州十八郡绿林总会的命令而来?”

    “我自己来的,不行吗?”

    “行,怎么不行……只不过兄弟在这身微言轻,说不上话,主事的是我干爹和他的几个兄弟,冉兄要是想要这物件,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咱们兄弟打打杀杀的多难看,兄弟给你直条明路怎么样?”

    冉三雄眼珠子一瞪,问道:“什么路?”

    归鳖生哈哈一笑,道:“干脆你也跪地上磕三个响头,跟我一块拜干爹得了,说不定我干爹一高兴,就把东西送给你了!”

    青鸾阁内顿时一片哄笑之声。

    “放屁!”冉三雄大怒,从背后解下一把大刀,又抽出一根粗棍,两头一接,立即成了一把大朴刀,怒骂道:“姓归的,你个没脸没皮的东西,你家冉爷能跟你一般不要脸,少废话,东西交出来,不然爷爷跟你们没完!”

    归鳖生叹息道:“冉大哥切莫动气,我这也是为了你好!”

    “好个屁,再说话,我一刀先劈了你!”

    归鳖生一撇嘴,道:“人要作死,真是拦也拦不住!好吧,我不劝你了,你站那等着人来杀吧……”

    旁边的江水寒一看,这事无法善了,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冉兄不必焦急,此物便在此处!”

    说完当着群雄的面,从怀中掏出一块八卦形状的铜鼓来,四周一示意,感受四周射来的贪婪目光,接着把东西往身前的栏杆上一拍,“啪”的一声,整个镶在了木头中,昂声道:“东西便在此处,我们兄弟有幸得之,深感围绕此物江湖上必然一番腥风血雨,为免除此番灾祸,愿意借助此地,设下一擂,与章丘前辈的三把神兵一道,奖励给最终获胜之人。哪位兄弟觉得身手该得此物的,不妨挑战一番,若是没人敢上场,这东西便是他的了……”

    青鸾阁内又是一阵嗡嗡直响的议论声。

    归鳖生一愣,道:“哎我说老叔啊,怎么这东西咱们不要了啊?”

    “啊,不要了……”

    “那你早说啊,我不就省下力气,不跟他废那一番口舌了。”

    “你不是他乡遇故知,想要跟人家叙叙旧么?怎么现在还怪起我来了……”

    “他乡遇故知是叙旧,他乡遇债主是倒霉。虽知道这么多年,他记性还是这么好,我都忘了的事,他竟然还记得一清二楚……”

    江水寒无奈道:“你小子缺德事到底干了多少啊,这种事竟然都记不住了……”

    归鳖生正要答话的时候,外间一侧厢房中传出声音道:“诸子可恶,拿着别人家的东西设擂,未免有些不当了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