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应对自如
    归鳖生这一棍子下去,仿佛便似捅了马蜂窝一般,整个青鸾阁都乱成了一团。

    曹胜那一帮来助拳的江湖豪客们顿时就乱了,一个个撩衣衫、甩大氅,拔出刀剑呼啦一下就冲了下来,当场就把叶清玄给围住了。

    这已经是比武以来第二次激得曹胜一方的群雄下场了,上一次是如花和尚不顾劝阻,活劈了“双锤将”秦文恭,但那次是秦文恭背弃比武约定在前,所以尽管如花和尚杀了他,也没有激得双方火并。

    但这一次不同,辛冬青是在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被归鳖生一棍子砸碎了脑袋,这个性质完全不一样,登时惹起这群人的极力不满,喊打喊杀地便冲了下来。

    叶清玄这一次被人围住,纹丝未动,冷眼看着群雄在眼前嘶吼,却知道这群人是干咋呼,却不敢上前动手。

    看玩笑,刚才叶清玄的功夫是他们看在眼里的,那剑法神出鬼没,都不用眼睛看着,随手一剑,便能达到心意想到的位置,剑随心动,这份剑法上的功力不是他们能够比拟的,更不是他们这群人敢挑战的。

    之前围困如花时还想出手杀人的金卓宁、顾平东和庞嵩成三人,此时面对叶清玄,却是没了这份一拥而上便能轻易取人性命的信心。

    “让开,让开!”

    呜呜渣渣的人声一起,人群自动分开两侧,曹胜、章丘太炎和嬴惠英,三人并肩走了上来。

    叶清玄打眼一看,这三位脸色不善。都是铁青着一张脸,怒瞪着他,但是三人眼底处还有一重看好戏一般的戏谑之情,却也被叶清玄看得清清楚楚。

    曹胜三人心中清楚明白,叶清玄杀了三圣岛的人。这件事虽然他们也脱不了干系,但叶清玄一方因此彻底开罪了“三圣岛”却是不争的事实。未来“三圣岛”前来问罪,他们顶多是小责,而叶清玄却绝对是大过,得罪了“三圣岛”便是昆吾派也护不住叶清玄。

    曹胜盯着叶清玄哼哼一声冷笑,沉声喝问:“叶小友。你当众纵徒行凶,这分罪名应该承担了吧?把凶手交出来!”

    “对,交出来!”

    “交出凶手,让我们把他碎尸万段!”

    “杀了凶手,杀了凶手!”

    叶清玄哈哈一笑。朗然道:“诸位,弄错了吧?我这个干儿子出手杀人,乃是奉了我的旨意。场内比武,伤亡在所难免。辛冬青老鬼为人歹毒,毒伤我家兄长,又不自量力,妄图毒伤在下,可惜实力不济。被叶某取胜,见其形容恶心猥琐,杀了他也是脏手。但下毒之仇不得不报,特命吾子代劳,有何不可?”

    “强词夺理!”嬴惠英怒喝一声,说道:“辛冬青武功绝伦,若非尔等趁其不备,偷袭得胜。如何能够取胜?众目睽睽之下,做了如此丑事。还百般狡辩,委实可恶!”

    “哦?”叶清玄眉毛一挑。嗤笑一声,道:“这么说来,嬴女侠是认为在下不能赢过辛冬青,而是用了诡计取胜喽?哼哼,叶某直言,普天之下,被在下抓住还能逃脱的,世无一人,辛冬青毒功再厉害,在叶某眼中也是个屁!嬴女侠如此看轻叶某功法,不如让咱们对一掌试试如何?”

    叶清玄说完便伸出左掌迎了上去,嬴惠英顿时骇然,下意识地倏然一退,刚刚虽然嘴上说叶清玄是投机取胜,但对他手上的功夫实在太过畏惧,辛冬青那样的毒功都不能胜过分毫,还被人擒住身子挣脱不得,那都是众人历历在目的事情,嬴惠英再愚蠢,也不敢轻易尝试。

    可惜辛冬青身死,群雄虽然好奇叶清玄如何制住的辛冬青,却已经是没有人来为他们答疑解惑了。

    曹胜冷言道:“叶兄切莫强辩,难道以为我等全都是瞎子不成,仅凭你花言巧语,便能掩盖真相?荒谬!”

    曹胜身后众人顿时起哄,乱哄哄地直斥叶清玄违背比武规矩,有违江湖道义,立即交出凶手,严惩不贷。

    叶清玄哈哈一笑,狂声喝道:“尔等以为一己之言便代表了武林吗?”接着双手一振,指向四周,大声喝道:“这里所有的兄弟,才能代表武林,才能代表道义,大家共同来评评理,那辛冬青毒伤我兄弟,毒伤广戒大师,更是滥杀无辜,毒杀无辜仆役,此等恶人该不该杀,叶某人命人将其杀之有何不可?怎么就违反了江湖道义?什么时候,江湖道义是向着此等恶人说话的?”

    叶清玄一声怒吼,青鸾阁内顿时群情汹涌,赞同声吼得震天响。

    “对,说得对,我们才能代表武林,绝不是曹家一群人能够代表的!”

    “说得好,那种恶人就该杀了,杀得太好了!”

    “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死了就是死了,有什么好说的!”

    “有本事上台比武,再来报仇!”

    ……

    这四周群雄,大部分都是看热闹、等着捡便宜的好事之徒,本身又都是闲散武者,与那大门大派的势力本就看不对眼,分外看不起曹胜等人盛气凌人的态度,对叶清玄等人又有着同情弱者的心理作祟,再加上归鳖生委实讨喜,出场片刻,便人气爆棚,偷漏杀了绝世高手辛冬青,更是让人大吃一惊之余,感到万分的好笑,都是不忍他因此遇害。

    几方条件相加之后,叶清玄振臂一呼,顿时群起响应,纷纷赞同叶清玄的行径。

    曹胜等人顿时成了众矢之的,喝倒彩和叫骂的声音铺天盖地一般地涌了下来,他们一行人个个顿时脸色铁青,气得火冒三丈。

    曹胜心中大骂不已,但此时若是坚持在这个问题上咬住不放,无异于惹了众怒,虽然不惧这些乌合之众,但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声,经这些人一传递之后,必然一落千丈,成为武林人士奚落的笑柄。

    叶清玄通过“青铜八面鼓”引来的江湖草莽,终于发挥了他们苍蝇一般不咬人膈应人的作用,虽然用不到这些人下场帮忙,但凭借这群乌合之众的人数,迅速将这个青鸾阁从曹胜的主场,变成了自己的主场。

    曹胜等人即便准备在充分,但众目睽睽之下,再也没有独挡一面、说一不二的话语权了。

    低声与章丘太炎和嬴惠英一商量,反正日后有“三圣岛”的人会找叶清玄的麻烦,自己等人没必要替“三圣岛”强出头,就算出头了人家也不会领情,这件事不如就此作罢,继续比武。

    比武台上丢掉的脸面,还是要在比武台上夺回来。

    曹胜脸色阴沉,沉声说道:“叶兄弟好人缘啊,竟然得到群雄如此响应。也罢,既然如此,此时便当叶小友胜过此场,不过曹某在此声明,场上比武,动手之人必须都是场上的武者,外人如果再插手其中,便算是违规,轻了剁手,重了赔命!叶小友,听明白了么?”

    叶清玄占了大便宜,自然不会反对,笑呵呵地点了点头。

    曹胜等人一散开,叶清玄立即返身回了自己的厢房。厢房内众人围着归鳖生,正都翘着大拇哥赞他聪明,竟然把辛冬青给激得下了场,不但丢了性命,又给大和尚他们报了中毒之仇。

    归鳖生满脸小油汗,大嘴叉子都咧到耳朵根子了,在那里白话道:“那你们看呢?我是谁?嘿嘿,辛冬青那老小子一撅腚,我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激他下场是轻而易举……几位大爷、老叔,你们就说吧,看谁不顺眼,想要教训的,都告诉大侄儿,我站那一骂,保准他们排着队地下来让你们揍!”

    众人哄笑之时,叶清玄回来正看到归鳖生还在那吹牛皮,气得上去就是一爆栗,骂道:“你个惹祸的东西,还有脸吹牛?你干老子我差点让人围着剁喽,都是你惹得事端!”

    归鳖生脑袋上立即现出一个大包,捂着脑袋求饶道:“哎呀,爹啊,您别动手,我这不是知道您老的本事么?曹胜那老鬼那里是干爹的对手,就算人多势众也照样不敢动您老一根手指头。辛冬青那老小子死有余辜,我要不给他一棍子,他就能逃得一命,日后指不定怎么报复我们呢,还不如斩草除根,将他直接杀了干脆!”

    叶清玄叹息一声,道:“斩草除根个屁,这一次我们算是得罪了‘三圣岛’了,日后少不了的麻烦?”

    众人想到此点,顿时都是眉头紧锁,暗叹不已。

    偏偏归鳖生那个夯货,还在叫嚣道:“‘三圣岛’?哪的门派,我都没听说过,干爹莫愁,等日后干儿子我亲自上岛,一把火烧了他们的房子,给大伙出气!”

    众人唉声叹气,真是被这混蛋给打败了。

    反倒是许灵空笑着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叶子不必担心,辛冬青出手伤害如花,而如花出重手当众打晕了他。这仇怨便算是结了下来,以辛冬青的性格,日后也是个不得善了的结果,与其等他上门害人,还不如就此绝了后患,就算因此得罪了‘三圣岛’,那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我们多加心思防范便是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