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送你归西
    辛冬青的招法极快,围着叶清玄滴溜溜乱转,身影连成了一片,仿佛叶清玄身上盛开了一朵血色的莲花。

    血色掌影如雨般瓢泼而下,叶清玄却是不慌不忙,身上剑影重重,宛如一只刺猬,每一剑都准确地击穿飞来的掌影,嘴角处一丝淡淡的笑意让辛冬青愈加憎恶,可惜无论他如何加快攻击,狂轰滥炸,依然突破不了叶清玄淡淡挥来的一剑。

    辛冬青恶向胆边生,心中暗道:自己若是攻不到叶清玄身前分毫,自己掌力即便在毒,也是发挥不了丝毫的用处,看这样子只有出其不意,让这小子吃上一惊,然后趁其不备,贴近身前,方能取胜。

    想到此处,“飞天灵魔”辛冬青心底立时有了算计,双掌连挥的空挡之际,突然探手入怀,猛地掏出之前洞穿如花禅杖的神兵利器,一截木头锥子一般的器物,倏然击向叶清玄迎来的碧落剑。

    叮——

    一声轻响,外带火花四溅。

    叶清玄手中宝剑一碰到对方的器物之时便觉得不好,仓皇收剑之下,依然被对方磕着了一下,登时剑身上被磕出一个米粒大小的豁口,这还是叶清玄收招及时,否则接触的剑身都会被那物磕得粉碎。

    便是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辛冬青哈哈一声怪笑,身形倏然进击,登时到了叶清玄身前,手中那锥子朝着叶清玄胸口猛地搠来,另一手奔着叶清玄面门便抓了过来。

    叶清玄长剑一抖,蛇一般地缠绕而上,牢牢锁住了辛冬青持着怪锥的右手。而左手递上前来,硬接住辛冬青平劈头盖脸的一掌!

    哗——

    四周群雄惊呼出声,想不到叶清玄防御到了最后,还是被辛冬青接近到了身前,这一下只怕是没有好结果了。

    曹胜等人都是兴奋莫名地站立起身。隐藏不住的笑意浮现脸上。

    姚定盛更是冲出厢房,站在栏杆位置猛地一锤手,大声叫好。

    在天下群雄眼中,谁要是中了辛冬青的毒掌,那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必败无疑,那掌上的热毒可以焚烧罡气。让人体感染剧毒,如今仅余的一枚解药已经用掉,叶清玄中掌之后,绝对是必死无疑。

    而叶清玄死在“三圣岛”高手的手里,无疑是更好的结果。以昆吾派的实力,岂敢捻三圣岛的虎须?只能吞下这个苦果。

    但事情接下来的变化却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叶清玄举掌迎击,包括辛冬青在内的所有江湖豪杰,都以为叶清玄是死定的了,却没想到在双掌接触的瞬间,叶清玄掌上白色荧光一冒,牢牢地护住了手掌。双方掌力一接触,立即锁在一起,辛冬青狂催罡气。左手上火光直冒,犹如烈焰,但叶清玄掌上的白光却是洁白依旧,没有被烧掉一丝半点!

    “不好,是!?”章丘太炎突然一拍脑门,骇然出声。

    曹胜窟通一声坐回了座椅中。脸上的汗水刷地一下便冒了出来。

    嬴惠英失魂落魄,喃喃不已。

    他们所有人这个时候方才醒悟了一般地想到。那门与佛门并称世上两大破魔神功的了。

    这门昆吾派的道家神功,本身是稀有的系罡气。号称“能克一切邪,能断一切法,能驱一切毒”。

    叶清玄用这门系罡气包裹住手掌,与辛冬青的交击到一处,轻松地将对方的剧毒掌力阻隔在外,不能侵入叶清玄身体分毫,任凭辛冬青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狂催真气,也不能炼化叶清玄的罡气分毫,反倒真气催逼过力,整个人的脑袋上冒出一层白毛汗。

    辛冬青一见毒功无效,身心剧震之下也不死心,正要抽掌回来,靠自身的功力震死叶清玄,没想到一使劲,手掌非但没有抽回来,自身的内力反倒如同决堤的江河一般,向外倾泻而出,同时半边身子软弱无力,差点堆缩在擂台之上。

    啊呀,不好!是!?

    辛冬青哪里知道世上还有的存在,一见真气外泄,立即以为是这门阴损的魔门邪功,脸上惊骇之色让他的五官都有些扭曲变型,嘴里却已是叫不出一句话来,感受着体内真气片刻流失一成左右,仅靠着还未瘫软的右半身,脚下猛地一顿,想要挣脱出叶清玄的束缚,却只是让两人地面上打了几个旋,叶清玄趁着辛冬青粗心大意,抓住了这个老猴子,岂能轻易放过了对方。

    在全场群雄眼中,两人自从双掌接在了一起,便以为叶清玄必死无疑,双方之间的挣脱,自然还以为是叶清玄在努力摆脱辛冬青的束缚,同时为叶清玄能支持这么久的时间不中毒,都是翘着大拇指的赞扬,但谁也没想到,此时后悔不迭的人物,正是众人眼中占了上风的辛冬青。

    辛冬青几次挣扎欲脱,都不能得手,内力已经流失了四成左右。

    对于眼前这个对手,叶清玄也是大为的惊异,自从自己使用以来,向来的对手一遇到神功,都是浑身瘫软,立即束手就擒,用不着废这么大的功夫,却不想这辛冬青,内功修为方面自有高明之处,任凭自己全力吸取功力,也只是控制了半个身子,另外半个却一直极力挣扎,一刻不肯臣服。

    如此坚韧的内力,不知是他们辛氏兄弟自己的内功独特,还是“三圣岛”上自有高明的手段。

    而且辛冬青的内力之中饱含热毒,自己除了一力吸入之外,还要在掌心处团聚驱毒化煞。

    这样一来,无形中便增添了吸收辛冬青功力的速度。

    两人争执了一盏茶的时间,辛冬青满头大汗,内力已经丧失了六成,眼见内力消耗殆尽,自己行将就戮,辛冬青垂死挣扎之余,突生同归于尽之念,心下一狠,留下一成功力做后盾,将仅余的三成内力催逼着一团,顺着叶清玄的吸力,猛地往体外一逼!

    叶清玄便觉得突然之间一股巨力轰进经脉之内,便像是喝水之时被呛到的感觉一般无二,呼吸一时顿止,一时竟有头晕眼花的感觉袭来。

    叶清玄大叫一声,就觉得整个左手臂到膻中穴的经脉增涨欲裂,疼痛难忍,紧抓着辛冬青的双手顿时一松,身子向后一跃而去,踉跄数步,勉强站稳,胸中如中大锤,喉中一甜,吐出一口鲜血,那是肺中受了些震伤的后果。

    而辛冬青为了这挣脱的一击,从丹田到左手的经脉尽数崩裂,整个人倏然后抛,仰跌当场,但终是逃出了叶清玄的魔掌。

    辛冬青心中一喜,见自己便在擂台边缘,挣扎着便要逃下擂台,留住性命,没料到当空炸雷一样的一声大叫:“老王八,看归爷送你归西!”

    呼——

    半空中一团黑影袭来,辛冬青脸上惊怒之色当即定格,“砰”地一下,被当场打了个脑浆迸裂,那块绿壳子迸飞出去老远,掉在地上叮当直响,身子抽搐两下,当即不动。

    下手的不是别人,正是叶清玄的干儿子归鳖生。

    这小子被辛冬青追着打被叶清玄救下之后,并没有远去,就在擂台边上晃悠,心说要是干老儿情势不对,我再张嘴骂骂那个受不得激的辛冬青,气得他着急上火,这不就帮到干爹了么?

    所以归鳖生至始至终都没挪地方,抱着那根变了模样的麻花棍就在那转悠。

    没想到到了最后,辛冬青那老小子好死不死,挣脱了叶清玄的束缚之后,竟然就落在了他眼前不远,他一看这个机会不错啊,那老小子挣扎半天都没能爬起来,身子骨也软了,护身罡气也没了,就这副熊样,是个人都能上去踹两脚占占便宜,归老子跟他有深仇大恨,之前伤了我五大爷,还差点把我打死,这次岂能让你逃走!

    想到这里,这位爷真是绿林的出身,杀人念头一起,都不带犹豫的,上去一声暴喝,麻花棍一砸,直接就把那倒了大霉的辛冬青给砸死当场!

    这个场面一发生,青鸾阁内群雄都是哗然大惊,乱成了一团。连着叶清玄都是怔愕当场,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归鳖生杀了人还不忘搜身,上去稀里糊涂地一阵翻腾,搜刮出来一大堆的玩意儿,连着那块辛冬青绿脑袋壳一起用衣襟一兜,来了个大卷包。眼角一撇,看到辛冬青右手上青光一闪,有个锥子模样的东西死死攥在手里,眼珠子一转,上去就给抠了下来,把辛冬青的手指头都给掰断了好几根。

    入手一看,是个造型古拙,布满了铜绿的凿子,四棱的尖锥看似粗钝,但握在手中却让人分外有种可以将天下物全部凿穿的感觉。

    归鳖生知道这是个宝物,连着如花的大禅杖都给捅了个窟窿,心中喜欢,嘿嘿一笑,说道:“得嘞,正好归爷没个防身的玩意儿,从今往后,你便跟着归爷吧!”

    说完把东西往怀里一揣,夹着一衣襟的杂物便回了厢房。(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