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骂功无敌
    呼延云柱双臂一摆,如同两条虬龙一般,整个空间中都隐隐带着雷鸣,双臂一绞,刺来的漫天矛影都化为虚无,最后显露出原本的矛杆,被云柱双手一合,夹在了肋下。

    “松手!”曹征北顿时大惊,猛地向后一拽,没想到长矛被对方夹在肋下竟是纹丝不动,一股冷汗冒出,顿时湿透背心。

    呼延云柱主修,如今已经是第八重天的水平,突破先天指日可待,而常年在昆吾山寒潭之中闭关修炼,身体已经凝练无比,双臂之间光是靠着的极限力量便已经到了四万斤,而他的双臂更是被爆魔猿王的内核改造过,平添三万斤巨力,两下七万斤的强悍臂力,便是先天高手也难以企及,即便有先天真气的加持,也不见得在力气上大过呼延云柱。

    呼延云柱双臂缠住了曹征北的长矛,身后归鳖生一见有机可乘,呜呀一声,跃过呼延云柱的头顶,手中麻花棍照着曹征北的脑袋就砸了下来,“砸西瓜!”

    曹征北再次一夺长矛还是没有夺回来,眼见大棍“呼”地一声就下来了,他也没有考虑对方能不能砸破自己的护身罡气,心惊胆颤之下直接往后退了一步,让过头上的大棒,变成了单手拽着长矛的后端。

    谁料到归鳖生这小子的一棍子奔脑袋来的这一下子是个虚招,实际上他的目标是对方的脚面。

    当年许灵空老头闲聊的时候跟他说过,人体护身罡气,防御力最强的地方都在头顶和胸前,其他不少地方练武之人都没当回事。比如这脚面上。大部分习武之人都认为自己的步法不错,轻易能够躲开敌人对下三路的攻击,所以不会在这里特别修炼。而且脚面上的穴道比较少,护身罡气涌出的量本身就不足,自然防御力不高。

    归鳖生心底下记住了这一点。这一出手,看似奔着脑袋瓜子砸来,实际上他的目标就是曹征北的脚面子。

    麻花棍一招落空,归鳖生姿势不变,照着曹征北的脚面就砸了下来,“舂米面!”。

    曹征北一时没有防备。等发现对方的目标之后,啊呀一声,正要一缩脚,冷不防攥着长矛的手上传来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下意识一攥长矛。但力由地起,原本想要缩回来的脚登时便踏实了地面……

    归鳖生“哈哈”一声怪笑,百八十斤重的麻花棍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曹征北的大脚指头上!

    “啊——我靠!”

    曹征北一声怪叫,这回连长矛也不要了,抱起左腿,原地直蹦。再往他的脸上看,满脸通红。五官扭曲,鼻涕眼泪甩了一腮帮子,那个钻心的疼啊!

    百八十斤的麻花棍大力砸下来那得多大劲。曹征北就算护身罡气挡了一下,但大脚指头上除了皮就是骨头,就算穿着铁甲也怕砸啊!

    归鳖生这一损招奏效,他还得势不饶人,见到曹征北背转了身子,手中麻花棍倒着往上一捅。“捣菊花!”奔着曹征北的屁股就来了!

    这一下让人捣上还有个好?曹征北抱着脚丫子,单腿“蹬蹬蹬”往前蹦了数下。才算避让开来!

    曹征北这么一跑,归鳖生可牛气了。举着麻花棍,追着撵着,就奔着曹征北另一条好腿就过去了……心说,两条腿我都给你打折喽,看你往哪蹦!

    曹征北手忙脚乱,往后速退,单腿蹦速度太慢,只好左脚落地,翘着脚尖,跛着左腿,像只惊慌失措的鸭子似地,满场飞奔。

    归鳖生在后边,赶鸭子似地就追,手里的麻花棍带着股股恶风下落,噼里啪啦打得满地碎石四散迸飞。

    归鳖生一个后天无赖,追着一个先天高手满地跑,他还不解气,一边跑还一边骂:“小瘪犊子你别跑,跟你归爷爷犯浑,看我不打折你一条腿!”

    这场面极度滑稽,天下群雄笑得是完全喘不上气来了。

    旁边的曹征西见到弟弟受辱,实在不能不出手了,手中长矛一摆,倏然扑了过去,拦在了归鳖生和曹征北的中间。

    呼延云柱怕归鳖生吃亏,也是跃起落地,挡在了归鳖生身前。

    曹征西一振长矛,怒道:“混账!天下群雄面前,众目睽睽之下,比武台上是一对一的比武,你们昆吾派何以厚颜无耻到了这等地步,竟然以二敌一,算什么好汉!”

    “呀,呸!”呼延云柱身后冒起归鳖生的脑袋,呲牙咧嘴地回骂道:“我还以为你们姓曹的能有几个明白事理的人呢,原来都他奶奶的不是一群好鸟,你个先天境界的高手跟我们后天境界的庸手比武,还讲究一对一,这是什么公平?倚强凌弱在你们老曹家里也算是公平!?我呸,我呸呸,上梁不正下梁歪,让你们家大人出来,让曹胜出来,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只要他敢认我们是人多欺负人少,归爷贱命一条,就在这跟你一对一的干!你敢吗?曹胜敢吗?曹胜!你个臭不要脸的,你给我滚出来,你来给江湖定个规矩,说说先天对付后天,后天还得一对一的才算公平!你们曹家有没有刚出生的小崽子,有没有不会走路的小娃娃,让他也下场,我姓归的也挑战挑战,既然先天对阵后天都要一对一,那我欺负个不会武的小孩,一对一的是不是也很公平!”

    四周数万人群大声起哄,哄抬曹胜出面来解释清楚,气浪滔天,大半不是为了什么江湖义气,全都是没事闲的在那里瞎起哄,这就叫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而曹胜请来的一群高手,全都低头垂脑,不愿出言相助。

    开玩笑,台上那个臭流氓一看就是耍嘴皮子的高手,自己出场没帮得了别人。弄不好就会惹得自己一身的骚。

    那个一身大花布衫的大汉,嘴也太损了,这里都是普天下少有的武林高手,动手能行,动嘴全都歇菜。眼看着归鳖生在那里耀武扬威,偏偏没有一个敢还嘴了。

    厢房中的曹胜,一张老脸气得都抽抽了,就感觉胸口里边有团火,怎么都撒不出来,顶在咽喉处。是上不去,下不来,心中暗骂:曹征西、曹征北这两个笨蛋,我曹家怎么就生出这么两个丢人现眼的玩意,还让那祸害骂什么骂。上去打啊,堵住那张臭嘴是要紧!

    曹胜那是什么身份,岂能跟一个臭流氓当街叫骂,气得没法,只能寄希望于场内的侄儿替他出气,同时他心中暗道:叶清玄啊叶清玄,你小子简直太tmd的不是东西了,哪里找来的这么个混账玩意儿。还收了当干儿子,满嘴的啰嗦,比街头的泼妇还泼妇啊。这是逼着老夫犯浑啊……

    他哪里知道,这归鳖生小时候什么没干过?坑蒙拐骗偷占全。

    小时候站着骂街,从东城骂到西城,远近闻名的混老娘们都躲得远远的,那骂功向来都是“认了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后来仗着体格大。进过青楼当过护院,跟老鸨子对骂争工钱。替婊子骂嫖客,那都不是一回两回。那青楼中向来是个天南地北,鱼龙混杂的地方,归鳖生在那里锻炼了数年,这骂功更上一层楼,这才是“骂遍关东无敌手,第一嘴损小霸王”的称号由来。

    归鳖生这一番骂,曹征西脸红耳燥不发一言,默认了对方二对一的局面,挺矛攻来……

    呼延云柱双掌连环,使出绝技,每一掌的沉重处不下万斤,一晃手,便是百十余掌落下。

    先期还是纯黑色的系罡气,只是势大力沉,后来云柱双臂火焰纹身蒸腾而起,打出去的铁掌罡气,被火焰烧得通红,系罡气之外,又加上了系罡气,从来不可能共存的两种异种真气,竟然通过那诡异的纹身结合到了一处。

    云柱腾身而起,施展“铁掌水上漂”裘千仞的轻功和掌法绝技,两门绝技同时施展,威力顿时又上升数筹,那漫天的黑色掌影从天而降,被烧得通红,势大力沉之下,宛如漫天的流星火雨,呼呼呼地砸落不停,地面砰砰声响,砸出无数空洞……

    这一次归鳖生是真的没有上手,也容不得他来插手上前,只不过他人没上手,嘴皮子却没闲着,大声喝道:“姓曹的看清楚了,我家兄弟可是一对一的跟你较量,你不牛气吗?有本事反击啊,光是抵挡算什么能耐?这漫天的铁掌你能抵挡得了几时?告诉你,这是我干爹传下来的绝活,少顷你就不行了……你看看,哎,左边空了;哎,右边来了……看前头,看后头,看这边,看那边……”

    归鳖生一顿咋唬,把曹征西都给叫懵了。他本来脾气就暴躁,这时火往上撞就更控制不住了。归鳖生越瞎叫,他气越大,偏偏还真就被呼延云柱给压制住了,一时气力不得施展,只气得他脑袋瓜子“嗡嗡”直响,口干眼花,一时不慎,“砰”地一掌,正砸在他的右肩上。

    那呼延云柱的掌力得有多大,虽然没有击破护身罡气,但曹征西当时就是一堆缩,脚下一阵不稳,还没等他站好,砰砰砰……

    放炮仗一般的声响中,曹征西一气中了十余掌,掌掌重逾万斤,曹征西当时就跪在了地上,身上护身罡气砸得七零八落,身上衣衫也被烧成了烙铁的诡异罡气给烧得乌漆墨黑……

    呼延云柱翻身落地,甩手一掌,砰地一声正盖在曹征西的脑袋顶上。

    护身罡气登时破灭,曹征西便觉得脑袋“嗡”地一声,立即人事不知,身体向后仰倒,砰然落地。

    也是呼延云柱没有下死手,否则这一掌下去,绝对能将曹征西拍成肉泥!

    天下群雄轰然叫好,巴掌声震天彻地……

    后天高手震晕了先天高手,这功夫实在是太高了!

    那掌法都没见过,没听过,竟然能够将两种真气糅合在一处,这是亘古未闻的神功绝技啊!

    曹家的弟子立即上台,将瘸了脚的曹征北和昏迷倒地的曹征西给抬了下去。

    归鳖生更是嚣张不已,双手抱拳四周打了个周礼,眼珠子一转,突然生了个主意,暗道:曹胜请来的这帮子高手都是动手厉害,动嘴不行,而且个顶个的傲气十足,我这嘴要是损点,可着一个骂,说不定就能把这人给激下来。现在谁最可恨?绝不是曹老鬼,那老鬼下台来干爹也未必有必胜的把握,现在最可恨的,应该是毒伤了我五大爷的那个老王八!对,就是他,干脆,我卖点力气,把他给骂下来得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