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火焰纹身
    归鳖生憋了一肚子气却撅不动熊元路铁骨朵分毫,最后没招了,抻着脖子喊下了云柱帮忙。

    呼延云柱一下场,便惹得群雄注目。

    报上了名号之后,云柱微微一笑,对着身后归鳖生问道:“兄弟,说吧,怎么动手?”

    归鳖生拖着铁骨朵气哄哄地上来说道:“别的不说,先帮我把这玩意撅吧折喽!”

    说完把手中的玄铁铁骨朵直接塞了过来。

    “那我撅啦?”

    “撅!”

    云柱把铁骨朵往地上一杵,单手持着另一端,手腕一用力,咯吱——

    一声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鹅卵粗细的玄铁杆在云柱手里跟橡皮泥捏成的一样,直接弯成了半月形,接着云柱手腕一挑,两手各执铁骨朵的一头,两膀子一用力,直接将那铁骨朵打了个对折。

    归鳖生还不解气,吼道:“再把它给我拧成麻花!”

    云柱两手一拧,打了对折的铁骨朵立即被拧成了麻花……

    “再给我揉吧喽!”

    云柱双手团吧团吧,直接成了一个铁球!

    “拍成铁饼!”

    乓乓两巴掌,铁球直接成了铁饼!

    归鳖生在那不停地呜嗷,云柱听命吩咐,双手不停,那原本还是铁骨朵的家伙什,就像块橡皮泥一样,在云柱的手里不停地变幻各种形状。

    周围所有声音都已经悄然无声,无数双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场内,情形诡异至极。

    熊元路脸上的汗水滴答滴答在地面上湿了一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给吓尿裤子了……

    归鳖生一看。心中暗道:成了,我丢的脸都让云柱这小子给赚回来了,就现在这场面,干爹那里只会夸奖,绝不会挨揍。

    “得。这样就成了!”

    归鳖生一伸手,夺过被云柱拧巴成麻花棍的家伙什,往手心里一砸巴,笑着对熊元路说道:“嘿嘿,小熊熊,咱们的事是不是该解决了?”

    熊元路倒吸一口冷气。不等归鳖生上前,连忙拱手为礼道:“昆吾派神功绝技果然惊人,熊某甘拜下风,告辞!”

    熊元路失魂落魄,下台之时脚下没站稳。窟通一声,从台上掉了下来,摔了个狗啃泥,四周群雄哄笑声四起,熊元路掩面而逃,连厢房都不敢回,直接逃离了青鸾阁。

    归鳖生靠着呼延云柱连鼓捣带吓唬诈跑了熊元路,这时候一高兴。简直就没地方能放得下他了……

    只见他端着架势,在台上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儿,紧晃着大脑袋。最后大喝一声,小辫一甩,小花一荡,大声吼道:“呀——呔!我说父老乡亲,各位练艺比武的子弟老师们,武林中的各位叔叔大爷老少爷们!知道我是谁吗?我乃燕州东北人氏。人称‘打遍关东无敌手,第一抗揍小霸王’。我叫归鳖生!

    嗨,嗨!我是昆吾派十四代弟子叶清玄的干儿子。我自幼受高人传授。名人指点,学得武艺在身,十八岁成名,呼啸山林,威震关东,三十一岁方才遇到我干老儿,一巴掌把我揍晕,从此方才知道世界之大,昆吾派武功之奇。

    各位观众,兄弟我昆吾山学艺两年,如今不过地元境第三重天,可是怎么样?先天高手下来,破不了我这身铜皮,砸不伤我这身铁骨……我这里不是吹牛,看到没有,刚才姓熊那小子在台上用过力气,哥们浑身无伤,皮都没破,不过是逗着他玩了一会,结果一下就叫他摔了个狗啃屎!

    就我这身功夫,告诉你们,现在是没破先天,等老子过了先天境界,什么‘三十六天绝’,那都是浮云。申屠镇岳来了,嗨嗨,刀砍一道白印;曹胜来了,嗨嗨,矛扎一个白点;李慕禅来了,嗨嗨,剑气也就给归爷修修脚丫子,剃剃死皮儿……这边找麻烦的诸位,还有带种的没有,带种的下来几个,排好队伍让你家归爷揍!”

    归鳖生这牛皮一吹,天下豪杰是哄堂大笑,不少人眼泪都笑出来了,捂着肚子直喊疼。

    云柱站在擂台上是浑身发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清玄这边众兄弟是笑翻了天,梅吟雪和季婉婷顾不得淑女形象,在那里笑得前仰后合,孟源筠还在那里取笑,道:“嘿,我这大侄儿真有出息,回头主持个场子不用怕冷场了!”

    叶清玄“呸”了一声,道:“油嘴滑舌的东西,就算皮糙肉厚,早晚也得惹祸倒大霉。”

    江水寒笑道:“你这个当干爹的能看着干儿子吃亏吗?‘龙血炼体术’培养个三五年,先天大圆满境界以下的高手,还真够呛能收拾得了他……”

    “这才叫祸害遗千年啊!”

    众人哈哈大笑。

    而同一时间,曹胜这边已经气得火冒三丈了。

    事情不是他们惹出来的,却讨了一顿臭骂,曹胜的脸色都青里带紫了,挥手唤来了曹征南,上去就是一个嘴巴,骂道:“混账东西,眼看着他们辱骂群雄么?还不赶紧派人下去把那祸害给我收了!”

    曹征南捂着脸就跑出了厢房,心中暗骂:什么辱骂群雄,曹胜那老东西会在乎别人?还不是自己被人骂到了痛处,却拿我撒气,真他娘的晦气。

    回头一见弟弟曹征西和曹征北在旁边偷着笑,上去“啪,啪”就是两个嘴巴,骂道:“混账东西,看到有人胆敢辱骂族叔,你们还不上场动手?去,给我撕烂了那张臭嘴!”

    曹征西、曹征北二人气得眼睛冒火,但此时曹征南身居要务,不好翻脸,只好咬牙切齿地飞下了二楼厢房,去找台上那两个昆吾派的小子晦气。

    归鳖生还在台上耀武扬威地叫唤,冷不防对面二楼跃下两个持矛大汉,其中一人暴喝一声道:“住口!无耻奸徒,满嘴喷粪,今天看小爷撕烂了你这张嘴!”

    说完奔着归鳖生而来,一矛直刺咽喉。

    归鳖生往后连退数步,避开了这一矛,打眼一看,笑了:“嘿,你小子不看门的么?怎么曹胜派你下场了呢?你们曹家真是没人了啊!”

    曹征北气得满脸通红,大骂道:“放你娘的屁,姓归的,曹家有‘四杰八义’,爷爷是‘四杰’中的老四,我叫曹征北,今天记住爷爷的名字,下地狱之后,阎王爷面前别告错了冤家!看矛!”

    矛尖一晃,带起百朵矛花,锐气破空嗤嗤直响,奔着归鳖生身上的几大要害便刺了过来。

    曹征北之前看得明白,知道归鳖生这身上有横练的功夫,不是一般江湖高手的路数,那是真皮实,后天的境界硬是让先天高手无功而返,这现实中有这种手段的哪一个后来不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看不出这臭流氓一样的货色竟然还有如此身手。

    曹征北心中不服,但也不想大意之下当众出丑,矛尖锐利,非锤类可比,发射出锐气专点归鳖生身上的要穴,包括双眼在内,全都是他主要的攻击对象。

    在曹征北的眼中,眼前的这样貌威武,内心猥琐的臭流氓再厉害也不过是后天境界,怎么可能有稳赢先天的实力,定是身上有大破绽存在,那个叫熊元路的白痴没有找到而已,我专攻他身上的要害,看看有没有机会戳破他的气门。

    曹征北这么一出手,归鳖生连连后退,左手护住眼睛,右手持着拧成了麻花棍的铁骨朵在身前瞎忽悠,片刻之间归鳖生便中了七八下,虽然没有戳破皮肤,但也青一块、紫一块的,疼得他呜嗷直叫唤。最后要命地喊道:“动手的那个快上啊,动嘴的顶不住了!”

    呼延云柱哈哈一笑,脚下一步踏出,滑过两丈距离,右手“呼”地一掌,半空中一只大手直接朝着曹征北拍了过去。

    “!?”

    坐在厢房内吃饱喝足、冷眼旁观的曹胜、姚定盛等人登时便站了起来,想不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了薛宫望的,而且还是昆吾派的弟子使了出来,看来这个薛宫望跟昆吾派的交情还真是不浅,连自己的绝活都传给了外人。

    曹征北一见对手使出天绝手的绝技,更是不敢大意,手中长矛犹如一条蛟龙,卷起漫天云气,水气蒸腾,如同白雾缠绕在了整条长矛之上,云气一旋,正中飞来的巨手之上,来袭巨手登时破灭。

    见到自己一招便破了对手的攻势,曹征北心中立即大定,看来对手还是受到了修为的限制,不能发挥出的最大威力,遇到先天真气,登时被击破,不能抗拒。

    曹征北信心爆棚,看着眼前站立的青年,心中暗道:你小子总不会也有那怪物一般的防御力了吧,杀不死那臭流氓,我先杀了你!

    想到此处,曹征北恶煞煞地朝着呼延云柱冲了过来。

    呼延云柱见到自己的被敌人击破,一点也不着忙,他知道这门绝技覆盖范围太广,自己要是不能步入先天,根本就发挥不出这门神功的威力,看到对方猛扑过来,双手招式一变,换成了应敌,而且双臂之上一条条泛着火焰一般的纹身隐隐浮现,情景诡秘异常。(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