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呼延云柱
    “且慢!”

    归鳖生一见对方要动手,他一肚子坏水,却哪有几分干货?动嘴皮子可以,动手不行。

    归鳖生一摆手,面带不屑地说道:“你小子不行,跟你动手坏了我的名声,去去去,让你家大人出来,让曹胜下场跟归爷较量较量,你个熊玩意儿给人家看家护院都不配,嫌你磕碜,换个像人的来……”

    熊元路脸涨得通红,再也忍不住气,暴吼一声:“姓归的,欺人太甚,纳命来!”

    抡开大锤一样的铁骨朵,照着归鳖生的脑袋“呼”地一下便砸了过来!

    归鳖生一见对方真的冲了过来,吓得“妈呀”一声往后便躲。

    熊元路步伐连环,步步紧逼,唰唰唰一路进击,手中铁骨朵凶猛砸落,归鳖生左躲右闪,却哪里躲得过先天高手的攻击,踉踉跄跄几步之后,终于被熊元路抓住机会,一招砸落,铁骨朵“呼”地一声,带着一股恶风和青黑色的罡气,砰的一声砸在了归鳖生的脑袋上。

    熊元路顿时大喜,原来这小子是个纯棒槌,完全不会什么绝学,刚才的一切都是吹出来的,这一锤下去,我看你还不得脑浆迸裂?

    熊元路心中发狠,仔细一看……

    嘶——

    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同时四周的人群也是“哗”地一声,炸开了锅。

    一个先天高手,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敌人的脑袋瓜子上,没想到这一锤下去非但没有把人砸死,那受了一锤的家伙只是捧着脑袋、蹲在地上。不停地挠头皮,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发着痛嘶声……

    归鳖生被人一锤砸得脑袋上起了一个大包,痛得他呲牙咧嘴直叫唤:“奶奶个球,你手里拿着家伙,老子却空着手。你还敢下死手啊?归爷说了,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还真不给脸,非逼着归爷……”

    砰,砰砰……

    熊元路手中铁骨朵连砸,青黑色的罡气四飞乱溅。砸得直冒火星子,到了最后,熊元路收起铁骨朵一看,好家伙,手中的鹅卵一般粗细的钢杆都有点变型了。而爱砸的那位鼻青脸肿、一脑袋大包,却全都是外伤,一点血都没出。

    熊元路当场差点腿都吓软了,这是什么功夫,太tmd吓人了,自己这带着罡气全力砸落的铁骨朵,山都能砸平,砸个人却只是砸出一脑袋大包。挨砸的那位只是蹲在地上抱着脑袋喊疼,精神头却比自己都足,这是什么脑袋。金刚铸造的不成?自己这玄铁打造的铁骨朵比砖头的杀伤力都不如啊!

    四周人群的叫好声都叫开了花!

    曹胜、姚定盛所在的两个厢房内,众高手都看傻了眼,那个叶清玄的干儿子,叫归鳖生的那个流氓,连先天都不是,完全就是后天的人物。竟然还能扛住先天高手的重击,甚至连兵器都砸弯了。人都没事,这是什么功夫。昆吾派竟然有这等功法不成?

    他们哪里知道,归鳖生这货练的是,这门仅仅先天之前的功法便已经是红级的武学,有它极强的防御效果,而归鳖生什么能耐都没有,偏偏在这金钟罩、铁布衫、铁尺拍肋之类的硬气功上有着超人般的领悟力和适应力,在他身上得到超乎常人的防御力,除非遇到什么神兵利器,否则即便是先天高手,一时也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肉身防御力直逼如花和尚。

    如花面对辛冬青这样高手的毒掌都能扛个数十掌,熊元路不过先天初期的高手,下场只是给人添堵的货色,哪里比得上“三圣岛”的辛冬青,几锤子下去,也只是砸了归鳖生一脑袋大包,却是再无能力给他更严重的伤害。

    熊元路肝胆俱裂,心中暗道:我真是看走了眼了,这小子身上的是绝技啊,自己连对方的防御都破不了,哪里还有本事取胜,人家没出手,怕是真的不屑出手啊。

    熊元路一犯怂,转身就想往后跑,归鳖生被人砸了一脑袋大包,气得直哼哼,这时候能让熊元路跑么?一把抄住了熊元路手上的铁骨朵,猛地一拽,喝骂道:“他奶奶的,你往哪跑?给我吧你……”

    熊元路哪里敢跟归鳖生较量,直接一甩手,丢了铁骨朵,往后就退。

    归鳖生一把抢下了对方的铁骨朵,眼珠子瞪得溜圆,追也追不上熊元路,心中暗骂:他奶奶的,你个熊王八犊子就是用这玩意儿砸的我满脑袋包,我追不上你,干脆我把你趁手的家伙给你撅吧喽……

    想到此处,归鳖生将那铁骨朵的一头往地上一扔,手里攥着另一头,往地上一压中杆,嘿——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结果没撅动。

    换了个姿势,上脚踩中间,嘿——

    归鳖生憋了满脸通红,结果还是没撅动……

    这小子在台上鼓捣半天,累得浑身大汗淋漓,结果没能让那铁骨朵弯出一星半点的弧度,全场的人群都笑翻了天。

    本有心就此认输的熊元路一看,哎?且慢,这货是真的撅不动,还是跟我在这演戏呢?这也太逼真了吧。况且自己领了差事下场挑事,结果叶清玄那群人一个没下来,却招来了这么一个夯货,自己就这么败回去太丢人了,还是在场上等一等,看看这小子玩得什么花样。

    熊元路想到这里,反倒不动了,就站在距离归鳖生数丈距离之外,睁大了眼睛看归鳖生在那出洋相。

    归鳖生是昆吾派的头号大棒槌,真本事也就是那一身经揍的实心皮囊,除此之外,笨得毛都不会,两手之间的力气的确超乎常人,但哪里有超人的力气,撅了半天都没撅动分毫,笑得众人前仰后合,最后没招了,拔脖喊道:“嗨,那个负责动手的呢?”

    众人一听,呦,还有负责动手的帮手呢,看看是什么样的活宝。

    起哄声乱成一团,云柱满脸通红,却也真不愿意看着归鳖生继续丢人现眼下去,没法躲了,直接腾身而起,流星一般,轰然砸落擂台之上,庞大的力量将地面都跺出一个深坑,武林群雄看得眼皮直跳,心中都暗道:好家伙,这个小伙子可不是嘴皮子上的活,手底下有真功夫,练轻功练到举重若轻,那都是基本功,但这小子能反着来,短短距离就能练到如同重山崩落的气势就不容易了,况且就算你能有这份的身手,身体也承受不住啊,弄不好第一个就把自己的大腿给震断喽。

    云柱一出场,整个擂台都颤了三颤,群雄暗挑大拇指,叫了声“不俗”,云柱一站直了身体,浓眉大眼的坚毅模样便给人极深的印象,有眼力的一看他挽起的衣袖,露出的手臂,都是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双手臂,臂长过膝,掌大如同蒲扇,每一条肌肉清晰可见,犹如钢筋绞合而成一般,充满了爆炸般的破坏力。

    这小子是什么人?昆吾派的人才太多了吧?

    熊元路怔怔的说不出话来,二楼姚定盛的房间内,一个清朗的声音喝道:“来者通名报姓!”

    云柱背手站立,喝道:“昆吾派弟子,呼延云柱。”

    青鸾阁内议论声响,都是纷纷议论,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而厢房内的叶清玄等人都是一愣,孟源筠更是直接问道:“唉?云柱这小子什么时候姓的‘呼延’了呢?”

    众人齐齐看向叶清玄,而叶清玄却是微微一笑,解释道:“这事是薛老爷子办的,云柱这小子生来是朝廷的罪民,姓氏早已被取消,还是薛老爷子费了些心力,从朝廷的典籍中找到了这群罪民的姓氏,让我告诉给了云柱。”

    众人如此才恍然大悟。

    坐席中的魏无疚面露沉思之色,疑问道:“呼延?罪民?可是当年号称‘东钟离’‘西呼延’的那个宗族么?”

    叶清玄笑道:“正是如此。当年皇甫王朝立国之时,呼延氏追随先朝,对抗本朝,最后兵败族灭,余者被打成罪民,困于山谷之中自生自灭,要不是当年薛老爷子追杀异兽,也接触不到这个天赋异禀的小子……”

    众人纷纷点头,大致知道薛宫望有心收云柱为徒,但因为其罪民身份而有些犹豫,却被适逢其会的叶清玄给捡了个漏,收了这么一个宝贝当徒弟。

    此时呼延云柱一下场,房间内的众人都是不与自主地放下筷子看他的表现,毕竟是叶清玄的真实意义上的弟子,看看这几年有没有什么惊人的成就。

    “以后天对抗先天,不知道会如何取胜呢?”万国泰捋了捋已经颇有规模的金黄色长须,喃喃问道。

    段散石反倒是一脸兴奋地说道:“来的正好,云柱身上正好有样东西让大家见识见识威力!”

    众人一愣,孟源筠好奇问道:“是什么?怎么跟你有关系?”

    “当然有关系!”段散石道:“再给二哥治好左手之后,又给归鳖生那货治好了双手,续接了脉络,但也分了几次给云柱那小子的手臂上装了些玩意儿……”

    叶清玄好奇心同样大起,追问道:“到底是什么?”

    段散石一眨巴眼睛,笑道:“叶子,你忘了《蛮兽图》上的秘术了么?你忘了神霄派九雷道人深入蛮荒是要寻找什么东西了么?”

    叶清玄先是一愣,接着不能置信地看向场内的云柱,口中说道:“不会吧……”(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