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归爷出场
    众人一听,顿时一脸吃惊迷茫之色,万分看不懂曹胜等人这时出的是个什么招数,难道是搅和自己一行人,不让吃饱喝足,饿着肚子比武?这等子的流氓招数也太不合曹胜等人一代大宗师的身份了,没由来的让人看不起。

    众人脸上怒容顿现,还未说话,人群里的归鳖生“砰”地一声拍了下桌子,耳朵边上的小花一阵颤悠,倒把旁边的孟源筠吓了一大跳,一口酒差点没把他呛死。

    但看归鳖生这货义愤填膺地怒骂道:“他奶奶的,曹胜这老东西怎么连饭都不让人吃了?这种流氓手段都能使出来,他也不嫌丢人?”

    孟源筠抚了抚胸口,骂道:“大侄子,别说现在不让咱们吃饭,就是之前临来之时,这老东西连给坐席都没有给我们准备。你说他老东西给我们下战书,临来了却连个礼数都欠奉,不但没有坐席,怕是连口热水都不让喝,你说他不要脸,其实他压根就没长脸!”

    归鳖生听到这,呜嗷一声就跳了起来,气得满脸通红,把手一拱手,说道:“诸位叔叔大爷在此候着,该吃吃,该喝喝,这种臭不要脸的东西我把他们骂回去,咱们吃饱喝足,再战不迟!”

    众人哈哈大笑,叶清玄却是脸色一肃,沉声道:“你个棒槌添什么乱?赶紧给我坐下!”

    别看叶清玄年纪小,但归鳖生这货还真是怕他,叶清玄一张嘴,他还真就不敢顶嘴。

    但旁边的许灵空却说话道:“唉,叶子。鳖生这小子虽然武功稀松,但嘴皮子利索,遇到这等事情,他出面也算是凑活。”

    一见由许灵空撑腰,归鳖生顿时信心大增。又站起来道:“对啊爹,老祖宗说的没错,对付这等混账事,就得用我这种混账人,诸位放心,保证不办砸喽……”

    一句话把叶清玄也都气乐了。他还知道自己是个混账人……

    “好吧,你去吧。记住,别给昆吾派丢脸……”

    “好嘞!”

    归鳖生吱溜一口小酒,一拍另一旁的云柱,道:“起来吧大个子。我管动口,你管动手,咱哥俩一起会会这群臭不要脸的天下豪杰……”

    “成!”云柱扯下半个猪肘子,一边啃,一边跟着归鳖生出了厢房。

    底下的那位熊元路还在那里呜嗷穷喊,大声取笑昆吾派无人应战,莫不是胆子都被吓没了不成?

    归鳖生和云柱往下一看,这个苍梧山的熊元路果然长得跟个大狗熊一般无二。九尺挂零的身高,乱蓬蓬的头发,身上一条熊皮坎肩。里面却是赤膊打扮,露着一身黑乎乎的汗毛,尤其那胸毛直接跟络腮胡子连到了一处,手里杵着一根丈余高的九瓣铁骨朵,通体纯钢打造,形象凶恶剽悍。勇猛异常。

    归鳖生看着来气,怒吼一声。道:“呔,哪来的熊人。专挑人家饭口上来找事,你妈没教你怎么做人么?有本事堂堂正正地来挑战,饭口上挑事,睡觉时放火,请客不带钱,挑战不给座,这都是什么王八犊子操性?吃人饭不拉人屎,说人话不办人事,你tmd有本事把力气放在比武上,做出这等无赖行径,丢你们家八辈子祖宗的脸!”

    归鳖生一阵怒骂却把台上挑战的熊元路给骂傻了眼,四周群雄轰然大笑,叫好声不绝于耳。

    另一个厢房中的曹胜,鼻子都给气歪了,心中暗道:这叶清玄从哪里找来的这等痞子货,骂人骂得太损了,拐弯抹角地捎带着把自己骂了个狗血喷头,偏偏曹胜还不能再言语上跟对方叫板,不但有**份,而且当初不给叶清玄等人安排座位的行径也确实小心眼了一点,现在被人骂得狠了,周围不少人都是心中暗笑,曹胜脸色通红,却只能装得没事人一般,假装自己跟人家骂得事情毫无关系。

    而实际上,曹胜也确实跟场中挑战的人物没什么关系,因为这熊元路并非他派下场的人,甚至根本不是他请来的人,这位是跟随姚定盛同来的高手,是故意下场给叶清玄等人添堵的。只是没有想到,叶清玄等人没有下场,却惹来了一顿臭骂。

    四周群雄笑声震天,尤其是久在江湖上混迹的绿林好汉们,对这些不干不净的骂人话最是有感觉,一听便知道说话之人是同道中人,不是那些文绉绉讲究什么情面的大派子弟,顿时给予了热烈的支持,各种配合的骂声此起彼伏,青鸾阁乱成了一团。

    熊元路一个愣神之后,立即便是勃然大怒,大吼道:“tmd,哪个王八蛋在那瞎咧咧,有种的给我下来!”

    归鳖生怒吼一声:“熊玩意儿别喳喳,归老爷来了!”

    说完对着旁边的云柱低声道:“兄弟,我轻功不行,你把我给撇下去吧……”

    云柱一愣,道:“这,这能行么?”

    “放心吧兄弟,我有把握!”

    “那我可扔啦!”

    “来吧……”

    云柱上前抓住归鳖生的后背心,一把就将他给扔了下去……

    归鳖生空中摆了个雄壮的造型,以威猛无匹的速度直接砸下擂台。

    可是归鳖生算准了距离,却忘了擂台边缘有着一排栏杆围挡,光顾着摆造型了,在跃过栏杆的时候脚尖缩回慢了半拍,直接一绊……

    呼,啪——

    群雄眼中,一道人影从回廊中飞跃而下,来势凶猛,却在跃过栏杆的时候脚尖意外刮在了栏杆上,结果整个人横着飞了下来,再跃过数丈距离,在天下群雄面前,“啪”地一声,大饼一样直接拍在了比武台上。

    四周围观的人群先是一愣,接着炸了锅一般地哄堂大笑。

    出道以来,看过比武无数,就没见过这么有派头的出场方式,整个人拍在比武台上。

    二楼走廊上的云柱一闭眼,暗道一声:完喽,师父说了不让丢脸,结果这一出场把人都丢到家了……

    这奇怪的出场方式倒是把对面的熊元路吓了一跳,刚才听这小子说话挺牛气啊,怎么一出场这么丢人现眼呢?该不会是故意戏弄我的吧?我得小心点,别一大意反倒吃了大亏。

    这边厢熊元路吓得没敢动弹,那边厢归鳖生吭哧半天,方才呼啦一下跳了起来,利落地抖了抖衣衫,啥事没有一般地站在那里,只是鼻头有些发红,好在没有流血。

    熊元路一看这位,长相可够寒碜的,看这位外貌看上去得有个三十多岁,身高跟自己不相上下,肩阔背厚,膀大腰圆,真好像火燎金刚相似。古铜色的脸色像面铜锣,露着胸前一大片的胸毛,衣袖撸到了胳膊肘上,手臂上的汗毛也是茂密如林,穿着一身的白底牡丹花锦袍,翠绿色的大兜裆裤,锦蓝色的十字板带扎腰。大嘴叉子,厚嘴唇,相貌凶恶,还长着络腮胡子,一脑袋黄毛编成了大辫子,鬓角上还擦着一朵红色小花……

    现在那小红花上的花瓣零零落落地只剩下不到一般的花瓣,剩下的全都在刚才那“啪叽”一声中震掉了,磕碜巴拉的大脑袋一晃悠,那朵小红花不怎么还那么牢靠地钉在耳朵边上。

    这货不用比武,就这身打扮,外加这个独特的出场方式,还没动手便赢得了满堂彩,观战的人们笑得肚子都疼了,整个青鸾阁里跟开了锅一样,也就是开始时最激烈的几场比武能够媲美……

    归鳖生终于站稳立正,熊元路还没来得及问话,他先是仰天一阵狂笑,笑得熊元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更是不敢轻举妄动。

    熊元路心中暗想:都说身大力不亏,对面这位在体型上跟自己不相上下,定然有惊人的力气,自己不易贸然出手,昆吾派武功不俗,一切还是小心为妙。

    熊元路在那犯嘀咕,归鳖生笑了几声之后,终于收声,一声怒喝,道:“呔,对面那货,叫什么名字来的?”

    “苍梧山熊元路!”

    “对,就是你这个熊人。你给熊王八犊子,饭口上挑事,真不是东西,现在你家归老爷来了,给你两条道走,一是跪地求饶,赶紧滚犊子;二嘛就是你家归老爷废点力气,直接把你揍趴下,给你扔下场子!”

    这小子说话太狂,倒也惹得周围人群一片起哄叫好声。

    熊元路心里没底,但却也不认怂,喝问道:“来者何人,有本事动手,没本事的才满嘴喷粪!”

    “我是谁?哼哼,说出来吓死你!”归鳖生一拍胸脯,接着先拍手背,再拍手肘,噼里啪啦地踢腿打翻子,来了一阵“十三响”,同时动作配语音地喝道:“你归爷我号称‘打遍关东无敌手,第一扛揍小霸王’,昆吾派最杰出弟子叶清玄的螟蛉义子,江湖知名人士归鳖生!”一收招,下巴颏一仰,“怕了吧?”

    一整套完全就是打把势卖艺的招式上来,再惹得人群一片哄笑叫好声。

    “你大爷啊!”云柱长叹一声,捂脸蹲地。

    太tmd丢人了!

    对面熊元路鼻子都气歪了,心说:你tmd就算再厉害也没有这么戏弄人的,真把我当猴耍啊!

    熊元路猛地一顿手中铁骨朵,地面轰然一震,吼道:“好,你小子真有种。来来来,咱们较量较量!”(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