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6】不得消停
    齐濡林到来的同时,如花和广戒的治疗也全部进入了尾声,如花已经可以睁眼说话,不过内息伤害严重,只是眨巴两下眼睛,服下了大量的“九花玉露丸”和“无常丹”之后,便开始闭目调息,而段散石在祛除广戒身上残毒之后,便坐在如花的背后,运转配合,治疗如花严重的内伤,而广戒没了此等待遇,只能依靠自身的功力缓慢调息,至于随他而来的几个师侄弟子,都是不堪大用,只能焦急地念着“阿弥陀佛”。

    众人见如花脱离大难,都是松了一口气。

    魏无疚眼中凶光直冒,沉喝道:“辛冬青贼子可恶,我定要他给个交代!”

    妙秀和尚宣了声佛号,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对方既然交出了解药,虽然有故意挑拨之嫌,但我们双方并未受害,三圣岛绝非善地,我等还是不要再生事端的好!”

    魏无疚怒道:“你们大禅寺想着息事宁人,可对手却想着致我们于死地,要是不施展雷霆手段,落井下石之人必然更多,难道大师真要让我们束手待毙不成?”

    “是非曲直终有论断,魏施主切莫忘记身上职责,不要因小失大才是。”妙秀和尚这么一句话却让魏无疚沉默了下来。

    自己身上的职责是带郑展堂前往开封府,现在他人被大禅寺看护着,这还能不能要回来都是两说,一时憋屈的心情让魏无疚如同一座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双眼中凶光怎么都压不下去。

    叶清玄带着齐濡林见过诸位兄弟之后,魏无疚面带不虞之色。问道:“儒林学院派你来干什么?可是要保郑展堂?告诉你们,有本事就跟魏某下场较量个高低,把人抢回去,否则一切休谈!”

    齐濡林呵呵一笑,道:“魏大侠切莫生气。晚辈前来绝无此意。晚辈过来只是叙旧,不过据我所知,我学院严院长的意思是让郑师叔随你们同行,一起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哦?严静流有这个意思?”魏无疚一愣,原本的怒火登时落了下来,想不到身为儒门第一大宗的儒林学院。以及“天绝榜”上排名第十四的严静流竟然如此大度,竟然愿意配合朝廷的调查,这可真是一大喜事。

    齐濡林点了点头,道:“晚辈在儒林学院中虽然身份不高,不过倒也有些关系。却是打听到这么个消息。”

    众人不由得轻松了一口气,只要有儒林学院的首肯,今日就算比武惨败,只要能带着郑展堂离开,便都算是成功。

    身为郑展堂背后最直接靠山的师门都愿意配合朝廷调查,其他人又有什么权力阻止呢?

    魏无疚看了看齐濡林,语气转缓,问道:“你姓齐。那儒林学院的齐玉泰是你什么人?”

    齐濡林恭敬答道:“正是家父!”

    魏无疚恍然道:“原来你真是那书呆子的儿子,怪不得模样依稀相似,只不过你怎么跟你父亲一样。都是这么副弱不禁风的身子骨?”

    叶清玄心中一动,想起齐濡林身负的绝症,还未说话,旁边一直鬼隐默不作声的真田龙彦紧盯着齐濡林,突然说道:“他是有病,而且还是绝症!”

    众人齐声大哗。

    齐濡林也是一愣。理解对方能看出自己有病,但却不明白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得的是绝症……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一脸阳光笑意的大男孩竟然是身患绝症之人。

    孟源筠好奇问道:“真田兄,你怎么知道?”

    众人全都盯着真田龙彦。

    “因为我也得过这个绝症……”说完这话。他便抱着宝刀“雷切”,合上双眼,默默调息,再也不肯再说一句。

    魏无疚呵呵一笑,道:“既然兄弟得过,而现在又活得很好,那就说明这不是绝症,必然有救助之法!”

    齐濡林大喜过望,立即紧盯着真田龙彦,盼望他说出解救之法,但却因为关系未熟,有些难以启齿。

    李道宗淡淡一笑,说道:“齐兄不用问真田君了,当年治好真田君顽疾的人物远在天边,就在眼前……”

    说完下巴一挑,指了下旁边笑盈盈的叶清玄。

    众人顿时看向叶清玄,魏无疚笑道:“怎么?叶老弟还有此妙手回春之术不成?”

    而齐濡林脑袋“嗡”地一响,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看着叶清玄,实在想不到,自己命中早已认为是生死大敌的叶清玄竟然还是唯一能够赐予自己新生的人物,一时间这位真实身份为魔门六御之一的麒麟御主心中一阵复杂难明的情绪纠缠在了一起,怔怔处,张了几次口,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反倒是叶清玄笑着拍了拍齐濡林的肩膀,笑道:“怎么样?面对未来的救命恩人,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齐濡林脑海中一片空白,第一次发觉自己原本自认天下无人能及的智商变得毫无用处。

    此次前来,不过是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想要看看这曾经让自己吃了一瘪的叶清玄如何化解白道群雄的讨伐,没想到原本想要看别人热闹的齐濡林,却承了这么大的一个恩情。

    齐濡林虽然是魔门御主,但从小在儒林学院中长大,这“礼义廉耻”的教导即便内心中再嗤之以鼻,但其实耳濡目染之下,还是深深地影响着他的性格,最起码他懂得,一旦与叶清玄之间有了救命之恩的存在,一想到日后的对决便让他大为惶恐。

    魔门教导,对待敌人仁慈,便是对自己残忍,可这个敌人救过自己一命,又该怎么办呢?

    而此时的叶清玄却是嬉皮笑脸地继续说道:“齐兄,回头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报答我才好吧……”

    齐濡林倏然一震,接着看着叶清玄,觉悟了一般地笑道:“好啊,你救我一条命,日后我便还你一条命好了……”

    叶清玄、真田龙彦齐齐一愣,此时齐濡林所说的话,跟当年的真田龙彦何其的相似。

    就在这个时候,外间突然传来一阵肆意的大笑声,章丘太炎的声音响起道:“诸位武林同道,远来是客,比武进行到此时已经过了一个白日,大家已经是饥肠辘辘,体力消耗巨大……老朽提议,比武暂且告一段落,咱们摆上酒席,待吃饱喝足之后,再行比斗之事,可否?”

    轰然间,章丘太炎的提议立即得到了天下群雄的支持。

    聂星邪倏然回归的档口,青鸾阁内突然歌舞声起,一群歌舞伎上台表演舞蹈,四周更有乐队伴奏,穿着利落短衫的仆役们个个举着大盘子,将各式吃食端了出来,更有不少人抬着大木桶,里面米饭、馒头等物齐全,还有的大木桶中是整桶的鲜汤,这些简单食物都是提供给普通武者的……

    而类似叶清玄这样占着厢房的高手,自然有专门的大厨负责烹饪食物,在这一点上,曹胜、章丘太炎等人倒是没有动什么歪脑筋。

    叶清玄这个厢房之内,自然也有专门的厨子烧制食物,孟源筠一打听,却是曹胜几乎包下了整个徐州城中的所有好厨子,专门为各路英雄准备食物,而普通武者的食物来源,也是分摊给了这条街上的所有酒楼、饭馆,直接做好了食物用车运到青鸾阁中来。

    到了吃饭时间,不食荤腥的妙秀和大律寺的几位僧众则是站起身来,欲将离去,曹胜为他们准备了专门的斋菜,需要回去用膳。

    妙秀道:“几位施主就此告辞吧,广戒伤势稳定,正好离去,贫僧担保,大律寺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向来清楚,绝对不会再找各位的麻烦的。至于广戒大师,自有我们大禅寺护送回大律寺,诸位不必担心。”

    叶清玄笑道:“神僧的话我等谨记。只是有件事还要神僧帮忙……”

    妙秀微微一笑,道:“叶施主可是为了郑展堂的事情烦恼?呵呵,这件事贫僧一人做不了主,还要回去与三位师兄商议一二。”

    叶清玄笑着点头。

    让大禅寺稍后再将郑展堂交还给自己一方,无疑会让大禅寺面对来自凤仪阁和曹胜等人的刁难,妙秀不敢做主,自然要回去四大神僧一同商议一番。

    叶清玄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苦苦相逼,让大禅寺选择站队并非明智之举,这些大和尚主意正的很。

    当厢房内酒菜上了满满一桌子之后,叶清玄等人原本就是饿的狠了,立即扑了上去,狼吞虎咽地一顿扒愣.

    正在众人吃的正欢,肚子里有了点东西,大为欢畅的时候,就听到楼下比武台上呜嗷一声,传来了一声怒吼:“各位武林同道,老少爷们,咱们武林中人,吃饭喝酒之中看这些娘们扭来扭去的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我们厮杀汉凭着真本事上场比试来的好看!本人苍梧山熊元路,听闻昆吾派神功绝技不同凡响,固特来讨教一二,不知是请叶少侠上场指点一下,还是许灵空老前辈下来捧个场呢?”(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