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热毒无碍
    叶清玄话音一落,房门“吱呀”一声从外面推开,面如少女的神僧妙秀眼皮微阖,缓步走入厢房,身后两名身着灰色僧袍,头戴莲花帽的僧侣随后而来。

    众人抬步迎上,双方各自施礼,妙秀和尚为众人引荐道:“这两位便是大律寺的高僧……”

    其中一名脸庞方正,身材高大的和尚施礼道:“贫僧慧济……”

    另一位干瘦僧人施礼道:“贫僧慧岸……”

    二人齐道:“见过诸位檀越……”

    众人连忙还礼。

    双方见礼之后,二僧竟然一时语塞,期期艾艾了半天,最后都是看向了妙秀。

    妙秀和尚微微叹息,对着叶清玄等人沉声说道:“诸位檀越勿怪,贫僧与广戒大师有些渊源,所以此事厚颜来访。虽然佛门中人看淡生死,而广戒命中注定该有此劫,但还请诸位看在武林同道的份上,能够出力救广戒脱离此难。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望诸位檀越慈悲……”

    三僧同宣佛号“阿弥陀佛”。

    叶清玄沉默不语,而魏无疚出言说道:“妙秀大师,非是我们不愿意与大律寺结这个善缘,而是我家如花同样身中剧毒,这一枚解药给了广戒,便等于杀了如花,活一人,却杀另一人,这岂是佛门的慈悲?”

    那身材干瘦的慧岸法师叹了一口气,垂头言道:“魏施主所言极是,贫僧受教了。佛门讲究因果报应,这事情的因,便是广戒师叔妄动肝火。介入世俗纷争,本来寺内便有争执,却拗不过广戒师叔的性如烈火,如今广戒师叔身受剧毒,身亡在即。便是此因之果,无怪旁人;至于使我毕师叔身中剧毒之人,乃是‘三圣岛’的辛施主,此之因果,自有我寺中高手处理,亦与诸位无关。我与师弟请妙秀大师前来。不过说明因果,消弭双方之间的误会,避免争端升级,实不该有其他所求。我等告退!”

    说完又施一礼,转身便欲退去。

    对方如此善解人意之举却是大出众人意料之外。叶清玄紧盯着大律寺两僧表情,绝非做作之色,而再看妙秀和尚,对方却只是看着自己,面泛饱含深意的微微笑意,未有任何举动。

    叶清玄心念电光火石一般地分析猜想:大律寺点明与叶清玄一方不想陷入无谓纷争,却也说明势不与“三圣岛”善罢甘休,既显露律宗强悍的实力和信心。又摆明大律寺一方绝非忌讳昆吾派的实力而收手的底气。

    这一点无疑说明大律寺内部在对待这件事的问题上,也是分成了两种不同意见,广戒自然是主张对叶清玄等人强硬。而其他人却大概是抱着置身事外的态度。

    此时广戒受难,叶清玄等人若是置之不理,固然会引起大律寺方面的不满,但也不至于爆发全面冲突,不过若是救助广戒,原本对自己一方敌视的势力有可能会有缓和。而那些持观望态度的势力则有可能靠向自己一方。

    叶清玄等人现在可以说是四面楚歌,虽然大多数江湖势力都持观望态度。可一旦自己一方显露出软弱可欺的姿态,保证痛打落水狗的人物会冒出来一大批。但自己一方若表现得极为坚韧,再拉拢一些门派暗中帮助,时间一长,定然会有人来锦上添花。

    这是“势”,叶清玄为了日后的大反攻,现在便要开始制造有利于自己的“势”!

    有了这一层觉悟,叶清玄连忙伸手拦阻道:“两位大师暂请留步!”

    慧岸、慧济二僧疑惑地转过头来,叶清玄再看了一眼段散石,对方立即自信一笑,叶清玄心中立即有了把握,连忙笑着迎了上去,道:“两位大师还请留步!”

    叶清玄拉着二人再次进入厢房,请众人一同坐下,笑道:“两位大师切莫见外,此间事情原本便是缘于一场误会,我等与大律寺并无瓜葛,至于我等为人,相信大禅寺的诸位神僧也可以作证……”

    说着一指妙秀和尚,妙秀和尚立即双手合什,口喧佛号,点头示意。

    叶清玄继续说道:“广戒大师既然与我家兄弟同遭劫难,又是在与我家兄弟比武中被人偷袭,我等侥幸获得解药,于情于理也不能置身事外……”

    慧岸、慧济二人听到这里不由得大喜,正要说话,却被叶清玄一挥手打断道:“二位大师不必多言,广戒大师的毒伤我们兄弟管了,咱们话不多说,还请两位大师将广戒大师移驾此处,我们兄弟尽力施为,保大师一个周全!”

    “如此谢过诸位檀越,我们师兄弟这便去请师叔前来!”

    二僧心中甚急,不过倒也礼数周全,施礼离去之后,刚出门外没多远,便听“呼呼”两声风响,人已经冲下了二楼,直奔广戒养伤厢房而去。

    众人相视一笑,妙秀神僧一抖白色僧袍,站起道:“诸位慈悲,贫僧谢过了……”

    叶清玄连忙道:“大师谬赞,能否成功还不敢确定。”

    妙秀神僧看了段散石一眼,奇道:“有医仙弟子在此,还不药到病除?”

    段散石道:“我需要五百年火候以上的冰山雪莲才有把握,可此时手里只有一株两百年的雪莲,这还是我为了以防万一留在身上的,要想清楚两人身上的热毒,还要大禅寺相助才行!”

    妙秀呵呵一笑,道:“我这次来,是想着帮你们消除一场不必要的争端,你们不来谢我,怎么反倒利用我了?”

    众人不由得齐声大笑。

    妙秀想了想,道:“善哉,善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我佛给我等弟子行善的机会,也罢!”

    说完从怀中掏了一番,最后掏出一个小瓷瓶,递了过来道:“这一瓶里面的是大禅寺疗毒圣药‘冰心洗髓膏’,主料便是有三百年火候的冰山雪莲的莲心,想来凭借医仙弟子的手段,应该有些用处!”

    段散石哈哈一笑,一把抢了过来,笑道:“我就知道神僧身上有货,我要的就是这个东西,有了此物,我再略施手段,便可制成解毒剂,有了半粒解毒丹作为药引,有八成把握清除二人身上的毒性!”

    众人一听不由得大喜,这个时候一个俏生生的声音响起道:“叔叔若是不弃,不知道加上我的这枚东西,成功率会有几成呢?”

    众人讶异回头,却正是一直默不作声的梅吟雪递来了一个小小的木盒。

    段散石接过来打开一看,一股凉气顿时扩散整个厢房,连着那小小木盒都裹上了一层冰霜……

    段散石大吃一惊,道:“这是……”

    “寒蛟珠!?”

    叫出这个名字的人,竟然是叶清玄。

    因为这个东西他再熟悉不过,当年窥探昆吾山,夜游昆吾天湖,结果遇到一条寒蛟,差点成了那异兽的口粮,最后费尽全力,方才杀死寒蛟,最后得到的也就是一身寒蛟皮,一根独角和这颗“寒蛟珠”了。

    这三样东西被叶清玄送给了梅吟雪,寒蛟皮制成了一袭白色皮衣,一根独角制成了一把匕首,唯独剩下这枚“寒蛟珠”,一直被梅吟雪带在身上,助益自己的功力成长。

    此时梅吟雪看到如花热毒袭体,自然而然地拿出这枚一向被她视若珍宝的“寒蛟珠”希望能够帮得上忙!

    段散石兴奋异常,将那鹅卵般大小的珠子拿在手中,仔细端瞧,那漂亮的白色珠子犹如玉石一般,最外层还有一层水晶一般的保护层。最后段散石长叹一口气,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宝贝,乃是固化的异兽晶核,俗称内丹,有它在,配合我的,我又九成以上的把握清除他们体内的热毒!”

    “太好了!”

    众人欢呼出声,雀跃不已。

    叶清玄紧紧握住了梅吟雪的柔荑,柔声道:“谢谢你,你又帮了我一次大忙,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梅吟雪冷艳绝伦的脸上春暖花开一般地露出一丝笑意,淡淡道:“那你就不要再让我离开你了啊!”

    叶清玄认真地点了点头,更加紧握了她的手心。

    旁边的季婉婷羡慕非常地看着二人,真心为两人的感情感到高兴,一抬眼,却扫到皇甫泰明热切的眼神,立即娇哼一声,看向别处。

    魏无疚哈哈大笑,兴奋不已,出言谓道:“跟了你们这帮小子之后,我才懂得了什么才叫做吉人自有天相,遇到这般天下难有的剧毒,竟然都可以儿戏一般地将其化解,天下大运在我们这一边,做什么事都是心里有底,这种感觉真是痛快!”

    众人轰然大笑。

    此时楼下比武台上,骤然传来一阵叫骂声,点名叶清玄等人下去迎战。

    叶清玄站起身来,便要下去迎战,却冷不防被一直沉默在侧的聂星邪挡住,这位酷哥冷冷一笑,说道:“你先歇着,虽然对方设下擂台是为了对付你们,但别忘了,这里的主题还叫‘品剑会’,待我下去夺了那三柄灵兵,看他们还有什么借口硬拖着大会不结束!”

    众人听得眼前一亮,同时说一声有理。

    叶清玄却是知道,这个聂星邪面冷心热,见到自己兄弟担心如花的伤势,所以代替他们下场迎战,说是夺取宝剑,却是给自己兄弟制造机会等待治疗如花的毒伤。

    叶清玄拍了拍聂星邪的肩膀,说道:“多谢!”

    “镊子,我给你压阵!”孟源筠急道。

    “滚,别来烦我!”聂星邪冷哼一声,转身离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