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适时到来
    归鳖生腆胸叠肚地走在前边,将挡路的老百姓一阵胡啦,靠着流氓手段和凶恶的长相,硬是在密集的人群中挤出一条人行道。

    许灵空甩着拂尘随在归鳖生之后,而云柱护送着梅、季二女走在最后,一行人往这里一站,那些稍有点眼力见的平民便知道这群人不好惹,许灵空这老头早就不是当年的邋遢道人了,为了维护昆吾派的形象,那是极为讲究自己的外貌品行,只见这老道一身月白七星道袍缀着八卦,腰系杏黄色水火丝绦,头上柳木道冠,金簪别顶。鹤发童颜,两道长眉飞通二鬓,丹凤眼褶褶发光,三缕长须飘于胸前,道骨仙风,飘飘然如神仙降世一般。

    身后梅吟雪和季婉婷二人身姿绰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二人脸上都用轻纱遮面,但即便如此,那绝世的身姿也让所有看到二女的人士眼神中露出迷醉的神色。要不是旁边的云柱看上去极为不好惹,只怕就有好事之徒上前挑拨了。

    一行五人来到青鸾阁的门口时,这里早已是堵满了想要进入青鸾阁的武林人士。

    只是那漆红的大门前站满了曹家高手,直接将门口堵得死死的,任何人都不让进。

    当前一人,正是曾经与叶清玄交过手的三曹之一曹征北,正站在一方桌子上指着往前拥挤的人群大骂道:“青鸾阁人满为患,谁叫你们迟来?少废话,没有地方,都给我滚蛋!”

    门口人群中有人喝道:“你们曹家发的请帖明明就是三日后,为何提前召开。却不让我们进去?难道这‘品剑会’中的神剑早就内定了,是糊弄我们的不成?”

    曹征北眼睛一立,喝道:“你有请帖么?有请帖的让你进去,没有的就给我在外边蹲着!”

    “可前边还有没请帖的也进去了……”

    “那时情况特殊,过后不恭!谁让你当时没赶上?”

    “别人进得。我们进不得,这曹公办事,不公,不公!”

    “对,不公平,不公平!”

    有人起头。立即便有人跟着起哄。

    曹征北暴怒大喝:“刚才是谁嚷嚷的?敢不敢给我站出来?”

    门口的曹家高手立即猛地一顿手中大棍,轰隆一声齐响,门外人群顿时吓得委顿下来,曹家的势力也不是这些普通武林人物能够惹得起的,不过虽然如此。但嘀咕声依旧不断。

    曹征北得意的一撇嘴,扭头之间,却正看见人群中一个背着巨大背篓的人物不停地往前挤,那背篓在那人的背后几乎都高出半个身子,在密集的人群中稳步走来,左右人群都是被挤得东倒西歪,几个身强体壮、故意不肯让路的大汉都是哎呦一声,在对方碰到自己的瞬间。立即麻了半边身子,被人家毫不费力地闯了过来。

    曹征北一声邪笑,还真有不怕死的家伙啊!

    身为曹家三代弟子中不多的先天高手。却被派来守大门,曹征北本来就有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泄,现在看到一个顶风作案的家伙,这么不听劝,还要往前挤过来,登时便跃下桌子。傲然站在门前,想要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混蛋敢跟自己对着干。

    人群最后一分。露出一个药农模样的年轻人,一身蓝色粗布短衫。脚下一双草鞋,挽着的裤腿上还沾满了泥巴,毫无武林高手形象,曹征北立即气不打一处来,对方还没说话,便开始大骂道:“tmd哪来的野种,这里不是饭店,不收野菜,赶紧给我滚远点!”

    到来的年轻人呵呵一笑,拱手道:“这位兄台误会了,在下并非菜农,而是受邀而来赴会的……”

    曹征北一愣,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来人一番,撇着嘴问道:“可有请帖?”

    那年轻人也是一愣,摇了摇头,道:“我们兄弟只是得了一个请帖,他们几个已经在里边了……”

    “没有请帖,概不准入内!”

    年轻人还想再解释两句,曹征北已经来了脾气,上前一把将那人推了一个趔趄……

    年轻人自失一笑,还要上前,背后却被人一拍,回头之时,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彪形大汉却嬉皮笑脸地贴了上来,躬身为礼道:“三大爷,嘿,原来真是三大爷啊!哈哈,大侄儿给你施礼了!”

    说完话,挺大个子来了个九十度大礼,把旁边的人们吓了一跳,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都不明白那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怎么能有这么又丑又老的侄儿,难道是辈分大?可这大侄儿也太逗了,穿得跟个唱戏里头的丑角一样,那衣服上绣的花又俗又艳,翠绿的大兜裆裤比得上妓院里的老鸨子了,尤其那大汉一脑袋黄毛编成了辫子,鬓角处还别了一朵娇艳艳的小花。

    不用说,此人正是赶来徐州城的归鳖生,而他眼尖,一眼认出的“三大爷”也不是别人,正是赶来援手的段散石。

    段散石眼中神采一闪,惊讶道:“咦?怎么是你小子……”

    “三大爷,不但是我,后边还有咱家的人呢!”

    “哦?”段散石闻言一喜,翘首望去,正好看到人群外在那捋胡子的许灵空和旁边的云柱来,梅吟雪和季婉婷站得更靠后,段散石一时没有注意。

    他这里正在观看,旁边的曹征北早就看他们碍眼,大声吼道:“一群土鳖,认亲戚滚远点,别在这碍眼!”

    归鳖生一听,眼珠子顿时立了起来,大骂道:“你个守门的狗奴才,敢跟你家归爷爷叫板,知道我们是谁吗?我们是曹胜那个老棒子请来的贵客,你还敢不让我们进去,tmd,快让曹胜滚出来迎驾!”

    归鳖生这么一骂,顿时把曹征北气得够呛,他是负责迎宾的,当然知道曹胜请的贵客手中都有特殊的请帖,而眼前这人完全就是个泼皮无赖,曹征北岂会被他骗住。

    听到归鳖生骂得难听,曹征北大骂一声,冲过来就是一拳。

    先天高手的拳头岂能是吃素的,整个拳头都蒙上了一层厚实的罡气,威力巨大地能够一拳将一头牛的脑袋打爆……

    归鳖生大吃一惊,一面运转,一面缩脖蹲地,闪避这一拳。

    可他的动作哪里有对方快,眼见一拳便要印在脸上,旁边的段散石眼神一冷,右手轻轻一拂,曹征北裹在拳头上的罡气顿时消失不见。

    曹征北正吃惊细瞧的时候,手腕处猛地一凉,接着这股凉意瞬间传遍半个身子,接着一麻,“啊”地一声,仰面便倒,身后曹家弟子们吓了一大跳,不明白刚才还龙精虎猛地曹征北怎么突然之间便僵硬着身子翻到在地。

    “北爷,您老怎么了?”

    此时的曹征北只感觉整个身子麻了半边,口眼歪斜,目不能视,口不能言,半边身子动也不能动,甚至屎尿横流,几乎成了白痴残废。

    曹家的人吓得手忙脚乱,段散石却是微微一笑,扯着归鳖生便出了人群。

    归鳖生看着新奇,好奇问道:“三大爷,你这手是什么功夫啊?”

    段散石笑而不答,远远看得真切的许灵空却是笑着说道:“段小友这手露得漂亮,看来浣叶先生的绝技已经是后继有人了啊!”

    段散石连道不敢,归鳖生恍然大悟,那条守门狗变成了痴呆狗,原来是三大爷用针给扎的啊,这一手可真够绝的,都没看怎么动作,直接一根针便破了对方的罡气,绝对是江湖一绝,天下无双。

    此时段散石也见到了众人身后的梅吟雪和季婉婷,各自打了招呼之后,云柱上前问道:“师叔祖,我们没有请帖,该如何进去?要不要报上家师的名号!”

    许灵空冷冷一哼,道:“不必,他们摆明了不会让叶小子的助力进场,我们又何必在门口受气?走——”

    许灵空带头走向青鸾阁的另一方向,一处高墙之外,几个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正在这里等着里面传递出最新的消息,然后好去贩卖一番,远远地就看到一个老道士带着一个车把势,一个菜农,一个臭流氓和两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走了过来。

    几个游手好闲的家伙看着有趣正想上前讨嫌,许灵空走到墙根底下,抬脚“砰”地一下,便踹了过去……

    轰隆!

    几个流氓顿时呆傻,那堵两丈多高,两尺多厚的院墙便被许灵空一脚踹塌,老道士回头一笑,道:“我们进去,没路的地方,多踩几脚也就有了路了。”

    说完一转身,迈步便进了青鸾阁。

    “纯爷们!”归鳖生一翘大拇指,带着众人打头便跟了进去。

    那三五个流氓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一眼,接着呜嗷一声,向外便跑,一边跑一边喊:“独一无二地通幽密径,直入青鸾阁,五两一位,欲购从速啊!”

    五个人一进入青鸾阁,耳畔轰然一声起哄声,归鳖生吓得一缩头,喊了声“好家伙”,众人抬眼看去,里面正是叶清玄被“链魔锤”仇忍逼入死角,无路可退之时……

    众人惊异声出,叶清玄已经从腰后扯住一根木棒,一抖手变成了一把拂尘,再一抖拂尘变成了三丈长短,如同长鞭,接着一挥手,竟然施展出对手一样的招式,拂尘顶端带着一大团火球轰然砸在敌人身边,砰然炸开的热浪,将对方轰得面目焦黑,衣衫破烂不堪,惊呼声中向后飞退……(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