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昆吾来人
    “明空剑”阮若尘和“双飞镰”戴绝云飞身而上,一把抢过重伤翻滚的“秋水剑”尹承天,二人脸色一惊,倏然又退了两步,而“链魔锤”仇忍脾气更是火爆,直接怒喝一声,跃过三人头顶,朝着叶清玄飞扑而至,右手一拳击来,雄厚的罡气震得空间嗡嗡作响。

    叶清玄侧身一让,手中碧落剑侧着一拍对方手臂,缠着对方手臂而上,剑尖点向对方腋窝极泉穴,仇忍脸上惊骇之色一闪,右手缩臂一振,哗楞楞一响,碧落剑在对方的手臂上荡起一长溜的火星子。

    叶清玄也是倏然一愣,想不到对方手臂上竟然有护臂之类的宝物,让自己这一剑没能缠住对方,一时大意吗,竟然让对方从容后撤。

    仇忍身子腾空,向后倏然翻了一个跟头,头下脚上,已经是两丈之外的距离,接着厉吼一声,右手再次一抖,哗啦声响中,竟是抖出一条链子飞锤……

    叶清玄恍然大悟,原来刚才对方手臂能够抵挡自己一剑的东西竟然就是这兵器的锁链,没想到竟然被对方藏得如此隐秘。

    “来者通名!”

    这一嗓子却是孟源筠让如花大和尚喊出来的,这个时候那孟老六正拿着小本在那不停地写写画画,那德行倒像是个账房先生。

    仇忍链子一抖,两丈七长短的链子锤直轰向叶清玄的脸面,同时大喝道:“风云盟‘链魔锤’仇忍讨教昆吾派高招!”

    这“链魔锤”仇忍所学乃是八八六十四路,锤头只比一般人的拳头大出三圈,外形就是八棱紫金锤。外边又用紫金化水走了十多遍,铮明瓦亮,放射紫色光晕,锤根儿上有环子,一头接着两丈八尺长的锁链。拇指粗细,通体用掺了寒星铁的黑玉玄铁打造,善避宝刀宝剑,最后的挽手处是个护腕,直接套到手腕上。

    这个宝贝兵器为仇忍赢得了“链魔锤”的称号,平时缠在右臂和胸前。用时一抖即开,反应快速。

    此时仇忍报了名号,便算是挑战擂台,一锤飞出,拳头大的锤头猛地涨起数尺紫色豪光。乃是最纯正的罡气凝结,一瞬间变得如同水缸般大小,带着呼啸的罡风,凶猛砸落!

    叶清玄感受到锤头上那股罡气既狂暴又不稳定,仿佛一个即将爆炸的炸药桶,心头一惊,不敢硬接,翻身速退。一溜残影四射,避开了这记重锤。

    锤头轰然砸落,一声轰鸣。紫红色的罡气喷涌而出,叶清玄原本站立的位置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罡气一散,火气顿消,但那处地方已经是焦黑一片,地面的大青石连砸带烧。硬生生没了半尺深……

    叶清玄一咋舌,暗道一声:好霸道的锤法!

    叶清玄一时不敢硬接。依靠身法忽远忽近地对抗仇忍的流星锤。

    仇忍哈哈狂笑,怒声道:“昆吾小儿。认识你家爷爷的锤法了吗?这是不是也是你家昆吾派的绝技?有本事你给我使上一招开开眼!”

    仇忍手中的链子锤一抖两丈八,一转圈便是方圆五丈六,几乎占了小半个擂台,霎时间舞动如飞,密不透风,曲折如意,叶清玄尽管身法超绝,但也是很难靠近,而仇忍要想攻击到叶清玄,同样是件很难办到的事情……

    仇忍不愧是归虚境高手,战斗经验丰富,依靠自己兵器控制距离的优势,稳扎稳打,步步紧逼,一步步不停地压缩叶清玄的活动空间。

    场面上一时间又陷入了焦灼之中。

    **********

    此时徐州城内,青鸾阁所在的一道街道上,到处是一片欢腾的景象。

    各大客栈都已经是人满为患,普通的老百姓因为没有资格进入青鸾阁,所以都堵在了街道上,仰着脖子也不知道瞅什么。

    一旦青鸾阁内传来什么欢呼声,周围的老百姓都是抻着脖子四周打听……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谁输了?谁赢了?谁死了?”

    ……

    而且也有那青鸾阁内好事之徒,唰唰唰地写好纸条,直接递出墙外,外面有那游手好闲的家伙,知道了消息便大吵大嚷,分成好几拨,专门找那热闹的酒馆,进去之后便大喊着有最新的消息,也总有那颇有资产的富户,打赏个几两银子,这些人凑够了十几两银子便把那新得到的消息扯着嗓子、添油加醋地通告一遍,说得跟自己亲见了一般,唬得一群看热闹的老百姓惊呼连连……

    有了这群人里跑外颠的,跟现场直播一样,整条街道不片刻便已经是围的水泄不通……

    “嘿,那大和尚如花又胜一场啦!”

    “真是条好汉啊!”

    “不好啦,一个臭不要脸的小老头用毒毒倒了大和尚!”

    “喂呀,真tmd孙子,这也叫正道高手?我呸……”

    ……

    事情传到叶清玄出场,挑战风云盟的高手,里外两边的人群都已经人声鼎沸,偏偏这个时候里边递纸条的几位不往外传消息了……

    外边的人群光听到昆吾派的叶清玄对阵风云盟的尹承天,人人都知道这两个人一个是新晋的年轻高手,一个是成名数十年的江湖老侠客,这场厮杀馋得众人都快疯了,偏偏没了消息的传递,一时吵嚷了起来,甚至有人组织就要往青鸾阁里面冲!

    这消息为什么传不出来?

    因为里面的情形变化太快了,真是瞬息万变,尤其叶清玄挑出风云盟是欺世盗名的江湖骗子,这消息都让青鸾阁内炸了锅了,传消息赚银子的那几位也都看傻了眼,生怕错漏一字一句,眼睛瞪得溜圆。哪里还有心思传递纸条啊。

    结果外面几个传递消息的家伙都差点被着急的老百姓给活活打死……

    就在这乱七八糟的气氛之下,徐州城外赶来了一辆好大的牛车。

    牛车有四个轱辘,又大又稳,车身通体檀木打造,外表朴素。但内力其实极为豪华舒适。

    车前边只有一头青牛的拉扯,这头牛体格巨大,光是背高便有两米,纯青色的皮肤如同玉石一般闪闪发光,不见一根牛毛,两根犄角如同墨玉。又大又漂亮,盘大的蹄子却是步履轻盈,身后沉重的牛车跟没有重量一样,滴答滴答的步伐声比之马车都要快上三分。

    最为怪异的是,拉车的是头牛。车后边还拴着条驴。这条驴浑身纯白,没有一根杂毛,干净漂亮……

    车辕上左边的御者是个浓眉大眼、面目坚毅的青年,一袭普通的布衣却藏不住内力虬结的肌肉,虎背蜂腰极为结实,双臂过膝,手掌奇大,尤其是挽起的袖子。更是露出连着手臂那一截宛如钢筋扭结到一起的强劲小臂,看上去便让人心头犯寒。

    而他的身边另一侧的车辕上,却吊儿郎当地仰躺着一位大爷。脑袋上盖着斗笠,看不清面容,但却露出下巴上的络腮胡子和胸前森森的胸毛。从胡子到头发,都是黑中带黄的杂草色。

    看身形也是位雄壮的好汉,偏偏却穿着城里花花太岁二世祖的衣衫,混身上下的绫罗绸缎。上身是白色的公子衫,上面绣着大朵的牡丹。五颜六色,真是扎眼。下身翠绿色的大兜裆裤,腰里一条碧蓝的腰带缠了三圈。

    此时旁边的御者身姿标正地赶着马车,腰杆挺的笔直,而这位却半条腿在车外晃荡着,睡得鼾声四起。

    要是叶清玄等兄弟看上一眼,保证立马就能认出这两个人来,尤其是叶清玄,因为来的二人不是别人,一个是叶清玄的徒弟云柱,一个是他打不动、踹不走的干儿子归鳖生。

    这拉车的大青牛便是重来没怎么出过昆吾山的“小魔牛”阿青,现在也长得巨大,成了大魔牛了。

    而牛车里面拉着的人物,却有三位。

    一位是梅吟雪,一位是季婉婷,另一位却是昆吾山另一位长老许灵空。

    这几个人怎么凑到的一块呢?

    原来昆吾山一门所有弟子都奔赴中原找当年师门大仇的麻烦,独留老头许灵空一人在山上,老头憋屈的不行,心说这师门大仇老子也有份,凭什么把我像个残废一样留在山上呢?而且昆吾派一门之中,楚灵虚的徒子徒孙个个有模有样,这就让老头看着心里不是个滋味,心中也有了收个徒弟的想法,而且这个徒弟还得挺像样,不能比叶小子、封小子他们差。

    有了这层心思的许老头便动了下山一翻的心思,而偏巧他身边最亲近的一个人,却是向来最喜欢溜须拍马的归鳖生,这个玩意儿不知怎么地就入了许灵空的法眼,有事没事这爷俩就往一块凑,天南地北地吹牛唠嗑。

    许灵空把心里的心思一说,这归鳖生早就心痒难耐了,这昆吾山上都是武痴,就他一个顶大的棒槌,怎么练也是白废,双手虽然被段散石治好了,但唯一一门下过苦功、还颇有天赋的功夫就是保命的,除此之外,学什么都是白给,脑袋瓜子跟实心的木头一样,就是学不会。

    因为这个气得陆云萱天天拿着百十斤重的大油锤砸他的脑袋,到最后油锤都有点变型了,但就是这样,他也不开窍。用小胖子钱云重的一句话说:这夯货,实成到家了,越砸越硬,都快成实心的了……

    归鳖生练武白废,但脑袋好使,心也活分,山上怎么也呆不住,听到许老头也有心下山,立马大力地撺掇他下山,而且自告奋勇,担当马前卒。

    许灵空一想,这千里迢迢,身边有个打下手的人也是应当,便同意了归鳖生。

    但归鳖生这小子多鬼啊,私自下山,别人能饶了他,他干老儿叶清玄够呛就得治他,所以眼珠子一转,东拉西扯的把云柱也忽悠着一起下山了。心中暗道:我是干儿子,云柱是他徒弟,两个一起下山,就算挨罚,也是两个人,法不责众,好歹拖一个下水,到时挨骂、挨打都有个分担的。

    云柱这小子是真实诚,听到许灵空这位师叔祖要下山,十分愿意当这个仆从,亲自备好了牛车,带着老爷子下山。赶着许灵空还舍不得自己那头毛驴,云柱一乐,直接拴在牛车后边,一路便带了下来。

    路上有大江盟的运输船队,特意挑选的大船,连着这牛车说不上牛车,驴车更是扯不上的怪车,一路护送,走了一个多月,方才由云州一路到了荆北,然后在鼎州附近见到了楚灵虚,此时昆吾派和素裳宫这一行人刚刚从万恶无极谷回来,正在此休整,而叶清玄等人秘密进行任务。

    许灵空老头在这里修养了一段,赶巧郑云彪、郭云飞和谢云安三个人回来,把叶清玄等人的遭遇一讲,众人都是欢呼雀跃,同时也对叶清玄等人的行程担心万分,偏巧此时又收到了薛宫望亲笔写来的邀请信,邀请昆吾派和素裳宫的高手聚会开封府。

    从字里行间楚灵虚看出薛宫望遇到的困境,跟着师兄一商量,决定带着大队人马直接北上开封府,而许灵空老头却想着支援叶清玄,也就是嚷嚷着去给叶清玄等人帮把忙。

    一看地图,叶清玄等人是走的水路北上,他们再沿着水路后边追赶只怕是追不到的,许灵空看好了地图,便决定斜着向北,先到应天府,再到大名府,这样路程短了一半,兴许能赶上叶清玄他们的船队。

    楚灵虚身边原想再派几个徒弟跟着,但许灵空老头人多了不自在,说的很坚决,来时三人,去时还是我们爷仨。楚灵虚拗不过这个师兄,也便点头同意。

    只不过许灵空刚一出门,便被梅吟雪带着同样被“夺天七兽”保护而来的季婉婷堵在了城门口,说什么都要一起走。

    许老头通情达理,怎么可能堵着人家媳妇千里迢迢地奔夫而去呢?所以也就三人同车,两人在外边,直奔应天府而去。

    牛车挺大,许老头也挺讲究,在里面搭了个帘,分成前后两段,两个女子在车尾,他在车头,护送二位千里寻夫。

    这一路上这就是小魔牛阿青的腿脚好,一般的千里马都比不上,没用十天的时间便到了应天府,此时传来叶清玄等人受邀赴会,准备在徐州府打擂的消息,几个人一听都有点着急,快牛加鞭,一路便到了徐州府。

    此时徐州城内青鸾阁所在的大街堵了个水泄不通,而几个人坐着这车更是奇特,到了街头便被人群给围住了,纷纷指指点点。

    这什么车?牛拉驴拽的,还四个轮子,这么高大。

    这牛,这驴,都不是凡物,老百姓好奇,云柱这车就更赶不动了……

    云柱拍了拍小魔牛阿青的屁股,这阿青立即通人性地一喷鼻子,嗡的一声,把周围人群吓得往后直躲,但没过一会,人们还是欺上前来,指手画脚。

    老百姓都明白,别看这头牛是只异兽,但被人收服了轻易不会撒野,所以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想看个清楚。

    云柱实在没招了,冲着身后的车厢内说道:“师叔祖,前边街道堵死了,过不去。”

    “哦?”许灵空微阖的眼睛一睁开,闪出一缕精光,淡淡说道:“既然如此,我们找个地方先把车存下,再步行过去吧……”

    云柱立即赶着车,绕城而行,避开拥堵的路段,寻了三四家客栈,都是人满为患,最后还是一个客栈掌柜有门路,帮着租下了一个民宅的后院,虽然多掏了十几两银子,但也不算什么大事,最重要的是安定了下来。

    一切准备妥当,一行人便奔着青鸾阁匆匆而来,观看这已经堪称武林大事的“品剑会”。(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