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3】迎战三场
    曹胜等人的大厢房内,所有人的脸色几乎都是气得铁青,刚刚还有些希望反败为胜,想不到转眼间就又输了一场。尤其身后传来一阵阴笑声,那讨人厌却又不能得罪的辛冬青说话道:“哈哈哈,怎么样诸位?不听老夫的话,这次看明白了吧?你们请来的这些人手根本就不行,要想取胜,还是得让我出手才是……”

    章丘太炎和嬴惠英都是冷哼一声,没有说话,曹胜嘿嘿一笑,连忙应是。

    这个时候,垂帘之后又传出一个冷硬如铁的声音道:“既然如此,便请辛兄走上一趟吧,若是辛兄出手,定然也能够引起那个人的注意,若是他敢下场,我定然要与其清算一番……”

    这个人一说话,连着章丘太炎、曹胜和嬴惠英三人都是眉宇一喜。

    章丘太炎呵呵笑道:“这一次有刑兄帮忙,何愁这群强徒不会授首呢……”

    那冷硬的声音毫不留情面,道:“这一次我是为了魏无疚而来,至于其他人,我绝不会出手!”

    曹胜连忙道:“刑兄放心,正是如此。”

    垂帘中那说话冷硬之人立即闭口不言,而那辛冬青笑道:“想不到这一次出岛拜访刑兄,竟然还能遇到这么好玩的事情,我家大哥要是知道这里有这般热闹,定然是后悔莫及啊!哈哈哈……”

    曹胜一拱手,道:“还请辛兄出手相助!”

    “好说,好说!”

    垂帘呼地掀起了一角,空间中不过闪过一丝阴影,接着便重归于前。看不出任何的不妥。

    章丘太炎讶然道:“当年这辛家兄弟功夫不过靠着剧毒,想不到数十年不见,这轻功身法竟然达到了如此境界,举世之间只怕也是少有对手了吧?”

    垂帘中之前那冷硬如铁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唉,这一次只怕章丘兄是错了……”

    “哦?”章丘太炎咦声问道。“难道不是?”

    那人答道:“最起码我知道这辛老二的轻功在‘三圣岛’上是完全排不上号的,他这样的身手,在岛上那群老魔眼中,不过是刚入门的水平,根本不值一提。”

    嬴惠英好奇问道:“都说‘三圣岛’在武林中其实可以与凌云宫和凤仪阁齐名,难道真的如此么?”

    那人答道:“却是如此。‘三圣岛’向来不问世事。入岛之人只是勤于练功,岛上神功绝技不计其数,那群老头子年纪在百岁以内的都算是年轻……嬴女侠莫要忘了,凤仪阁的后山中,不也有数代长老在那里练功。穷究天人之道么?”

    众人听得点头不已。

    一个迈入了归虚境的高手,轻松活过两百岁,只要自己不找死,根本不可能陨落,江湖上之所以难以见到那些老一辈的高人,不是他们做起了隐士高人,而是为了追寻“破碎虚空”的秘密,摆脱了江湖仇杀。专心修炼的结果。

    而凤仪阁、凌云宫、三圣岛,因为都保留着最多的“破碎虚空”的秘密,所以正是这样武林高手高度聚集隐居的地点。

    那姓邢的高手继续说道:“当年机缘巧合之下。我曾帮过‘仁德院’少主的一个小忙,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那位少主依然记得小弟,那辛家兄弟二人不过是那位少主身边听差的两个奴才,这一次被少主派来送给我一样东西,聊表谢意。想不到正巧遇到曹兄的请帖。那辛冬青本就是好事之徒,非要跟来……哼哼。难得他雅兴这么大,便由得他跟江湖小辈玩一玩吧!”

    众人这时方才醒悟。原来那“飞天灵魔”辛冬青这一次并非代表的是“三圣岛”参与江湖事务,而是机缘巧合之下的即兴之举。

    可是,那能够奴役辛冬昆和辛冬青兄弟二人,其实力也由此可见一斑。

    “三圣岛”乃是虎狼之地,果然不假。

    **********

    此时场地之内,如花正扯着脖子乱喊,招呼曹胜一方的人马过来救助广戒大师。

    几个弟子刚刚慌张地跑了过来,冷不妨头顶上一阵轻烟闪过,几个人只觉得一股清风拂面,登时仰面飞跌,浑身酸软,倒地不起。

    桀桀桀,一声怪笑,一道身影瞬间从空中而降,一只黑手向前探出,如同老鹰扑兔一般,立即擒住了广戒大师露在地板外面的大脑袋,甩手一抛,呼地一声,广戒大师被他一爪抓了出来,丢到了后面,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那几个倒地不起的曹家弟子的肚子上。

    力量拿捏之准,速度之迅捷,令人叹服。

    如花大和尚眼前一花,广戒已经被人甩走,面前再次站了个人,相貌十分古怪,叫人看了不寒而栗……

    只见那人个儿不高,顶多四尺半,只到如花腰际,像个被拔了毛的活猴。大鹰钩鼻子菱角口,黄眼珠子放射精光,下巴上一撮山羊往前撅着,周身上下一身红,腰里围着虎皮,一对手掌跟那老鹰爪子差不多少,看年纪最少也得有七十多岁。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大秃脑门的天灵盖完全不见了,此时只是用着一块透明碧绿的玉石取代,里面的脑浆子是清晰可见……

    就这副尊容,半夜出来说是人都没人敢信,太吓人了!

    天下间的所有英雄一见到来人的这副模样,都是同时惊呼出声,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副形象是怎么来的?

    原来这辛冬青和他哥哥辛冬昆二人,当年遇到司徒凌峰之后,一言不合,动手开打,结果被司徒凌峰一刀横斩,削掉了兄弟二人整整一层头皮,连带着头盖骨都削薄了一层。

    兄弟二人亡命逃窜,最后上了“三圣岛”,但自己头盖骨被削平了一层太过难看,同时也是自己的薄弱点,因为已经被削薄了的头盖骨完全丧失了对大脑应有的保护作用。

    二人一研究,便用玄铁打造了护盔保护头顶,后来二人奇怪的形象被“仁德院”的少主发现,觉得挺有意思,便动用能工巧匠给二人做了一副璧翠刚玉打磨的头盖骨,又将原本残余的头盖骨全部剔除,用这透明的刚玉代替,颅内的脑子清晰可见,于是便有了眼前的这副尊容。

    那“仁德院”的少主说是收了二人当奴才,其实不过是给自己寻了两件开心的玩物,走到哪里都带在身边,逢人便炫耀自己的杰作。

    那辛氏兄弟二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仗着娇宠更加目中无人,横行无忌。

    此时那广戒大师被辛冬青一爪抓飞,光秃秃的脑门上顿时出现一个清晰的红色爪印,一砸在先期放倒在地的四名青鸾阁仆役身上,五个人瞬间都是一口鲜血喷出,尤其是广戒大师吐出的鲜血,犹如烈焰一般,气血如雾,落在四名仆役身上后,形成红色的血点,擦都擦不掉,血毒渗透皮肤,瞬间传染到了体内。

    除了此这五人之外,还有几名武林高手,其中包括一名大夫也都被血毒喷到,顿时觉得沾染血滴处如同烙铁炙烤一般的疼痛,慌忙服下大量解毒丹药,坐地运气,抗衡毒气的侵袭。

    四周围上来的人群吓得肝胆俱裂,四散奔逃……

    台下乱成了一团,而始作俑者却在台上,斜着眼睛看着那边,冷冷一笑,心中暗道:tmd曹胜、章丘太炎,还有那个凤仪阁的臭娘们,竟然看不起我辛某人,让这个大和尚顶着我出场,就凭他的身手也配和我比较?行,这广戒不是你们请来的高手么?现在中了我的剧毒,我不出手救助,我看你们能不能解毒?你们到时候不来求我,不在人前给足我的面子,就等着看广戒老和尚在人前点天灯吧!

    原本的“赤血毒莲”被少主改进成了“赤血红莲”,毒性更加剧烈,到时血液**,烧的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出了“三圣岛”还没在人身上用过,这次正好找人开祭,让世人知道知道我辛家兄弟的厉害!

    辛冬青想到此处,大为得意,抬着脑袋看向如花大和尚,奸笑道:“我说大和尚,你的护体神功不错啊,力气够大,个头也不小……哼哼,我看这阁子内年轻一辈没有几个是你的对手,而那些成名的侠客又爱惜脸面,不能下来跟你动手。现在呢,也就是我老人家不在乎面子,又数十年没有行走江湖,想着动动身子骨,解解痒……怎么样大和尚?让老夫陪你玩几手如何?”

    如花瞥了边上乱成一团的人群,立马知道对方的手上有毒,但他对自己的护体神功极为自信,心说你要是破不了我的护体气罩,手上有毒也毒不到我分毫,怕你个球。而且这老头不但形象恶心,从这行为上看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杀了他也不造孽,只造福!

    于是如花眼皮都没跳一下,开口道:“动手可以,先报上姓名,洒家的大禅杖不杀无名之鬼!留下姓名,打死了你也好给你抠个牌子当墓碑!”

    辛冬青一听,气得脑浆子都差点开锅,呜嗷一嗓子吼道:“小秃驴安敢看轻于我,老夫‘飞天灵魔’辛冬青,小秃驴记住我的姓名,阎王爷面前莫错告了他人!受死吧!”

    身形一窜,一掌击来……(未完待续)

    ps:月初了,兄弟求票……

    十月份到了现在,老婆怀孕,老爹住院,一直都没能专心写作,万分抱歉!

    再次厚颜求票,兄弟们的支持,是我坚持不懈的最大动力,我会尽最大努力写作的……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