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2】狂拍铁钉
    “来得好!”

    广戒大师沉喝一声,手中九龙锡杖朝地上一顿,嗡地一声轻响,护身气罩显露成型,散发着黄中带绿的光芒,如同倒扣在地的钵盂,猛地涨大,如花运劲袭来的碎石顿时被护身罡气挡了下来,噗噗索索的声响中,散起漫天的光点。

    如花从空中狮吼声中落地,大禅杖带着烈茫迎头砸下,广戒在江湖上本身也是以功力雄浑著称,号称有伏虎之力,被人称为“伏虎金刚”,自持力大,哪里会惧怕如花?

    广戒大师一腔的怒火正要找对方发泄,见到如花一禅杖砸来,不退不避,九龙锡杖一横,举起抵挡!

    两者瞬间接触到了一处……

    广戒如有实质的护身罡气如同倏然收敛,罡气密度登时坚韧数倍,护住全身,两人手中的佛门兵器瞬间交击到了一处……

    轰!

    一声轰鸣,爆裂的罡气形成一股飓风倏然向四周散去,青鸾阁内风声顿起,呜嗷一声,掀飞了距离擂台最近的几处桌椅,连着中心区域的几棵小树都被吹光了树叶,飞舞的树叶噼里啪啦地打在人身上都是生疼。

    广戒大师硬架了如花一禅杖,只觉得一股庞然大力袭来,手中九龙锡杖嗡嗡直响,一股麻痹感瞬间由双臂传下,震荡全身,接着透体而过,轰在了地面上!

    擂台上的大青石砰然声响,裂开无数缝隙,竟然被那强悍的劲力压得粉碎!

    “好!”

    四周人群顿时叫好声四起……

    似这般凶猛对撼是看热闹的人群最愿意看到的场面,就好像是街头看打把势卖艺的一样。耍什么刀剑不够热闹,只有铁枪顶喉、胸口碎大石之类的东西才能吸引人的注意力。看得也不是你功夫有多深,都是奔着出点意外,铁枪贯喉,胸骨全碎之类的大场面去的。

    所以如花和尚之前的比武虽然简单。但却绝对激烈,现在广戒出场,二人又是迎面对撼,这四周的观众们顿时看得忘乎所以,大声叫好!

    二人第一次过招之后,广戒猛地一咬舌尖。回气护住身体,麻痹感顿时消失,同时心下不由得大为骇然,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大和尚不但护体罡气大为厉害,连带着自身的力气也使如此雄浑。自己用了七成的功力和力量,竟然勉强抵挡住了对方的这一击,想来对方的力气跟自己应该差不多,自己年轻之时未见得有这把子力气。

    广戒转念又一想,自己与对方力气差不多,但对方年纪才多大,而且是先天境第六重上下的境界,而自己早已是先天后期。功力绝对比对方雄厚,善于久战。现在我若是刺激他用尽全力,时间一久。对方力气用尽,功力不济,若是功力耗尽,便是有天下第一的护体神功在身,也是形同虚设了一般,到时自己定然有了取胜之机。对方必败无疑!

    想到此处,广戒大师立即精神一振。大声暴吼道:“好轻的力气!”

    广戒大师按照自己的想法猜测如花的力气,本身便是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因为他以为如花刚才的一击已经是全力以赴了,只是如花出世以来,在力气一项上,除了叶清玄之外,向无对手,所以为了打架过瘾,几次三番都是收敛着力气攻击,刚刚的一下,广戒大师用了七成力气,而如花不过才用了三成,只是这么一个出入,便让广戒的妙计用到了沟里……

    如花和尚顿时一愣,呀呵,第一次遇到了敢在力气上跟自己叫板的人物,还真是少见……

    如花和尚怒极反笑,沉声道:“太轻?好,再吃洒家一禅杖试试!”

    说完了飙起大禅杖朝着广戒大师又是迎头砸来,这一招却是用了七成的力气!

    广戒大师运气许久,全力相抗!

    轰!

    又是一声轰鸣……

    广戒只觉得耳畔一声嗡鸣,双腿微微发颤,脚下石板又是向下碎裂了两层,整个脚踝以下都已经深深陷入了大青石下……

    广戒大师手颤、腿颤、浑身颤,心中暗道:这小子好大的力气,超乎我的想象啊?不过不怕,这绝对已经是他超常发挥的力气,这样的力度最损耗体力和真气,我最起码还能坚持几下,但那如花和尚,绝对用不上三招!

    如花哈哈大笑,道:“老法师,这一下如何?”

    广戒眼珠子发青,狠声道:“阿弥陀佛,够点意思,对付寻常人等还有些把握,对付贫僧,却还差点!”

    “好,那咱们再来!”

    **********

    二楼阁楼之内,嬴惠英皱着眉头问道:“这个大律寺的广戒可是傻子不成?哪有这么硬扛的,弄得这好好的青鸾阁变成了打铁铺子,叮当乱响,真是不知所谓。”

    章丘太炎呵呵一笑,道:“这便是广戒大师的高招了,广戒大师功力精深,双臂间有十几万斤的狂然巨力,向来有‘伏虎金刚’的美誉。这个时候表面看上去是广戒大师吃了亏,受了辱,其实他不过是在消耗对方的体力和罡气,一旦对方罡气消耗过剧,他的护体神功便运转不起来了,那时便会有机会取胜了……”

    “哦?”嬴惠英眼睛一亮,看向旁边的曹胜。

    那曹胜也是同意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嬴惠英立即心中有数,笑着看待场下的比斗。

    只是背后垂帘中依旧传来辛冬青嘲讽的语调道:“哼哼,不过才两招而已,诸位以为胜利在望了么?未免得意得太早了一点吧……”

    曹胜尴尬一笑,而章丘太炎和嬴惠英都是冷哼一声,表示不满。

    而在另一侧的厢房中,金卓宁、顾平东和庞嵩成三人看得是大喜不已,手心中全都攥出汗来。心底兴奋无比地暗暗喊道: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就盼望那“狂僧”如花能够大发神威,一禅杖将广戒的脑袋拍个稀巴烂!

    **********

    如花刚刚用了七成力气,差不多十几万斤的巨力。见到对方依然硬撑,不由得狂态全开,放手施为,大禅杖带起全部的力气,朝着广戒的头上“哐哐哐”,连砸三下!

    三下一过。这一回广戒大师可真就吃不消了!

    广戒面色通红,手臂间如同一座大山压下,不能反制分毫,勉强燃烧全身罡气方才接下了这一击,但只是这一招。他便觉得胸膛发热,眼有点发黑,两条腿也有点支持不了,轰鸣声中,整个人已经被如花和尚拍入了擂台之中,整条小腿都已经沉了下去。

    四周叫好的人群跟疯了一般,叫好声在青鸾阁内萦绕,每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已经被掩盖住。面对面的两人想要听清对方说什么都得是用喊的。

    如花大和尚一招之后,放声狂笑,道:“好。接得好,果然有把子气力……容洒家再来一禅杖!”

    说完之后,如花大禅杖又弹上了半空,身子在空中再次一个翻身,接着又是同一招“劈天盖地”,流星般砸了下来。

    这一次广戒大师已经是头晕脑胀的了。现在心中后悔,可是再想躲却已是万万躲不开了。只能咬牙相抗!

    轰!

    这一次广戒大师被活生生砸进地面一尺有余,齐腰以下全部被砸入了地面一下。两眼一黑,耳朵内嗡嗡声鸣,整个人几乎都被震傻了,便是手中的九龙锡杖也微微有些发弯……

    如花暴喝道:“好汉子,有一手,咱们再来几下!”

    轰!轰轰!

    如花大和尚犯了死劲,叮当就是拍!

    广戒大师也完全被震懵了,也不知道施展什么招法,就是举着九龙锡杖在那里抵抗……

    那广戒大师就仿佛是那钉子,而如花变成了铁锤,当当声响中,如花竟然将那广戒生生钉进了地面……

    三招一过,广戒大师尽管功力雄厚,力气如山,但再也坚持不住,胸口如同熔炉一般火烫,一口鲜血再也忍受不住,噗地一声,吐了出来!

    如花狂然大笑,狮吼道:“大师切莫晕过去,现在跟洒家说说,这几招下来,力道如何?”

    广戒大师哪里还有力气说话,此时气若游丝,双手颤抖,还举着已经完成了“u”型的九龙锡杖,虎口爆裂,鲜血顺着双臂流淌下来,只能勉强哼哼出声,所受内伤极为严重,而且每出一声,便是吐出大口的鲜血,不但如此,便是鼻子、耳朵里也有血水渗出,形象凄惨!

    四周人群早已疯狂得如同过年,叶清玄恍如回到了当年参加奥运会的开幕式上,那叫喊声震耳欲聋,山呼海啸一般的叫喊声震彻天地……

    兄弟们见到如花又是胜利在望,不由得大为出气,叫好声不断,巴掌都拍得通红。

    叶清玄也是大为出气,这老五如花果然给众兄弟长脸,正微笑连连之中,旁边江水寒一扯他的衣袖,低声道:“七哥,广戒乃是佛门高僧,咱们不怕得罪,但却不能死在咱们手上,否则各大佛门宗派都会对我们产生敌视,便是大禅寺的神僧对咱们也会有意见……”

    叶清玄一听,顿时心中想了个透彻,肃容一点头,接着沉声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五哥切莫为难大师了!”

    声音朗朗,缥缈间传遍整间青鸾阁,即便如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也不能盖住叶清玄的声音……

    如花听得暗一点头,立即收了手,不再进攻。

    如花这个人虽然粗鲁狂暴,但好就好在他还听话,尤其他的脾气多年来被叶清玄教训的狠了,知道听这个兄弟的话,只会占便宜,不会吃亏,他让收手,绝对收手是最正确的决定。

    所以哈哈一笑,朝着曹胜方面的诸多高手喝道:“对面能喘气的家伙听着,现在胜负已分,你们找个人把这大和尚自己刨出来吧,洒家管埋不管挖,要是没人过来,洒家把他拍地底下去,省得在眼前碍事,耽误洒家下一场的比试!”

    四周群雄轰然大笑,而赶来助拳的各方好汉,个个脸色铁青,谁也不愿意下场丢这脸面!

    而金卓宁那三人同时拍着大腿长叹,同时心中抱怨,那个“狂僧”如花下手向来不留情面,怎么这次这么开窍,竟然到了此时还不出手杀人?竟然放过了广戒那个秃驴的性命,让他们的计谋落空,不但没有惹起众怒,那见好就收的姿态甚至还让某些讨厌叶清玄等人行为的江湖高手频频点头,一个杀人狂魔竟然因为一次的收手而博得了许多仇敌的认可,这真是让人始料未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