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1】双僧先战
    这位“飞天灵魔”辛冬青跟他的大哥“飞天神魔”辛冬昆两个人叱咤苗疆、岭南二地数十年时间,当年辛冬青便已经是先天后期的高手,而他大哥“飞天神魔”辛冬昆更是不好惹,早已是半步归虚的实力。

    这两个人共同的毛病就是行事横行无忌,贪花好色,外带脸酸、心狠、手毒!

    尤其是这手毒一项,不仅仅是说他们下手阴狠,更重要是的他们兄弟二人懂得炼制江湖十大奇毒之一的“赤血毒莲”。

    这门剧毒沾到人身一丁点,立即便是一个血红的印子,侵入血脉,毒血自行壮大,用不了多久便要了人的性命,这“赤血毒莲”本身就已经是让人闻之色变,而这兄弟二人更毒,竟然研究出一套掌法,将那“赤血毒莲”的剧毒化入掌力,任你多么厉害的武林高手,打上一掌便会毒气攻心,顷刻间性命就保不住了。

    以章丘太炎的辈分和嬴惠英的靠山依然闻之色变,畏惧者除了是他们出身“三圣岛”之外,还有的就是这套毒掌的功夫。

    仗之这套七十二路的,他们兄弟二人纵横江湖近四十年,连老一辈的高手都不愿意跟他们交手,怕的就是这一着不慎,英明丧尽。

    而“赤血毒莲”的毒还只有这两兄弟有解药,他们打还得找他们治,外人没有这种解药,中掌之后,非死不可。

    这二人本来江湖上凶名极盛,尤其是“飞天神魔”辛冬昆,那更是武学奇才,元宝呢归虚境指日可待。但却在四十年前犯下了最不应该犯的错误,他们竟然在一次灭门行凶之时遇到了游历天下的“绝刀”司徒凌峰。

    结果两兄弟联手攻击却连司徒凌峰的衣角都没摸到,便被人家一刀削掉了一层头皮,要不是个头太矮,当时脑袋就没了。

    二人大骇逃遁。偏偏司徒凌峰跟他们犯了劲,一路追杀而去,直逼得二人从南到北,一个月的时间脚步停歇,直接逃奔了“三圣岛”……

    从那之后,江湖上便少了这么两号人物。

    想不到数十年不见。这一次这位“飞天灵魔”辛冬青再次现身江湖,而且还参与到了这次的纷争之中,破了“三圣岛”之人不插手江湖纷争的规矩,实在让人看不懂。

    章丘太炎和嬴惠英互看了一眼,一起看向曹胜。想要询问怎么请到的这位辛冬青,曹胜使了个眼色,意思稍后再提,二人立即心中明白,暂且压下好奇,等待那辛冬青出场挑战。

    那大和尚如花虽然护体神功超级强悍,但防的了兵器,却未必防的了毒。尤其是“武林十大奇毒”之一的“赤血毒莲”。

    曹胜朗声一笑,欣然笑道:“如此一来,便请辛兄暂且走上一遭了……”

    “好!”

    话音未落。场外突然传来一阵哄然叫好之声,众人听得一愣,还没有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曹征北从外面闯了进来,拱手为礼报告道:“几位宗师,大律寺的广戒大师下场了!”

    “哦?广戒忍不住出手了?”曹胜等人面露笑容地说道。

    背后一声冷哼。那阴测测的辛冬青再次出言说道:“不知死活,那个叫什么广戒的家伙就算下场。也是自寻死路……”

    章丘太炎淡然道:“大律寺的广戒大师乃是明戒坛的首座,降妖除魔的手段很是高深的……”

    辛冬青冷嘁一声。道:“大律寺?哼哼,便是大禅寺的功夫也都是花拳绣腿而已,哪里比得上我们‘三圣岛’上的神功无敌?”

    章丘太炎与嬴惠英都是不满辛冬青的狂妄,扭头不去搭理他,朝着比武场看了过去。

    此时场内情形极度紧张,那大律寺的广戒双眼赤红,气鼓鼓地瞪着如花,一阵手中九龙锡杖,沉喝一声道:“佛门逆徒,贫僧广戒,前来领略你的高招!”

    见到终于有人迎战,如花自然大为高兴,只是为什么会是这广戒**师下来挑战呢?

    其实这下场迎战却也不是广戒自己的本意,而是受了别人的言语刺激,忍不住火自己下来的。

    原来就在秦文恭被如花和尚活劈了之后,原本下场准备围攻如花的金卓宁、顾平东、庞嵩成几人没能趁乱取了如花的性命,本就心中郁闷,其中那“烈鲸岛”岛主顾平东更是一肚子坏水。

    此时眼见那如花和尚在场下耀武扬威,而四方群雄却无人应战,他一眼便看到了旁边的广戒**师,心中暗道:叶清玄等人现在名声正是响亮,本身也都是白道弟子,想除掉他们不能光靠武力,还得首先在名声上便毁了他们,而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让他们杀死白道有名的高手,得罪整个白道武林。正巧那大和尚如花看似粗鲁,少跟脑筋,本身又残忍好杀,不如挤兑广戒下场迎战,那如花凶性一发,杀了广戒,必然与大律寺结下死仇,而凭借大律寺在白道武林中的声望,正可栽赃叶清玄等人,让他们真正成为全武林的公敌。

    顾平东眼珠子一转,立即跟金卓宁和庞嵩成二人私底下达成默契,先是几人自己唉声叹息,纷纷训斥如花大和尚的残暴,又哀叹秦文恭之死的凄惨,引起周遭人士的共鸣,激起了群雄的公愤,接着顾平东话题一转,突然针对广戒大师说道:“广戒大师,刚刚比武之前,您不是说过,秦兄出手,必然胜出么?怎么会败得如此之惨?”

    那广戒脸色通红,自己不但对秦文恭的死感到愧疚,更对自己的看走眼感到难堪,唯唯诺诺地答道:“贫僧……未料到那和尚竟有如此功夫……”

    金卓宁一摇头,道:“哎?不对吧?之前不是大师亲自与这些贼人交过手,确认过这些人的武功高低么?怎么以大师的武功,竟然连这点眼力都没有?”

    广戒脸色更红,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庞嵩成大怒道:“罪过,罪过,好个罪过!大师一声罪过,便撺掇着秦兄下场,大师一句罪过便能抵得上秦兄的一条性命!”

    广戒大师一声佛号,猛捻佛珠……

    金卓宁冷哼一声,随声附和。

    而旁边顾平东连忙劝解:“哎,庞兄之言有些过了,大师无心之举,并未料到那狂僧如此凶残,此皆那些狂妄之辈的过错,庞兄怎能因此怪罪大师呢?”

    庞嵩成冷笑连连,道:“顾兄说的好听,此时对手大势已成,天下群雄畏首畏尾,原因就是大师的一句‘罪过’!”

    顾平东连连拉着庞嵩成,旁边的金卓宁却是腾愣一下站了起来,道:“庞兄所言极是,不能坐视那凶僧无礼。男儿头可断、血可流,志气不可丢,诸位散开,我去!大不了也是个身死当场,到时还请广戒大师在我坟前念上一段经文超度超度,末了别忘了再加上一句‘罪过’!”

    说完一撩大氅,露出腰间的“四棱紫金锏”,腾身就要下场。

    顾平东一把扯住,苦苦哀劝道:“金兄不可莽撞,曹公那边自有绝对,你不可轻身涉险,枉送了性命!”

    金卓宁大吼道:“姓顾的,你别拦着我,兄弟大不了一死,也好过在这里撺掇别人上场送死,自己却躲在台上大喊‘罪过’!”

    “阿弥陀佛!”广戒大师倏然站起,双目通红,道:“金兄所言极是,贫僧怎可袖手旁观,大律寺最重佛法,佛门弟子但有背弃佛祖之行为,贫僧都有责任斩妖除魔,金兄暂且稍息,贫僧去与那妖僧一战!”

    顾平东等人相视一眼,同时心中大乐,但顾平东戏做的足份,连忙喝止道:“大师不可,那狂僧悖逆,大师不可犯险!”

    “贫僧主意已定,诸位且在此一观,贫僧是否贪生怕死之徒!”

    说完一闪身,倏然冲出了厢房,直下比武台上。

    “大师,大师不可啊……”

    顾平东假意呼喊,却任由对方离去,转身之时,与金卓宁、庞嵩成二人,几乎差点要放声大笑起来。

    就是这么一个空挡,在“三圣岛”的辛冬青未曾上场之前,大律寺的广戒**师倏然登台,向着如花和尚大声挑战。

    如花和尚哈哈一笑,回答道:“又是你这个聒噪的和尚,怎么?这次不与洒家谈论佛法,改动刀枪了?”

    广戒**师目呲欲裂,咬牙切齿地说道:“佛门律法首戒便是杀戒,似你残忍好杀之徒,岂能留在佛门之中,今日贫僧要代佛门祖师将你拿下,逐出佛门,提那些屈死在你手下的冤魂讨个公道!”

    如花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吼道:“少摆狗屁的大道理,人间邪魔众多,我杀一人,便是救万人。佛祖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来吧!”

    如花和尚一踢大禅杖地面的一端,猛地一掀,大青石制成的地板立即被掀起一大片碎石,在罡气的作用下朝着对方飞速而去,同时如花暴吼一声,一飞冲天,大禅杖带起金红两色罡气朝着广戒头顶砸落!

    之“劈天盖地”!(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