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8】不动金身
    如花和尚见到对方一锤砸来,不由得哈哈一笑,双手往背后一背,脖子一梗,大脑袋壳倏然迎向了“双锤将”秦文恭,同时大嗓门一声暴喝:“来得好!”

    如花这么一嗓子喊出去,对面攻来的秦文恭反倒是一激灵,心中快速闪过念头:不好,这个大和尚如此作为,毫无畏惧,难道真的是不怕死么?这绝无可能,其中定然有诈,我不能上当!

    心中这个念头电闪一般转过,原本的一锤用了十成的功力,在即将轰在如花脑袋上的时候,陡然收回了四成,接着金光一闪,大锤头轰然砸落在了如花的头上。

    这一刹那却是金花四溅!

    只不过如花大和尚的脑袋没有像金蛋一样破碎,而是那的护体罡气与秦文恭的大锤罡力凶猛地对轰在了一处。

    秦文恭手中的大锤是铁打的,如花和尚的脑袋也是大锤一个,却是金打的……

    这一撞,轰鸣声如同撞破了金钟一般,暴散的罡气四射而出,秦文恭便觉得手上一麻,比西瓜还要大上一圈的锤头倏然间被弹飞上了半空,秦文恭一声惊叫,手中的大锤差点没握住,直接便飞出去。

    这一击之后,如花大和尚足下如同生了根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退步,眼中精光一闪,暴喝一声:“第一招!”

    秦文恭蹬蹬蹬连退三步,右手直到肘部,全都麻成了一片,目瞪口呆地看着放肆狂笑的如花和尚,一脸不能置信的表情。

    四周人群登时寂然无声。呆滞的表情凝结在每个人的脸上……

    如花大和尚哈哈一笑,一扑棱脑袋,放声喝道:“姓秦的,第一招用完了,还有两下。你得加把子力气啦!”

    这一声吼叫,宛如惊醒了青鸾阁一般,倏然轰鸣,惊呼乱叫声顶破了天地。

    “哇!防住了,防住了嘿,那和尚是金子打的吧?秦文恭那锤是铁架子外面包的牛皮么?”

    “哎呦嘿。金钟罩,铁布衫,神了,练神了这功夫……”

    “好家伙,金系的护身罡气。几十年没出现过了,这和尚是那个庙的?”

    “太牛气了,秦文恭倒牌子了!”

    ……

    群雄这么一咋呼,秦文恭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不但是气得,更是臊的。

    出道江湖几十年,没有这么丢脸过,人家站在那里让自己打。竟然差点连大锤都震飞喽,临下来时还夸口取胜,姥姥。现在把脸插裤裆里都丢屁股的人!

    这张脸现在连屁股都比不上!丢尽了颜面!

    曹胜等人的厢房内,所有人都是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冷气,众高人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

    如花和尚轻蔑一笑,拍了拍脑门。冲着秦文恭笑道:“朋友,有几分力气。不过还差点意思,来来来。第二招准备好了没有?洒家没时间陪你一个人玩耍,还有挺多人呢……”

    四周群雄哄然大笑,起哄之声不绝于耳,纷纷嘲笑秦文恭的无能。

    秦文恭一张脸涨的跟个灯笼似地,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嘴巴,刚刚自己关键时刻收手,不但没有伤到对方,还差点连大锤都拿不住,到头来却是自己吓唬自己,真是没用。

    看着对面的大和尚如花,秦文恭恶向胆边生,狰狞一笑,道:“大和尚,刚才那一锤不过是热热身,逗你玩玩……现在这次可不同了,老子全力以赴,你可站直了别躲啊!”

    “放心吧,对付你个娘炮还用躲?”如花傲然一笑,又惹得笑浪升起了一个**。

    “好,好好!大和尚,这一锤来了,你接招吧!”

    秦文恭这一次退到了五丈距离,猛地蹬地,脚下大青石铺就的地板瞬间破碎,足见这一脚蹬地的威力,怒吼声中,双锤左右攻至,一招双锤贯耳,朝着大和尚如花的两侧太阳穴便砸了过来……

    这个地方可是人身大穴,即便是没有练过武的人用力击打这里,也很容易伤及敌人脑脉,轻则脑震荡,重了就是要了人命的。

    秦文恭两柄大锤砸来,那力气何止万斤,双锤攻来,如花缓缓闭目,调匀呼吸,待到大锤到临的时候,猛地张开双眼,同时一声——

    吼!

    原本凝聚在他身上的金色护身罡气在瞬间随着的爆发力,陡然涨大了三倍有余,秦文恭凝聚全身功力的一击,立即与膨胀的罡气冲撞到了一起,在初始时尚能向内压迫,如花金黄色的罡气如同破碎的瓷器一般,一层层地破碎开来,秦文恭的大锤奋勇进击,但在攻进罡气二分之一的时候,便已经力疲,秦文恭运集所有功力勉力为之,最后那两柄大锤便在如花的太阳穴前一寸处止步,双方罡气的较量嗡嗡声鸣,金黄色的罡气浑圆无匹,笼罩住如花的头上,金光之下,连如花的脸孔一时都看不清楚……

    而秦文恭灰白色的罡气运集在双锤之上,如同激流直下的瀑布一般,在如花的脑袋两侧撞成了飞溅的花朵,苍白无力……

    秦文恭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这全力的一击也未能攻破对方的防线,自己的坚持只是途耗功力,并不能伤到对方分毫,但他不敢收手,因为收手就意味着失败,他在进退不得之间,选择了继续硬拼。

    要是此时有个地缝该多好啊,那样便不用站在这里丢人了!

    秦文恭一瞬间有些大恨起之前为自己吹牛的广戒来,要不是他把话吹的那么满,自己即便输了,也有退路……

    秦文恭心念突转的功夫,四周群雄已经是骇然一片了。

    “看啊,秦文恭不行了……”

    “是啊,收手吧,再来第三下,何必在那里途耗功力?”

    刚刚还怂恿秦文恭出站的一行人,没人都是额头冒汗,秦文恭的力气和功夫那在众人当中是出了名的,要是他都对付不了这个如花和尚,只怕这边厢一半左右的高手都不用下场丢人了。

    失败的阴影瞬间笼罩每个人的心头。

    秦文恭正不知进退之时,叶清玄这边的人可就等的不耐烦了。

    孟源筠说话最为阴损,拔着脖子喊道:“喂,姓秦的,你在那干什么呢?这一锤下去你还趴别人身上睡觉了不成?有本事没有,没本事赶紧下去换一个上来,别杵在那丢人!”

    孟源筠这么一喊,比武场内的如花也反应过来了,一声冷哼,骂道:“直娘贼,我还以你这一锤就是跟洒家消耗罡气呢,原来早就气力不济了啊,你还能打不?要不赶紧来第三锤,要不给洒家磕三个响头,洒家也不还手,你赶紧回去,换个有用的人来!”

    秦文恭气得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踉跄后退数步,方才站稳,双手扶膝,不停喘息。

    如花和尚依然一步未动,金光闪闪,有若金刚下凡一般。

    四周人群顿时向着如花大声喝彩,又向着秦文恭哄笑连连。

    此时曹胜等人的厢房内,众人一片死寂。

    现在比武场上的情景,大大出乎人们的预料之外,想不到这个如花和尚竟然这般厉害,而那个秦文恭却是如此没用,第一个出手不但没有博得满堂彩,还弄得这般下不来台,让众宗师顿觉脸面无光,士气受挫。

    曹胜咳嗽了一下嗓子,缓缓道:“哎,这个秦文恭,做人还是这般憨厚,人家伸了脑袋让他锤,自然是有点本事的,偏偏他却手下留情,结果被人耻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派人传个话,让他大义面前,不必妇人之仁,放手施为好了!”

    众人一听,脸上都是浮现出一丝笑意,暗自翘了翘大拇指,喊了一声“高,实在是高!”

    曹征南自然领命而去,走到外间,高声喝道:“曹公传话,秦大侠切记,江湖大义面前,切莫心怀不忍,尽可放手而为,匡扶正义!”

    这么一嗓子喊出去,四周群雄立即又乱哄哄的一团。

    “怎么?原来秦文恭这小子没下死手啊?”

    “咱们是没看出来,但人家曹公看出来了,人家那可是天绝,眼力自然比我们高明……”

    “原来是秦文恭这小子手底下放了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曹胜这么当众一为秦文恭正名,顿时舆论又是变成了另一面倒,又夸秦文恭仗义的,又骂秦文恭脑筋傻的,不一而足。

    而当事人秦文恭脸色一红,连忙拱手朝着二楼厢房道:“文恭谢过曹公提醒,大义面前,文恭知错了……”

    秦文恭心中一声哀叹:曹公是个明白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对方护身罡气的厉害呢?这么说话却是为了的名誉着想,我这最后一锤说什么都要倾尽全力了,不成功则成仁,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前,把这个弥天大谎都撒了出来,要是输了,可就真没办法在江湖上混了……

    可是那大和尚一身的功夫真是厉害,竟然靠着护身罡气,生生扛住了我两大锤的攻击,即便是归虚高手,也不见得有如此防御力啊,这个和尚哪里练得横练功夫,凭着这门武功便足以屹立江湖不倒了啊……(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