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大战开幕
    “你们怎么会一起出现在这里?”房间内,孟源筠语带兴奋地问道。

    夏侯清枫笑道:“我……”

    “他是来助拳的……”聂星邪冷笑一声抢着答道:“我是来给你收尸的,至于李兄嘛……”

    李道宗缓缓喝了口茶,接着道:“我本来是来看热闹的,但……”

    夏侯清枫与李道宗关系最好,只有他才会爱开李道宗的玩笑,道:“但李兄似乎分外看不惯有些人仗着些许名头,便在那里吆五喝六地臭显摆!所以一时受了点刺激,方才出言相助,至于现在嘛……嘿嘿……”

    孟源筠两眼放光,道:“后悔不迭?”

    “不!”李道宗嘴角扯出一丝笑意,“颇为刺激!”

    叶清玄等人不由得笑成一团。

    叶清玄拿着眼睛不时瞟向李道宗,李道宗心有所感,奇道:“怎么叶兄,几日不见,莫非在下变了另外一副模样了么?”

    叶清玄呵呵一笑,“李兄的确是变了,而且是大变。以前李兄在我眼中,似乎总有什么放不下的重担挑在心头,压得你特别敏感,特别焦躁……但今日一见,李兄似乎身心俱轻,逍遥的很呐。”

    李道宗哈哈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端起茶杯,自顾自地品茶,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只是抬眼看向对面曹胜那一群人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厉。

    众人洒然一笑,绝对现在的李道宗似乎变得更加平易近人,更加可爱了……

    叶清玄当然不知道李道宗与家里爆发的冲突,更不知道李道宗因着父亲野心的迸发和越来越过分的压迫而产生了极为叛逆的行动。要不是恰逢宁慧茹用音律疏导了他胸中的抑郁,并为他指点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李道宗就很有可能在严酷的现实压迫中崩溃,要么精神不堪忍受做出极端行为,要么练功走火入魔。武功尽废……

    如果说叶清玄在李道宗的生命轨迹中起到了示范作用,让他领略了另外一种不同意义的人生,那么宁慧茹便是他生命的导师,直接让他走出了父辈的阴影,拥有了一条完全属于自己的道路。

    此时此刻,李道宗毅然相助叶清玄等人的行动。不但是他思前想后的决定,更是他见到曹胜等人跋扈的作为,想及“一剑山庄”上那些同样讨厌的嘴脸,爆发的一次抗争。

    这些拥有了权力,但却想要更大权力的贪婪嘴脸。让他从心底往外地觉得恶心……

    他要把这些拥有同样嘴脸的人物,全部撕得粉碎!

    众人正笑呵呵地聊着这段时间各自遭遇的事情,原来那聂星邪和夏侯清枫都没闲着,自从万恶无极谷分手之后,被薛宫望派出去执行了几次定点清除的任务,对手都是被确认与魔门有染的各地恶势力。

    二人或是刺杀,或是挑战,两个月的时间里共有十二名先天高手死于二人剑下。由于死者大都是穷凶极恶之徒,倒为二人赢取了颇多侠名,在江湖上也是大大的有了名望。所以刚才一现身,便被不少人认了出来,对于这二位白道新晋的侠义人士公然支持叶清玄这等恶徒表现出了十足的好奇心,也让不少本对叶清玄等人下了基调的武林人士重新审视诬赖叶清玄等人的可能性。

    叶清玄兄弟数人聚会,丝毫不把此时的宴会当成有多么危险,正聊得热闹之际。猛听得外间传来一阵礼乐声响,转头看去之时。礼乐声下,有礼官高声喝道:“吉时已到。宴会将始……”

    又是一阵礼乐齐鸣,曹胜越众而出,站在对面二楼间高声喝道:“天地肃清百年有余,如今江湖再起事端,魔门邪教扰乱于内,边疆鞑虏擅兵于外,更有无知小丑兴风作乱于江湖,我等豪杰,岂能坐视不管?今日宴会,旨在唤起江湖正义人士,厉兵秣马,枕戈待旦,于江湖小丑、武林叛逆、魔门邪教,外辱强敌,一决高下!”

    声音一落,四处叫好声鹊起。

    叶清玄等人听得微笑不语,偏是那“狂僧”如花挠头朝着旁边的孟源筠问道:“孟老六,那老头说的是不是我们,你说我们是江湖小丑,还是武林叛逆呢?”

    “既是江湖小丑,又是武林叛逆……”

    “那名头大不大?”

    孟源筠一摊手,眼睛左右横扫,看过外间数万人群,叹道:“兄弟,这全都是冲我们来的,你说这场面大不大?”

    如花恍然道:“哦,这样啊,还行,我师父要是活着,见到我能惹起这么大的场面,定然欣慰至极,欣慰至极!”

    众人听得不由得好笑,这位对旁人诋毁自己的情节完全不在意,反而为自己惹了这么大的场面而庆幸不已,这样的人物不主动生事都是怪了,也不知道那宁渡禅师怎么教的徒弟,难道是故意弄出一个惹祸精,来祸害武林么?

    此时曹胜言毕,另一发起人章丘太炎出头说道:“来人,请剑!”

    身后三道人影倏然飞跃而起,下落至中心空台靠北方的一侧,那里摆着一座香案,三名神兵利器阁的高手从背后各自扯下一把带鞘的兵器,分为两柄剑、一把刀,各自捧在双手掌心。

    章丘太炎冷言喝道:“神兵利器阁,献上灵兵三把,以壮声威,优胜三甲,可自选神兵,斩妖除魔,威震江湖!看剑!”

    左边的大汉呛啷一声,拔出手中宝剑,迎风“唰唰唰”连番挥舞,众人眼中哪里看得清剑身,只见一片冰霜烟霞般飞舞,如幻如真!

    最后那大汉动作一停,将手中长剑高高捧起,众人方才看得明白!

    只见那柄长剑长近四尺,宽有三指。豪光四射,剑身上一股寒气反射光芒,灿烂如同烟霞……

    章丘太炎道:“此剑名为‘雾隐寒光剑’,北海寒玉铁加以刚玉打磨而成,长三尺八寸。重四十八斤,吹毛断发只是平常,更是见血冰封,寒气异常……”

    话音一落,那名持剑大汉猛地跃起,直扑台下鱼池。剑尖只是在水中一点,整片鱼池倏然冰封,大汉身势不停,借力回跃,稳稳落在台上。

    四周武者一片赞叹之声响起。

    章丘太炎面露得色。接着一伸手,旁边第二名大汉又是龙腾而起,手中长剑出鞘时,犹如龙吟,空中气息猛地一凝,出鞘的剑身带起一抹乌光,在空中一振,由一而化为万道。雨点一般的锐气从天而降,噼噼啪啪之声不绝于耳,擂台前方大青石铺就的地面瞬间被洞穿无数个坑点。个个一指粗细,深不见底。

    那大汉收剑而回,将手中长剑一捧,众人又是惊呼出声。

    只见这把长剑大异于常识中的剑型,剑身通体乌黑,叶清玄看之。更像是西洋剑,通体更加锐长。比刚才那把剑长出一截,通体便是一道圆锥。只是划出三道血槽,刺击力必是惊人至极。

    章丘太炎傲然道:“此剑名为‘游龙乌牙剑’,乃是老夫以玄铁精华所制,坚韧无比,洞金穿石如同刀插豆腐一般!”

    话音说完,那持剑大汉陡然一松手,那柄长剑脱手落下擂台,不过一丈距离高度,长剑宛如插入剑鞘一般,咻地一声,直插地面以下,地面上只剩下一把剑柄,锐利程度骇人听闻。

    章丘太炎不顾四周人群惊叹之声,傲然道:“此剑长四尺二寸,重量不过二十二斤,若是哪位兄弟自认以快剑绝技,不妨取走,定然威力加倍,斩妖除魔,不在话下!”

    两把宝剑一亮相,四周武者都是大开眼界,暗呼这才是像样的兵器,跟这些兵器一比,手里的家伙简直就是破烂一般,章丘老头一白话,所有人都是摩拳擦掌,升起了好胜之心。

    孟源筠两眼放光,欣然道:“嘿嘿,好家伙,这神兵利器阁不愧是以铁匠的身份跻身一流大派啊,打造出来的东西果然不俗……”

    李道宗看着第一把“雾隐寒光剑”淡淡说道:“是不错,我看那把‘雾隐寒光剑’还勉强配得上我的身份……”

    聂星邪淡淡道:“这么说来,我只能选那把‘游龙乌牙剑’喽?嗯,剑身无光,迅捷无比,若是夜晚使用,更是如虎添翼!却是杀人利器。”

    旁边的孟源筠一抹额头汗水,出言道:“我说镊子,咱们也是发小了,你说话能不能别那么瘆人,好好的武林后起之秀,你非要当什么杀手!?”

    聂星邪冷冷看了他一眼,道:“你个小贼也有脸说我?”

    孟源筠一顿自己的“天机棍”,道:“老子已经金盆洗手了……”

    “改行当要饭的了么?还拿个棍子,装瞎子啊?”

    孟源筠气得差点背过气去,众人听得哈哈大笑。

    笑声顺着楼台传了出去,在四周豪杰议论声中是如此的扎耳,章丘太炎眼中怒火一闪而逝,恨不得现在立即就把这群目中无人的小子跟掐死,连带介绍兵器的兴致也是大减,想着立即便开始比武,让人上前挑战。

    “最后这把,名为‘鬼头雁翎刀’,爱刀之人便冲着它来吧!废话不说,开始吧!”

    章丘太炎这么简单的一介绍,所有人都是一愣,但同时也都明白刚才的哄笑声惹怒了这位武林名宿。

    众人正互相观瞧,看看谁第一个上场的时候,叶清玄等人的房间里“呜嗷”一声暴喝,一道金红两色的身影电闪般射了出来,轰然落地,如花和尚一挥舞大禅杖,爆声喝道:“啰啰嗦嗦的真他娘浪费时间,到头来还不是要动手?洒家如花,等得心焦,哪个瘪犊子活腻味了,便下来受死吧!”

    如花这么一现身,群雄立即一片哗然!

    想不到叶清玄众兄弟竟然狂妄至此,本是被群雄逼着出现,想不到现在竟敢第一个上来搦战……

    而那些赶来凑热闹,并且奔着“青铜龙塔”而来的好汉们更是轰然叫好,想不到一开场便有如此好戏可以看,都是大为欢呼雀跃。

    对面厢房中,曹胜等人都是眉头一皱,想不到对方竟然先声夺人,一开场便下来这么一位大和尚,曹胜面沉似水,出言问道:“这个人,是谁啊?”

    一直侍立在侧的曹征南上前一步,恭敬道:“回禀叔父,此人便是那叶清玄七兄弟之一,排名第五,法号如花,江湖人称‘狂僧’的便是……”

    “狂僧!?哼,不过刚到先天中期而已,还真够狂妄的,派个先天中期境界的外人下去探探,看看他的本事几何……”

    曹胜淡淡一言,曹征南本想劝他谨慎,这位爷外在的名声可不是好惹的,没想到曹胜眼睛一横,曹征南立马不敢多嘴,领命而去……(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