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4】此来无座
    大禅寺的四大神僧出面守卫郑展堂,虽然表明了中立的立场,不偏不倚,但也断了凤仪阁等人出手救援的行动。

    叶清玄等人自然信得过大禅寺的僧侣,而凤仪阁一方的人却气得满脸铁青,章丘太炎一脸和顺的高人姿态也变得面目阴沉,更不用说旁边一直都希望以武力解决争端的“矛宗”曹胜了。

    青鸾阁不愧为是“矛宗”曹胜挑选出来的宴会场所,这位燕州大豪的产业遍及天下,这青鸾阁便是其中最具规模的青楼之一,设计更是别具特色,融合了江南小家碧玉般的风情,也拥有燕州浩然雄伟的气魄。

    高楼明堂,环绕四周,中间一块阔达五十丈有余的园地。

    四周重楼高达三层,一楼是全开阔的明堂,此时布满了桌椅,二、三楼则是包间,不过对内、对外两侧的窗户全部拆除,让人可以坐在包间内直接看到场内的情景。

    重楼每层均置有十多个厢房,面向园地的一方开有窗隔露台,令厢房内的人可对中园一览无遗。

    比之南方的建筑,青鸾阁明显是以规模宏大,豪华富丽见胜。特别与江南一带淡雅朴素、精致灵秀的宅园迥然有异。

    青鸾阁在整体风格上把北方建筑特有的一种庞大、严实、封闭的虚实感觉发挥得淋漓尽致。

    虽以楼房为主体,但实质上却以中园为灵魂,把里外的空间结合为一个整体,以有限的空间创造出无限的意境。

    重楼向中园的一面都建有相通的半廊,不但加强了中园的空间感,更使四座重楼进一步连接在一起。

    而位于青鸾阁中心处的大阔台,则充满了江南建筑的清雅灵秀。颇有种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只是阔台下方四周的大大的水池便让人感受到主人的品味不低。

    水池四周的空地是青翠的绿草和人工小溪,以碎石的小路绕池而成、从高处瞧下去更可见由小路和绿草形成的赏心悦目的图案。

    当小路还上溪流时。便成拱起的小桥,使整个园景绝不落于单调沉闷。

    无论是有人在园中表演又或决斗。四面重楼厢房的人都可同时观赏。

    曹胜确是懂得挑选地方。

    群雄赶到此地的时候,这里已经坐好了超过六成的人物,除了曹胜、章丘太炎请来的帮手之外,最多的便是“品剑会”争夺神兵利器阁宝剑的各地年强俊杰。其中不乏想与叶清玄等人一较高下的名门子弟。

    而为了“青铜龙塔”宝物而来的各方豪杰,一进场便呼呼啦啦地把一楼的明堂占了个溜满,见到来人太多,青鸾阁更是临时取缔了不少桌子,只是把大批的椅子摆了下去。足足两千把椅子之后,还有不少人连个座位都没有,索性这些混迹江湖凑热闹的人物也不挑剔这些,直接找了个空地,席地而坐,只是这样的人物便多达千人。

    至于二、三楼厢房更是如此,这里都为势力稍大的门派所占,只是此时便能看出江湖上门派之间的亲疏关系和实力强弱,有些人即便占据了厢房,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把厢房让出来。而更多的则是相熟的人物聚集到一处,将原本十人便已拥挤的房间占下了将近二十人,至于不重要的弟子和随从。则都已经挤在了门外的走廊中。

    因为叶清玄兄弟将“青铜龙塔”宝物也拿出来竞标的招数太过阴险,此时赴会的人物比原本估计的人数多了十倍以上,绝大多是都是无门无派的江湖混混,抬眼望去,到处都是人头汹涌,甚至连重楼的楼顶上都坐满了来自各方的武林人物,甚至还有武功不济、立足不稳的倒霉蛋从房顶上失足跌落,摔个半死的,引得满堂轰然大笑。

    好好地一场夺宝大会。被叶清玄等人一搅合,差点变成了丐帮大会。偏偏这些混迹江湖、无门无派的大爷们青皮一个。个个眼里都自成方圆,与那些门派势力形成鲜明对比。也是这场大会中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叶清玄等人被引领到了此地之后,这里的主人“矛宗”曹胜立即给了他们一个恶心的下马威,突然间拍着脑门连连摇头失笑,回头冲着叶清玄等人笑道:“哎呀呀,你看我这记性,竟然光顾着维持大会了,却浑然忘了给诸位安排座位,如今的场面来了这么多武林朋友,占满了酒席,我也是始料未及,怠慢了,怠慢了!”

    叶清玄众人不由得勃然大怒,你在这里摆下鸿门宴,用不着连坐席都不给准备吧,曹胜好歹也是一方大豪,不会这般小气,连这个仇都要算计?

    叶清玄拦住了正要破口大骂的如花和尚,缓缓道:“曹大家果然不愧是武林大豪,这等小事怎会放在心里,忘记便忘记了吧。反正我们兄弟相信,曹大家不会是不欢迎我们兄弟才是……”

    人群后边皇甫泰宁领着一行而来的赵擎廷、黎正阳等人笑着走来,一脸讥讽地笑道:“怎么了几大位?忘了定座位啦?哈哈哈,这里武林中英雄豪杰如此之多,难道就没有一个朋友能容得下几位么?”

    四周人群起哄大笑,带头的不外是那些被曹胜等人请来助拳之人,他们对叶清玄等人的敌视态度极为明显,自然不会放过嘲笑敌人的机会。

    而那些为“青铜龙塔”而来的武林人士,都是现实主义者,谁也不会为了没什么交情,甚至可能成为敌人的叶清玄而得罪两个天绝高手,更可能得罪正道武林的泰斗凤仪阁。

    一时之间叶清玄等人无人接纳,成了青鸾阁中最大的笑柄。

    嬴惠英一脸嘲讽,朗声道:“几位少侠莫非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还是做下了这等丑事让自己的朋友不屑为伍呢?”

    这个场面已经不是是否针对叶清玄等人的小招数、小动作了,而是立场鲜明地施加压力,同时出声,更是提醒一些看不过眼想要出头的势力,敢不敢出头得罪她们凤仪阁。

    尤其她一双凤目冷冷扫过大禅寺神僧和最先挑头生事的石天恒。

    皇甫泰宁等人大笑着迈步上楼,早有下人准备好了厢房,引领着他们走了过去。

    临到二楼,那皇甫泰宁依旧嘲讽着大笑道:“诸位武林同道,哪位可怜可怜我们的几位少侠,给他们腾个房间出来,我这里有赏!哈哈哈……”

    叶清玄身后的如花气得不行,抡禅杖差点要冲杀上去。

    “矛宗”曹胜摇头失笑,无奈道:“真是对不住几位,原本老夫也没想到会有这一朝,谁让突然之间武林豪杰会来了这么多?唉,要不这样,老夫在那鱼塘旁边为几位单开一桌,那里风景不错,视野开阔,不知如何?”

    如果之前的话语只是嘲讽的话,那此时的话便是想当然的侮辱了。

    那鱼池位置,正在青鸾阁正中央,四周重楼人物岂不是可以看耍猴一样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众目睽睽之下,有什么脸面可言?

    四周人群轰然起哄,有的嘲笑叶清玄等人不受欢迎,但也有大骂曹胜阴损,有失大家风范,但曹胜之前被叶清玄等人算计了一手,这个时候满肚子火气,哪里会有放手的意思。

    曹胜话音一落,身后便已经上来一名曹家弟子,拱手为礼道:“叔父,座椅已经准备妥当,只是没了靠背椅,只剩下圆凳可好?”

    四周人群再次轰然大笑,连着曹胜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清玄脸色面沉似水,就这么看着曹胜等人的表演,而且眼前上来报备的曹家子弟,还是个故人,之前联合仙龙洞、左少白的镇岳山城一部,围攻八大世家的人物里,便有三名曹家子弟,而这人正是其中一员。

    曹胜看到叶清玄眼睛飘到了身后,立即醒悟般地说道:“哦,忘了介绍,叶老弟定然对他有些印象吧?呵呵,他叫曹征南,是我的侄儿,而你遇到过的另外两个是他的兄弟,征西和征北,加上老大征东,兄弟四人在我曹家是最不争气的子弟了。听闻不久前与叶老弟发生了点误会,老夫代为道歉。”

    说完便冲着曹征南骂道:“还不向叶小友诸位道歉,你们这些个不争气的东西,本门的矛法连三成实力都没学到,有什么资格挑战昆吾派神剑?自取其辱了吧?还不滚回去练好了本事再来领教?”

    叶清玄眉头一皱,暗道:行啊,这就开始下战书了,看来曹胜对之前门下的败绩大为光火,待会定然会有门下弟子挑战。

    叶清玄冷哼一声,顺着曹胜的话训斥那曹征南,道:“令叔父说的有礼,你的功夫太烂,依我看,哪里有曹家矛法的三成功夫?连一成都不到!否则三人出手,还接不下我一招,岂不是证明曹家的功夫狗屁不如了么?”

    “你——”曹胜勃然大怒,猛然就要发火。

    却被身侧章丘太炎一把拉住,没有立即动手。

    叶清玄仿佛未觉一般,转身对着曹胜一拱手,道:“曹大家矛法叶某早有耳闻,定然不如这小辈所学,待会为了以正视听,曹大家不如当众表演一二,让大家饱饱眼福呢?”

    四周武者轰然大乱。(未完待续)

    ps:家里事情焦头烂额,父亲糖尿病严重,还要安排手术治疗静脉曲张,妻子身怀六甲,每日呕吐不止,弄得在下恨不得使个分身术才能应付。

    白天太乱,已经没什么时间了,只能后半夜写一写,请诸位兄弟谅解一二。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