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终须面对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再次引起众人的注视。

    道成和尚坐在地上,神见和尚坐在他的背后,运功维持他的体力,道成叹了一声,道:“事情如此也是大出贫僧所料之外……”

    叶清玄道:“大师,在一个人体内出现魔气的现象到底是何原因?”

    嬴惠英冷哼了一声,对叶清玄的问法大为不满,自己出言问道:“大师,刚刚郑相所言是否属实?”

    道成再宣佛号,缓缓答道:“魔气现身,而又消散,却是有两种可能。一是如郑施主所言,是被魔门功法重伤,魔气积聚体内不得消散所致……”

    嬴惠英冷哼一声,转身便要与叶清玄理论,但道成继续说道:“但也有可能是郑施主习练魔功之后,有意废掉魔功,而刻意锁住了魔气……”

    四周群雄哗然声响。

    嬴惠英眉头大皱,怒问道:“那依大师所见,到底是何原因?”

    身后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道:“依我看,武相所言定然不假,试问谁会在神功大有所成的时候自废武功,重新修炼?这真气冲突的大碍难道就不怕么?”

    另一个声音附和道:“谁说不是,更何况是魔门功法,压抑普通真气都已经凶险万分,还敢压住魔气,那岂不是自寻死路?这等蠢事岂是堂堂武相愿意干的?”

    此言一起,群凶顿时议论纷纷,大有人点头赞同。

    异种真气冲突的危害性,每一个练武之人都是谈之色变的。

    郑展堂心中暗暗得意……

    郑展堂本就是个野心勃勃之人,当年接到打入朝廷内部的任务之时,心中便有心思与魔门做一次切割。堂而皇之地摒弃魔门功法。

    他最先便已经是打入儒林书院中成为弟子,以极高的练武天赋获得严静流的赏识,得以便览藏书。

    天下破魔神功。佛道各占其一,而一向以“释道儒”三教并立自诩的儒门中人。却因为自己门内没有相应的破魔神功而大为不服。千百年来,儒门中不乏才俊之士想要凭借自己的才智,创造一门与其媲美的破魔功法。

    在这篇名为的武学猜想中,郑展堂找到了自己想要封锁魔气的办法,只是碍于自己内功所限,不能成型。最终算计许久,方才上演了一出假意被魔门高手重伤,请求严静流出手锁住魔气的方法。一举将魔功心法压制在了体内。

    之后郑展堂数十年来苦修儒门心法,取得了极为高绝的成绩,只是体内的魔气一直没有清除,虽然他也知道是颗定时炸弹,但也没有办法。等到自己武学修为到了此等地步之时,原本的芥蒂之疾,成了须弥山般的阻碍,让郑展堂的武功迟迟不能进展,如今已经是他最大的一块心病。

    没想到机会巧合之下,竟然遇到了神僧道成对着自己施展。自己借助其威力,运转最后的荡魔心法,一举将影响自己日久的魔功完全清除。自己再与魔门功法没有了牵扯。

    时至今日,只要他自己不承认,世上没有一个人能证明自己便是魔门六御之一的白虎御主了,即便魔帝罗破敌亲来,他也大可一句“污蔑”斥之,因为最能证明魔门身份的魔门功法,已经在他身上完全清除了。

    想到此处,听着周围群雄纷纷向着自己说话,郑展堂几乎要破口大笑。得意不已。

    而此时面对四周群雄的指责声,叶清玄追其源头。露出一丝恍然之色,淡淡道:“哦。我当是谁这么有先见之明,这么有正义之心,原来是‘烈鲸岛’的顾岛主和‘盐帮’的庞帮主啊……呵呵,咱们之间真是有缘,之前还与两位相见于摩天岭的北森分舵,想不到这么快又能在这里见到二位的身影……二位既然投靠了摩天岭,帮着白莲教打天下,大好的前程不去守护,怎么大老远的又跑到这里施展自己的先见之明?以二位的真知灼见,下一步是不是告诉大家伙,这白莲教乃是救人圣教,这无生老母乃是就是佛陀了啊?二位该不会接下来便拉着我们入那白莲教吧?”

    “你……”庞嵩成顿时大怒,但自己当时大张旗鼓地与摩天岭站在一处,普天之下,人尽皆知,自然无法争辩,一时语塞之下,只气得满脸通红。

    叶清玄等人身后的石天恒突然出口大喝道:“尔等鼠辈,背弃天下,投靠邪教,今日还敢再次张狂,真以为我们正道之中无人了么?”

    石天恒左右人等,齐声大喝,纷纷喝骂,四周群雄登时乱作一团……

    旁边的“烈鲸岛”岛主顾平东高声道:“之前事故不过一场误会,我等五派人物乃是奉命前往摩天岭谈判,争取摩天岭势力退出扬州,反转岭南。可惜就在大事将成之际,被人暗算,竟然有人不希望谈判成功,无耻刺杀,结果‘排帮’帮主石天宝,一代豪杰,就此陨落!”

    “哦?奉命前往谈判?奉谁的命?”叶清玄眼睛一眯,瞥了旁边的凤仪阁门人一眼。

    果不其然,此等挽回大局的谎言,必须要有足够份量的人物来支撑,嬴惠英傲然开口,道:“是我凤仪阁?摩天岭妄动刀兵,怎么我凤仪阁不能代正道中人讨还这个公道么?”

    叶清玄微微一笑,旁边江水寒已经在皇甫泰明耳边轻言数句,让这位皇子眼中一亮,倏然喝道:“凤仪阁虽然身为武林正道一员,但这戍边平叛之事向来是我朝廷之责,凤仪阁即便代表武林,也要通过十二元老会的同意才能行事。尔等既不通知朝廷,又不经过十二元老会,便于邪教妖人私相授受,你说你们是为了武林正道,为了天下百姓,但我看来。你们是勾结妖人,图谋造反!”

    四周群雄一片哗然,竟然有人敢当众斥责凤仪阁造反。这还真是史无前例。

    嬴惠英脸色倏然大变,其人雷厉风行。形如烈火,便便这嘴皮子功夫不高,说不过人家就要拔刀相向。

    便在此时,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阵巴掌声,一个粗豪的声音高声笑道:“哈哈哈,十三弟许久不见,这嘴皮子上的功夫练得是炉火纯青啊。只是你劫持朝廷命官,犯下弥天大罪。自身难保之下,还有资格以皇子身份斥责他人呢?”

    此时皇甫泰明一听来人声音,脸色登时变得铁青。

    人群一分,几个身影缓缓而来,这几人一现身,那嬴惠英脸上立即露出得意之色,重新稳定了下来,而叶清玄等人都是眉头一皱,眼中寒光四射。

    打头一人,紫色九龙蟒袍罩身。衬托着身姿极为雄壮伟岸,一边走来,一边鼓掌。却是当年云州“麒麟会”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第五皇子“庐山王”皇甫泰宁;

    紧随其后,一脸虬髯,面容漆黑,双手格外粗大的年轻人则是“天尊”黎道天之子,黎正阳。

    皇甫泰宁拜“天尊”黎道天为师,学习,与黎正阳正是师兄弟的关系,二人一同出现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

    只是他们身后一人。身材倏长结实,容貌不俗。只是一双蛇般细眼破坏了整体形象,显得分外阴毒的年轻人却让叶清玄吃了一惊。

    赵擎廷!?

    风云盟盟主赵封禅的独子。与自己等人前往武林圣地,差点害死大伙的那个赵擎廷……他竟然也来了……

    让叶清玄惊疑不定的,不只是赵擎廷的出现,而是此时他眼中看着自己时露出的阴毒目光,让他再熟悉不过的了。还记得之前在灵武门内相遇,赵擎廷是竟然没有认出自己,叶清玄便已经料定,当时的赵擎廷是个假冒之人,但此时对方眼中露出的神采,立即让叶清玄知道,这个人,便是自己万分熟悉的那条毒蛇……

    那赵擎廷此时见到叶清玄,阴阴一笑,拱手为礼,道:“叶兄,许久不见了……”

    叶清玄冷哼一声,身后如花和尚却是暴怒大喝,张嘴骂道:“你个蛇胚子,还敢现身?不怕洒家一禅杖拍死你么?”

    赵擎廷脸色一凝,阴笑数声,道:“你这野和尚着急什么?你以为这次你们能走得掉么?”

    如花和尚大怒,抡禅杖就要打过来,却被叶清玄一把扯住禅杖,止住了他的冲动。

    赵擎廷身旁的黎正阳呵呵一笑,道:“赵兄,这就是你说过的暗算与你的两人么?委实让人看着来气,待会兄弟帮你照顾一个怎么样?”

    如花和尚怒极而笑,咬牙道:“黑炭头,算你有种,记得你的话,洒家待会便拍平了你一张脸……”

    黎正阳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却被皇甫泰宁摆手制止。敌人的信心还没完全打击倒,怎会是动手的时候呢?

    “庐山王”皇甫泰宁,一行七八人缓缓走了过来,这位黄天泰明的五哥看着叶清玄等人,释然而笑,道:“怎么了?刚才还义愤填膺的,说是要替朝廷出头,讨伐叛逆?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皇甫泰宁狂然而笑,接着拍了拍额头道:“哦,对了,对了,我忘了给十三弟引荐了……”接着一回身,从人群中引出一位身着官服的中年人,来人一脸桀骜地看着皇甫泰明阴笑不止,皇甫泰宁狞笑一声,道:“老十三,这位大理寺卿于大人,十三弟不会不认识吧?”

    皇甫泰明脸色变得铁青。

    四周群雄开始议论纷纷,而嬴惠英等人脸上都是露出了嘲讽之色。

    刚才还见你如此狂妄,怎么样,现在没话说了吧?

    那位大理寺卿于正国摸了摸瘦如硬骨的面颊,又摸了摸两撇胡子,对着皇甫泰明一拱手,嬉笑道:“呦,十三爷,下官找了您老好久,终于见到了……呵呵!”

    说完脸色一变,唰地从怀中掏出一卷圣旨,朗声高喝道:“皇十三子泰明接旨!”

    人群轰然大乱,叶清玄等人都是目光阴沉,牢牢盯着对方……

    大庭广众之下,让皇甫泰明跪下接旨。这本身就是一种折辱。

    皇甫王朝律法并不如世俗王朝那般森严,若是叶清玄前世王朝,圣旨一下。除了宣读圣旨之人,其他人等都要跪下听旨。以示尊重。

    但这个世界不同,除了领旨之人之外,所有人都不必跪倒,此时那皇甫泰宁便笑嘻嘻地站在那大理寺卿的身边,等着皇甫泰明在自己面前跪下,折辱意味明显。

    那大理寺卿于正国脸色一变,道:“还不跪下,难道你想抗旨!?”

    皇甫泰宁嘿嘿一笑。道:“怎么了十三弟,你难道想背叛朝廷,背叛皇甫家么?真是孝子啊……”

    皇甫泰明脸色数变,最后不甘地一低头,就要跪倒。

    身后江水寒猛地一扯他的肩膀,叶清玄同时一招手,于正国手上一空,惊呼声未等出来,圣旨便已经到了叶清玄的手中。

    “什么破玩意这么吊啊?”叶清玄施施然地打开了圣旨,自己看了起来。

    “大……大胆!”于正国吓得脸色一变。劈手就扑了过来,结果真田龙彦手中刀鞘一横,锵的一声。正中于正国的胯下。

    堂堂正三品的大理寺卿于正国脸色瞬间青紫,缓缓在众人面前跪了下来,嘴中喔喔直叫,浑身抽搐不停。

    皇甫泰宁登时大骂:“哪来的瀛洲武士?tmd,老十三,抢圣旨是什么罪过,你会不知道?你想造反?”

    另一边嬴惠英冷眼嘲讽道:“这边是刚刚正气凌然的皇子了么?如此罔顾国法,还敢妄言治罪?真是好笑!”

    皇甫泰明为人周正,脸色一僵。正要解释,身后江水寒却是出言冷笑道:“治不治罪还轮不到你一个妇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强抢圣旨的确是死罪。不过……这是不是圣旨就两说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皇甫泰宁脸色大变。指着江水寒声色俱厉,却让人看出了他的一丝心虚。

    皇甫泰明一听,一把抢过了圣旨,上下一看,脸色先是大变,接着一轻,最后又是一喜。

    江水寒悠悠道:“既然是圣旨,便要有皇上的玉玺印记……”

    “放屁,那上面的不是么?”

    江水寒笑道:“当然不是,你以为拿个萝卜抠个章就是玉玺了么?玉玺上八个大字‘武林正统,受命于天’,最后的‘天’字下方破了一块,使得天字的一捺断了一截,五皇子竟然不晓得么?”

    皇甫泰宁厉声吼道:“放屁,胡说八道。传国玉玺乃是天外神石所制,你以为是凡玉么?九品神剑全力一击都落不下一个白点!你当天下群雄都是傻子不成?”

    人群中立即人声鼎沸,传国玉玺的传说几乎人尽皆知。

    江水寒微微一笑,道:“看来五皇子的确是不知其过了……不过,这里有人恐怕知道这件事吧?”接着一转头,看向了脸色有些不自然的嬴惠英。

    “看我做什么?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嬴惠英少有的没了脾气。

    江水寒呵呵一笑,朗声道:“当年太子乱政,当今圣上平叛,太子落荒而逃。凤仪阁阁主卓惠梵一剑追去,太子仓皇下以传国玉玺掷之,卓惠梵虽然及时收剑,但剑光依然在传国玉玺上点了一点……而那柄神剑,便是此时嬴女侠手上的这把‘青霜’!传国玉玺破了一边,青霜剑同样不能免祸,剑尖一侧,崩了一口……不止嬴女侠能否为群雄展示一下呢?”

    “莫名其妙!”

    锵的一声,嬴惠英将青霜剑归入剑鞘之中。

    只是此举,顿时让天下群雄大为起哄,嬴惠英脸色更是为之一沉。

    “这,这不可能……”皇甫泰宁脸色苍白,万万没有料到竟然有此一事。

    皇甫泰明沉声道:“五哥,你假传圣旨的事情,恐怕也是死罪吧?你告诉我,父皇到底怎么了?”

    皇甫泰宁脸色一变,阴沉道:“父皇无碍,你不要危言耸听。”

    皇甫泰明直直地瞪着对方,皇甫泰宁避开视线,又道:“父皇终日劳苦,身体有些劳累,日前进紫金山调养,住在‘伏龙寺’中……”

    叶清玄等人登时色变。

    伏龙寺!?

    那不是仙龙洞的势力么?

    人群中轰然传来一声大笑,人影闪过,“九头蛟王”姚定盛傲然现身,双手抱肩,冲着叶清玄等人说道:“确是如此。在下与伏龙寺住持卧龙大师有旧,日前书信往来方才知晓,听闻老皇帝对十三皇子甚是想念,十三皇子定要保重身体,安然无恙地前往哦,哈哈哈……”

    姚定盛仰头大笑,又是走到了一边,表明不会介入此时的争端之中。

    不过他的话已转达,意思叶清玄等人再清楚不过,老皇帝在我们手里,想见一面,他们的走上一遭了,而且恐怕那“青铜八面鼓”也不能有失……

    这么一个插曲之后,顿时让叶清玄等人心情沉重太多,就算此时取得胜利,依然是处处被人压制,牵着鼻子走的态势!

    叶清玄深吸一口气,缓缓道:“看来今天来的朋友不少,不知还有什么人要来清算旧账的,不妨站出来,咱们借着曹大家的地界,算个清楚好了……”

    曹胜哈哈一笑,侧身一让,道:“说得正是,酒席此时已经摆好,诸位武林同道,随老夫一同赴宴吧?”

    “阿弥陀佛!”

    四大神僧齐齐跃起,落在郑展堂四周,神见和尚出言说道:“事情真相未明之前,便由我大禅寺四僧护卫在武相左右,诸位同道还请莫要靠近……没有意见吧?”

    叶清玄等人登时一喜,这个时候竟然能够让魏无疚腾出手来帮忙,无异于一大助力。

    大禅寺守卫之下,就算是凤仪阁阁主亲来,又岂敢与这天下第一宗门爆发直接的冲突呢?

    郑展堂心情最好,施礼道:“如此有劳几位大师了。”(未完待续)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