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2】变幻莫测
    与并称佛道两大破魔神功的终于重现江湖,而那四大神僧中最为神秘、轻易不显露江湖的道成和尚原来便是精擅这门佛法的高手。

    一声梵音之下,群雄体内功法顿时无所遁形,纷纷在护身罡气上显露出最原始的颜色,根基、属性、雄厚程度,一目了然。

    群雄惊呼连连,叶清玄等人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最核心处的郑展堂……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大禅寺神僧的目的何在了。

    江湖传言,郑展堂乃是魔门打入朝廷内部的高手,而郑展堂又是凤仪阁大为鼎力支持的朝廷官员,早有消息言之凤仪阁与魔门有着极深的牵扯,暗喻凤仪阁早与魔门勾结到一处,图谋天下。

    此时这四位大禅寺神僧共同出手,便是查验这郑展堂体内深处,到底是不是魔门功法的底子,若他真是魔门中人,即便他隐藏得再深,数十年不练魔功,也藏不住魔门的气息,在天下群雄面前,必然真容暴露,还叶清玄等人一个清白。

    这样一来,别说是天下群雄,便是凤仪阁也不敢再为难叶清玄等人一步,而且凤仪阁到了那个时候,在天下群雄面前,必将声名扫地,便是宣称自己也是受害者,也必然对其声誉大为打击。

    此时此刻,嬴惠英等凤仪阁中人的心情,也绝对不比叶清玄轻松多少。

    一出现,天下群雄中最为核心的几人,几乎都是瞪大了双眼,紧盯着被四大神僧围住的郑展堂。

    此时郑展堂眉头紧皱,在最为炽烈的照射下,爆发出撕心裂肺地吼叫声,被制住的穴道立即打通,十二支锁魔锥破体而出,被道成之外的三大神僧接在手中。罡气猛然爆发,爆发出炽烈的无色罡气,浩然庞大,刚正不阿。在炽烈的佛光面前,既不进取,也不退缩,方方正正,维持自我!

    四周群雄轰然而乱……

    “好纯正的儒家真气啊!”

    “看,是浩然正气,是儒林学院的浩然正气……”

    “果然纯正,没有错误,不是魔功,郑相果然是被冤枉的!”

    “卑鄙小人。诬赖郑相,玷辱儒门,还抹黑凤仪阁,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群情激奋,四周人群瞬间爆发滔天怒意!

    叶清玄等人倏然色变。还未等出言,那四大神僧中的道成一声暴喝:“住口!行动未完,都与老衲退下!”

    接着手掌中佛光再盛,其余三大神僧一声佛号,同时空出右掌,瞬间拍击在郑展堂的身上……

    浩然正气倏然胀大了一倍有余,接着又再涨大三分之后。轰然破裂,一股银灰色的煞气轰然产生,破出郑展堂体外,同时一声虎啸声从其全身毛孔中震荡出来!

    嘶!

    这是什么罡气,好阴冷晦暗的气息啊!

    天下群雄大吃一惊,不能置信地盯着被四大神僧围困中的郑展堂。心潮澎湃起伏,不能自抑……

    难道……

    难道这朝廷深受重用的“武相”真的是魔门的妖孽,凤仪阁真的与魔门大有牵扯,图谋天下不成?

    群雄心里乱了……

    嬴惠英浑身无力,脑海中乱成一团。不过萦绕在脑海中的,还是如何在天下群雄面前否认与魔门有牵扯的事情,尤其这郑展堂不能留了,必须立即处死,否则他若是为了活命,说出与凤仪阁高层密谋之事……

    只是说出那一件两件,便足以让凤仪阁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嬴惠英心中激荡,一回头,一把扯开被两名弟子捧着的长匣,露出里面凤仪阁两大神剑之一的青霜剑,就要拔剑出手,将郑展堂格杀!

    便在此时,旁边一只大手压在了剑柄之上,轻松地挡下了嬴惠英拔剑之举……

    “你——”

    嬴惠英大怒,反手一掌攻向阻止自己之人,但左手刚一出掌,不想那人轻松一指点在了自己手腕之上,原本浩瀚的内息登时平静得如同冰封湖面,兴不起半点波澜……

    嬴惠英顿时大吃一惊,抬头却看到章丘太炎笑眯眯地一张老脸,轻松说道:“嬴侠女且慢动手……且慢慢看来!”

    嬴惠英心中之震撼不可言喻,想不到这章丘太炎武功竟然如此之高,自己原本以为与其不像上下,想不到却被对手轻松压制,连一招都反抗不了……

    闻听章丘太炎之语后,嬴惠英转头观看,顿时惊呼出声!

    只见此时郑展堂身上缠绕的银灰魔气突然变得不稳起来,左右撕扭如同有生命的物体,似乎想要脱体而去……

    佛光再次大盛,道成和尚脸上大汗淋漓,粗重的呼吸预示他坚持不了多久……

    就在道成难以为继的时候,那郑展堂身上的魔气终于熬不住佛光的照射,砰然声响处,化为一道轻烟,被佛光灭杀当场,郑展堂大吼一声,一道更为炽烈的浩然正气再次破体而出……

    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包括信心满满的叶清玄和魏无疚等人……

    怎么……

    怎么又是浩然正气!?

    轰!

    四大神僧再难以控制郑展堂身上的浩然正气,顷刻间被那股刚烈的气势震退了数步有余,踉踉跄跄,不能站稳。

    道成和尚更是身体一虚,顷刻倒地,好在其他三位神僧反应敏捷,在他倒地前将他扶稳……

    郑展堂身上浩然正气浑圆无匹,威严正直,不炽不烈,正如儒门中庸之道,护持自我,但此等状态坚持了不到片刻,郑展堂气息顿消,颓然倒地。

    叶清玄等人慌忙冲来,将郑展堂围在当中,万国泰更是搀扶起郑展堂,郑展堂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看向叶清玄的目光之时,带上了一丝意味难明的笑意,接着朝着道成和尚鞠了一躬,道:“多谢大师出手……当年被魔门高手重伤,在下虽然得静流师兄出手救治,压下了魔气,但多年以来,在下武功再无寸进,便是因这体内残留的魔气。如今竟然被大师一举拔除,在下欣喜万分,日后在下再有任何进益,都是摆大师今日所赐……在下由衷感谢!”

    叶清玄等人听得遍体生寒,不明白这魔门中人怎么会废掉魔门内功,学成了儒林书院的至高心法,不明所以之下,只能纷纷看向道成和尚。

    叶清玄觉得这回遇到的是毕生中最倒霉的一次失误,喉咙仿佛哽住东西,艰难问道:“道成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道成和尚艰难喘息,还未等回答,突然一声龙吟声起,众人眼前一道青翠映目的一道豪光,“住口!”

    一声暴喝兴起,人影一闪,嬴惠英手持青霜剑已然落在当场,凤目带煞,杀气逼人,手中青霜神剑一指叶清玄,喝道:“卑鄙小人还有何话说?”

    叶清玄一愣,道:“什么有何话说?我问道成大师干你何事?你又是哪根葱?”

    “狡辩!”嬴惠英一声,冷冷说道:“天下英雄眼前雪亮,郑相已经在神僧破魔功法之下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尔等卑劣手段已经大白于天下,你还有什么话说?还不立即放人,跪地待死?”

    话音落时,身后又是呼呼两声,章丘太炎与曹胜也是双双而至,一脸冰冷的面容紧盯着叶清玄等人。

    叶清玄冷嘁一声,还未说话,身后的孟源筠已经是忍受不住,出言对着章丘太炎喊道:“喂,这位就是章丘前辈吧?眼前这疯婆娘是谁,是你的女儿还是你的姘头?让她收声滚远一点,事情未说清楚之前,她在这里胡咧咧什么?”

    “找死!”

    嬴惠英的脾气哪里容得孟源筠的调侃,手中青霜剑一震,立即便要出手杀了孟源筠。

    叶清玄眼睛一眯,身上真气瞬间凝聚,这一眼看出便是凤仪阁的人要是敢出手,自己定然要让她吃个大亏。

    天下群雄面前,那章丘太炎如此好名声,在自己一方有可能占据道德高地的情况下,定然不容许轻易将自己一行人杀死,他一定会让自己等人死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免得日后为人诟病,影响了他得之不易的名声。

    果不其然,就在嬴惠英想要动手之际,那章丘太炎轻轻一拍她的肩膀,顿时散了她凝聚的真气,同时微微一笑,看着孟源筠,眼中寒芒一闪,道:“这位小兄弟说话注意分寸。这位乃是凤仪阁此行使者,乃是监督老朽等人是否公正对待了诸位,是否给诸位一个公平解释的机会!”

    “我家这位兄弟心直口快,章丘前辈切莫一般见识……”叶清玄又朝着嬴惠英一拱手,歉然道:“这位凤仪阁的女侠,事情原委还要道成大师解释一二,你又何必如此着急出头呢?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想让天下豪杰知道的么?”

    嬴惠英狠狠盯着叶清玄,森然道:“果然伶牙俐齿,油嘴滑舌,不知欺骗了多少江湖豪杰……也罢,便请大禅寺的几位神僧说说事情原委,若是尔等真的犯下了大错,惠英到时再与你们计较不迟!”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