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9】慨然而来
    如花和尚这一嗓子之后,原本喧闹的酒楼登时寂静无声。

    孟源筠上前拉扯如花,劝慰道:“花儿,花儿,莫生气,都是些势利小人,气坏了身子犯不上……”

    皇甫泰明几人摇头叹息,叶清玄道:“如此看来,咱们还是到前头的饭庄随便吃点便好!”

    几人纷纷转身,不想那被摔晕过去的守门大汉的属下呼啦一下围了上来,有人出言喝道:“大胆,伤了我们曹家的人,辱骂了曹公,你们还想走?”

    “滚!”

    皇甫泰明一抖衣袍,一声龙吟,金黄色的罡气爆发激起,倏然发威,四周六七名曹家弟子同时被震飞,轰隆隆,砸翻了摊位、撞碎了门窗,满地打滚,惨叫连天……

    眼下形势被人步步紧逼,每个人都是精神紧张,这次竟然连个守门的喽啰也敢如此造次,就连性格一向坚忍的皇甫泰明都忍不住暴怒非常。

    几人心底都是极度不爽,正要离去,突然一声冷哼从酒楼上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道:“哼,这‘品剑会’乃是曹公、章丘公二位武林泰斗邀请天下英雄会聚之盟,想不到也有这等鸡鸣狗盗之辈前来兴事,惹不起二公却对一些选下人动手,真是好大的威风!”

    叶清玄等人倏然止步,都是一股无名邪火冒了起来。

    还未答话,楼上又传来一个音调尖啸了几分的声音,道:“穆大侠只在齐州地面上行走,这里教化普及,哪里见过那些乡下来的土豹子,以为到这里抖几下威风,江湖都要颤上三颤,这种人别说穆大侠看不过眼,便是我‘香獐’白胜也是要教训一二的。”

    叶清玄眉毛一挑,旁边的孟源筠叼着一只炭笔在自己的小本上翻了翻。道:“齐州姓穆的,有点名声的只有两人,是密州白云寨的‘白云双穆’穆广宽、穆广阔兄弟两个;至于那‘香獐’白胜,是五湖岛‘五禽六兽’中的老七……都属于马马虎虎(先天中期)的范畴。”

    砰!

    就楼上传来一声怒拍桌案的声响。一个声音暴怒道:“哈哈哈,想不到我穆家兄弟成名二十几年,到头来在人家眼里也不过是马马虎虎的水平,看来说不得也要跟几位见个真章了!”

    而另一边也是乱哄哄地大骂起来,言语更像是土匪流氓,什么脏话都飚了出来,想来就是那“五禽六兽”中人了。

    除此之外,那整间二楼上的江湖好汉都是受了曹家的邀请在此赴宴,相互之间本就有旧,此时都是纷纷喝骂。更有掀桌子、砸椅子、兵器出鞘的声音一同响起,直呼这事没个善了。

    万国泰一顿手中青龙大刀,砰地一声巨响,大喝道:“乱嚼舌根的鼠辈,有胆子出来一战!”

    那如花和尚更是爆裂。被人逼着参加这狗屁的“品剑会”,本就憋了一肚子火气,此时听人喝骂,哪里还控制得住脾气,吼!

    一声,震得酒楼上下门窗扑索索乱抖,接着大禅杖上前一抡。呼地一道罡风飞过,那酒楼二楼的临街窗户登时全部被罡气刮飞,一片惊呼声中,露出二楼满登登的一群武林人士。

    想不到街心处的几人竟是如此暴烈,而功夫又是如此惊人,只是站在街心随意地一扇。这边正面窗户都破碎成了漫天的木屑,登时个个脸色苍白,其中一名年过四旬,面白无须的中年人站起身来,强自镇定地沉喝道:“尔等何人。竟敢如此张狂!”

    一听声音,正是刚才说话的穆姓之人,但却不知道是穆广宽还是穆广阔。

    “狂你个直娘贼!”如花大和尚直扑而上,也不通名报姓,直接大禅杖向下拍了过去,罡风呼啸,硕大的罡气团如同一只大象一般冲了过去,范围直盖整栋二楼……

    一阵惊慌失措的声音乱起,二楼总共不下三十名武林高手登时乱作一团,有的拔兵器抵挡、有的往后直退,更有的直接趴在了地上,被人踩得呜嗷直喊!

    那穆姓武者周围同时跃起将近十名高手,同时出手拦击如花和尚这暴烈的一击——

    轰!

    一声震撼半个徐州城的爆炸声响起,这座古香古色、极为高雅的酒楼,整个二楼都在这一击中被掀飞了起来,罡气形成一道音波倏然向外扩散……

    哗啦啦……

    周围房舍上的瓦片全部飞了起来;

    砰嚓嚓……

    整条街所有的建筑窗户全被震碎……

    二楼上三十多名武林高手如同被飓风卷起的布娃娃一般向外拋飞,一同拋飞的还有酒楼上的桌椅、酒菜、木屑、石块……

    孟源筠一抄手,接住一只从眼前飞过的烧鸡,吹了吹沾上的少许灰尘,直接撕下来一条大腿,狼吞虎咽。

    叶清玄一伸指头,弹飞一块飞来的瓦片,没好气的说道:“孟老六,你还有这胃口呢?”

    孟源筠冷哼一声,道:“我说叶子,你别美,等着瞧好了,就老五这一出手,惊动了半个徐州城……哼哼,咱们的这张架,只怕现在就得开打!看你回头怎么有时间吃东西!”

    身后一直抱着肩膀不说话的魏无疚走过来,直接抢下了半只烧鸡,道:“如此也好,打就打,晚打不如早打,按他们的打法不如按咱们的打法……‘品剑会’?我操他大爷去吧,我让他‘品毛会’都办不成!”

    众兄弟互相看了一眼,想不到这位魏无疚脾气上来也是这么大,看这样子也是动了真怒,就算曹胜和章丘太炎两人的天绝排名超过他不少,众人也不由得替他们担忧。

    “好,今天我们兄弟就来个大闹徐州府,看看有什么人敢挡咱们兄弟的路!”

    叶清玄倔脾气一上来,也是不要命外加不要脸的主儿。

    众兄弟轰然响应。

    身子落在最后的郑展堂呵呵一笑,淡淡说道:“果然是……一群精神病!”

    **********

    哈哈哈!

    如花和尚一阵狂笑,三拳两脚外加一禅杖,将眼前十多条之前还气焰熊熊的江湖好汉打翻在地,因着没有大仇。他们也不过是与人助拳,所以未曾取他们性命,只是都“哎哎呦呦”地骨断筋折,伤的爬不起来。

    如花那夯货早把僧袍脱下了半扇。露着精壮的大膀子,杵着大禅杖在那里叫嚣道:“一群没眼力的狗才,这回认识洒家的大禅杖了么?”

    众人中最早挑衅的“香獐”白胜之前被如花一把嘴巴扇飞了三颗门牙,此时捂着腮帮子,拼命点头道:“认得了,认得了……敢问大师法号几何?”

    “洒家如花!”

    众人当场呆滞,这家伙就是那“狂僧”如花啊?白胜不由得暗自叫屈,早知道是这大和尚,他哪里敢触霉头啊……

    “狂僧”如花的威名,已经与叶清玄一样。早已名动江湖,更随着劫持郑展堂的事件让他们兄弟几人的名声如同井喷一般地传播开来,风头一时无两,连着那些早已成为一方豪杰的前辈高人都是比之不上。

    如花继续训斥道:“告诉你们这帮狗才,洒家的禅杖只给你们留一次情面。再遇到跟洒家叫板,洒家一禅杖拍扁了你们……”

    接着一抡大禅杖,一声风响,擦着众人的鼻头飞过,吓得众人一阵惊呼,方才喝道:“听清楚没有?”

    众人忙不迭地点头,“挺清楚了。听清楚了……”

    这群武林高手齐齐暗呼倒霉,他们这次前来,不过是凑个热闹,毕竟三十六天绝之一的曹胜发来请柬,这面子说出去是足足的。谁能料到,这主人还没出面。这客人就找起陪客的麻烦来了。

    没了曹胜这位正主撑腰,这群人的实力真是白给。

    如花和尚转身扛着大禅杖便走,孟源筠叼着小笔头走上前来,挨个看了一眼,哀声叹气地将小本子拿出来。挨个对比着划上横杠,同时嘴里叨咕道:“情报失误啊,这哪里是马马虎虎,根本就是混个脸熟嘛……”

    那一群先天高手个个羞愧难当,更有失声痛哭,埋头不语者。

    如花大和尚嚣张跋扈地走了回来,叶清玄笑道:“怎么?爽啦?”

    如花吐了口吐沫,抖了抖浑身的肌肉,道:“连热身都算不上!”

    “那就好!我们走……”

    “去哪?”

    叶清玄一指前方“青鸾阁”,笑道:“饿着肚子怎么打仗,走,赴宴!”

    “好嘞!”如花大笑着领头就走。

    皇甫泰明一愣,问道:“可这宴会还有三天,我们这么就过去,是不是太冒失了?”

    “等着人家摆好鸿门宴么?”叶清玄呵呵一笑,道:“这场宴会既然请了咱们兄弟,那什么时候开始,就是咱们说了算!”

    接着眼中神光一闪,猛地扯起脖子仰天长啸一声,声音破天而去,倏然传遍数十里远近,周围数以万计的武林人物,本就被之前的爆炸声惊醒,此时更是纷纷从各处涌上了街头房顶,极目向这里远眺而来。

    叶清玄长啸一声之后,施展之法,嗡嗡隆隆的声音如同九霄云外传来的雷音,瞬间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武林人物的耳朵里:“昆吾叶清玄,携众兄弟,前来赴会!”

    声音飘渺千里,巍巍荡荡,天下间的武林豪杰何时见过这般神奇的功法,明明说话之人远在数里外,甚至数十里外,但话一出口,却仿佛直接落在了耳边炸开一般,登时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心下骇然。

    江水寒呵呵一笑,道:“七哥,你这招先声夺人,用的真是漂亮。”

    叶清玄哈哈大笑,道:“这一回赴宴的人恐怕就不止是我们兄弟了吧?那些闻着‘青铜龙塔’味道而来的鬣狗们,恐怕也坐之不住,担心我们陷落青鸾阁,让曹胜他们得到那‘青铜八面鼓’了……嘿嘿,算计我们兄弟?就算你是天王老子,也得给我脱层皮!”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