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赴宴徐州
    一石激起千重浪!

    标明“青铜龙塔”最后一个器皿的出现,让整个武林沸腾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八剑之争只是前奏,不少武林大豪对此都是静观其变的态度。毕竟这东西不管在谁手中,“青铜龙塔”的踪迹未现,争来争去只是徒增危险。只有确认了“青铜龙塔”的真正位置,这开门的钥匙才有用处。

    现在获得“青铜龙塔”踪迹的两件器皿“青铜琉璃盏”和“青铜八面鼓”双双现世,不管是有剑的仙龙洞,还是有“青铜琉璃盏”的八大世家,甚至是一无所有的武林大豪,都会把目光放在出现最后一件重要器物“青铜八面鼓”的徐州府中。

    徐州府,齐州的战略要地,大运河与泗水交汇之地,商贾往来兴盛,不下于州府济盛府。

    此时太阳快要沉没在西山之下,有些店铺已亮起灯火。街上行人熙熙攘攘,热闹依旧。叶清玄等人四下里看着热闹,却要退在一旁,才不会阻碍行人。

    叶清玄兄弟五人,加上真田龙彦和魏无疚、郑展堂,一行八人在远离徐州府的地方便上了岸,早早地便到了城中。

    看了眼魏无疚身后兴致盎然、四处打量的郑展堂,叶清玄有些头痛地叹了一口气。

    到了这个时候,才发觉这郑展堂实在是个拖油瓶,走到哪里都得带着,不但帮不上忙,还要分开最重要的战力魏无疚鞍前马后地看着他。

    就这个阵仗,怎么去赴那名为“品剑会”的鸿门宴?那些冲着郑展堂而来的武林高手岂不是立马就要炸锅,如果将郑展堂留在外面,最强战力魏无疚就要守卫在他身边,叶清玄一行人去赴宴,那就几乎等同于去送死。

    无论是“兵主”章丘太炎还是“矛宗”曹胜,都不是“鬼爪”聂屠能够比拟的。这两位大宗师级的人物,任何一个出手。都不是叶清玄他们能够接得下来的。

    最后大家一商量,去他妈地,爱谁谁,反正自己一行人的行踪已经泄露。魏无疚、郑展堂的存在也差不多人尽皆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真刀真枪的跟他们干一场。

    来到了徐州府中最为热闹繁华的一条大街上,孟源筠伸手指着街头十字路口旁一座房舍重重的大宅院说道:“看,那就是徐州府最为著名的花楼青鸾阁,里面最著名的十二歌妓表演的栖凤舞,就是连王公大臣也赞叹不已,而这座青鸾阁,就是这次章丘太炎和曹胜联合举办‘品剑会’的地点。不但是那里。便是这条街上与之相邻的四大酒楼、三家客栈也被豪气的‘矛宗’曹大家全部包了下来,只要报上江湖名号,便有门人弟子直接发块牌子,这几天可以在这几处随便吃喝,所有的开销。都由曹大家报销了。”

    “不愧是燕州大豪,曹大家还真是够豪爽的啊!”万国泰赞叹地说道。

    孟源筠一撇嘴,道:“是啊,是够豪爽的。不过那是最初,最近这段日子只怕曹大家有些郁闷了吧……”

    “为什么?”如花不解地问道。

    旁边的江水寒淡淡说道:“原本曹大家只是自己请了一些武林朋友来参会,但自从我们把青铜八面鼓的消息一发布之后,徐州府每日赶来的江湖中人千多人。每日光是酒水消耗听说便超过二十万两白银……曹大家这份慷慨只怕已经让他有倾家荡产的感觉了吧。”

    众人一听,不由得大乐。

    他们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不过曹胜家大业大,几百万两的银子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大事,但是无形中等于被叶清玄等人摆了一道,也的确够他郁闷一阵子的了。

    众人一路溜达。早在几天前,便派孟源筠前来打探虚实,所以有什么情报,也是问他。

    叶清玄看了看街上挎刀佩剑的武林好汉们,笑着问道:“孟老六。这次的‘品剑会’除了章丘太炎和曹胜之外,还有什么人来?”

    孟源筠想了想,说道:“人来了不少,除了曹胜和章丘太炎的朋友之外,主要都是被凤仪阁拉拢的门派,其中最有名气的叶子你也很熟……”

    “是什么人?”

    “荆中‘楚江帮’帮主陶光泽,荆北‘太罡门’门主金卓宁,琼州‘烈鲸岛’岛主顾平东,还有扬州‘盐帮’帮主庞嵩成……这几个人,你熟吧?”

    叶清玄哑然失笑,道:“熟,熟得很。当年我前往武林圣地之前,便有他们和滇南‘排帮’帮主石天宝,一共五大势力帮着凤仪阁和摩天岭来找我们的麻烦,还差点被他们刺杀成功。后来我一回来,便在摩天岭的北森分舵遇到了顾平东、石天宝和庞嵩成,结果被我杀了石天宝,顾平东好命先走一步,庞嵩成戒备森严,没机会下手……想不到这些人竟然还敢到这里来……难道他们与摩天岭之间的勾结就没人在乎么?”

    “朝廷不追究,江湖上的人又有谁敢与这些大佬们正面较量呢?”江水寒寒声说道,“况且他们并没有投靠摩天岭,只不过是凤仪阁的马前卒,奉命帮着摩天岭胁迫一下朝廷。结果倒霉的遇到了你,石天宝那样的高手都被你暗杀,名震滇西的‘排帮’势力土崩瓦解,你说凤仪阁恨不恨你?”

    “这一次凤仪阁的人会来么?”皇甫泰明沉声问道。

    对于凤仪阁,叶清玄是讨厌,因为成仇,而皇甫泰明则是因为季家而从一开始便深恨这群野心勃勃、到处制造事端的女人。

    “听说是会来人的,不过不知道是谁……想来不会是姮素雅那个女人了吧?临去武林圣地之前的那件事,可是让她吃了大亏的,听说在凤仪阁内部,也受到了极严的处罚,由内三堂调到了外三堂。”

    “咎由自取。”皇甫泰明冷哼一声,缓缓说道。

    叶清玄浅笑一声,继续问道:“除了这几位之外,还有什么人?”

    孟源筠挠了挠脑袋,掰着手指头说道:“除了这些人。功夫说得过去的还有……‘桃花溪’的宋天星,‘金风细雨楼’的苏梦涵,‘关东大刀’易东风……呃,还有……诶?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

    皇甫泰明哼哼一声。道:“你早上出门吃错药了吧?这些人拿出来一个都是一方大豪,功力都是先天后期,甚至有可能已经是归虚境的高手了,你管他们叫功夫说得过去?”

    孟源筠“啪”地打了个响指,道:“自从咱们叶子打败了‘鬼爪’聂屠,第一档次的选手都叫功夫说得过去……先天后期的叫功夫还行,先天中期的叫马马虎虎,先天初期的叫混个脸熟……”

    叶清玄听得头皮发麻,谨慎地问道:“那六兄弟方便说一下,那功夫还行的有几人。马马虎虎的是几个,混个脸熟的有多少呢?”

    孟源筠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舔了舔吐沫,将其翻看,认真地数了一遍。 边数边说:“功夫还行的,七八人,马马虎虎的十几个,混个脸熟的暂时发现不到三十人……”

    叶清玄一拍脑袋扭头就走,孟源筠上去一把拉住,急问道:“都这时候了你要干啥啊?”

    叶清玄猛扯衣袖,急皮酸脸地说道:“我要干啥?你说我要干啥?退出江湖!”

    “凭啥啊?这点人就把你吓唬住了?这不是你作风啊?”

    “我作风是什么不要紧。最重要的作风就是不去送死……你赶紧给我松手!”

    两人在这里拉拉扯扯,其他兄弟看得哈哈大笑。

    万国泰一举青龙偃月刀,笑道:“好了老六老七,这天下就是这样,没我们躲的余地,还不如一刀劈出个天地!”

    如花和尚也是挥舞了一下大禅杖。瓮声道:“就是如此,杀,杀个痛快!”

    叶清玄叹了一口气,道:“苦逼的江湖日子啥时是个头啊,走吧。前边正好有个酒楼,不给你们扯犊子了,肚子都饿了……”

    这时候,一行人来到了一处热闹的酒楼外面,里面灯火通明,呼喝之声不绝于耳,极为热闹。

    叶清玄几个人说说笑笑,便往里面走。

    把门的数名大汉伸手拦着几人,为首一人傲然道:“站住,这几天这间酒楼已经被燕州曹大爷给包了,没有请柬的恕不招待。几位请到别家去吧!”

    叶清玄等人一愣,想不到这个酒楼还要请柬,前几个饭馆酒楼可只要是武林人士便畅通无阻的。

    叶清玄从怀中掏出那张请柬,比划了一下,只是没料到那封请柬是单独为叶清玄等人预备的,样式极为简单古雅,但落在那几个大汉眼中,却成了寒酸的意味,而且“品剑会”的请柬没有一个是如此模样,顿时让他们以为叶清玄等人是拿着假请柬,来这里混吃混喝的骗子,那为首大汉立时冷哧一声,道:“揣个死耗子,就冒充打猎的,你们要是想凑热闹,便晚几天再来,或是上前几个饭馆里对付一顿酒菜算了,这里可是高级酒楼,不是你们这些下等人有资格进去的!”

    “我操你姥姥!”如花和尚登时大怒,上前一把就揪住了那人的脖领子,直接就给举了起来。

    那为首大汉也是个身高体强的大汉,没料到被人一把就给举了起来,正惊叫狂呼,耳边风声骤起,“啪啪”两个大嘴巴,打得他眼冒金星,晕头转向,嘴里一硬,却是一嘴大牙全都给打落了下来。只听那耳畔如雷吼般的声音暴喝道:“有本事下请帖,没办事请吃饭,曹胜那老狗是派人来戏耍洒家的不成!?”

    说完一甩手,轰的一声,连人砸倒后边一排手下,连带着酒楼的大门也轰隆一声直接砸塌了进去。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