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6】英雄救美
    封清岩步步紧逼,连俊书和陆敬对视一眼,反倒断了逃跑的念头,心下一狠,齐齐抽出成名兵刃,一笔一扇,一齐攻出,直奔封清岩而来。

    青光一闪。

    封清岩“醉吟月”细长剑身划出两点青芒,飘飞而去……

    叮,叮!

    青芒落在两人兵器尖上,发出两声清脆的声响,二人尽管早有准备,依旧向后翻退。

    连俊书、陆敬二人当然想不到失传百年的昆吾派的系真气竟是如此的怪异难防。

    知道硬拼内力讨不到好处,二人不敢逞强,一招之后猛然退后,运气化解,幸好尖锐气劲受体内真气拦截,由快转缓,由强转弱,到心脉附近便不能为祸,不过已使二人出了一身冷汗,也耗费了大量真元。

    封清岩落回地面,脚还未沾地,立即贴地飞出,追着二人而来。

    一声娇叱,天空两条彩带如同彩云一般飘来,“霓裳仙子”倪红裳赶来救援……

    而同一时间,一黑一白两道人影电芒一般闪现,联手合击,劲风潇潇,正是“黑白双煞”二怪到来……

    封清岩哈哈一笑,剑芒一展,瞬间变将来人全部卷入了剑势之中!

    青气缭绕,剑芒漫天。

    兵刃交击的声音爆竹般响起,“霓裳仙子” 倪红裳兵器脱手,“铁笔书生”连俊书的铁笔齐中而断,“玉扇子”陆敬大腿溅血,跄踉跌退……若不是凑巧赶来的“黑白双煞”这两大高手挡截,恐怕类似连俊书、陆敬这些次了数级的人物连小命也保不住。

    剑势再暴涨,仅能相抗的黑白双煞二人也给杀得只能勉强守住,连连后退,气势全消。

    剑芒倏然消去,青气缭绕剑身,却是怡然不散。

    封清岩持剑傲立。大笑道:“痛快!痛快!来了的两位老叟只怕就是黑白双煞两位老师了吧?手底下果然不弱!”

    黑白双煞那怪异的阴阳腔调同时惊诧喝道:“昆吾派的!?封道荣那老东西是你什么人?”

    封清岩神色一动,第一次感受到了昆吾派前辈流传下来的骄傲感,更何况这位封道荣,正是自己的外公。强压心神中的激动之色。傲然答道:“在下昆吾封清岩,封道荣正是家祖!”

    封清岩羞提乃父,跟了母性,自然奉封道荣为自己的家祖!

    黑白双煞肃容道:“想不到封道荣那个老东西还没绝后,今日碰上,我们兄弟正好一报前仇,看看你继承了封道荣几分功力……”

    封清岩狂笑不止,仰头喝道:“既然是与我封家有故,正好封某一并接下来了!”

    “废话少说,纳命来!”

    黑白双煞一声怒吼。两人双手再次链接到了一处,施展出当初对付叶清玄的,劲气破空的尖啸声布满空间,一张可以磨灭万物的太极图朝着封清岩倏然飞去。

    封清岩则是冷哼一声,缩身一弹。横移五尺,那太极图倏然追去,同样也是横移过来,但封清岩脚下的停顿还不超过眨眼的一半时间,整个人突然展现惊人的高速,倏然弹上半空,左手剑鞘。右手宝剑“醉吟月”,趁着对方横移的空挡,双手鞘剑双出,点往二人太极图的正中心。

    蓬!

    那剑鞘在太极图的消磨下,瞬间化作漫天的碎粉。

    但太极图本身也是一僵,重新显露出黑白双煞的身形来。二人虽然还保持着联手的姿势,但上身都是不自主地晃了半晃,眼中的惊讶之色难以抑制!

    这是最近以来,他们第二次在昆吾派的弟子身上被人破了必杀绝招,心中的憋屈劲就不用提了……

    封清岩两剑袭往黑白双煞的眉心。却被对手联手一指,点中剑尖,倏然飞上了半空……

    封清岩双眉直竖,双眼精光闪烁,嘴角笑意不变,一声长啸.人往半空升腾而起,接着一翻身,头下脚上,以更快速的姿势飞来,剑势一时更见凌厉!

    黑白双煞二人脸色铁青,虽然刚才的一击,看似击退了封清岩的攻击,但其实却是被对方的剑势生生压下了当下,无法寸移一步,只能留在原地拼命相抗!

    黑白双色的锦袍被劲风压抑得猎猎作晌,四周荡起的千万点尘土到了他二人身前三尺处,便像碰上隐形的墙壁般扑扑落下,既是二人功力通玄,正全力凝气,同时也是封清岩袭来的压力足够强大。

    封清岩倏然降落!

    黑白双煞大吼一声,跃地而起,凌空运腰转身,手掌暴胀,两只大手往封清岩脸门抓来。而至始至终,二人中间的两手都是牢牢地握在一起。

    封清岩手中“醉吟月”往前似缓似快地推出,迎上黑白双煞快至毫巅的一抓,竟恰到好处地把对方狂猛的攻势完全封挡。

    黑白双煞双手五指箕张,每只指头都带着频率地颤动起来.在有限的指动幅度里作着奇异的动作,两手十指,就像十件武器般往封清岩的宝剑攻去。

    封清岩“醉吟月”一颤下抖出数十道剑影,封锁了对方每一指的攻势。

    “叮叮当当”连串爆晌。

    三条人影撞到一处,黑白青三色盘旋纠缠,再分不出彼此。

    指剑交击发出的劲响,没有一刻停下。

    蓦地青芒暴胀。

    黑白双煞联手之势终于分开,同声厉吼,仰身退离封清岩的剑圈之外,翻身跃过众人,到了房顶,同时一踏,身躯飞出数丈远近,“嗖”的一声投入了庄外,身形瞬间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封清岩缓缓飘落,随着他落下,两片黑白色衣布也随着他缓缓落地,竟是黑白双煞被割断了的一小截袍服。

    封清岩面带笑意,朗声远呼道:“二位前辈好走。武林正值多事之秋,二老不如隐遁山林,方可终老,若是继续助纣为虐。必然命丧江湖,身败名裂。”

    声音轻柔渺茫,却是声达数里之外,以黑白双煞实力。必然听得清清楚楚。

    想不到这里竟然还有“黑白双煞”这样的高手,差一点前功尽弃!

    封清岩转头看了一眼陷入呆滞的连俊书等人,森然道:“黑白双煞都已经逃了,你们几个还想动手!?滚,趁我现在心情好,我不杀你们……”

    连俊书强自说道:“我怎知你不是与黑白双煞两败俱伤?”

    “说的好,那你何不过来试一试?”封清岩冷哼一声,淡淡说道。

    连俊书等人面面相觑,虽然心中大为意动,却真的是不敢上前一步。

    刚才封清岩展露出的剑法威力。怕是跟叶清玄也不相上下,那可是忽略境界,也可越级杀戮的绝世剑法,以他们的实力,又怎敢上前冒险?

    封清岩冷笑一声。迈步向后院走去。

    眼前镇岳山城的叛徒多达百名,竟是没有一人敢于出手,当封清岩迈步进入后宅,这些人互相看了一眼,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地面上的那张“霸刀令”,都是不约而同地怪叫一声,丢下手中的兵刃。扭头便跑。

    手段向来狠辣的三位护法,也是毫不阻拦,因为此时此刻,他们的心中也是同样充满而来惧意,甚至大为后悔当年受左少白的蛊惑,背叛了镇岳山城。

    “我们怎么办?”陆敬问道。

    连俊书道:“我们已经尽力。还是找到左城主,如实禀告吧……”

    倪红裳也是说道:“不错,你不见那黑白双煞都负伤而逃,我们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如实禀告吧,以左城主的为人。定然不会深疚。”

    “玉扇子”陆敬欲言又止,最后道:“既然如此,你们先带着铁鱼和尚先行离开吧,我留下监视封清岩,看他会带着大小姐去往何处……”

    连俊书和倪红裳不疑有他,点头示意,转身离去。

    铁鱼和尚在之前的战斗中,被叶清玄挟持,浑身功力被吸干,同时身中百余毒,重伤未愈。

    而此时,看着连俊书和倪红裳离去的身影,陆敬叹了一口气,道:“对不住你们了,左少白看似平易近人,其实内心极度多疑,我们都只是他的棋子而已,要不是当年他有恩于我,又轻信了他许诺的好处,我怎会背叛申屠镇岳?如今左少白暗中结盟魔门,兄弟我是不敢做此蠢事,你们愿意卖命,就去吧,我可要找个地方隐居一生了……”

    嘀咕了一番,“玉扇子”陆敬左右看看无人,立即一缩身,从另一个方向窜了出去。

    **********

    申屠娇娇坐在床榻之上,身穿着新娘子的嫁衣,脸色却是苍白而无血色。

    双手死死地攥着膝盖,指甲几乎都嵌入了肉里……

    她实在难以相信,往日里对待自己有如兄长的左少白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畜生,不但阴谋杀害了父亲,以及毫无怜悯地害死一众兄弟,还妄图贪恋自己的美色,想要娶自己为妻?

    做梦!

    我一定要找个机会杀了他……

    申屠娇娇双手攥得更紧。

    尽管申屠娇娇的功力受限,没办法凝聚功力,但却丝毫压抑不住她内心的怒火和杀机。

    听到父亲身亡的消息,申屠娇娇第一时间不是悲伤,很奇怪的,她只是哭了一晚,然后便满身心地念头,都是为父报仇,为弟弟报仇!

    “姐姐我想父亲……”一个声音从外屋里传来。

    “我也想父亲,但我们必须活下去,才能报仇……”另一个柔柔的声音响起。

    申屠娇娇叹了一口气,不明白左少白是怎样的变态心理,竟然想着在同一天迎娶两个仇人的女儿为妻为妾。

    那外屋的二人,正是洞仙谷吕易风的两个女儿,吕秀婷和吕秀倩……

    ps:

    老爹的身体让我这几天一直忙碌于各大医院之间……耽误了更新,万分抱歉。

    还请诸位兄弟担待一二,对不住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