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5】上门讨债
    时日近秋。

    北风也有些凉了。

    封清岩沐浴、更衣、熏香,将自己全身上下、里里外外,每个部分都洗得彻底干净。

    因为在他眼里,今天的事情是神圣了。

    杀人。

    封清岩不是第一次杀人,但却是第一次感到杀人是这般的神圣,那是对一个人的承诺,以及对另一个人的负责。

    封清岩雇了一辆骡车,迈步车上,面对车老板的询问,淡淡轻语:“城外,红枫山庄。”

    此时天色已是下午,要不是有足够的银两,车老板还真不愿意走这么远的路程。

    骡车穿过一片桂树林。

    林外是个斜坡,按着一条小河流过,河上有道石桥,连接着两边的碎石路,通往一个长满苍群树木的深谷去。

    峡内隐见房舍,隐在红叶秋色里,如诗如画,极是宁谧恬静。

    世人实难想象,这样的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竟然是江湖上第一黑道势力的一处秘密庄园。

    这里是左少白秘密购置的房产,这个消息十分准确,是专业人士废了大力气才打听到的地方。

    江湖上风起云涌,形势危急,可是这里不见人影,仍像全不设防一般,若不是消息的来源是“夺天七兽”他们,封清岩还真是不会把这里与任何卑鄙龌蹉的人物联系道一起。

    想到这里,封清岩也不由得暗自一笑:这样美丽的景色,使人散忧而忘俗,若有拿剑拿刀的大汉巡来巡去,岂非大煞风景。

    骡车驶过石桥。

    桥下流水淙淙,封清岩胸襟大畅,放目领略眼前怡神恍目的美景,悠然自得。

    这时骡车驶进峡内,两道清溪沿峡流谷出,路旁长满树木花草。鸟儿和唱争鸣,好不热闹。

    转了一个弯,前面有个大石牌坊,上面凿着“红枫山庄”四个大字。牌匾左石两条石柱各挂着一个“囍”字的大红灯笼。

    封清岩看着灯笼,轻笑一声,道:“怪不得那狗崽子说事情紧急,时不我待,原来还真是到了紧要关头了啊……”

    封清岩一下车,门内立即有两个仆役迎了上来,歉然道:“这位大侠请恕罪,如果客人是来参加主人婚礼的,恐怕还要稍后一些时日。”

    身后刚要离开的那位车老板,闻言一乐。大声道:“喂,这位兄弟,你来早了。不如就车我送你回去,给你打个八折!”

    封清岩呵呵一笑,他当然知道左少白外出未归。他是故意挑了这个时候赶来出手的,抹了把嘴唇上的小胡子,道:“车老板放心吧,这里的主人是我朋友,他自会安排车马相送的。”

    车老板耸了耸肩膀,赶着骡车离去。

    那两个仆役却是互相看了一眼,不明白这个死皮赖脸的客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既然提到了是主人的朋友,他们却是不好得罪。

    封清岩上前一步,一左一右用手臂揽住了两人的脖子,一边朝里面走,一边问道:“左少白那小子没回来,那四大回来没有?他们在哪?”

    二仆一听对方连这里主人的真实姓名都知道。又该这般没大没小的直呼其名,料定必是主人的贵客,不过摄于规矩,依旧是不敢多言。只是客客气气地顾左右而言他。

    封清岩不满地一撇嘴,说道:“你们两个这没眼力见。难道没听你们主人提过我么?论起辈分,你家主子……就是左少白那小子,见到我都要叫我一声‘二大爷’呢。”

    两个仆役已是额头冒汗,但三人也是深入庄园,一路到了正宅的门口,一路上虽然不少人好奇地打量,但都是没有上前询问,直到此时到了正宅门口,方才出现一个书生模样的人物挡住,手中扇子呼了一声收起,指着封清岩,对着两名仆役怒喝道:“站住,这个人是什么人?你们怎么带他进来了?”

    其中一个仆役一愣,彪的乎地说道:“这位说他是主人的二大爷,所以我们……”

    “放屁!”

    那书生扇子一抡,挥舞扇柄,上前便是扫了过来,劲风暴起,竟是连着三人一起笼罩在了罡气之下,只怕这一扇沾实,封清岩自有办法对付,但两个仆役必然身死当场。

    封清岩眼中精芒一闪,双手向后一甩,两个奴役直接向后飞了出去,避过了书生的一击,而他的右手食指向前一点,直奔他的手腕而来。

    那书生正是四大护法之一的“玉扇子”陆敬,几日前跟随左少白帮助仙龙洞一系抢夺“青铜龙塔”的重要线索,结果弄得灰头土脸,虽然没有受伤,但胸前被叶清玄刻下一行小字,却是奇耻大辱,数日前方才回到此地,又要给左少白操办婚事,心中本就恼火,该着今日当差,竟然遇到一个图谋不轨的人物,大怒下立即出手,没想到遇到的人物手下同样硬朗。

    陆敬心下大怒,一扇之威接连数次变化,但竟然依然不能引导对方偏移攻击方位,最后勉力缩手,才让对方一指点在了扇柄上……

    一道凝聚如同玉石一般的罡气劲沿着手中玉扇而上,钻入手内,随脉而行,以他精纯的护体真气,一时竟也阻截不住,一直到腋窝处重穴方才将对方罡气化开,整条右臂经脉都是镇痛非常,骇然下强提一口真气,往后飞退。

    而对方也不追赶,就那么笑嘻嘻地站在原地。

    “你是谁?”陆敬惊骇莫名,倏然问道,上下仔细打量了封清岩一番,突然想起,当年大小姐曾经在一个剑客身边混迹许久,自己曾经远远地看见过几眼,此时想起,上下一对比,立即认出了封清岩。

    “你是纠缠大小姐的那个臭道士!?”

    封清岩笑着点了点头。

    “你,你你……你是昆吾派的封清岩!?”陆敬磕巴半天,终于说出了这个名字。

    而此时他的身后早有同僚上前助阵,呼啦一下子,超过二十多人将封清岩围在了中间,人群中又缓缓走出一人,却是那“铁笔书生”连俊书。

    他倒是一眼看出了封清岩的身份,大骂道:“臭道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大小姐闷闷不乐,就是因为你这妖道,今天正好将你除去,省得大小姐烦心!”

    封清岩仰头哈哈一笑,道:“好极了,原来娇娇真的在这。你们这几个叛徒,背叛了镇岳山城,还敢称呼她为大小姐?你们也配?”

    陆敬、连俊书脸色气得通红,不过也不愿意在这件事上跟人陷入口舌之争。

    封清岩冷哼一声,淡淡道:“你们两个都在,正好,我带人送你们一件东西!”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白布包裹的的物件,直接一丢,落地后当啷一声,却是金属一样的物件,二人大奇,附身捡起来,打开一看,登时一哆嗦,东西又是掉在了地上。

    只见那物是一把玄铁制造的小刀,造型古拙霸气,刀柄处一点红色的珠子,上面三个猩红的大字“霸刀令”!

    没有任何的装饰,也没有任何的其他蚀刻,光秃秃、黑黝黝的,却充满了一股沉重的肃杀之气。

    霸刀令下,鸡犬不留!

    这是江湖上人尽皆知的口号,是镇岳山城的规矩。

    连俊书和陆敬二人担任镇岳山城护法几十年,自然一眼便认出了这枚“霸刀令”的真假,常年来对于申屠镇岳其人的畏惧,让二人瞬间脸色铁青,心中惶恐不已。

    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东西是你从哪里得到的?”连俊书声音都有些变了颜色。

    封清岩嘿嘿一笑,道:“自然是它的主人那里……”

    “胡说,放屁,他早已经死了,他已经死了!”陆敬脸色由青而苍白,甚至连嘴唇都有些白了。

    封清岩既不否认,也不承认,淡淡道:“你就这么认为也好。因为你的角色太过不重要,所以你是不会看到真正答案的那天的……”

    “你,你说什么?”

    回答连俊书的,是封清岩长剑出鞘的声音和漫天嗤嗤作响的剑气破空声……

    被人围困,居于劣势之下,第一个动手的,竟然是这个潇洒不羁的剑客,而对方一出手,也不是什么“擒贼先擒王”的策略,而是连俊书、陆敬二人曾经领教过的,一招之间漫天剑气,将他们二人和周围差不多三十名左右的好手尽数罩进了攻击范围之中,气势凌厉,剑意凌绝。

    知道这个时候,连俊书和陆敬方才醒悟过来,这个封清岩不就是对付他们如土鸡瓦狗一般的叶清玄的同门师兄么?

    联想到叶清玄的厉害,二人登时被一股惧意笼罩,人群之中,竟然萌生了退意,叮叮当当的兵器撞击声中,二人狼别后窜,放弃了对封清岩的夹攻。

    二人一后撤,其余人等自然更不是封清岩的对手,几乎只在一瞬间,三十多名好手尽皆洒血抛跌,兵器脱手纷飞,竟然在一招之间,同时被封清岩的一剑划断了右手手筋,从此再不能握兵器了。

    而连俊书和陆敬二人却是避开了攻向要害的几剑,不过身前的衣服却被划破,露出了略带血痕的胸膛,以及留在上面的字迹:“无耻叛徒稍候,自有人取尔等性命!”

    封清岩看得一愣,接着失声笑道:“小师弟改行当算命的好了,我看一样名满江湖!”接着眼中精光一闪,望向差点就要转身而逃的二人,道:“二位,准备好去那个地方了么?”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