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3】乱局渐成
    万枪会“枪王”赵云鹏的徒弟上去都是白搭,其余人等更是不敢叫嚣。

    皇甫泰明继续出演震慑道:“各位武林同道,为人所蒙蔽,我相信诸位心中的一腔热血,但也请认清事情原委,莫要为某些人所乘。须知前几日救助郑展堂者,皆是魔门、黑道中人,诸位与其同样行径,心中便不无可疑么?回去好好想想吧!”

    众人立即乱哄哄的一片,叶清玄见领头的广济低头不语,只是口喧佛号,而另一人滕平则是当了出头鸟,已经被搞定,这胡萝卜加大棒的搞法,立即让眼前这些人成了一盘散沙,再不愿蹚这趟浑水。

    江水寒看着船头局势已定,对着操船的万国泰低声道:“大哥,没事了,我们开船!”

    万国泰一点头,立即张帆摇浆,开动快船。

    武林群雄没了主意,打又打不过,说又不占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清玄一行人离去。

    而在这人群之中,有两人低头私语,其中一人道:“看来又让他们逃过了一劫,赶紧把这边的情况上报,必须有武功能够镇得住场面的大宗师参与才行!”

    “不但要有大宗师,还要有朝廷官员方可,最好要有一封圣旨才能更稳妥,刑部的文书管不住皇子!”

    “对,要大宗师、要圣旨、要刑部和大理寺的官员,都要来!”

    **********

    李道宗安静地坐着,看着茶碗中的茶叶,在热水的作用下缓缓舒展开来,将茶碗中的清水染出碧绿的颜色,一股淡雅的清香扩散开来,就像人的生命,缓缓绽放,散发出令人或喜或悲的情感。

    此时天色已经大晚,而“一剑山庄”的“问剑阁”中却是觥筹交错。极为热闹。

    周围噪杂的环境仿佛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不少人都是江湖上威名赫赫的武林前辈,若是以前,也许自己会礼貌而又微笑地注意听他们说话。并不是点头示意,表示支持,至于他们所说的内容,经天纬地也罢,毫无意义也罢,自己都要摆出“一剑山庄”少主人的架势,对这些人予以尊重。

    即便他们只是在自己面前放了一个臭屁!

    原来,位置坐的这么高,也不是件什么令人高兴的事情啊!

    可是……

    李道宗侧目向上望了过去,主位上那个神采飞扬、气势威仪的人物。难道真的是自己当年那个不问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父亲么?还是那个在大伯面前唯唯诺诺如同妇人的父亲么?还是那个跟门下仆人说话也都是客客气气的谦谦君子了么?

    李道宗再望向父亲背后的那幅字“天下”,笔锋如剑,从上而下的一笔,贯穿“天下”二字,洞天彻地。就像是李慕禅绝世天下的一剑;而更上方的,则是那块牌匾让天下人都嫉妒万分的四个大字——“剑临天下”。

    在这四个大字之下,到底有多少人是用真心面对他人呢?

    有人说自己的父亲城府极深,究竟是对还是错?

    回归家族之后,李道宗从未有如此的不适应,仿佛人人的脸上,都戴着一副面具。伪善的面具。

    可以说,“一剑山庄”在李道宗的父亲“剑君”李幕儒的带领下,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发展,无数武林名宿、绝世高手都纷纷投靠,“一剑山庄”的势力迅速膨胀,光是从人手上来说。几乎有了问鼎“十大门派”的实力。

    以前“一剑山庄”的强,是一个人的强,是一把剑的强;而如今的“一剑山庄”,则是整体上的强,气势上的强……

    哪一种“强”更强一点。李道宗也说不上来。

    只不过看了看大堂上假意欢笑,互相吹捧的诸多嘴脸,李道宗却是从未有过的厌烦!

    这些人……

    关键时刻恐怕还不如叶清玄和如花和尚那两个混蛋可靠!

    李道宗从来不认为这两个人是自己的朋友,相反,他从心底厌恶这两个人,不止是因为他们打败过自己,自己单纯地嫉妒。李道宗从内而外地与叶清玄一众兄弟有所不同,他是世家子弟,尽管不想承认自己有多与众不同,但却是与他们有很大不同,就是叶清玄一众兄弟直白的脾气,就时常让他受不了。

    相反,他反倒与夏侯清枫很有话题,与密宗的那个小喇嘛宗巴也聊得很投机。虽然那个能说会道的小喇嘛与谁都很谈得来,甚至最后连“灰狼”沃尔夫都被他说服,被他剃度入了佛门,拜在了他的门下,成了一个佛门护法……

    想起“武林圣地”的日子,李道宗反倒是由衷地感到快乐和高兴,那里的人们足够单纯,也难怪到了最后小活佛宗巴都开始在那边广收门徒,大讲佛法,布道救人了。

    “道宗,你在做什么?”

    身畔突然传来一声不满的声音,李道宗倏然一震,无奈地从回忆中回到了现实,望向了一脸不满之色的父亲,淡淡说道:“父亲何事?”

    “哼,何事?你晋伯父正在问你话呢……”

    李道宗转头一看,四周各方大佬都正紧紧地盯着自己,而其中一名长相凶恶的老者正是李幕儒口中所述的晋叔叔,燕州“雷尊”晋亥。

    一方大宗师级人物,“归虚境”中期高手,在如今的“一剑山庄”中也是响当当、说一不二的人物,地位尊崇,已是地位最高的客座长老之一。

    李道宗歉然一笑,心下却是叹了一口气,道:“晋伯父恕罪,晚辈刚刚失神了。请问晋伯父问的是什么?”

    晋亥爽朗一笑,道:“无妨无妨,贤侄不必抱歉。晋某只是想问,那劫掠了郑展堂的叶清玄,跟你曾经在武林圣地共处两年之久,不知其人实力到底如何?”

    李道宗一愣,问道:“可是晋伯父有心参与朝廷的围捕?”

    晋亥面露不豫之色,而同样的表情也在众人面上有所展露。

    李慕禅更是羞愤不堪,一拍桌子。大骂道:“逆子,你难道不知道今天的大会所说何事么?这么久以来,你都听了些什么?竟然还问出如此蠢问题?问你什么,便回答什么。多余的不用你来过问!”

    李道宗始终觉得跟眼前的这些人之间有着一层隔膜,这一次,这层隔膜显得更加清楚了。

    李道宗缓缓说道:“叶清玄此人诡变狡诈,不止是为人,武艺上更是如此,与其为敌,实属不智!”

    “雷尊”晋亥望了李幕儒一眼,冷哼一声,坐回位上,显然对于李道宗对叶清玄如此推崇极为不满。

    “说些有用的!”李幕儒脸色铁青。沉声喝道。

    李道宗深吸一口气,觉得浑身的不自在,站起身来,缓缓说道:“叶清玄擅长剑法、步伐、内功,此三项。天下无人出其右……”

    人群一片哗然,有人忍不住说道:“少庄主危言耸听了吧?难道少庄主也不是他的对手?”

    李道宗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升起一股邪火,仿佛对自己面临的一切,这不属于自己的一切,又让自己必须接受的一切,都是统统的不满。索性直言道:“我?我当然不行!么?我用是不行,二十年后,大伯行不行,试过了才知道!”

    “放肆!”李幕儒腾地站了起来,指着李道宗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疯啦?胡说什么?难道叶清玄赢了你两次,你就以为他天下无敌了么?你这么说是要做什么?掩盖自己的无能?滚出去。我李幕儒没有你这样窝囊废的儿子!”

    李道宗求之不得,转身便走,把李幕儒气得差点拔剑杀了他。

    临到门口,李道宗突然一转身,淡淡说道:“诸位想要名震天下。最好不要打叶清玄的主意,他不是我朋友,但我也不想他踩着我‘一剑山庄’的名字往上爬!诸位若是实在有这个性质,不妨用自己的名头挑战,不过我要再说一句,万恶无极谷一战,‘三十六天绝’之一的‘鬼爪’聂屠和‘血浪刀’彭飞廉在二对一的情况下,在他的剑下还是一死一逃,诸位自认武功高过彭飞廉、聂屠的,在下在此恭祝各位旗开得胜!”

    说完,洒然离去。

    静寂,这一刻鸦雀无声。

    连高坐在主位上的李幕儒一起,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能置信……

    “血浪刀”彭飞廉和“鬼爪”聂屠两人联手都没能取胜,还被人杀了一个,伤了一个……d,难道那叶清玄有着“三十六天绝”的实力不成?

    这个消息是真的么?

    所有人都惊呆了,绝对不相信这样的事实……

    当然,李道宗说的也不是事实,毕竟当时叶清玄不是单独面对强敌,不过他所获得的战果是极度骇人的。

    叶清玄在任何时候的战斗,都将周围的环境应用的完美无缺,他有一种天赋,就算是自己独自一人面对强敌,也能争取到最大的优势,从来都不会陷入孤身苦斗之中。

    李道宗这么说,只是有些厌烦,极度的厌烦。待在这群争权夺利的人群之中,让他分外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甚至,这整个“一剑山庄”都有种让他透不过起来的感觉。

    李道宗一路冲过数个房舍,最终到了一片僻静的小花园中……

    长大了嘴巴,撕心裂肺的嘶吼!

    不过,却没有声音。

    李道宗早已习惯了这种无声的嘶吼……

    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不行!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别人告诉他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从来没有人问过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他在每个人的眼里都看似重要,其实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一剑山庄”少庄主的身份,而他真正的这个人,从来都没人懂,从来都没人关心,也从来都没人觉得真正重要!

    这一刻,他突然想要逃避这一切……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姜斐然……

    这一刻,他的耳畔突然响起了袅袅琴音……

    又是她……

    李道宗茫然寻去,不远处深锁的小院中,一个白色的小楼,李道宗仰慕眺望,尽管知道什么也望不到,但那琴音却像以前无数次一样,将他心中的烦躁,连同不快的记忆,一同洗去……

    纤长白色的手像一对美丽的白蝴蝶般在琴弦上飘舞,一阵阵强可裂人胸臆、柔则能化铁石心为绕指柔的琴音,在小花院上的夜空激荡着。

    李道宗心神完全沉静下来,闭上双眼,全心投入,天地像忽而净化起来,只剩下音乐的世界。

    当一曲弹毕,李道宗整个身心宛如清洗过一般,重新变得干净、透明……

    琴音已渺,李道宗也知道,弹琴的人也已经离去。

    多少年来,每当自己心情烦闷的时候,就会到这里来,而且二十余年毫无例外的,那小楼中传来的琴音都会将自己烦躁的情绪一一抚平。

    这次也不例外。

    李道宗当然知道那栋小楼中住的是什么人,那是天下第一剑的结发妻子,凤仪阁当代阁主卓惠梵的大师姐,天下第一美女宁慧茹。

    可惜,深宫锁佳人!

    大伯父李慕禅与宁慧茹之间的关系,不是他这个晚辈可以评论的。

    叹了一口气,李道宗朝着小楼方向鞠了一躬,转身正准备离开,突然脚边草丛中一阵轻响,李道宗看了过去,微微一笑,从草丛中抓起一只毛色雪白柔软的小兔子来……

    左右看了一眼,柔声问道:“幽兰,你在这里么?”

    旁边花丛中,款款走出一个绝色妙龄女郎,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见到李道宗,脸色一红,盈盈一礼,道:“幽兰见过大哥!”

    李幽兰,“剑神”李慕禅与宁慧茹的爱女……

    在李道宗的记忆中,自打有生以来,这栋小楼便是不见一人,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便冒出这么一个妹妹出来,说是李慕禅和宁慧茹的女人,没有任何人有任何的疑问,李慕禅没有否认,那便没有人敢有!

    当年李道宗年纪还小,现在虽然心里不时觉得奇怪,但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把手中的小兔子递了过去,温声道:“幽兰,大哥过几天便要下山,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么?胭脂水粉,还是漂亮衣服……”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