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8】各有算计
    东西在对方手里,自己一方三名归虚全部追来,开口否认未免也有些小家子气。

    姚定盛冷哼一声,没有好气地说道:“此物名为‘青铜琉璃盏’,是寻找‘青铜龙塔’所在的重要器物……”

    “哦?这倒是意料之外,想不到老夫竟然有如此好运气。”南宫智达眼珠子一转,接着淡然说道:“既然此物为诸位必得之物,在下有一个提议,不知姚帮主能否代替仙龙老前辈答应此事呢?”

    姚定盛脸色不虞,看向一旁的哑龙。

    哑龙也是脸色难看,但却微微点了点头。

    哑龙在仙龙洞中低微极高,乃是仙龙老祖当年闯荡江湖时的随身仆从,虽然是奴仆的地位,但即便“蟠龙老祖”敖光兴见了他,也要恭恭敬敬地施上一礼,叫声“哑叔”。

    姚定盛得了“哑龙”首肯,也就不再顾忌,点了点头,答应道:“南宫先生,请说吧。”

    南宫智达看了“哑龙”一眼,轻笑道:“想不到姚帮主威名赫赫,原来也不过是别人家养的奴才啊!”

    姚定盛脸色瞬间大变,时红时青,但被哑龙一瞪,只好压住怒火,沉喝道:“南宫先生别说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划下道来吧……”

    “好!快人快语!”南宫智达心内得意一笑,洒然道:“我南宫世家所求别无他物,只要参与‘青铜龙塔’的发掘行动,并分享诸位所得的三成!”

    “三成!?做梦呢吧?一成都没有!”姚定盛勃然大怒。

    一旁的左少白倒是当起了和事老,笑道:“无妨无妨,条件可以谈嘛,不如南宫先生先将东西拿来,我们找个地方详谈?”

    “左少白,你当我是申屠镇岳,还是把我当成三岁的小孩子任由你哄?详谈可以,想拿走却是做梦。”南宫智达冷嘲热讽地说道。左少白讪笑一声,面色未见一点变化。

    姚定盛缓缓道:“南宫先生,东西在你手里也不懂得用法,不如我们击掌为盟。立下誓言可好!”

    “誓言都是虚的,嘿嘿,想拿走也不是不可以……”南宫智达话锋一转,道:“开门的宝剑给我两把,东西便交给你们好了!”

    姚定盛从未想过这个南宫智达如此难缠,黑着脸点头,道:“可以!不过东西不在我身上,你得跟我走一趟……”

    南宫智达嘿嘿一笑,道:“不必了,想要东西。诸位随时可以来南宫世家来找我!”

    姚定盛又想发火,这时候身后一阵乱呼呼的声音传来,赤蛟帮、镇岳山城和南宫世家的人马全部赶来,分成两派,互相对峙。

    南宫智达更是躲在人群中央。笑着说道:“几位可要想好,我南宫世家的援军不久必到,是否两败俱伤,姚兄可要慎重啊,毕竟……这家里做主的不是姚兄!”

    姚定盛脸色气得通红,看了看此时的局面,就算己方动手。也是不敢把南宫智达怎么样,一旦祸及“青铜琉璃盏”,那可不是自己能够担待得起的。

    姚定盛暗叹一声,道:“既然如此……南宫先生,不日我赤蛟帮和仙龙洞,必将登门拜访。详谈结盟之事。”

    “诸位回见!”南宫智达笑嘻嘻地施礼,一派大家风范。

    姚定盛等人冷哼一声,转身便走。

    一见敌人走远,南宫世靖等人立即回身,向着南宫智达大拍马屁。直夸他智计无双,果真厉害。

    而南宫智达却是脸色倏然阴沉,一把扯住南宫世靖,森然道:“司徒凌威那个老鬼在哪里?”

    “还在船上……”

    “混蛋,立即禀告家主,将我南宫世家最厉害的四大长老派来最少两个,这里有大用!”

    南宫世靖被“智狐”南宫智达气急败坏的脸色吓得慌忙点头,转身带人便去办事。

    而南宫智达挥退了周遭人群,转过身来,将手中的包裹缓缓打开,“哗啦”一声,里面一个精美的青花瓷瓮碎成了两半!

    南宫智达将包裹重新包好,脸色铁青地狠狠抓牢,咔吧咔吧的碎裂声从包裹内传来,南宫智达护身罡气丝毫未开启,任由瓷片穿透手掌,留下鲜红的血液,阴声自语道:“司徒凌威,你个奸贼,竟然敢连我都一起耍!”

    原来南宫智达装出拍碎手中东西的瞬间,便已经察觉那东西出现了一丝裂痕,当时心里便是一个突突,稍加想象,便知道上了司徒凌威的当,自己成了代罪羔羊。不过南宫智达也不愧有“智狐”之称,只是刹那间便做出了对自己有利的决定,成功忽悠了三大高手,保存了自己的小命,并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而当时的情形极度危险,要不是自己临危不乱,恐怕敌人三名归虚高手联手,自己早已是尸横当场了。

    不过这笔账,一定要找司徒凌威算清楚,而与仙龙洞一系的合作,绝对要比司徒世家的合作利益大上许多,当下之要务,便是在与仙龙洞等人结盟之前,将司徒凌威秘密藏起来的东西搞到手!

    **********

    南宫世家的高手追着南宫智达的身后追出了船外,满船只剩下一群垂头丧气的八大世家高手。

    大部分身上没有伤势的高手在与司徒凌威稍微告罪之后,都选择了离去。这么一场大战下来,自己一方伤的伤、亡的亡,各个灰头土脸,而原本的两件至宝,却一样都没有留在自己手中,所有人都是无心逗留,一脸郁闷之色地离去。

    司徒凌威死死抱着靠枕,连连咳血,看上去令人倍感丧气。

    司徒怡兰侍候在旁,众多司徒世家的弟子将司徒凌威送回船上的一间房间之内,而之前一直没有怎么出手的家中长老黑老,见到此时人少,方才闪进房间之中。

    来到司徒凌威床前,一翘大拇指,低声道:“老七,这次你的主意不错,嘿嘿,就连‘智狐’那小子都上了当了……”

    司徒凌威嘴角现出一丝微笑,道:“主要是那两个突然出现的贼人来的巧妙,这一次就算南宫智达发现东西不对,我们也可以推说是被别人暗中调包的了……”

    黑老点头微笑。

    司徒怡兰却是满脸疑惑,疑问道:“怎么七叔,莫非这里还有什么玄机不成?”

    司徒凌威和黑老对视一眼,呵呵一笑,捋须道:“怡兰丫头,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肯让你上前厮杀,只是留在我身边么?”

    司徒怡兰奇道:“莫非七叔受伤并非那么严重?”

    司徒凌威并非否认,而只是笑着说道:“怡兰丫头,把你的剑抽出来,一看便知!”

    司徒怡兰大吃一惊,惊喜连连地将背后长剑连鞘一起取下,呛啷一声拔了出来,一见之下,却是大为疑惑,连忙拿着剑回头问道:“七叔,这不还是我那把万锻寒铁剑么?”

    “什么?”司徒凌威和黑老两人脸色同时大变,倏然跳了起来,一起冲过来抢了过去,反复端瞧,一副不能置信地表情,不停地说道:“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黑老最后见司徒凌威有些入魔的状态,连忙制止道:“老七,不要急,好好想想,是哪里出了差头!”

    “差头!?不可能啊,怎么会有人知道怡兰的剑鞘中藏着的是碧霞剑呢?”

    司徒凌威接着一震,疯狂窜回了床上,将一直放在身边的靠枕抢了过来,猛地扯开,却从里面掏出来一个超纪的大碗,而且模样还极为熟悉,司徒凌威记得自己在船上用膳的时候,便有厨子用这东西称过汤。

    司徒凌威脸色顿时煞白,喃喃自语道:“是谁,到底是谁?怎么可能有如此神乎其技的盗术?莫非是‘盗圣’百里无及亲临了不成?”

    司徒凌威至始至终都靠在这靠枕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之意,没想到还是被人在自己身边调了包。

    如此之高的偷盗技能,只有传说中的“盗圣”百里无及才有这个本事。只是司徒凌威没有料到,这次的行动中,百里无及没有来,他的徒弟却是来了。

    黑老面巾下的双眼极为森寒,咬牙切齿地说道:“叶清玄,定然是那个不请自来的家伙下的手……”

    司徒怡兰却是说道:“可是他并没有接近七叔啊?反倒是从床下突然出现的两个人更为可疑。”

    黑老叹了一口气,道:“傻孩子,你没看出来,他们是一伙的!”

    司徒怡兰脸色顿时通红,咬着嘴唇心中恨恨不已。

    就在众人极为沮丧之际,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一个南宫世家的弟子施礼进来,拱手道:“启禀七公,北冥玉琢公子求见!”

    黑老冷哼一声,道:“这个时候添什么乱?不见!”

    那弟子一愣,转身想要出去,但犹犹豫豫一番,终于又说道:“那位北冥公子说有要事,是关于丢失的两大宝物的事情!”

    “哦?”司徒凌威和黑老对视一眼,司徒凌威立即一挥手,道:“快快有请!”

    司徒凌威站起身来,就要迎接,却被司徒怡兰一把拦住,说道:“七叔,你的病……”

    司徒凌威一拍脑门,赶忙又爬回床榻,病怏怏地靠在床榻之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有请北冥公子……”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