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7】险境叠生
    独门小院。

    一如初次见面的季家花楼,只不过这里多的不是牡丹,而是梅花!

    没有任何人阻拦,甚至可以说,在素裳宫最为紧要的地域,小路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叶清玄踏雪而来,步入静音师太指点的小院,突然间,有了一股近乡情怯的感觉!

    小楼上,那扇轩窗的背后,是否就是伊人的身影呢?

    叶清玄心驰神往,当然听得出,看得出,他并没有忘记那一夜,那一夜……

    柳依依,花默默,云淡淡,月弯弯。

    小池旁边,也有些月,也有些风,也有些香。

    水影浮花,花影动帘栊。

    人在帘栊中,香韵却已传到了帘外。

    当时叶清玄披了—身花影,就负手木立于小池边,帘栊外,小楼下……

    一曲琴音,悲苦,而又幽怨……

    引得一对情路坎坷的年轻人得以相见,也引得另一对年轻人打开了这一世的俗世尘缘……

    恰相逢,又折鸾和凤,

    往事如春梦,

    惊飞鸿,欲寄佳信,

    恨少丹青,描不出心头痛,

    纵青云路可通,亦怕红颜花羞惭,

    心头千万眷,

    却难料这番相逢竟忘言……

    叶清玄心中有千言万语,在这一刹那,却什么都不知道说了……

    眼望着小轩窗后的身影,默然无语,手指端微微轻颤!

    夜风晚冷!

    小楼上忽然轻悠悠地传下一曲箫音!

    是吟雪在吹我给她的紫玉箫……

    玉箫调寄点绛唇,箫音悲切。

    梅吟雪不善表达,但却借这情深意浓的音律表达着自己的思念……

    是如此的真挚和热烈。

    叶清玄一瞬间觉得自己好窝囊,明明更受苦的是梅吟雪,偏偏自己在关键时刻犯起了小心思,人家苦苦等待自己两年多的时间,情比金坚,而自己一个大男人到了此时。又有什么理由扭扭捏捏……

    叶清玄静静地听着,蓦地里一声长啸,“千机匣”倏然弹起,落下时“凤鸣琴”已然落下,按着调子,和着箫音,抚琴而起,雨余天净西风送,晚霞归洞,凉露沾衣重……

    两个实难把情爱挂在嘴边的年轻人。用着音律表达了自己最为炽烈的感情!

    箫声、琴声。缠缠绵绵。直冲云霄!

    秋光宇宙,夜色帘蟾,

    谁使银栊吞暮霭,

    放教玉兔步晴空。

    人多在,管弦声里,诗酒乡中!

    萧声更急,琴声更响,真气激得雪花飞荡,人影抚琴在雪花飞舞中。

    烂银盘拥,冰轮圆动,

    碾玻璃万顷,无辙无踪。

    今宵最好,来夜怎同,

    留恋嫦娥相陪奉,

    天公,莫教清影转梧桐……

    箫声急落。琴声飞扬,满树雪花又被罡风激起,点点粉碎!

    叶清玄心中千重眷,万重恋,也似已尽寄琴声之中!

    直须胜赏,想人生如转蓬,

    此夕休虚废,幽欢不易逢,

    快吟胸,虹吞鲸吸,

    长川流不供……

    听江楼,笛三弄,

    一曲悠然未终,

    裂石凌空声溜亮,

    似波心夜吼苍龙……

    唉——我今欲从,嫦娥归去,

    盼青鸾飞上广寒宫——

    箫声未竭,琴声突断,人影一敛,叶清玄人已飞上半空,披就了一身雪花,倏然冲进了小楼之中。

    叶清玄破开窗户,落入房中,望着屏风下露出的白色缎鞋,颤声道:“吟雪,是你么?”

    哗啦一声,纸屏翻倒,一个白衣女子转头向他看来。

    那眼波,穿越千山万水,穿越悠长时光,是故国的月,是江南的水,令叶清玄的心一点点地沉,一点点地醉,一点点地热。

    叶清玄那对钟天地灵秀之气,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永不见底的眼睛,露出回忆沉缅的异彩。

    他一步一步走过去,拥她入怀。她寒冷而芬芳的气息,是那年他这些年来最魂牵梦绕的记忆,这一刻,他梦想成真,不由得呼吸沉醉。

    梅吟雪紧紧扣着叶清玄的脊背,如此健壮,如此火热,是如梦浮生里唯一触摸得到的真。

    她对他的到来心中早已有数,原本以为,这两年时间对她来说,根本就是弹指一挥间,可是她万万料不到,这两年的等待却是让她辛苦异常!

    这一刻,梅吟雪终于明白,当年失去父亲之后,母亲为何会郁郁而终。只因她们爱得真,爱得切……

    梅吟雪全身血液如沸,直要透体而出,不由低下头,隔着粗糙的布杉,狠狠地咬在叶清玄肩胛上。

    他身体一颤,随即将她抱得更紧。

    “吟雪,我好想你!从今天起,我们再也不分开了,好么?”

    梅吟雪两行情泪不受控制地滚落了下来……

    **********

    沈南武、林知成左右相随,一着地,把手一招,埋伏在四周,以及假扮茶客的镇岳山城弟子一起抽出暗藏的兵器,向布匹店那边冲过去。

    店门已紧闭,内里一点声息也没有,牛解晖大喝一声:“破门。”

    左右镇岳山城弟子齐上,利刀齐下,迅速将门户破烂。

    “双流星”林知成接着一扬手,一双流星锤脱手激射,带着一澎黄光飞撞在店门之上!

    “轰轰!”两声,店门立即被撞碎,向内倒了过去。

    林知成、沈南武双双抢入,就看见那个老人坐在当门墙壁之下,眉心一道血口,犹在淌血。

    牛解晖一声暴喝:“闯!”

    当先直闯向店后堂,林知成、沈南武唯恐有失,急护左右。

    后堂内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令人鼻酸。

    牛解晖四顾一眼,咬牙切齿地骂道:“这帮狠贼,定是发现了我们的监视,一个活口也不留。”

    “双流星”林知成左右看了一眼。突然问道:“敌人下手之人呢?言护法呢!?”

    牛解晖一愣,大喝道:“不好!快出去,大小姐!”

    语声未已,外面惨叫声已传来。

    几人赶忙回身后奔,冲出店外……

    只见此时长街上已经倒着好几个镇岳山城的弟子,算命先生和卖菜小贩,更是身首异处……

    三十几米外,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正与两个镇岳山城的弟子战在一起。

    黑衣人出剑迅速,牛解晖等人才起步追过去,那两个镇岳山城的弟子已经被他斩杀剑下。

    牛解晖气得咬牙切齿。大骂道:“奸贼。有种的别跑!”

    半空中倏然飞来一人。双手连挥,荡起一片爪影,朝着黑衣人扑了过去……

    “老言,抓活的!”

    牛解晖不忘大叫出声。飞步追上前,林知成、沈南武紧追在后面。

    却不料黑衣人凌空一地一转,长剑瞬间消失不见,但飞扑而至的“利爪雕”言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空中身躯倏然一顿,接着倒飞而回,落地后踉跄着连退了数步,一时惊讶大喝道:“老牛小心,点子扎手!”

    黑衣人仰天一阵怪笑。继续前奔,头也不回,朝着前方被封清岩和申屠娇娇阻截下来的花轿直奔了过去,长街上路人鸡飞狗走,乱成一片。

    “别让他伤了大小姐!”

    牛解晖双眼瞪得通红。言英大怒道:“老牛,你tmd怎么带着大小姐到这来?你活傻了么?”

    话音未落,言英已经拼命压下震荡的真气,硬是拼着受了点内伤,也迅速地冲杀了出去……

    此时的申屠娇娇和封清岩,已经追着软轿追出了长街之外,眼见就要奔出屏东镇了。

    那四名抬轿的轿夫绝非凡人,轻功之高明竟然不在二人之下。

    封清岩剑法超卓,但轻功一向并非其擅长,而申屠娇娇也是如此,一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刀法上面,二人轻功在当代高手之中,也算是中上游的水平,但全力施为,竟然还是无法一时追上对方。

    眼见双方距离拉近,一行人却已经跑出了市镇,步入了荒郊,窜进了树林。

    封清岩第一个赶上对手,大喝一声:“给我留下!”

    一声龙吟,“醉吟月”弹上半空,一晃之间,封清岩已斩出数道剑气,直奔四名轿夫而去……

    一声暴喝,两名轿夫陡然向后方滚来,四人抬轿变成了两人抬轿,而另两人一个后滚,刀光劈出漫天劲气,将叶清玄的剑气登时抵挡了下来,然后一声怒吼,犹如两只恶兽,朝着封清岩二人扑来,明显是要舍卒保帅的情形。

    封清岩长剑一引,划出漫天剑影,瞬间接下了两人的所有攻击,眼见申屠娇娇追来,剑锋一卷,使出精妙招数,将二人的两把腰刀瞬间缠绕在了一起,同时向后一撩腿,喝道:“追上去,别管我!”

    申屠娇娇已经追到,猛地长身而起,脚下一踏封清岩的撩起的一脚,接着力道,“嗖”的一声,翻过了两名轿夫的阻拦,同时手中鸳鸯刀雪花一样凌空飞滚过去,竟然在前冲之时,还有余力威胁两个敌人,武功之高明可见一斑。

    申屠娇娇这两刀攻下,两个轿夫顿时大惊失色,猛地向后倒飞而去,同时也松开了紧攥的刀把,成了空手对敌。

    申屠娇娇见一招没有取敌性命,也不理睬,直接扑向前方的软花轿。

    因为少了两个轿夫,那花轿的速度慢了一截下来,申屠娇娇瞬间便接近了过去……

    眼见就要扑到轿前的时候,猛地前方一阵锐风袭来,申屠娇娇猛地一旋身,同时双刀在身前滚出一片刀风,叮叮叮,一阵细密的撞击之声,申屠娇娇身前爆起一片火花,却是连续磕飞了无数细如牛毛的飞针。

    飞针一落地,地面上的草地立即便是枯黑了一大片。

    飞针有毒!

    申屠娇娇被对方这一阻挡,双方距离马上拉开了一大截,正要追击,猛地身后封清岩传来一声暴喝道:“小心头上!”

    申屠娇娇想也不想,猛地向着旁边一个侧翻,几乎就在这一刹那,一阵微风吹过。地面上立即无声无息地化开了一个巨大的深壑……

    没有一丝一毫的剑气被感应到,也没有任何的前兆,但就像是被一柄巨剑化开的一般,敌人的武功如此悄无声息,简直诡异的令人骇然!

    申屠娇娇抬头之时,一个头戴斗笠的黑衣人已经朝着自己扑了过来!

    申屠娇娇鸳鸯刀连斩,一片刀风密密麻麻地攻了过去!

    黑衣人连接两刀,身形一偏,竟就踩着一株大树干,疾往上走去。

    哗啦一声。申屠娇娇的一片刀气在树干上斩过。有人腰粗的大树。立即被斩断了数截,轰然倒塌!

    申屠娇娇凌空挥刀,疾斩了过去。

    黑衣人剑法一展,如同空手对敌一般。手中的长剑倏然消失不见,申屠娇娇从来没遇到过这种剑法,一时不免有些手忙脚乱,便在这时,一声锐气破空而来,直奔黑衣人面门!

    黑衣人面露惊讶之色,身躯后弹,手中连挥,叮叮两声。将两把飞来的钢刀磕飞,申屠娇娇看得真切,那两把刀正是阻拦封清岩的两个轿夫所用。

    封清岩身躯还在十数米外,两名轿夫抛跌毙命的身躯还未落地,其人便已经和申屠娇娇两人联起手来!

    这个时候。不远处一阵衣袂破空声音传来,“利爪雕”言英的声音喝道:“大小姐莫惊,属下来了!”

    申屠娇娇刀法如风,头也不抬地说道:“不用管我,追轿子!”

    言英迟疑了一下,申屠娇娇怒道:“快去!”

    “利爪雕”言英尖啸一声,立即追着花轿的尾巴,追了上去……

    此时黑衣人长剑连挡,一息之间,已经接下了申屠娇娇不下二十几刀,双方之间叮叮当当的声响不绝于耳,但只见申屠娇娇身前一片火花,却不见对方的武器分毫!

    这黑衣人的剑法诡秘异常,申屠娇娇刀法虽然厉害,但应敌经验不强,终于被对方找到破绽,剑法一转,接着猛地一挥,申屠娇娇只感觉一道微风拂面,眼睛一眨,暗道一声完了,却在此时,身后被人猛地一拽,凌空向后瞬间飞去,而眼前剑光一闪,叮的一声,一把剑身修长的宝剑拦住了几乎劈入头颅的一剑!

    那修长的宝剑在碰到敌人的长剑之后,猛地一卷,将对手的宝剑缠在了空中,这个时候,申屠娇娇终于看清了对手那无影无踪的长剑的模样。

    那是一把薄如蝉翼、身如冰清的透明长剑,不知材质为何,竟然如同玻璃一般,完全的透明,不含任何的杂质。

    原来如此。

    凭着这把宝剑,再加上诡秘的剑法,的确能够做到剑法无影无踪的效果啊……

    在申屠娇娇后撤的身势还无法控制下来的时候,封清岩已经同对手护攻了三十余剑,黑衣人剑法虽然无影无踪,十分诡秘,但封清岩的,剑法更是诡异多变,剑尖一抖击出,接着剑身旋转的特性,往往可以产生数道,甚至数十道的剑气,令人防不胜防。

    封清岩在短时间内,竟然在剑法上压制了对手片刻,申屠娇娇立即借机控制身形,一蹬后边的树干,蹂身再上!

    黑衣人被二人联手合击,立即变得疲于应付,狼狈不堪之际,便想着逃窜,身形急翻,从申屠娇娇头上滚过……

    申屠娇娇双刀急展,“唰”的一声,将黑衣人头戴的竹笠砍下。

    竹笠下一张空白的脸庞,没有眉毛、鼻子、嘴唇,所有的五官,全都没有。

    申屠娇娇一瞥见,心头一凛,脱口惊呼了一声。

    无面人实时身形急拔,掠上了一株树干,破空声响中,迅速消失在枝叶深处。

    封清岩听到申屠娇娇惊呼,还以为她受了伤害,犹豫了一下,没有追上去,眼看着对方逃走!

    申屠娇娇仰眼上望,阳光似箭般从枝叶缝间一支支射下,不见无面人的存在。

    “你没事吧!?”封清岩问道。

    申屠娇娇脸色苍白,点了点头,心有余悸地说道:“无事!不过……那个人……没有面目!”

    此时牛解晖、沈南武、林知成相继追到,林知成急问道:“小姐。让他逃了?”

    申屠娇娇柔弱的一面立即收起,表情一冷,目光一凝,突然说道:“言护法独自追敌而去,我们赶紧接应?”

    牛解晖、沈南武、林知成等人一齐点头。

    申屠娇娇想起之前追上轿子,差点被对方暗器暗算到,有些焦急地道:“言护法路上必然会留下记号,你们分头找找看。”

    牛解晖脱口道:“大小姐是否担心老言会有危险?”

    申屠娇娇不觉点头。

    牛解晖大笑道:“大小姐放心吧,那个老言鼻子最灵,一遇到不好。他一定会逃脱的……”

    申屠娇娇暗叹一声。说道:“但愿如此吧!”说完一挥手。率先飞奔出去,朝着花轿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

    众人也立即尾随而去!

    **********

    “利爪雕”言英这时候正在三里外的一个树林内,那顶轿子就在他前面数丈之处。

    两个轿夫抬着轿子,越跑就越快。直奔入树林深处。

    枝叶疏落,树林深处一样有阳光,也像箭一样从枝叶间射落。

    林中雾气渐起,使得这片老林一片阴森。

    “利爪雕”言英借树干掩护追踪上前,行动极小心,一双眼盯牢那顶轿子。

    地上积满了落叶,言英脚步起落,仍没有发出多大声响,那一身轻功。可见得非常人可比。

    再前行数丈,那两个轿夫突然将轿子放下,身形接着展开,弃轿向前面掠去。

    言英看在眼里,奇怪至极。他的身形一动,又越前十几米距离,闪身在一株树干的后面。

    那顶轿子一点异样也没有。

    树林深处雾气更浓,没有飞鸟的鸣叫声,一片接近死亡的静寂!

    言英身形一闪再一闪,再越前数米巨力,可是仍看不到那顶轿子有任何反应。

    他的身形陡然拔起来,天马行空一样越过头顶树干,手中一扬,一把飞爪牢牢钉入轿顶之上,右手一拂,“唰”的一声,那顶轿子的轿顶已被他掀飞。

    轿子内仍没有反应。

    凌空翻身落地,他左手飞爪一探,直穿入帘子,插入轿子内。

    帘子被震碎,飞爪犹如灵巧的大手一把将轿门都撞得粉碎。

    剎那间,言英陡然一呆,接着转身,惊望四周。

    轿子并没有人在内,是一顶空轿子!

    银铃一样的一阵娇笑声实时划空传来,飘忽不定。

    言英仰眼上望,阳光在枝叶缝间闪烁不定,突然风声急起,一道彩虹从东面的一蓬枝叶中射下来。

    言英目光一闪,心头一凛。

    彩虹没有消散,那确实是一个身穿彩衣的女人,也正是言英在跟踪的人。

    她本来坐在轿里,不知何时已离轿站立在了树干之上。

    凄迷雾气中,她更加显得诱人。

    言英盯着她,眼睛一眨也不眨,眼睛中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彷佛已知道这个彩衣女子的来历!

    彩衣女子娇笑着,一拢秀发,道:“十多年不见,想不到你还是这个急性子。”

    言英一声不发,右手背在后背,飞爪在抓来的一块树皮上不停地移动,片刻间在树皮上划下几道白痕,接着走路,树皮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地面上。

    “怎么,现在又学会隐藏火气了?”彩衣女子娇笑着移前一步,“不过有一点你倒是变得聪明了……”彩衣女子娇笑道:“你知道轻功不如我,也躲不过我的宝贝,所以直接留下来等死,而不是妄图逃窜!你越是想逃,死得越快……你再等你的同伴到来么?”

    言英不由自主倒退了一步,冷笑道:“少废话!我只是想不到,这么多年来,你还没死?”

    “你很想我死?”彩衣女子的笑容一敛。

    “想极了。”言英陡然向上拔起来,右手飞爪直插彩衣女子的咽喉,“呼啸”一声,言英左手的飞爪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弧,反朝着彩衣女子的脑后抓来。

    彩衣女子身形亦动,犹如一道彩虹般从双爪齐攻之下飞上半天,从言英头上瞬间掠过。

    言英反应敏锐,喝叱一声,双手一抖,双爪急抓向彩衣女子的后颈!

    言英轻功最为厉害,但在这个女人面前,竟然不敢施展轻功,因为他知道,那个女人说的不错,只要他一跃入半空中,少了位置的变幻,就极有可能葬身于对方的秘密武器之下。

    那件东西,世上少有人能躲得开!

    那件本来是蜀中唐门的镇山之宝,却机缘巧合地落入了眼前的这个女人手中,甚至压迫得蜀中唐门多年不敢轻入江湖之中,怕的就是这个女人用这件东西来对付他们。

    言英一抓不中,双爪立即反卷,缠向彩衣女子的双足!

    彩衣女子身形之迅速灵活,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剎那间,已落在言英身后,霍地一转身,数十点微弱的寒芒分从她双袖、头发、嘴唇中射出!

    那是一根根细小的毒针,犹如漫天花雨!

    言英也不慢,急转过身子,寒芒已飞射到来,他双爪在身前连挥成旋,叮叮叮,密集如雨的声音邹然响起!

    只不过他挡得了人发出的暗器,却挡不住那件东西发出来的暗器……

    只听得一声娇笑,彩衣女子手中多了一个圆筒,当这件东西一出现的时候,言英就已经知道不好,丝毫不敢抵挡的,直接飞身闪避!

    才拔起丈许,砰然一声轻响,一片七彩寒芒已经爆散开来,尽管言英速度超群,但只一瞬间,其中半数寒芒就已经封在他身上,他颀长的身子立时虾米一样弓起,凌空猛一下抽搐,疾跌了下来。

    他的面部肌肉亦同时痉挛起来,嘶声惨叫,手中的双爪飞出插在树干上,整个人颓然倒了下去……

    只不过片刻工夫,他的脸庞已变成紫黑色,七窍亦同时黑血迸流。

    镇岳山城威震天下的“八大护法”,就此折了一员。

    彩衣女子看着言英倒下,发出了一阵得意的笑声。

    她的容貌美丽,体态动人,笑声亦如银铃一样清脆悦耳,现在看来、听来,却是难以言喻的恐怖!

    她迷人的双瞳亦彷佛充满了妖气。

    她笑盈盈地移步上前,探袖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将一种淡青色的液体倾注言英的身上。

    一阵白烟“嗞嗞”地冒起,言英身上的衣服一片片腐烂,肌肉亦消蚀。

    白烟越来越浓郁,彩衣女子就像一只彩蝶般在白烟中飘飞。

    到白烟消散的时候,言英已化成一滩血水。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