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61】勇力闯山
    叶清玄现在的心情极度糟糕,鼻子都快给气歪了。

    尤其是对方的评价更是将他气得火冒三丈。

    原本叶清玄是极力压抑自己对素裳宫的不满,为的就是怕梅吟雪两边难做人,但如果自己在素裳宫中已经是这种糟糕透顶的形象了,那今天无论自己如何低声下气的哀求,也无法获得别人的好感,甚至适得其反,会让人家更加的厌恶自己。

    先入为主的观念一旦形成,那就不是凭自己一张嘴巴说就能够解释清楚的。

    这个时候,自己越是解释,就越像是狡辩。

    所以叶清玄一气之下,压根就是不解释了……

    他要硬闯!

    凤仪阁身为武林两大超然门派之一,竟然做出这种诋毁人格的龌蹉事情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最毒妇人心啊!

    凤仪阁这帮臭娘们这是故意引起我与素裳宫的对立,制造昆吾派与素裳宫之间的不和。

    虽然之前有着重重原因使得叶清玄对这个门派没有好感,但对方四处招揽其他门派,做大自己的势力,但唯独对新晋崛起的昆吾派不感冒,还处处暗中拆台,这里面总觉有有些问题。

    倒不是说叶清玄自视甚高,觉得应该获得凤仪阁高看一眼,但这种因为小误会而越来越直接的攻击,实在给人一种不明所以的感觉。对方连试图接触一下,化解误会的机会都没有尝试,直接把昆吾派定位为敌人的姿态,让叶清玄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是自己不知道和没有掌握的。

    四名素裳宫的女弟子被叶清玄一招扫飞,知道不是对方的敌手,见其胁迫住了自家师姐。立即有一名弟子又重新窜入地下,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叶清玄感到脚下一阵轻微的震动传上山顶,眨眼间,前方便一阵钟鸣之声响起,又有一缕红色烟雾扶摇直上天空,在白色的天地间极度醒目……

    然后示警的钟声越传越高。不时引动新的钟声,一路传递上了素裳宫的顶峰!

    叶清玄讶然而笑,喃喃说道:“哎呀,一时气愤之下,似乎惹了很大的麻烦呢……”

    身旁被擒住的女子嘶声说道:“鼠辈,既然怕了就放开我,随我到掌门跟前领罪!”

    叶清玄冷哼一声,心中大骂道:这些女人真是不知好歹,性命都在我手上。还逞什么能?难道真的以为自己长得漂亮点就没人敢杀她了么?老娘们当家,房倒屋塌!还tmd真没说错!

    那女子气得面红耳赤,几乎要晕倒当场,这辈子对男人的印象至此大坏!

    旁边一个女弟子娇叱道:“奸贼,你快放了思玉师姐,否则宫中高手来了。有你好看!”

    叶清玄“哦”了一声,对着眼前被自己擒住的女弟子说道:“原来你的名字叫思玉啊,呵呵。抱歉,抱歉,等此间事了,在下自当会向你赔罪,不过现在嘛……既然误会已经产生,不如趁着这个误会的时候,帮在下个小忙好了!”

    “无耻!”赢思玉愤然怒骂。

    叶清玄淡淡一笑,下手丝毫不见松懈,抓着赢思玉的脖子,就朝山上走去……

    四个素裳宫女弟子围着叶清玄。投鼠忌器之下,亦步亦趋地跟着对方缓步而上。

    咚,咚。咚!

    素裳宫警钟不绝于耳。

    叶清玄携着人质,稳步地朝着山顶走去,身边汇聚的素裳宫弟子越来越多,但一眼看过去都是外门修行的弟子,后天巅峰修为的都没有几个,每个人都是一把亮晃晃的长剑,横眉冷对地怒视着自己,但见到连赢思玉这位门内数一数二的内门师姐都被人如同小鸡一样地擒在手里,自是不敢乱动分毫。

    叶清玄就这么缓缓不上素裳宫,身边这时已经跟了二百多名外门弟子,群芳拱卫他一个大男人,叶清玄尽管引人注目的手段有些卑劣,但这种被大大小小一群美女死盯着的感觉,也让他有些暗爽。

    如此这般行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到达一处楼宇建筑之前。

    抬眼望去,四重楼台上一面巨大的匾额之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三个大字——紫霞阁!

    仔细观瞧,不由得叹道,这素裳宫果真是个好地方!

    雕梁斗拱,造型古朴典雅。

    巨柱擎宇,柱上缠绕着金鳞耀日赤须龙;玉桥横架,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殿宇重重,每座建筑门前都有那白玉雕成的各种瑞兽,仙鹤、白鹿、貔貅、麒麟……各种各样,栩栩如生!

    青松高耸,垂立各方殿门之前……

    叶清玄心驰神往,悠悠吟道:

    “水洗尘埃道未尝,旨於名利两相忘。

    心怀六洞丹霞客,口诵三清紫府章。

    十里采莲歌达旦,一轮明月桂飘香。

    日高公子还相觅,见得山中好酒浆。”

    一首白居易的《游紫霞宫》,在此时吟诵倒也是应景。

    但闻手中女子冷嗤出声道:“无耻奸徒,再好的诗句从你嘴里说出来,也觉得恶心三分!”

    叶清玄微微一笑,自己自有乐处,并不因对方的嘲讽而感到不高兴。

    叶清玄如同游览名胜古迹一般,四处观看,讶异连连,穿堂过室地一一穿过了数座大殿。在“三元殿”中,对着“天地人”三官的尧舜禹也是恭敬地拜了几拜。

    原本以为这素裳宫是供奉的是佛教的佛祖,想不到主体竟然是道教的神仙,而当叶清玄进入到主殿紫霞宫的时候,面对二十几米高整体用白玉石打磨而成观音菩萨像时,才有些惶然大悟。

    因为这尊菩萨还是道家的打扮,名字也不是观世音,而是慈航道人。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静怡师太蓄发修行,却是因为如此。不过这素裳宫供奉着道教的神仙,却一副佛教的打扮,想着的是在道佛之间左右逢源,未免有些太不伦不类了。

    叶清玄嘿然一笑,想到这素裳宫是女人当家,心中想法与所作所为果然与众不同。

    叶清玄穿过大殿,后面是一大片空白的广场。周围都是女性弟子们种的各种耐寒的花花草草,即便是冰寒地冻,也打扮得这里一片盎然生机。

    迎面五十多名弟子恭维着四名中年女子,当街拦住了叶清玄的去路。

    叶清玄扫眼一看,只见那四名女子尽数都是先天初期的修为,挽着道鬓,内着道袍,外披袈裟,古怪异常。个个神色冰冷。凤目倒竖,宛如等待着杀父仇人一般。

    叶清玄一无畏惧,洒然前行,还未站定,一阵呼啸之声,四名中年女子立即扑来。纷纷落在叶清玄的周围四角,与之前的四名女弟子一个方位,显然是想用剑阵困住叶清玄。

    其中一名年纪最大的高手出言喝道:“无耻淫贼。男女授受不亲,你却一直大占我家师妹便宜,好不知羞,还不放手!?”

    叶清玄立即又是哭笑不得,原本以为对方会骂自己什么不顾素裳宫的规矩,私自上山,犯了大忌之类的话,没想到对方的切入点这么犀利,直接先给自己扣了一个淫贼的名头,而自己此时手里确实握着一个美女的鹅颈。情形也确实有点不太好看。

    叶清玄想了想,问道:“你们放梅吟雪下山,我放这位思玉师妹回去。”

    “无耻!”群芳齐声喝骂。

    叶清玄无所谓地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老子反正都已经从“贱男”变成了“淫贼”,现在就算从“无耻”变成“极度无耻”又能如何!?

    但是叶清玄显然忽略了女人撒泼之时的不可理喻程度,当一个女人几乎被逼疯而终于做出决定的时候,疯狂的程度足以让天下最不要脸的男人汗颜。

    只见四名女子当中年纪最轻的那位,突然对着赢思玉吼道:“赢师妹,师门受辱,我弟子该当如何!?”

    叶清玄一愣,手中的赢思玉混身一震,接着倏然喝道:“愿当一死,一洗耻辱!”

    “说得好!”

    四女齐声答道,同时长剑晃动,踏奇门,走偏锋,四柄长剑同时一招拂来,疾刺叶清玄腰胁。

    素裳宫一派历来都是女子,所以剑法以轻灵见长,讲究偏锋侧进,不像其他门派那般硬砍直刺。

    一出手之间,四个身影宛似晓风中一朵荷叶姿态美妙,举止轻盈,宛如四名天仙美女在舞池中献舞一般,但手中长剑却绝非优美舞姿那般让人赏心悦目,尤其剑下狠戾,攻击的范围连自己的同门都招呼在内了。

    四周素裳宫女弟子们却展现了另一种的无情,俱都是表情严肃地看着被围攻的叶清玄,眼睛都不在赢思玉的身上眷顾一下,仿佛她已经是个死人一般。

    叶清玄心中暗想,怪不得梅吟雪小小年纪上了素裳宫,不但没有交下一个朋友,性格更是变得冷漠异常,只是看这素裳宫同门之间犹如苦修士一般的严肃冷漠,就已经晓得了大半原因了。

    见到这帮女子一出手就是这般狠辣无情,叶清玄暗道一声好家伙。脚生罗烟,动静转变,飘然若流风之回雪,施展开来,瞬间连续数个旋转,地面上的积雪都被劲气一卷而飞起,登时如同迷雾一般扩散开来,更让叶清玄身影如迷如幻,难辨真身。

    只是一连数晃之间,叶清玄提着那赢思玉便脱离了四人围攻的剑势。

    四女齐叱出声,立即追赶而上,叶清玄到底是手中加了一个人的重量,轻功减半,只能保证己方二人不受伤,却无法轻松脱离对方的剑阵。

    剑雨连环,四女攻势不减,叶清玄疲于应付,到了此时,却是倒霉的发现,原本是想着用赢思玉当人质来威胁对方,没想到如今自己却成了对方的保镖了,协力不让她受到伤害。

    叶清玄气恼非常,一边躲,一边喝道:“喂,你们几个疯了,连自己同门的性命都是不顾。算什么白道大派!?”

    “斩妖除魔,乃我辈使命,为道献身,乃是我派弟子之光荣!”有人答道。

    “什么狗屁逻辑!世界没了你们照样转,真把自己当救世主啦?”

    “就是因为武林中人少了这种牺牲精神,所以江湖上才多了你这种人间败类!”

    “我靠!服了你们了!是非不辨,黑白不分。跟凤仪阁的娘们一个德行,世道让你们当家做主,早晚大家一起玩完!”

    原本表情严肃的四周群芳,登时齐声喝骂。

    “凤仪阁诸姐妹乃是我派楷模,不许你侮辱她们!”

    “仇视凤仪阁,果然是世间大恶之人!”

    ……

    叶清玄立时明白了,原来根源在这!

    素裳宫的弟子就是群不通世事的世外高人,不懂得什么是非黑白,就是有样学样。看着凤仪阁是白道超然大派,就把人家当成了偶像,怪不得人家一句话就信了十成,而自己说了半天,也没人相信一句。

    对方已经把凤仪阁当成神仙一样的崇拜,这些人跟邪教徒没什么两样。对付宗教疯子,用道理是说不清楚的了。

    “最后问一句,放不放我妻子下山!?”叶清玄终于不耐喝道。

    “哪个是你妻子。无耻奸贼,想要带走梅师妹,胜过我们再说!”

    说着唰唰唰又是急速攻击的十余剑,剑气缭绕而出,紫气升腾,一时间叶清玄身边犹如人间仙境,,上下左右各个方向千百朵奇花同时盛开,却都是剑气凝聚而成,飘飘洒洒地布满了整片空间。任凭叶清玄轻功绝世,只要逃不出剑阵之外,也必然无处可躲。而只要有一朵剑花落在身上,其余的凌厉剑气必然齐齐攻至,逃无可逃。

    素裳宫从其一现身武林,便为女子合击之著名剑阵,女子向来力弱,但此剑阵一出,立转女子武者之弱势,功效比起龙虎道门的也是不遑多让。

    只是叶清玄研究和多年,对剑阵的掌握已经达到了由外及内,完全领略剑阵本质的地步,素裳宫的剑阵即便高明,也绝非毫无破绽的阵法。

    眼见对方四剑齐至,叶清玄突然将手中赢思玉头发上的发簪抽了下来,惊呼声中,一头乌黑秀发如云散开,叶清玄将手中发簪竖起挡格,剑招格外朴实无华,已达大巧若拙的剑境。

    当!

    一声轻响,叶清玄在数百素裳宫弟子们不能置信的表情下,以一枚发簪一招之下挡住了四把从不同方向攻来的宝剑。

    四女只觉得手中一震,宝剑便如蜻蜒撞石柱一般,不能动摇其分毫,且所有后着均用不上来。

    惊骇莫名之下,还未来得及变招,叶清玄手中发簪调转,攥入掌中,同时右手食指扣在拇指之下,对准剑尖倏然弹出……

    “嗡”的一声,那个最年长、功力最深的素裳宫女弟子登时把捏不稳,长剑直飞上半空!

    惊呼之声还未出口,叶清玄“铮铮铮”又是连弹三下,“嗡嗡嗡”连响三声,其余三柄长剑跟着飞起!

    四把宝剑飞在半空中,在雪光的映照之下闪闪生辉,几乎晃瞎了所有素裳宫女弟子们的眼睛……

    这四名先天弟子登时呆傻在当场,不但是她们,就是四周的数百女弟子也是齐齐愕然,眼前这个小道士,不过二十左右岁的年纪,跟众弟子相差无几,怎么武功竟然是如此的厉害,而且是如此的……好看!

    举手投足之间,四个外门中最厉害的师姐,组成师门最凌厉的剑阵,竟然接不下对方的几招……

    叶清玄恼恨素裳宫弟子们的黑白不辨,是非不分。最初动手总为对方留下余地,这时气恼这对方无礼,才使出了绝技。这门功夫是黄药师的绝学,叶清玄如今步入先天,内力更加深厚,使将出来自是非同小可。

    叶清玄信手一招,四把长剑顿时落入他的手中,接着左手放开,让已经有些木然的赢思玉重新获得了自由。

    叶清玄大袖一甩,四把长剑“铮”地一声,齐齐插入了身前青石地面之上,只听他用爽朗的声音笑道:“几位师姐得罪了,不过为了接在下亲人下山,手段迫不得已强烈了一些。记恨在下并不要紧,但紧要的是先了解事情的原委,莫要轻易听信人言才好!”

    说完猛地一挥手,强劲的真气蓬发而出,四把长剑如同插入豆腐中一般,瞬间尽没入地面之下,直达剑柄为止。

    四周女弟子们再次骇然。

    好深厚的内力,这真气不但浑厚,一掌之下力道也是奇诡,竟然能够将四把长剑同时按入地面,这劈空掌力已经运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叶清玄洒然一笑,转身便走,路过赢思玉的身边,不忘将手中的发簪交给了对方,歉然道:“如此,便多谢这位师妹相助了!这发簪……真的很好用!”

    说完,悠然自得地向着更高峰走去。

    四周女弟子正要再动,却被四名布阵中的一名女子拦住,轻柔的声音说道:“诸位师妹且住吧,前面是内门弟子的驻地,我等既然无力阻止对方上山,咱们的任务便到此为止了,剩下的事,便交由内门师姐妹们去处理吧。”

    叶清玄声音飘渺传来,“如此多谢几位师姐指点了。此间事了,小弟定然向诸位赔罪!”

    言语末尾,叶清玄的身影早已消失无影无踪。

    赢思玉来到最年长的师姐跟前,问道:“了凡师姐,现在我们怎么办?”

    那名为了凡的出家人双掌合什,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来人武功奇强,非我素裳宫之福。我宫中长期以来,很少介入武林中之事,想不到现如今江湖上竟然出现了身手如此高强的恶人,年轻又是如此之轻,想来世间定是风雨飘摇,人间惨祸定然屡屡发生。凤仪阁使者劝我派再入武林的事情,看来真的是不得不为之了!”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