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2】求生一战
    惨叫声中,元狂被一股沙风裹挟,瞬间退后十余丈,逃出升天。

    同一时间,聚沙成人,沙峰陡然出现在魔人聂屠的身前,一记重拳轰出,二人毫无花俏地对轰一记……

    砰!

    聂屠翻身后退,直达三十丈外。

    一阵怪异的沙哑嘶笑,聂屠扯着元狂一条胳膊,塞入口中大啖,眼中满是射出狰狞光芒。

    活着的魔人,或者说,有意识的“赤血魔人”!

    这在千百年的记载中,从未出现……

    别说是沙峰等人,便是鬼宗的阴九幽,此时也是遍体生寒。

    呼,呼呼……

    几条裹尸布从沙地中伸了出来,卷向元狂丢落的“金棺”!

    沙峰一挥手间,沙地陡然一拱,将那“金棺”直直地甩飞出去,奔向阴九幽。

    “接着——”沙峰双目通红,大喝道“开门!”

    最后关头,沙峰终于承认失败,“天魃魔尸”再重要,也比不上几个人的性命。他们几个人的武功,原也用不上“天魃魔尸”,夺取这个魔门异宝,也只是为了九龙宫的名声。

    但此间遭遇,毗魔逆天埋伏重重魔兵,九龙宫损失惨重,竟连元狂也受了重伤,若是为此再死一人,实在不值,若是将“天魃魔尸”交给阴九幽,凭借以往交情,说不定还能有所合作。

    呼啸间,“金棺”横空而至,阴九幽狂笑一声,翻身之时便已将“金棺”抱在怀中,同时大喝道“开门!布‘百鬼啖魂大阵’。”

    鬼宗大门缓缓开启之际,众多鬼宗高手现出真身,在大门前结成一个鬼气森严的大阵,其中为首二人,正是阴九幽的两个儿子,阴盛阴荣。

    鬼影一闪,阴九幽抱着“金棺”便冲进大门之内,远遁而去。

    “我爹万岁,我爹万岁!”阴盛阴荣齐声高呼,率领近百鬼众,阻挡魔人进攻。

    一瞬间,阴风阵阵,黑雾滚滚……

    “百鬼啖魂大阵”从结成的那一刻起,便充满了生人勿进的气息。

    可惜,那些“赤血魔人”早已没了人性,恐惧对它们来说,也完全不是阻碍。

    只是这鬼阵的确强悍,冲入阵内的魔人只是被阴风吹拂片刻,身躯便开始转动不灵,还未找到百鬼身位所在,不少魔人便已在密集的鬼火攻击之下,缓缓烧成灰烬。

    “赤血魔人”强悍,但依旧无法完全抵挡“鬼火”,哪怕焚烧得再慢,也终究会消亡。

    众魔人的攻击,果然为之一缓。

    “走!”“病龙”祝秧抱紧昏迷的元狂,呼唤沙峰一声,紧随阴九幽而去。

    轰——

    沙峰掀起一片沙浪,将冲近的众多先天魔人掀翻,转身而去。

    远处魔人聂屠,吞噬掉元狂的双臂血肉之后,浑身血肉蠕动,身躯从瘦高变得粗壮,恢复原本身形,冲着逃窜的沙峰森然道“沙老鬼——此去不送。别忘了替我向师尊道一声‘久违’,哼哼,呵呵,哈哈哈哈……”

    “驼龙”沙峰冷汗直冒,连头也不敢回地亡命逃走。

    轰隆!

    鬼宗大门随之紧闭。

    近百鬼宗弟子为之惊呆——

    “爹……爹爹!”

    阴盛阴荣刹那呆滞,二人万万没有想到,作为亲生儿子的二人,最后关头竟然为阴九幽所抛弃,巨大的打击令两人浑身颤抖,绝望的情绪充斥脑海。

    群魔扑至。

    失去了最后一点希望的鬼宗弟子,哪里还能维持“百鬼啖魂大阵”的完整,瞬间崩溃,四散奔逃的鬼宗弟子被众多魔人纷纷扑倒,惨叫声此起彼伏,包括阴盛阴荣在内,俱都成了魔人腹中之物。

    当!

    邢无畏一记重击,轰在了铁驼的背上,瞬间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

    铁驼喷出一口鲜血,身躯被轰飞出去十丈距离,砸入一片房舍之中,形容狼狈至极,但却侥幸留下性命。

    “呸!”邢无畏倒提蛇杖,返身挡住冯阿三的巨斧攻击,忍不住骂道“td,听说有装傻、装瘸的,没想到还有装驼子的。”

    铁驼面色阴沉,嘴角溢血,爬出废墟的瞬间,便塞了一把丹药入口,当场运功压制伤势,显然邢无畏这一击太过狠辣,令他一点转圜余地都没有。

    此刻岑三金、冯阿三和铁驼三人,已经杀入月宗所在大殿。

    而本应该紧闭的大门,此刻也大肆洞开,为三人留了最后一线生机。

    砰!

    与邢无畏硬拼一记的岑三金,身形暴退,靠着冯阿三的威猛才勉强喘息片刻。

    眼见邢无畏有压倒冯阿三之势,忍不住高声大吼道“月后何在?再不现身联手抗敌,咱们都得交代在这……”

    呼,呼……

    花影闪现,月光如玉。

    翩翩两道倩影,如同月宫仙子一般落在旁边一处石亭之上。

    姬若艳面沉似水,冷声道“岑三金,你混蛋!这时候还拉我下水?”

    岑三金无奈叹息,道“大家好歹是老相识,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况且毗魔逆天出手,你有几分把握逃出生天?大家一根绳上的蚂蚱,拜托一起度过此劫!”

    哈哈哈……

    邢无畏一阵狂笑,一杖扫退冯阿三,看着姬若艳冷笑道“月后出现的真是时候……怎么,想与主人对抗?若是你肯助我杀了岑三金几人,说不定主人还有心原谅你,纳你重入魔宫。”

    此言一出,岑三金几人骇然变色。

    姬若艳果然神色大变,脸色阴沉不定,显然心绪不宁。

    旁边的花婉容同样心头剧震,花容失色之下早已没了主意,只能呆愣愣地看着姬若艳,惊呼道“姬姐姐,我们……”

    “住嘴!”姬若艳眼中精光一闪,厉声道“邢无畏,你少拿鬼话骗我,毗莫老鬼要是有心招降,就不会布下这等必杀的局面。哼,他铁定了心要灭掉圣门九宗,就凭你邢无畏一句话,就以为我会相信?”

    “哈哈哈……”邢无畏再次掩面狂笑,目露无边凶光,森然道“姬若艳,都说你是九宗里心思最重的女人,还真是如此呢……既然你下定决心与主人对抗,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用你的人头向主人邀功了。”

    “少说废话!”姬若艳左手轻轻一伸,身上缓缓绽放月色光华,冷声道“邢无畏,来试试真正的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