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9】月下之宫1
    花婉容连番解释道:“我与孙前辈遭遇巨浪,正被推送到‘先灵圣潭’之上……我们分散寻找出路,最后,他,他归来说,好像看到了吟雪姑娘……我们连忙追踪,但半路之上,遇到了九龙宫的人,孙前辈只是一招,便被个驼背老人抓住……”

    “九龙宫的驼背老人?”叶清玄诧异问道。

    “是的。”花婉容镇定解释道:“那老头自称‘驼龙’沙峰……他,他……他要找你给‘秀龙’文白羽报仇!”

    叶清玄皱眉不已,想不到这里还会遇到九龙宫的人找麻烦。

    “那你……”叶清玄疑惑地看向花婉容。

    以孙坤的实力都被一招成擒,花婉容比之孙坤还要弱上少许,怎会无事?

    花婉容脸色一红,答道:“对方见我无用,便扣住孙前辈,命我给你传话。说在圣殿之内,一较生死高下!”

    原来如此。

    叶清玄无奈叹息一声,同时劝慰一句,道:“你能无事也算很好了。既然如此,我们即刻便去圣殿吧。”

    一边说着,他一边左右看了一眼,指了个方向,道:“如果我记得没错,花宗大门的方向,应该是这边……”

    叶清玄迈步便走,但几步之后,诧异回头,发现花婉容原地未动。

    “怎么?”叶清玄疑问道。

    花婉容叹了口气,道:“十大秘门为各宗主代代相传,我不是花宗之主,家兄也没有告之给我……”

    叶清玄登时大吃一惊。“那我们怎么进去?”

    花婉容咬了咬嘴唇,道:“其实……还有一个地方可以进去。”

    叶清玄一肚子疑问地随着花婉容而去,两刻钟之后,瞪着眼前的宏大秘门,以及秘门前方俏立的美人,叶清玄脑筋转不过来,怒瞪花婉容道:“三谷主,你到底给我搞什么花样?”

    咯咯咯……

    姬若艳盈盈一礼,一阵娇笑,道:“叶少侠切莫生气,这本来就是我们之间的合作啊!”

    叶清玄怒哼一声,看向花婉容缓缓道:“你忘了谁陷害我们,使得我们掉落化血池的?”

    花婉容垂头内疚,微弱蚊蝇的声音答道:“姬姐姐一定也不是故意的……”

    叶清玄为之气结。

    姬若艳上前一步,歉然一礼,道:“花妹妹说的没错。首先,我的确不知那里还有这么一处机关,另外,我也没料到你们会不等秘窟完全开启,便一头扎进去啊!”

    叶清玄顿时不语。

    她说的没错,看起来这的确是她无心之过,但这并不能化解叶清玄心中的结缔,但为了进入圣殿,也只有与姬若艳合作了。

    现在首要任务是救回孙坤,既然他见到过梅吟雪,虽然不知落在何人之手,但最起码说明她暂且无恙。

    叶清玄由此心中的焦虑稍减。

    “我们怎么合作……或者说,你想要什么?”叶清玄问道。

    “神尸!”姬若艳毫无顾忌地道:“可以在你们的看护下,允许我参详半年。”

    “一个月。”叶清玄皱眉道。

    “三个月。”姬若艳不肯示弱。

    “成交。”

    叶清玄几步到了秘门跟前,一摊手,道:“还请月后法驾莅临。”

    姬若艳翩然而至,落在石门旁边一个花纹秘处,在一片九宫格般的位置挪动几块石板,只听隆隆一响,高耸有四层楼的巨大石门缓缓洞开。

    “请吧。”姬若艳莲步轻移,进入大门之内。

    **********

    姬若艳的再次摆弄,令大门在三人身后缓缓合闭。

    点燃了一支火把,照亮了周遭的环境。

    虽然对于叶清玄来说这毫无意义,但明亮的火光终究对人的心理能产生那么一丁点的依赖和安全感。

    这是一条盘旋向上的甬道,不过丈余高低,宽窄也仅容一两人通过。

    “十大秘门之内的甬道都是不同的,到达圣殿内的房间也是不同。”姬若艳一边领路,一边解释。

    甬道明显是从石柱内部凿出来的,墙壁都是厚重的岩体。

    叶清玄敲了敲岩壁,探听声音传递的深远。

    姬若艳看着一笑,道:“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试图凿穿甬道,跑到别人的地盘上去,如果你不想弄塌整个石柱,失去前往圣殿的道路,我劝你最好也收起好奇的心思。”

    叶清玄顿失尴尬不已。

    他刚刚的确兴起过这个想法,不过转念一想,反正都能通往魔门圣殿,自己凿穿石壁又有何意义?万一遇到不想见到的脸孔,只怕又是一场不必要的腥风血雨,完全浪费时间。

    顺着甬道一路向上,叶清玄也不知转了多少圈,走了多少路,但最起码超过两个时辰,就在叶清玄有些忍耐不住枯燥的行程之时,众人穿过一道拱门,眼前一亮,来到了一处巨大的殿堂之中。

    雕栏玉砌的亭台,高耸入云的楼阁,全部映射在天空明亮的月色之下。

    是的。

    明月。

    叶清玄一行人一路向上的行程,最终再次来到地表之上。而眼前全部以汉白玉堆砌的宫殿,月色之下,散发着点点玉光,简直就像天上的广寒宫一般,圣洁而典雅。

    而就在众人的对面,抬头处巨大殿堂的匾额上,写着两个大字——“月宫”。

    姬若艳狂喜不已,娇躯乱颤,最后忍不住跪倒在地,仰望天上明月,悲呼一声:“师尊,徒儿做到了,徒儿重回月宫了。”

    说完低头叩首,一连九叩,匍匐在地,默然落泪。

    花婉容连忙上前搀扶,同时劝慰不断。

    叶清玄却是尴尬地躲在一旁,赞叹这里建筑的绝美。

    虽然他理解姬若艳的情感,但理解归理解,对于魔门月宗的要义,还是不敢苟同。

    片刻之后,整理完毕的姬若艳,看着仰头四顾的叶清玄不由得失笑一声,上前问道:“叶公子,不知我这月宫,可有值得欣赏之处?”

    “有,太有了。”叶清玄笑嘻嘻地乱指一通,说道:“你看,你看……这花纹,这雕刻,啊呀,手段精妙。而且这里应该进来不易,当年这些工匠可是够辛苦的了,不说别的,就是把这些汉白玉弄进来,就花费不少力气。”

    姬若艳环顾四周,淡淡道:“‘龙神’敖烈,以十万人工,死亡六万人的代价,前后花费四十年时间,方才兴建此城,当然不同凡响。”

    叶清玄一愣。“原来这里是龙神的行宫,你们魔门倒是会鹊巢鸠占。”

    “谁说的?”姬若艳瞪了叶清玄一眼,缓缓道:“‘龙神’敖烈,本就是我圣门千年前的教主!”

    叶清玄顿时目瞪口呆,半天方才说了句——

    我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