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7】群鬼内讧1
    灭老不愧直击人心的高手,一番话说得鬼奴一时僵立。

    灭老顿知目的达到,不免嘿嘿一笑,眼中凶光扫过现场诸多鬼宗高手,阴声道:“小兄弟是下不了决心啊,不用担心,我帮你做决定!”

    只是瞬间,阴山三老同时出手,疯狂地向其他鬼宗高手发动了攻击。

    鬼奴只是稍一犹豫,现场便已经成了修罗地狱一般,惨叫声和鲜血喷洒的声音混作一团,仅存的十几名鬼宗高手,如何是阴山三老的对手,顷刻间便折损了大半。

    鬼奴身躯激灵灵一颤,疾呼道:“住手!”

    鬼影一闪,急扑阴山三老。

    而就在此时,一阵令人心摇意乱的鬼笑声传来,披麻戴孝的阴氏兄弟,一个手持招魂幡,一个拿着哭丧棒,飘飘忽忽地从一侧飘来,面对满地尸骸竟然毫不在意,只是两个人的眼睛呆愣愣地瞅着鬼奴,齐声嚷道:“鬼奴师兄果然心怀不轨,坐视门人被杀无动于衷,背叛鬼宗,当遭万鬼分尸之刑!”

    鬼奴一愣,急道:“二位师弟,不是这样,莫要中了阴山三老的诡计啊!”

    话音未落,旁边绝老已经冷哼一声,不屑转头,而灭老再次鼓动如簧之舌,跺脚道:“鬼奴老弟,都到了此时,你还心存侥幸,当心阴九幽归来便杀你灭口。此时还不决断,后悔不已!”

    “你……”鬼奴不是个口舌凌厉之人,当场被气的浑身打颤。

    阴氏兄弟更是对视而喜,二人早就担心那鬼奴日后会威胁他们继承鬼宗大位,正好借此机会将其铲除,于是齐声破口大骂,分分钟便将鬼奴叛变的假设坐实。

    灭老此时更是火上浇油,大喝道:“鬼奴兄弟不敢动手,我便帮你了了这份心愿。”

    呼!

    灭老身随声动,自己说出的话余音未了,便已经到了阴氏兄弟的头顶,呼的一掌直直拍落,但掌风未至,空中便已呼啸连连,大片金色弹丸已先掌风一步,笼罩二人身前身后好大一片区域。

    正是灭老的独门暗器“落命金珠”。

    一阵鬼哭神嚎的声音荡起,兄弟二人合力施展的音波功,便是灭老也一阵心烦,趁着他手上罡气一滞,阴氏兄弟舞动手中兵器,带起重重鬼风,阴荣的招魂幡扫落满天金珠,而阴盛的哭丧棒也呼啸着杵向灭老的一掌!

    砰,蓬!

    一清脆,一沉闷的两声异响,阴氏兄弟二人齐齐击飞,半空中各自喷出一口鲜血。

    原来刚才的一击,漫天飞舞的金珠中,还是暗藏了一枚无声无息的金珠,当年灭老以此偷袭萧不乾没有成功,但以阴荣见识,又怎能分辨清楚,登时被金珠击中胸口,当场击飞了出去;

    而另一边的阴盛不自量力,独立迎接灭老的一掌,自然也是被一掌扫飞,吐血当场。

    二鬼身躯还未落地,轻功超卓的绝老铁拐一顿,便已飞临二人头顶,铁拐向下一顿,便要取了二人性命。

    可就在此时,箫音乍起。

    凄厉犹如厉鬼尖啸,绝老脸色一变,凌空收回铁拐,翻身直退……

    当,当!

    两道如箭一般的音波,由无形化为有形,直接被绝老的铁拐挡了下来。

    落地后,铁拐在地上犁出丈余长短的沟壑,阴山三老齐齐看向一侧,“鬼箫”幽玄掂量着手里的鬼箫,闲庭信步一般缓缓走来,同时轻笑道:“三位老哥,以你们的身份,联手对付两个后辈,不嫌太过丢人吗?”

    阴荣阴盛两兄弟挣扎而起,快速退回幽玄身后。

    怪不得刚刚二人有恃无恐,原来早已知道幽玄就在身边,只是行为太过鲁莽,或是幽玄厌恶被人利用,有心给二人一个教训,结果令二人受了点内伤。

    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只是这二鬼心思阴险,嫉贤妒能,逃得大难之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对付阴山三老,而是同时伸手一指,冲着鬼奴大喝道:“幽玄叔叔做主,鬼奴背叛父亲,勾结外人,妄图强夺鬼宗之主位。”

    “我没有……”鬼奴大怒。

    “鬼箫”幽玄暗骂阴氏兄弟是一对废物点心,这时候说出此事,有何意义?但面对指责又不能视若无睹,于是轻声道:“事情真相如何,我可做不得判断,还是等待令尊到来,再行判断吧!”

    “桀桀桀……好!”阴氏兄弟齐声大笑,道:“爹爹定能诛除叛徒,让他尝尝万鬼分尸的痛苦……我们要亲自行刑。”

    鬼奴骇然惊呼,如果真要是阴九幽来了,如果自己的师父真的对自己有堤防,那极有可能借着这个借口,就将自己处死,管他是冤枉还是不冤枉。

    顷刻间鬼奴惧心大起,连连退步,疾呼道:“我没有背叛鬼宗,我没有背叛师傅……你们要陷害我,我不答应!”

    阴氏兄弟大笑,道:“既然师兄是冤枉的,何不跟我爹说个清楚……”

    “我不说,你们就是想杀我!”鬼奴悲愤大呼。

    “那你心底就是要背叛我喽!”

    骤然间,一声阴测测的声音在鬼奴背后响起。

    蓦然转身,阴九幽鬼魅一般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鬼奴魂飞魄散,如同受惊的老母鸡一般飞身而起。

    他已经知道,师父已然对他不满,这种情况,无论自己曾经多么忠心,无论现在如何解释,都逃不了一死。

    与其坐以待毙,不入远遁逃走。

    鬼奴的身法极快,但阴九幽的剑法更快……

    寒光一闪.漫天剑雨向他洒来,呼啸的劲风压迫他的眼球,令他连睁眼的机会都没有,余光中,只有漫天的鬼影剑光,勾魂夺魄。

    就在他已经准备闭目等死的瞬间,一支铁拐斜斜插来,满天剑雨登时重新化为一剑,与铁拐当的一声,撞在一处。

    得此机遇,鬼奴翻身后退,惊魂未定。

    阴九幽语调森然,转向出手救人的阴山三老,狞声道:“我鬼宗门内之事,你们也要插手?”

    灭老哈哈一笑,道:“阴九幽,咱们是敌非友,所有能让你不高兴的事,我们都高兴做上一做。”

    屠老冷哼一声,接着道:“哪怕这小子以后能让你多点麻烦,救他一命也无不可。”

    阴山三老齐声大笑。

    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们做的极为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