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幽冥地海
    毫无疑问,打头的三人,正是九龙宫的三位供奉。

    也只有九龙宫的供奉,才有实力将天下黑白两道高手全部压服,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岑三金和“辟地斧”冯阿三这样级别的存在。

    只不过此时的三位供奉,除了“疯龙”元狂和“病龙”祝秧之外,最后一位竟然不是之前一直出现的“秀龙”文白羽,而是一个驼背的阴郁老汉。

    以“疯龙”元狂的张狂,“病龙”祝秧的孤傲,但在驼背老汉的左右,竟然安静得如同两只小猫,尤其令人意外的,是驼背老汉的背后,紧紧跟随着另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身影。

    同样的面目阴郁,同样的硕大驼背不少人都是认得,这个驼背大汉便是人称“大漠铁驼”的西域高手。

    只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这个少来中原的高手,竟然跟个孙子一样乖乖地站在那驼背老者的背后,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驼背老者歪着脖子,侧面看向在场所有魔门高手,冷冷哼了一声,朗声道“老夫九龙宫驼龙沙峰,久不入江湖,也不知是否还有人认得老朽”

    魔门中人面面相觑,对这个名字极为陌生,唯有寥寥数人脸色大变,露出一副骇然表情。

    反倒是阴九幽呵呵一笑,拱手道“沙老久有不见,九幽在此多礼了。”

    “驼龙”沙峰嘿然一笑,回头对着九龙宫的其他两位供奉笑道“你们看看,我说什么来的,江湖上还是有人认得老夫的”说着转头仔细打量了阴九幽一眼,恍然道“噢,原来是当年跟在鬼厉身后的那个小子啊,是叫小九吧你师父死了有八十年了吧”

    被人当众称呼为“小九”的阴九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恭敬道“沙老有心了,正是小九,家师已经亡故九九之数了。”

    “驼龙”沙峰露出慨叹的表情,叹息道“是了,八十一年了。时间真快,一晃你小子也当了鬼宗之主了。当年与你师父亦敌亦友,斗了半辈子,结果你师父还是先走一步,未能得窥武道巅峰,实在遗憾。对了,你的鬼影幽剑练得如何了是否突破令师当年达到的七七之数了”

    阴九幽默然不语,这等隐秘之事岂能当众说出。

    一旁青华帝君面露不耐,冷声道“哼哼,想不到当年大名鼎鼎、杀伐果断的大漠血屠,年老了也变得这么啰嗦。别忘了,这里是我圣门禁地,不是你们九龙宫的后院”

    “混账”

    “驼龙”沙峰尚未答话,反而是站在他身后的铁驼暴喝一声,上前骂道“你敢跟我外祖如此无礼,小心爷爷活劈了你”

    想不到九龙宫供奉,竟然是铁驼的外祖父,这可真是大大的出人意料。

    青华帝君眉头一皱,自然有他儿子战东来出头,对视道“白痴畸形,你敢动手吗”

    “你”铁驼气得大怒,但偷窥了毫无反应的外祖一眼,却是真的不敢上前动手。

    “驼龙”沙峰微微一笑,道“外孙儿,想不到爷爷我在九龙宫呆了不到百年,你的功夫和胆子就缩到这么小了。回头再好好指点指点你”说完面色一沉,转头对着青华帝君等人冷声道“没规矩的小崽子,现在给你们个机会,谁能告诉我叶清玄那小子在哪,待会饶你们不死”

    群魔中人一听,不由得诧异非常。

    这位白道的大宗师,竟然向魔门中人询问魔门死敌的下落,不禁令人大感意外。

    而身为当事人的“驼龙”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青华帝君仰头一阵大笑,缓缓沉声道“老东西,别说叶清玄不在这里,就算他真的在这,也轮不到你们先兴师问罪”

    “驼龙”沙峰呷吧呷吧嘴,眼中凶光一闪,道“既然他不在这,私事解决不了,那就先干点公事,斩妖除魔吧”

    话音一落,“驼龙”沙峰左掌一扬,呼的一声,一阵极为强劲的劈空劲气,卷起漫天风沙,如大漠中排山倒海的沙尘暴一般,攻向魔门一众高手。

    狭小幽暗的隧道之内,叶清玄不知道已经击杀了多少蝙蝠怪,但那些怪物依旧不依不饶地将同类尸体拖出隧道,再一批一批地进来送死。

    但即便是站着让叶清玄杀掉,也无法弥补叶清玄不断消耗的罡气。

    “孙老哥,还有多久”叶清玄满头大汗,一掌震退冲上来的蝙蝠怪。

    “问得好”孙坤转头嘿嘿一笑,道“刚刚搞定”

    哗啦

    洞口坍塌的声音传来,大股清风贯入隧道之内,清新得让叶清玄等人大喜过望,但接下来清风一转,瞬间变得阴寒彻骨,众人又不由得面露惊色。

    当众人钻出隧道,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便是叶清玄也不由得惊呼一声“我靠”

    头顶百丈之高,是看不到尽头的巨大穹顶,而众人所处的位置,是一处悬崖峭壁,地底的悬崖峭壁,在他们正当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地底湖泊。

    之所以说是一望无际,除了黑暗之中难以看到边缘之外,在距离悬崖大约二十里许之外湖泊中央,有一座散发着盈盈绿光的小岛,上面一洼泉水,同样散发着碧绿的荧光。

    所有人都为眼前的奇景所惊叹。

    花婉容深吸一口气,最后说道“看吧那就是圣地的先灵圣潭了。”

    叶清玄叹息一声,道“纯阴之地,先灵圣潭好浓郁的先天阴气啊,就连在这里都能感应得到。”

    孙坤点燃了一个火折子,将它丢入脚下的悬崖,看着火折子足足坠落了好一阵,方才落入水中熄灭,孙老头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问道“接下来我们是要游泳了吗先说好了,这湖里有没有什么怪物,别又突然冒出点什么玩意儿,让老头我成了粮食”

    花婉容摇了摇头,道“不必下水,沿着峭壁向前,应该可以绕过这幽冥海,直接进入圣殿,只不过绕过去的路程,要比水路慢上三天左右。”

    “三天”

    孙坤不由得吃了一惊,“那还不如游过去呢”

    毫无疑问,打头的三人,正是九龙宫的三位供奉。

    也只有九龙宫的供奉,才有实力将天下黑白两道高手全部压服,其中甚至还包括了岑三金和“辟地斧”冯阿三这样级别的存在。

    只不过此时的三位供奉,除了“疯龙”元狂和“病龙”祝秧之外,最后一位竟然不是之前一直出现的“秀龙”文白羽,而是一个驼背的阴郁老汉。

    以“疯龙”元狂的张狂,“病龙”祝秧的孤傲,但在驼背老汉的左右,竟然安静得如同两只小猫,尤其令人意外的,是驼背老汉的背后,紧紧跟随着另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身影。

    同样的面目阴郁,同样的硕大驼背不少人都是认得,这个驼背大汉便是人称“大漠铁驼”的西域高手。

    只是令人想象不到的是,这个少来中原的高手,竟然跟个孙子一样乖乖地站在那驼背老者的背后,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

    驼背老者歪着脖子,侧面看向在场所有魔门高手,冷冷哼了一声,朗声道“老夫九龙宫驼龙沙峰,久不入江湖,也不知是否还有人认得老朽”

    魔门中人面面相觑,对这个名字极为陌生,唯有寥寥数人脸色大变,露出一副骇然表情。

    反倒是阴九幽呵呵一笑,拱手道“沙老久有不见,九幽在此多礼了。”

    “驼龙”沙峰嘿然一笑,回头对着九龙宫的其他两位供奉笑道“你们看看,我说什么来的,江湖上还是有人认得老夫的”说着转头仔细打量了阴九幽一眼,恍然道“噢,原来是当年跟在鬼厉身后的那个小子啊,是叫小九吧你师父死了有八十年了吧”

    被人当众称呼为“小九”的阴九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恭敬道“沙老有心了,正是小九,家师已经亡故九九之数了。”

    “驼龙”沙峰露出慨叹的表情,叹息道“是了,八十一年了。时间真快,一晃你小子也当了鬼宗之主了。当年与你师父亦敌亦友,斗了半辈子,结果你师父还是先走一步,未能得窥武道巅峰,实在遗憾。对了,你的鬼影幽剑练得如何了是否突破令师当年达到的七七之数了”

    阴九幽默然不语,这等隐秘之事岂能当众说出。

    一旁青华帝君面露不耐,冷声道“哼哼,想不到当年大名鼎鼎、杀伐果断的大漠血屠,年老了也变得这么啰嗦。别忘了,这里是我圣门禁地,不是你们九龙宫的后院”

    “混账”

    “驼龙”沙峰尚未答话,反而是站在他身后的铁驼暴喝一声,上前骂道“你敢跟我外祖如此无礼,小心爷爷活劈了你”

    想不到九龙宫供奉,竟然是铁驼的外祖父,这可真是大大的出人意料。

    青华帝君眉头一皱,自然有他儿子战东来出头,对视道“白痴畸形,你敢动手吗”

    “你”铁驼气得大怒,但偷窥了毫无反应的外祖一眼,却是真的不敢上前动手。

    “驼龙”沙峰微微一笑,道“外孙儿,想不到爷爷我在九龙宫呆了不到百年,你的功夫和胆子就缩到这么小了。回头再好好指点指点你”说完面色一沉,转头对着青华帝君等人冷声道“没规矩的小崽子,现在给你们个机会,谁能告诉我叶清玄那小子在哪,待会饶你们不死”

    群魔中人一听,不由得诧异非常。

    这位白道的大宗师,竟然向魔门中人询问魔门死敌的下落,不禁令人大感意外。

    而身为当事人的“驼龙”却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青华帝君仰头一阵大笑,缓缓沉声道“老东西,别说叶清玄不在这里,就算他真的在这,也轮不到你们先兴师问罪”

    “驼龙”沙峰呷吧呷吧嘴,眼中凶光一闪,道“既然他不在这,私事解决不了,那就先干点公事,斩妖除魔吧”

    话音一落,“驼龙”沙峰左掌一扬,呼的一声,一阵极为强劲的劈空劲气,卷起漫天风沙,如大漠中排山倒海的沙尘暴一般,攻向魔门一众高手。

    狭小幽暗的隧道之内,叶清玄不知道已经击杀了多少蝙蝠怪,但那些怪物依旧不依不饶地将同类尸体拖出隧道,再一批一批地进来送死。

    但即便是站着让叶清玄杀掉,也无法弥补叶清玄不断消耗的罡气。

    “孙老哥,还有多久”叶清玄满头大汗,一掌震退冲上来的蝙蝠怪。

    “问得好”孙坤转头嘿嘿一笑,道“刚刚搞定”

    哗啦

    洞口坍塌的声音传来,大股清风贯入隧道之内,清新得让叶清玄等人大喜过望,但接下来清风一转,瞬间变得阴寒彻骨,众人又不由得面露惊色。

    当众人钻出隧道,看到眼前的一切时,便是叶清玄也不由得惊呼一声“我靠”

    头顶百丈之高,是看不到尽头的巨大穹顶,而众人所处的位置,是一处悬崖峭壁,地底的悬崖峭壁,在他们正当面,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地底湖泊。

    之所以说是一望无际,除了黑暗之中难以看到边缘之外,在距离悬崖大约二十里许之外湖泊中央,有一座散发着盈盈绿光的小岛,上面一洼泉水,同样散发着碧绿的荧光。

    所有人都为眼前的奇景所惊叹。

    花婉容深吸一口气,最后说道“看吧那就是圣地的先灵圣潭了。”

    叶清玄叹息一声,道“纯阴之地,先灵圣潭好浓郁的先天阴气啊,就连在这里都能感应得到。”

    孙坤点燃了一个火折子,将它丢入脚下的悬崖,看着火折子足足坠落了好一阵,方才落入水中熄灭,孙老头不由得咽了口唾沫,问道“接下来我们是要游泳了吗先说好了,这湖里有没有什么怪物,别又突然冒出点什么玩意儿,让老头我成了粮食”

    花婉容摇了摇头,道“不必下水,沿着峭壁向前,应该可以绕过这幽冥海,直接进入圣殿,只不过绕过去的路程,要比水路慢上三天左右。”

    “三天”

    孙坤不由得吃了一惊,“那还不如游过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