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7】淬炼精血
    恶龙垂死挣扎,整个化血池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吓得梅花二女月容失色,孙坤满地乱窜。

    而此刻的叶清玄死不放手,不断深入自己的双手,而恶龙喷洒的热血,黏稠至极,在血水中,竟然不飘不散,随着恶龙的挣扎,沾满了他的全身。

    由于血水的侵蚀,叶清玄全身衣物尽毁,那红色血胶将他染得如同一根大萝卜,但诡异的是,这血胶在他的皮肤外层形成一个保护膜,原本已经被血毒侵蚀处处伤痕的皮肤,竟然得到了有效保护,宛如硫酸触体的疼痛感不消片刻便已消除。

    那八爪恶龙又挣扎了片刻,终于不再动弹,在化血池内上下漂浮。

    化血池的血水可以融肉化骨,但对于那恶龙来说,竟然毫无作用,确实令人惊叹。

    眼见化血池的血水不再翻滚,而恶龙的尸体半浮半沉,令人心有余悸,但叶清玄依旧不见踪影,令梅吟雪等人一颗心悬而不落。

    此时血水蔓延,已经到了巨石之上,花婉容小心踩了一脚,嗞嗞声中一双绣鞋顿时腐蚀烂了鞋底,忙不迭丢掉。

    就在此时,汩汩水响之声传来,化血池中心处逐渐出现一个漩涡,化血池的血水终于下降,众人稍一放松,血水中猛然冒出一个血糊糊的“怪物”。

    花婉容吓得尖叫一声,翻身便退,孙坤也是一个趔趄,手中匕首一丢就飞了过去。

    眼见那“怪物”反手将匕首轻轻接住,梅吟雪却是惊喜交加,不管不顾地飞扑进了“怪物”怀里。

    毫无疑问,眼前那血人正是叶清玄。

    叶清玄此时全身精赤,想要安抚啜泣不已的梅吟雪,却怎样也无法劝停,只好尴尬不已地对孙坤笑道:“孙老哥,是我……你那包裹里有没有换洗衣物?”

    这就是不带换洗衣服的下场。

    “叶……叶老弟?”孙坤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走了过来,捏了捏叶清玄皮肤外面包裹的鲜红血胶,“这……搞什么搞?”

    “我也不清楚。”叶清玄尴尬道:“我刚才试过了,似乎这层血胶已经与皮肤结成一体,没法弄下来了……”接着转头对梅吟雪道:“看来我这辈子都会变成这副血人模样了……”

    梅吟雪瞪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跟你……”

    二人卿卿我我,无限甜蜜。

    孙坤翻了翻白眼,道:“行了,行了,还有要事呢……”

    看到二人依旧旁若无人,孙坤气急败坏,道:“最起码穿条裤子吧?不成体统。”

    孙坤哪里有什么备用衣服,最后,叶清玄还是用梅吟雪的衣服围了个大裤衩子,勉强遮丑。

    叶清玄看着自己通红的身体围了一条雪白的大裤衩子,不禁尴尬一笑,道:“这下可是把昆吾派的脸给丢尽了。”

    梅吟雪掩口失笑。

    花婉容之前受了惊吓,后来尴尬不已,没有靠近众人呢,此时惊魂甫定,正着力研究记载圣地机关的羊皮卷,慨然道:“我们此刻在龙腹之中,如果我们沿着石闸下去,便是圣地内部,而与化血池相连的敌方,便应该是……这里!”

    众人忙不迭上前查看,花婉容点着羊皮卷中间位置,画着一处小山坡一般的地下奇景,上面用鸟篆鬼气森森的写着两个字——“雾冥冢”。

    **********

    叶清玄等人离开龙腹之后,又过了一刻钟左右,化血池内一股血云从头顶冒出,并缓缓在叶清玄等人逗留的巨岩上现身。

    黑色破烂的衣袍将他全身罩满,背后巨大的鼓包宛如驼背,显得他高大而又充满恐惧感。

    呼啦!

    衣袍一掀,露出李幕儒苍白的一张面孔。

    原本的儒雅面目早已不见,此时的李幕儒浑身透出一股压抑的阴寒,三缕长须早已一根不剩,光溜溜的脸孔有着死鱼一样的苍白,又宛如灰白的石头一样反射着诡异的光芒。

    咣当!

    背后的巨瓮被他贯在地上,单脚踩着巨瓮,鼻子狗一样地嗅了嗅,看了一眼地面上八爪恶龙的尸体,森然一笑,道:“叶清玄他们果然来过这里……这里便应该是化血池所在。不过可惜,你说的圣龙没有杀死他们,反而被叶清玄给杀了。”

    瓮里厉莫引的声音明显一愣,接着充满兴奋地问道:“你确认,圣龙真的死了?”

    李幕儒冷哼一声,拍开巨瓮之口,阴声道:“你自己来看……”

    咕咕唧唧……

    一阵令人泛寒的声音传来,从那瓮口处逐渐“爬”出一张恐惧的人脸,乃至半个身子……

    厉莫引的半边脸早已腐烂,仅存的半个身子依靠蠕动的血肉竟然如同蛆虫一般地“爬”出来,实在令人惊叹魔功的诡异。

    那巨瓮中充满血水,为厉莫引提供养分。

    被李幕儒困住许久,难得出瓮一次,厉莫引那张令人心悸的脸孔,拼命地呼吸,却被李幕儒冷冷打断,沉喝道:“让你出来不是享受的,你来辨认一下,那东西是不是你提到的圣龙?”

    厉莫引鱼白的双眼一翻,冷冷道:“抬我过去。”

    呼——

    李幕儒蝙蝠一样飘落,便在那八爪恶龙之旁。

    厉莫引眼中血光一闪,惊叹道:“不错,就是这只圣龙……嘻嘻,当年天魃从天而降,那巨型飞棺之中,除了它的尸体之外,没有任何活物——除了血池中的一枚蛋。培育这枚蛋的便是血宗之主,以人血养了千年,据血宗历代宗主所述,那蛋中生命越来越强,预计便是在两百年前能够孵化……可惜之后魔门分化,上一代血宗之主只来得孵化出一条圣龙,便被毗魔逆天重伤逃遁,圣龙也落在魔尊之手……”

    李幕儒冷冷道:“两百年的怪物,如今又以死掉……有何用处?”

    “你懂什么……”厉莫引冷笑一声,道:“据上代宗主研究,那圣龙并非什么异兽宠物,而是提炼精血之力的圣物……尤其被其精炼的精血,都会储存在它那独眼之内,乃是天魃大补之物,胜比天魃体内‘神血’,不虞任何副作用……”

    “哦?”李幕儒上前将那恶龙翻了个身,皱眉道:“可惜了,恶龙独眼破碎,你说的精血,怕是淌尽了……”

    “什么?”厉莫引不禁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