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盛玉禅寺
    半日时间,侯亭和孙坤这一路已经走了六座大大小小的寺庙,无一例外,都受到了魔门的攻击。

    有的就算是荒野废庙,也有被人仔细查找过的痕迹。

    盛玉山中大小寺庙不下三百座,魔门别说十日,便是三十日也难以全部检查完毕,总会有还未遭魔门毒手的寺庙。

    最后两个人一商量,索性深入盛玉山深处,寻找还未遭遇劫难的寺庙,赶在魔门的前面。

    于是,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二人不眠不休,一路深入盛玉山,越过了将近八成的寺庙,终于在这一日的清晨,发觉了魔门中人的蛛丝马迹——

    一堆尚带着余温的营火。

    孙坤稍作检查,终于松了口气,道:“总算赶上了。这是魔门中人过夜的营火,尚待余温,我猜魔门中人距离我们不足一个小时的路程。”

    侯亭微微一笑,道:“老伙计坐镇四海阁多年,我还以为你这查敌的本事早就生疏了呢。”

    孙坤假意笑了一下,脸色依旧阴沉,显然心情并不太好。

    侯亭却是一无所觉,依旧只是叹息道:“真想不到,竟然有人装成无念禅师……但以无念禅师的武功,又怎么会被无怨那个妖僧制服呢?老孙,依你看,无念禅师此时会不会有危险?”

    孙坤冷冷答道:“这不过是叶清玄的猜测,真相如何,只有找到无念禅师当面对质,方才能确认。”

    侯亭一愣,诧异道:“你怀疑叶清玄说谎?”

    “这么大的事情,我还是自己亲眼所见的好,谁说的都没用。”孙坤没好气地答道。

    侯亭无奈耸了耸肩,接着又赶上两步,急问道:“说起来,最近无念禅师的确行踪诡秘,要想让他现身,只怕只能用‘天魃魔尸’了。哎,你那半具魔尸到底藏在哪了?”

    孙坤脚下一顿,转头神色凝重地看着侯亭,缓缓道:“你为什么老是打听魔尸下落?”

    “事关重大。”侯亭嘿嘿一笑,“咱们俩几十年的交情,你还信不过我?”接着一愣,面色不由得一沉,生气道:“姓孙的,你该不会真的怀疑我吧?”

    孙坤面色一沉,瞪着侯亭,半晌不语。

    侯亭冷哼一声,道:“想不到我侯亭与你相识数十年,竟然还未得到你的信任。如果真是我侯亭,你那半具魔尸到手的时候,只怕就出事了,不会等你进了盛玉山的。”

    的确如此。

    那半具“天魃魔尸”早在将近一个月前就落入了自己一行人的手中,如果侯亭是内奸,只怕第一时间便会夺回半具魔尸,绝不会等到这个时候。

    想到此处,孙坤不由得叹了口气,依旧表情严肃地道:“除非见到无念禅师,当面对质,否则无论何人,都别想知道魔尸的下落?你还是省省力气吧。”

    二人一时间相顾无言。

    “好。”侯亭一跺脚道:“那就等找到圣地钥匙,再约无念见面,相信一切自会真相大白。”

    孙坤长吁一口气,转身继续上山。

    看着孙坤背影,侯亭眼中精光微微一闪。

    **********

    盛玉禅寺。

    又是一座被人攻破的寺庙。

    而且是一座占地规模不小的禅宗别院。

    巨大的山门已经完全倒塌,一块金字巨匾“盛玉禅寺”裂成数块,乱列当阶。到处都是新倒塌的残垣断壁,不少大殿中的火焰尚未熄灭,浓烟滚滚,血腥味扑鼻而来。

    侯亭和孙坤顿时大惊,忙不迭冲入寺庙之内,四下寻找。

    当看到大雄宝殿正对着的一处广场上,近百名佛门弟子被集体屠杀,尸体都被木桩子钉在了地上,鲜血横流,这是对大殿内三尊佛祖最直接的亵渎。

    很显然,连日来的无功而返之下,魔门的高手也开始急躁起来。

    看着满地尸体,不少僧侣都是受尽折磨而亡,孙坤顿时怒火昭彰,忍不住咆哮道:“魔崽子们,有种的冲你家孙爷爷来,欺负不会武功的和尚算什么本事?有种的来啊!”

    咆哮声震耳欲聋,后山一片鸟雀惊起。

    孙坤不停地嘶声大吼,将连日来心头的憋闷,彻底发泄。

    当他精疲力尽地瘫在地上的时候,顺着山风,大殿之后,似乎传来几声极其轻微的呻吟喘息。

    “老孙……”侯亭话音刚起,孙坤已经一股风似的飞入后殿。

    大雄宝殿已经塌了半边,后面的殿门残破,他也顾不得安危,双手一扬,先用掌风把那残缺的殿门全部震飞,人已经一轱辘钻入了崩塌的墙体之内。

    侯亭身躯庞大,无法钻入,只好在外间警戒。

    后殿倾塌,但依靠着半个韦陀菩萨的神像,方才支撑住狭小的空间。

    一个身着灰色僧衣的老僧,已然七窍流血,尸横在地,一探鼻息,早已断气。

    孙坤正四处寻找,又是几声轻微呻吟喘息传来。

    顺着那呻吟之声,孙坤终于在断掉的半个韦陀神像后方,看见一片灰色衣角,连忙蹲身下去,两手将那半截佛像捧过一旁。

    下面同样压着一个老僧,一见孙坤,口角微动,欲言无力。

    孙坤见状,忙自怀中取出一粒自己藏着用来救命的灵丹,扶起老僧,塞向口内,说道:“老和尚,在下孙坤,是四海阁的人……此丹是龙虎道门上代门主秘制,功效甚大,大师感觉如何?”

    那老僧自服灵丹,神色果然红润几分,听孙坤说完,终于喘息一口气,低声叹道:“老僧凡悟,与几位师弟遁世参禅,久绝江湖恩怨。不想今日竟遭如此横祸……咳咳……”

    凡悟老僧连续咳嗽数声,喷出一口鲜血,孙坤连忙揉了揉胸口,却见老僧连续摇头,苦笑道:“晚了,晚了。魔门高手的那一掌,已经完全震碎了我的心脉,能留着这一口气,已是贫僧极限……可惜孙施主浪费一颗灵丹了……咳咳咳……”

    孙坤看得悲从中来,连忙解释道:“大师务须挂怀,我兄弟叶清玄,乃当世神医,他到了必然可以救你……”

    “叶,叶清玄?”闻听名字,老僧眼中一亮,疾呼道:“可是昆吾派的七剑侠,冠冕群伦、令魔门闻之丧胆的叶少侠?”

    “正是。”孙坤肯定道。

    “好极了,太好了。我盛玉禅寺的冤仇,终于可以伸张了……”说到此处,凡悟大师又已气若游丝,喘不成声。

    “大师放心。我家叶子老弟,一定会为大师和满门僧众报仇雪恨的……”孙坤语气坚定。

    凡悟老僧欣慰地点了点头,提起最后一丝气息,突然用力抓住孙坤手臂,肃然道:“孙施主,我盛玉一脉,至此已断,您的挽救之恩无以为报……唯有这韦陀佛像掌中所捧的降魔铁杵,乃一异宝。老僧便将此杵赠与孙施主。孙施主若是不知用法,可与叶少侠一同参详,但切莫为外人知悉……”

    孙坤连忙答应道:“大师放心,孙某定然保护好贵寺至宝。”

    凡悟老僧欣然一笑,双睛一闭,直接在孙坤怀中圆寂。

    孙坤天生性情中人,心中不免悲戚,想不到这庙中老僧遁世参禅,到头来竟如此收场结果,目光扫过倾塌的后殿,一片死寂残破,不禁触目伤情。

    待看到那倾倒的半截委托手中铁杵,不由得心中一动。

    那老僧临死之前再三叮嘱,还要自己与叶清玄共同参悟,难道有什么名堂?

    忍不住上前取下铁杵,只见那小腿粗细的杵上,未加任何装饰,黑黝黝的就如一段乌铁,只是捧在手中极为沉重,却看不出丝毫奇处。

    这时,外间传来侯亭不耐的呼喊声:“老孙,那人怎么样了?”

    孙坤心中一动,连忙将铁杵塞回原位,高声道:“没气了!我这便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