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9】深夜拜访
    一场欢愉,程熹尽兴而归。

    待回到府邸,自又是与亲信们饮酒至通宵达旦。最后程熹酩酊大醉,被孙子程卫宇搀扶着进了自己的寝室。

    两名绝美的侍婢将程熹从程卫宇手中接了过去。

    看着程熹左拥右抱,终于不用再装糊涂,程卫宇也是自失一笑,转身欲去。

    “孙儿。”恰于此时,程熹突然将他唤住,一双醉醺醺的眼中闪露一丝精芒。

    程卫宇慌忙施礼:“祖父,你还有什么吩咐?”

    “人生得意须尽欢。”程熹眼中露出一丝奸笑,接着将拥着自己的双婢轻轻一推,直接推到亲孙子的怀中,笑道:“我知道你早已看上这对美人了,今天爷爷高兴,便将她们赏给你了!”

    程卫宇惊喜交加,但瞬间扫到了程熹眼底的一丝冷意,心头一惊,连忙跪倒在地,叩首道:“祖父,此举有悖伦理,孙儿万万不敢。”

    “嗤,儒林学院呆的久了,满嘴的仁义道德……”程熹微微一哂,转向那两名艳婢,笑问道:“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孙儿了,好好调教调教他,懂了吗?”

    那两名艳婢面面相觑,其中一人娇笑一声,上前扯住程熹的衣袖,柔声道:“老爷,你不想要奴家了吗?”

    另一艳婢掩口轻笑,道:“漱玉妹妹,你怎么敢不听老爷的吩咐……”

    程熹一脸淫笑,挑起那漱玉娇嫩的脸蛋,问道:“是啊漱玉,你怎么敢不听老爷的话了?”

    那漱玉撅嘴道:“妙蕊姐姐,奴家是舍不得老爷啊……”

    “放心,老爷我想你们的好时候,自会去找你们侍候的。”程熹吧唧亲了漱玉一口,贱笑道:“不过现在你们俩的重任,便是帮我改改我孙子这一副假正经的模样,明明想得要命,却偏偏嘴硬……”

    程卫宇心头突突直跳,磕头道:“爷爷,孙儿不敢!”

    “我说的话,你想让我收回?”程熹脸色一沉,接着又展颜道:“孙儿,往日里你不都是怪爷爷不亲自教导你么?这次机会来了,漱玉和妙蕊都是我亲自调教的宝贝儿……人如其名,这漱玉的小嘴可是一绝,保证让你欲仙欲死,而这妙蕊嘛……嘿嘿……”

    “老爷儿……”两个妙人顿时娇嗔不依,两双妙目却是在程卫宇年轻的身体上下打转,程熹哈哈大笑,而程卫宇面色潮红,心猿意马。

    “去吧,去吧……好好侍候我的孙儿……”

    大笑声中,两个艳婢搀着惊慌失措的程卫宇便出了主宅。

    望着离去的几人,程熹醉醺醺的姿态陡然一敛,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充满了不屑。

    吱呀。

    寝室的房门被一把推开,邢无畏带着冷硬的面孔从室内走了出来。

    邢无畏同样冷冷看着大门,沉声道:“我早说过,那两个女子中有一人是姬若艳派来的奸细,之前你已享用数年,今日明明可以将她杀死,为何便宜你那孙儿?”

    程熹嘿嘿阴笑,道:“天生尤物,杀之可惜。姬若艳不是监视我吗?就让她继续好了,反正我那孙子蠢得可以,绝不知晓我的真实身份,况且留着此女,说不定有朝一日还可以算计姬若艳那贱人一次,何乐而不为呢?”

    邢无畏冷哼一声,嘲讽道:“我看你是舍不得美色吧。”

    程熹哈哈一笑,道:“圣人云:食色性也。说吧,主人有何吩咐?”

    邢无畏沉声道:“留住叶清玄一行人三天时间……不要耽误主人的大事。”

    程熹眉头大皱。

    这正是他此刻最不愿意做的事……

    **********

    乌云掩月。

    程熹端着早已凉透的清茶,注视着飘渺的烛火发呆。

    夜凉如水。

    风中带着院落里菊花特有的芬芳,日前风中那股残留的燥热和焦臭味已经荡然无存,放佛日前两大绝世高手在颖昌府的对决从未发生过一般。

    一朵乌云被秋风吹散,如银的月光洒下天空,天地间一片飒爽的凉意,但程熹的心境却怎样都宁静不下来,既为了自己潜藏数十年终于一朝成就而兴奋,同时也深刻感怀自己多年来的不易。

    只不过,自己如今虽然成为儒林学院中的第一人,但背后那只隐形的大手,似乎攥得更加牢固了。

    多年梦想一朝达成,心头竟然有了几分失落,更对那只挥不去的大手,多了一丝厌恶。

    突然间,心中竟升起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就在这时,心中生出警兆。

    程熹倏然抬头,一双阴冷的双眼迷城一道细缝,精芒亮起,向着一侧窗外望去。

    上等湖纸紧贴的窗户上,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出一个人影。

    那人影极为礼貌,竟然正了正衣冠,掸了掸衣袖,接着笃笃笃地敲了敲窗户,叶清玄极有礼貌的声音响起道:“程大家,清玄深夜到访,不知是否欢迎?”

    叶清玄声音一落,人已经进了窗户。

    “叶清玄!?”程熹顿时一惊,接着摆出一副安然模样,冷冷问道:“这么晚了,你来此作甚?”

    程熹表面虽从容自若,却心生警惕,细察四周是否还伏有其他高手。

    “程大家何必明知故问?”叶清玄淡然一笑,道:“原本只想着看看程大家得意之后,会与何人相见,但见过来人之后,我却突然觉得不能就这么回去,总得给那些算计别人的奸贼留下点深刻印象才好。”

    程熹顿时心中大骂,邢无畏此时的出现,果然招来了恶果。

    原本他还在考虑如何找叶清玄的麻烦,现在风水轮流转,对方主动来找他的麻烦了。

    “哦?你打算如何?”程熹暗自戒备。

    叶清玄的脸容变得出奇地平静,两眼像两枝利箭般刺进程熹眼内,浑身凛烈杀机瞬间罩定了对手。

    程熹不是傻子,瞬间便知晓了叶清玄的目的。

    一时心虚胆怯,哪敢等叶清玄率先出手,一声厉啸,手中茶盏猛地一甩,三才碗分成三路,扩散开去,封锁叶清玄的所有进路。

    同时伸手在腰间一摸,多少年不曾施展的独门铁扇便到了手中,只是一扇,一股凌冽的玄风瞬间袭向叶清玄。

    罡风未到,程熹又是反手再一扇,一股罡风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了叶清玄的背后,两股罡风一前一后,齐齐朝他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