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8】大封亲信
    程熹独坐席首,向前来施礼的儒门教席和弟子们一一回礼,脸上神色悲悯,却怎样都无法掩盖眼中的得意,只好不停掩面,装出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大殿上下,密密麻麻地不知站了多少人,每个人都是神色愤然,但望向程熹的表情,却又充满着最后的一丝光亮。

    程熹,是儒门最后的希望。

    儒门大殿,在严静流与黎道天最后一招的较量中受损严重,如今正在修缮,程熹继承儒门领袖的典礼,只好在一处偏殿中进行。

    昨日老院长故去,今日新院长登位。看上去颇为急切,但程熹做的极为巧妙,利用多位长老和教席的催促,几番推让之后,为了安定儒林学院分崩离析的人心,最后“勉为其难”地应了下来。

    叶清玄等人也作为特邀嘉宾,坐在了席上,冷眼看着程熹如愿以偿地坐上了儒门领袖的宝座。

    “有几分把握?”席位上,封清岩压低声音询问。

    他问的是程熹的身份,是否真的是魔门内应。

    一旁的孙坤笑着道:“你没看到程老儿眼中的笑意吗?”

    侯亭闻听摇了摇头,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就算儒门遭受的打击再大,他临危受命,成为梦想中的儒门领袖,也足以让他得意忘形。”

    “人在得意的时候,终究会放松警惕的。”叶清玄淡淡道,“不怕他不露出马脚。”

    众人不由得纷纷点头。

    此时程熹接受完了众人恭贺,一脸悲愤地站起,往日里垂垂老态一去不复返,昂起他本就高大的身躯,朗声道:“诸君,诸位学子……程熹临危受命,愧不敢当,但为了儒林学院千年基业,就算心有愧疚,也唯有当仁不让了。”

    一批明显唯程熹马首是瞻的手下,带头鼓掌叫好。

    程熹压了压手,鼓掌声缓缓落下,继续道:“儒门如今艰难,但程某有决心带领大家共度难关。”

    掌声又起。

    孙坤等人不由得撇嘴。

    程熹脸上得色难以抑制,目光扫过叶清玄等人,尤其在孙克俭脸上稍作停顿,闪出一丝精芒。

    “不好!”孙坤低声道:“这老小子没憋好屁!”

    果不其然,程熹话锋突然一转,冷喝道:“圣人有言,攘外必先安内。我儒门正值多事之秋,门内各项职责必须划分清晰。如此大家方能同舟共济,共度难关。”

    众多儒门弟子哄然称善,纷纷发表慨言,愿意追随程熹大家云云。

    安然坐于一侧,半天默不作声的淳于懋,此时缓缓道:“程阁……程院长,不知你对门内的重要职责,有何吩咐?”

    程熹微微一笑,对着淳于懋柔声道:“淳于老弟学识渊博,武技出众。本来这武阁之主的位置,决不能换人,但是少陵兄蒙难,这大监司一职不可空闲,而且职责更重……不知你……”

    淳于懋原本冰冷的面容顿时一动,忙不迭拱手道:“我愿为大监司……呃,呵呵,正如院长所言,门内正值多事之秋,大监司主抓学院的安全,淳于责无旁贷。”

    “好!”程熹哈哈一笑,道:“既然淳于老弟继任监司一职,我就放心了。那接下来这文阁和武阁的主人,便要再选俊才了。”

    接下来,程熹当着众人的面,立即将几个重要职位,一一委派给了自家的亲信。

    待他大封亲族之后,方才转头看向席位上的孙克俭,皮笑肉不笑地道:“孙先生……你乃儒门‘衍圣祭酒’,但之前却数十年不回儒林学院,未免有失职之嫌……这次却突然回归,不知是否有何要事?”

    程熹笑里藏刀,只是一句话,便引得群儒纷乱哗然。

    的确,孙克俭的回归时机实在是太巧了,而且他一回来,不但带来了昆吾派的众多高手,硬生生击败儒门精英弟子,扇了群儒一记耳光,接着朱少陵又莫名其妙死在自家宅院,最后严静流力战而亡,以至于儒林学院群龙无首……这一切,都太过巧合。

    面对程熹的挑拨离间,孙克俭冷冷回道:“程先生多虑了。克俭此次归来,乃是严静流相邀,大家多年未见,特来小聚盘桓几日罢了。”

    孙克俭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倒是让程熹颇为意外——

    难道自己想错了,严静流不是急招孙克俭归来,继承儒门领袖大位的?

    带着最后一丝疑惑,程熹朗声道:“哦?别无他意?”

    “别无他意。”孙克俭看着程熹,冷笑一声,道:“待静流大宗下葬,克俭便将启程回转荆南……不知程先生以为我还有何意?”

    “好,如此甚好。”程熹洒然一笑,道:“不过孙先生久不在儒门,这‘衍圣祭酒’一职……”

    “自当卸任。”孙克俭深深望向程熹,说出一句更令人匪夷所思的话来。

    程熹心中一喜声调都高了几度,欣然道:“倒是可惜了。以孙先生大才,我本属意填为文阁之主……”

    孙克俭淡然道:“程大家心意领了。克俭惫懒久矣,这等要职还是程大家兼任为好。”

    哈哈哈……

    程熹仰天大笑,心头最后一丝阴霾终于烟消云散。

    一副胜利者的嘴脸显露无疑。

    “既然如此……三日后,我定当亲送孙先生南下。”

    “不必。”孙克俭拂袖而起,冷然道:“严大家今日下葬,我等明日一早,便行离去。”

    说完带领叶清玄众人,昂然而去。

    “恕不远送。”

    程熹拱手遥遥作别。

    “这老小子,坏到了骨子里!”离席之后,孙坤气得破口大骂。

    孙克俭低声道:“不要生事。带好随行弟子,明日一早便上路。现在不仅仅是找出内奸,还要保护好静流兄留下的这些儒门种子。”

    “这是当然。”叶清玄与封清岩对视一眼,缓缓道:“先走。其他事以后再说。”

    封清岩微微点头,吩咐道:“几位,还请助我护佑之责。”

    “定当尽全力!”侯亭、孙坤一起答道。

    此时已是下午时分,众人一起回到后山别院,带着众弟子收拾行程。

    叶清玄来到妙秀和尚的病榻,到了梅吟雪的身边,终于放松了下来。

    “你要行动了?”梅吟雪问道。

    叶清玄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答应严师的事,我自然要做到。而且这件事只能我一人来做……”

    冥冥中,叶清玄依旧觉得自己身边,不是那么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