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7】江山如画
    时值正午。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秋后的太阳依旧炽烈得如同一只大火炉一般。

    儒林学院最大的殿堂前,范围更加广大的平场上,黎道天与严静流面向而站,双方距离足有五十丈,但对方的一举一动,哪怕是清风荡起的胡须,都历历在目。

    不仅仅是这个硕大的广场,便是方圆五里范围之内,都不允许一个儒门弟子进入。

    但允许双方各派五人,作为这场比武的见证。

    游龙帮除了四大高手陶书安、闻香上人、怒目头陀和绕崇光之外,还有黎道天的独子黎正阳。

    另一侧,则是孙克俭,叶清玄,封清岩,孙坤和侯亭。

    两个人便在如火的烈日之下,静静对立。

    黎道天眉头紧皱,望着无十丈外的严静流。

    这位儒门大师,此时宛如一座山峰,与周遭环境融为了一体,若非亲眼所见,黎道天几乎都可以确认眼前没有一个人存在。

    反倒是黎道天,明明处于同属的烈阳之下,但焦灼的气温非但没有助长他的气势,反而显得他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宛如与高温形成鲜明对比的阴冷火焰。

    黎道天的瞳孔忽然一缩,全身肌肉忽然绷紧。

    严静流动了,宛如山峰一般的庞大压力,迎面而来。

    黎道天暗自佩服,如今的天下,绝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给他这种压力。

    严静流浩瀚如烟海的气势,从全身迸发出来,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宛如剑锋交击一般迸射出森然的火花。

    两人怡然不动,但这种静静的压力,却比动手更强,更可怕。

    一片秋后落叶飘了过来,在他们两个人之间,忽如巨石般坠落,接着紧紧被压在地上,风吹不起。

    这种可怕的压力,便是百丈之外的叶清玄等人,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

    每个人的心头宛如压着一块千斤重石。

    这时候,黎道天忽然说话了。

    “龟缩千年的老乌龟,今天终于肯出山了?”

    严静流微微一笑,道:“多年不见,黎兄迈入神化之境了?”

    黎道天傲然道:“罡意通神,功堪造化。”

    严静流道:“那你知不知道‘神化’的精义何在?”

    黎道天冷嗤一声,冷然道:“你觉得呢?”

    “在于心。”

    “心?”

    “不错。”严静流微微一笑,道:“唯有诚心正意,坚守心中的执着,才可以做到罡气通神,不诚于心的人,根本达不到神化之境,哪怕借助外人残留的神意有了突破,也只能维持一时,终究会被打回原形。”

    黎道天的瞳孔突地再次收缩。

    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的虚实竟然会被严静流一眼识破。

    不错。

    他的确是突破了“神化”之境,不过他的突破十分取巧,借助的是“火莲令”中残存的数代拜火教教主的精元和神识,虽然突破于一时,但多日来,他感到自己的功力,不但没有进益和巩固,反而越来越虚弱,甚至有重新堕回归虚境的风险。

    故而他才会等不及决战的到来,提前挑战。

    此时,叶清玄等人也露出惊异的神色,仔细地看着黎道天。

    但除了叶清玄能察觉到对方的整条脊椎大龙,有丝丝外溢的精气之外,其他人并无察觉。

    严静流盯着黎道天,一字一顿,道:“你的心,不诚。”

    哈哈哈……

    黎道天仰天一阵狂笑,色厉内荏地道:“诚心正意?你的心意又是何物?”

    “是仁。”严静流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仁,便是人性,是敬天悯人。”

    “那罗破敌呢?”

    “是暴。”严静流又道:“妄图掌控一切,贪婪到残忍的暴虐。”

    黎道天嗤声冷笑,道:“说的头头是道,可惜为何你没有突破神化,而突破的却是我?要知道,能够凌驾于天下人之上,只有权力,而不是道理。哪怕你说的再有理,也抵不过我掌中之权,手握之力!”

    轰——

    伴随着黎道天的咆哮,滔天的烈焰从他体内迸发出来,将他整个人托上半空,散发出太阳一般的光和热,火神一般睥睨下方的严静流。

    严静流不再说话,他面沉似水,却是不动如山。

    单掌轻轻一托,宛如一座摩天入云的巨峰,与太阳一般的黎道天遥遥相对。

    双方气势通天彻地,旗鼓相当。

    但明眼人都是心中一震,看出黎道天身形未动,就已降下无匹压力,而严静流却是靠伸出的手掌,方才使自己的气势未落分毫。

    但其实,这已说明,黎道天的功力,的确稳稳压了严静流一头。

    叶清玄等人纷纷眉头紧锁,而对面的一行人,却都露出得意的神色。

    黎道天神明一般的粗狂嗓音,从九天之外飘荡下来,震烁得天地嗡嗡作响。“严静流,今天就让我的‘离天之火’,来试试你的‘八大峰’吧!”

    呼——!

    黎道天化身一片火云,横空罩向凝立不动的严静流。

    ,一掌之威落下,宛如一颗域外流星,带着无匹威力,轰落凡尘。

    “凝!”

    严静流胡须飘起,双手托天一掌,整个人气势猛然凝固,罡气宛如重峦叠嶂的崇山峻岭,那流星轰落山中,只是荡起星点波纹,便消失在群山之间。

    “严静流,果然有你的!”

    火神一般的黎道天一声嘶吼,身躯在半空中不停地画着圈,百丈虚空,宛如被他点燃,浓烈的火圈不停扩大,只是半柱香的时间,天空中便已凝结出一片浓烈的火云。

    严静流知道这是最危险的时刻,他既不闪躲,也不出击,而同样是凝气挥掌,宛如在绘制一幅波澜壮阔的山水画,厚重的气势不断在地面凝结。

    片刻功夫,不但罡气厚重如山,群山之间,更有大河激荡,华夏万里江山,便在他指掌之间完成。

    高手对决,只是一招试探之后,竟然直接进入到了生死相搏的最后阶段,所有观战之人,呼吸为之一滞。

    此时此刻,只见天空火云升腾遮天蔽日,地上大江大河、万里江山如画。

    不但是近在咫尺的叶清玄等人被这沟通天地的气势压迫得呼吸困难,便是十里开外,乃至百里开外……整个颖昌府的民众,都对着天地异象指指点点,甚至有那百姓,已经开始叩拜天地,以为末日来临。

    烈焰腾空,不知天有多高;峦岳沉重,不知地有多厚!

    不论是万里晴空,还是地上的儒门殿宇,早已被这些景象所掩盖,天地之间,只剩下这火与山河的对抗。

    近处的叶清玄等人尽皆骇然。

    孙坤整个人都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拉着叶清玄的衣袖叫嚷道:“我说叶小子,这局面咱们靠得是不是太近了?”

    封清岩转头喝道:“威力已经超出我们预估,快撤!”

    说完一扯孙克俭,率先向后方飞奔而去。

    叶清玄等人也是对视一眼,呼啦一下散开逃命。至于对面的黎正阳等人,却早已逃之夭夭。

    就在这时,滔天的火云之中,再次响起黎道天狂傲的吼声:“哈哈哈,严老儿,你果然深藏不露,不过你藏得再深,今日也要败在我神化离火之下!”

    声音一落,天地万籁倏然一静。

    接着隆隆声响中,万里火云呼啸而下,天地间的压力陡然上升,整座颖昌府的空气为之一凝,不少远观民众惊呼声中,呼吸顿时不畅,而十里之内的儒林学院,众多儒门弟子更是被这股压力狠狠按在了地上,只剩下被吓破肝胆的吼叫,却是匍匐在地,动弹不得。

    “君子,以厚德载物!德之所至,纵使天地不仁,亦何惧之有。”

    朗朗吟诵之声在山河之中荡起,浩然正气陡然直冲云霄,群山凛然,大河浩荡,那毁天灭地的火云直落,刹那间,大河为之沸腾,群山为之焦焦。

    黎道天狂绝的笑声流传亘古,直达儒林学院之外,落入每一个颖昌府民众的耳朵之内。

    所有的儒门学子痛哭流涕,只觉得儒林学院完了。

    他们最后的一点希望破灭了。

    火云肆虐,山河为之倾覆,天地一片焦土。

    但,焦土之后呢?

    黎道天狂绝的笑声逐渐回落,接着戛然而止。

    再炽烈的天火,也终有熄灭的时候,而大地依旧是大地,群山还是那片群山,哪怕火山喷发,大河干涸,但依旧改变不了这片天地。

    君子,以厚德载物。

    德之厚哉,承得住任何劫难和变故。

    天地风云变幻。

    火云刹那收敛,天地重归秩序。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注视向两大绝世高手的比武现场。

    身形狼狈的叶清玄,从地底下将孙坤拽了出来,二人一双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场内。

    这一刻,没有人能忘记眼前的一切。

    黎道天,宛如火神,凝立半空,脑后呈现出一片烈日般的光晕,正是神化境的表象,但他的目光一样痴呆,呆呆注视着不远处的另一个身影。

    一袭儒衫,长须飘然,严静流面露浅笑,脑后同样显出一轮光晕。

    只不过黎道天的光晕,象征的是冉冉烈火,而严静流脑后的光晕,则是看似平和、实则酷烈的浩然正气,偶有群山大河一般的墨迹,在光晕中浮现,正是严静流心怀天下的神化表象。

    严静流,神化境。

    黎道天万分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吼道:“严静流——你敢骗我!哇——”

    一股热血狂喷而出,黎道天从天而落,身上离火倏然破灭。

    不仅仅是怒极攻心,刚刚的较量,严静流还是重伤了黎道天。

    黎正阳等人惊呼一声,从远处飞奔而来,护住黎道天,不要命一样地逃走。

    “赢了,我们赢了!”

    孙坤惊呼而起,与距离最近的叶清玄飞扑而上。

    “老严真有你的!”孙坤兴奋得手舞足蹈,大叫道:“想不到你老儿留了这么一手,竟然连我们都给骗了!”

    “是吗?”严静流一回头,叶清玄和孙坤登时惊骇莫名。

    原本黑白交杂的灰色发髻和胡须,此时已然全数惨白,便是那张脸孔,也像一下老了百余岁,苍老得几乎认不出这就是那位儒门大宗师。

    “严老,您这是……”眼见严静流身躯抖动,就要坚持不住,叶清玄连忙上前,一把将其搀扶住。

    严静流惨然一笑,道:“黎道天,以外力突破神化,骗了天下人,而我以燃烧最后一丝生命之力,骗了黎道天……咳咳,呵呵……严静流一生无能,愧对先贤,这就算是我给儒门,留下的最后一点颜面吧。”

    紧紧握住叶清玄的双手,严静流满眼希夷,缓缓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生的磨难,其实何尝不是天地磨砺你我的心性,若因一时之不幸,便怨天尤人,那错的不是天地,而是你我啊。清玄,我错了四十年,今日方得清醒。除魔卫道……日后,便要看你的了。”

    言罢,一代儒门大豪,黯然而逝。

    “严师……清玄记得了。”

    叶清玄悲戚一声,伸手阖上了严静流似有不甘的双目,泪水终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虽然早知严静流会有今日一别,但生死关头,叶清玄依然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

    他临死前的一番话,虽然只有一句,但只此一句,便足以让他以“师”尊之。

    衣袂破空声传来,封清岩、侯亭、孙克俭同时奔来……

    “打退黎道天了!严兄打败黎道天了!”

    声音倏然停顿。

    二人终于发觉叶清玄怀里的严静流,已经没了气息。

    叶清玄双目通红,神色悲戚,轻声道:“严师走了。”

    “无量寿福!”封清岩单掌稽首,神情哀痛,默默念起了往生经文。

    孙克俭叹息一声,黯然道:“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严师兄后半生一力回避这个江湖,可到头来,还不是身不由己?”

    叶清玄摇头失笑,“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便是江湖,又哪里能回避的掉呢?”

    侯亭道:“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按照严兄的遗嘱,剪除儒门内的叛徒吧。”

    “还能是谁?”孙坤冷哼一声,道:“朱少陵死了,淳于懋年轻气盛,又折损了颜面,这个儒林学院,除了一人,还有谁能够坐镇?”

    众人长叹一口气。

    程,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