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1】佳人有约
    叶清玄心中暗叹,多少世人都是好于名利,却又无争夺的胆略和魄力,最后只能如小人一般,背后诋毁一番。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如此看来,朱少陵也真就是成就有限,算不得枭雄。

    此时严静流微微一叹,道:“既然麒麟行踪已泄,他们二人也不适合再留在儒林学院,你们还是早些带他们离开吧……孙克俭和那些孩子……也一起走。”

    严静流说出这句话,说明他已经对儒林学院完全死心,与其在这里纠缠,不如留下薪火,再立山门。

    叶清玄此时不知如何劝慰,最后只好正容道:“严大家放心,我昆吾派定会保护孙克俭和那些儒门弟子平安……”

    严静流坚定地点了点头,看着叶清玄笑道:“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到。但在保护我儒门种子之前,你还要帮我一个忙——切记,一定不要让儒林学院为魔门所用……如果揪不出内奸,就毁了它!”

    叶清玄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严静流此时眼中的决然,成了叶清玄永远无法忘记的神色。

    名扬江湖两千余年的儒林学院,培养了多少英雄豪杰,包括严静流在内,何人不是深深敬仰这个地方,身为儒林学院的院长,严静流说出此等严重的话,他的心中不知怎样滴血。

    叶清玄带着满心的震撼,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如果有一天,昆吾山也堕落到无法挽回的地步,自己是否有此决心,将其毁灭呢?

    不。

    昆吾山一定不会有这样的时候,只要我在,就一定不会让昆吾山堕落……

    哪怕有一天我不在了,昆吾山的精神也要延续下去,绝不容后世弟子有丝毫玷污。

    **********

    八月十二。

    日落,黄昏。

    天边夕阳娇艳,彩霞满天。

    叶清玄从漱香茶斋中出来,沿着已被夕阳映红的街道大步前行。

    路上遇到的儒门弟子或是对他怒目而视,或是避而远之,即便有些想要悉心讨教,也在同门的怒视中不敢上前,只好泱泱而去。

    时间距离‘论道日’已过去十多日,好巧不巧,三日前,黎道天的特使送来了最后的战帖,八月十五中秋节,便是他与严静流决战之日。

    时间,便在中秋节的午夜,而地点,则在儒林学院之内的书山之上。

    书山,学海。

    儒林学院两大景观,注定要成为当世两大强者决战的陪衬,而黎道天的目的也很明显,便是在儒林学院,乃是天下所有儒门弟子的心头,来记重重一击。

    游龙帮的四大使者陶书安、铁衣道人、闻香上人、怒目头陀,已经到了颖昌府,包下了府内最大的客栈悦来居,这四个曾经与叶清玄有过一面之缘的绝代高手,如今日夜繁忙,不知多少儒林学院的高手,已经开始为日后铺路。

    据说,朱少陵也秘密到访,双方相谈甚欢。

    那些整日里将“气节”挂在嘴边的儒生们,在灾难到来的时候,往往是最先叛变的一个。

    反倒是那些平日里钻心读书习武、不争一日长短的儒生,方才在此时表现出一个名门子弟的大家风范。

    只是这样的人并不多,能够明确站出来,与敌人对抗的,更是凤毛麟角。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这样的人物哪怕再少,也已让孙克俭大感欣慰了。

    只不过这样的人物中,竟然会有柳梦言,却让叶清玄大感怀疑。

    不过怀疑归怀疑,大战在即,柳梦言有什么鬼心思,也比不上完成严静流的嘱托重要。

    严大家的龙雀舌果然是人间极品。

    好东西自然是有品位的人大爱的,爱上了,自然要每日都喝上一些。

    只不过最近自称有品位的人,实在太多了一些,除了叶清玄、孙克俭,封清岩和贺清竹二人也是不肯放弃这香茗的。

    那些少得可怜的茶叶,哪里填得满叶清玄师兄弟的肚皮,而且可这喝惯了好茶的嘴巴,再去喝次一等的茶叶,说什么也实难下咽。

    不过好在这颖昌府内绝不缺少喜爱好茶的文人墨客,故而这城中也确实有些好茶可以暂时填一填几人的欲壑。

    这不,听闻这漱香茶斋中近日上了一种极品香茗“淡湖曲毫”,据说这香茗汤色泽清澈,香气温和,呷上一口,齿颊留香,令人久久不能忘其甘味,如此佳品到了身边,叶清玄自然就被几人撺掇着出来买茶了。

    可惜不巧的很,这“淡湖曲毫”刚到店中,便被人买尽了。

    叶清玄顿时大失所望,刚刚踏出店门,迎面便遇上了柳梦言。

    看着柳梦言那张俊脸上的虚伪笑意,叶清玄恨不得一拳将他打扁,转身欲要离去,却不料柳梦言径直而来,拱手笑道:“叶兄,何故见我便躲啊?”

    叶清玄厌烦透顶,但也不至于拂袖而去,淡然道:“不好意思了柳兄,在下有事,有机会再聊。”

    叶清玄还未走出几步,便听身后柳梦言笑道:“叶兄入此茶坊,该不会是为了‘淡湖曲毫’吧?此茶总共不过十斤,已被在下买尽,我可以送给叶兄一些……”

    “不感兴趣。”叶清玄毫不在意,径直而去,同时冷冷道:“便是仙茶入了俗人之手,也染了俗气,再也喝不得了。”

    “叶兄且慢。”人影一闪,柳梦言直接落在身前,拦住去路,尴尬一笑道:“叶兄切莫着急走啊,说实话吧,这次是舍妹命我相请……”

    “令妹?”叶清玄诧异看着柳梦言,接着醒悟道:“轻烟姑娘?”

    “正是。都是因为轻尘的死……”柳梦言叹息一声,道:“其实这几日来,我一直在为叶兄说好话,言明轻尘的死其实是一场误会,背后主使一定另有其人。好说歹说,舍妹方才有所松动……但具体事情,还需要叶兄亲自详谈……”

    叶清玄心中也是暗自一叹,想了想,道:“轻烟姑娘在哪?”

    “就在舍下,叶兄请跟我来……”

    柳梦言深拱一礼,转身领路。

    叶清玄原本万分讨厌这个柳梦言,但想到与柳轻烟之间的误会必须解决,免得大战当即出什么问题,于是喝停了柳梦言,转身又回到茶斋之中,留下个纸条和十两银子,请茶斋伙计转告自家师兄弟和梅吟雪一声,便跟随柳梦言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