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8】禅门疑云
    叶清玄回到后山小村的时候,胸口还隐隐作痛,微微作呕。

    柳轻烟的剑气不是说笑的,如果不是他的话,只怕就是归虚境高手,也要命丧其剑下。

    还是竹林边上、溪水之旁的小小竹亭,叶清玄缓缓坐了下来,揉着前胸。

    身后传来缓缓的脚步声,叶清玄并未回头,任由对方在凉亭缓缓坐下。

    孙克俭宛如卸下无尽重担的声音响起道:“静流师兄的计划,终于完成一个良好的开端了……儒林学院如今终于大受震动,接下来的变化,便是分化和割裂……门内各派系做出怎样的决定都有可能。也许有幡然醒悟者,但恼羞成怒之人,也一定不在少数。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叶清玄仰倒在边凳上,无所谓地道:“反正我在儒林学院中的名声一向不佳,即便没有这次的打脸行动,贵派的高手也不待见我。更何况,柳轻尘死得不明不白,别说柳轻烟了,只怕稍后还会有人找我的麻烦。”

    两人间一时沉默。

    噗嗤。

    孙克俭突然失声而笑,道:“我与朱少陵,年少不和,自从他多年前执掌监司以来,我便离开了学院,没想到,这一次你用我的记名弟子,打败了他的儿子。只怕他知道之后,会更加怪我……”

    “哦?”叶清玄倒是不知道这个隐情,王之推对上朱涵,绝对是意外之举,并非他刻意安排。

    不过……

    也许朱少陵知道吧。

    接着孙克俭眼中一亮,兴奋地赞叹道:“叶小友果然天资纵横,想不到你对儒学精义也深有研究,竟然可以利用剑意,令王之推那小子顿悟!”

    叶清玄连忙否认道:“这可不是我的功劳。我只是从剑招的连续性上,判断出它们的妙用,但从中体悟到儒学的精义,感悟到真正大儒的胸怀,却非我之功。

    王之推本就心中有儒,而且并非光宗耀祖的小儒,而是心怀天下的大儒。最后时刻的变化,不过就是他多年积累的气度,被剑意激发出来罢了,我又怎敢居功?”

    孙克俭惊讶地看向叶清玄,道:“若是如此,那你就是从剑法反推,领悟到了儒门圣贤的精义,岂不更是厉害?”

    叶清玄刚要否认,蓬——

    不远处的竹林中突然传来一声闷响,接着一个物体如同炮弹一般飞射过来,一路撞断了无数竹木,在密集的竹林中犁出一道长逾五十丈的缝隙。

    物体轰然落在凉亭前方十丈处,似乎是一个人的身影。

    同时,又是一道血色乌云一般的身影,大鸟般飞落。

    “孙老哥后退!”

    叶清玄眉毛一皱,呼地一声迎了上去。

    那片血云一般的身影,似乎也诧异此处竟然另有他人,但依然毫不退让地扑至,双掌横空,带着漫天的血腥之气,轰向半空中的叶清玄!

    啵——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以两人对掌的方位瞬间扩散开来,四周茂密的竹林登时被吹倒一片,并随着冲击波快速扩大,最终形成一个直径达到百丈有余的巨大圆形开阔地。

    叶清玄向后翻飞落地,脚下左晃右荡,以化解了对手无尽的劲力。

    而对方同样未曾讨好,身形直飞出去三十余丈,方才血云一般缓缓落地。

    叶清玄只觉得自己的双掌犹如被硫酸浇过一般**发疼,低头一看,双掌之上一片血污,而这些血污印记不停地往自己的经脉钻去,带来极为钻心的痛楚。

    “!?”叶清玄忍不住大吃一惊,连忙运转,只见白光一闪,所有血色尽数被逼出体外,信手一甩,数枚血滴落在倒地的竹林之上,顿时一大片翠绿的竹木枯萎腐烂。

    “哼,叶,清,玄!?”三十丈外,一袭黑袍罩严,头戴漆黑面巾的怪人用极为沙哑的声音狞声说道。

    “你?”叶清玄眼睛瞪大,看着对方后背水缸一般大小的罐子,一时间心潮起伏。

    这个形象如此熟悉,莫不成真是孙坤提到的“李幕儒”?

    “叶清玄,这从你走了狗屎运能救他,下次就没这么好运气了。”黑衣人声音如金石摩擦,嘶哑难听,话音一落,便飞身而去。

    叶清玄一咬牙,便要追赶,却听身后惊呼一声,孙克俭已然扶起受重伤之人,却惊叫道:“叶小友……是妙秀大师!”

    啊!?

    叶清玄骇然回头,却见那被击落的身影,果然是妙秀和尚,只是此时全身紫黑,行将倒毙。

    救人!

    叶清玄二话不说,立即将的玉系内力,全力输入妙秀和尚的体内。

    **********

    烛光惨淡。

    照在妙秀和尚惨白的脸上,更添几分惨色。

    可以用如花似玉来形容的和尚脸上,已完全没有了血色,双目紧闭,牙齿也咬得很紧。

    昆吾派的不愧是天下两大破魔之一,只是一个时辰的抢救,便祛除了妙秀和尚传遍全身的血毒,只不过毒虽然去除了,但人还是没法醒过来。

    他什么时候能醒?

    醒来是否能立即开口说话,告诉他遇袭的缘由……

    便是有神医之实的叶清玄,也没有确切的答案。

    封清岩、贺清竹、侯亭和孙坤四人就在他身后,脸上的表情也很沉重。

    封清岩道:“受伤的部位在两个地方,肋侧和后背各有一个掌印,要不是妙秀大师罡气精湛,只怕这两掌已经要了他的性命,断然没有机会活下来。”

    侯亭凝眉一叹,疑问道:“可既然只是身体受了重伤,又没有伤到脑袋,为什么他会昏迷不醒?”

    “因为他不但是中了掌和血毒,还中了另外一种毒……”叶清玄淡淡道。

    “什么毒?”几人几乎同时追问。

    叶清玄掀开妙秀和尚身上的被褥,打开衣衫,露出肋下依旧淤青的掌印,指了指道:“大家细看……”

    众人上前定睛一看,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孙坤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能置信地道:“这这这……这不是……”

    “不错。是齿痕。蛇的齿痕!”叶清玄合上被褥,看着孙坤,缓缓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妙秀大师应该是与‘通吃老爷’一样,被同一条毒蛇咬中。只不过,‘通吃老爷’被毒死了,但妙秀大师侥幸活了下来,只可惜蛇毒伤了脑脉,至今还无法醒转。”

    孙坤双目怔然,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在场众人中,叶清玄和侯亭都清楚知道,孙坤,便是那位“通吃老爷”。

    之前假的“通吃老爷”被人灭口,孙坤就再也不敢以“通吃老爷”的身份面世,但想不到,只不过刚过半个多月的时间,那当初灭口之人,再次出现,竟然还对妙秀和尚下了毒手。

    “通吃老爷?是怎么回事?”封清岩问道。

    叶清玄将之前的事简单复述,当然隐匿了孙坤的真实身份,不过却把“通吃老爷”将“天魃魔尸”消息传遍江湖的前因后果,以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遍。

    “如果对方杀死‘通吃老爷’是为了掩盖‘天魃魔尸’背后的某些事实,那么这次出手,恐怕也是为了这个问题……”叶清玄转头看向妙秀,目光游离,沉思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妙秀大师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才会被对方追杀。”

    贺清竹道:“你确定动手追杀妙秀的是李幕儒?”

    “不确定。”叶清玄看了孙坤一眼。

    侯亭道:“我也觉得不可能。毕竟动手之人会血宗功法,李幕儒再虚伪,也不愚蠢,不会以现在身手转修魔功吧?”

    孙坤抿嘴不语,想来他也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得到的消息是否准确。

    “那……下一步我们当如何进行?”贺清竹问道。

    “暂且先处理儒林学院的事情……至于另外那件事……”叶清玄想了想,道:“且看无念禅师何时现身吧。毕竟妙秀大师昏迷,他与无念禅师之间如何协定,还不能确定……”

    众人齐齐沉默。

    手中的那半具“天魃魔尸”,如同一块大石头,压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

    秋夜更深。

    月露薄凉如水。

    连白日里受到打击,一直喧闹不堪的儒林学院众多殿堂,也都已熄灭了灯火。

    而此时此刻,叶清玄却依旧坐在书桌之前,看着面前一壶新沏好的香片发呆。

    烛火早熄,窗户却是大开,任凭月光落下,照得房间内一片白茫茫。

    清风忽起又逝。

    叶清玄面前的一壶香片已然不见,书桌的另一端,却是一个人影,咕噜噜地喝个痛快。

    叶清玄微微皱眉,道:“这可是雾隐山的龙雀舌,严静流挚爱珍藏的极品,你这样牛饮,可真实暴殄天物。”

    噗嗤。

    一声难得的娇笑,煞鹏身躯向前,将空了的茶壶放下,瞪了叶清玄一眼,道:“茶不就是解渴的吗?看你的小气样,真不知吟雪看上你哪里……”

    叶清玄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煞鹏身躯靠后,躲入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方才舒服地松了口气,淡淡道:“按照你的吩咐,去了一趟大禅寺……虽然有迹象证明如花大和尚到了大禅寺,但庙里的和尚,却是没有一人见过他,如今……不知所踪。”

    果然。

    叶清玄心中一沉。

    自从荆南府分别,如花去往大禅寺本就是为了魔门事务,但无论是妙秀和尚,还是无念禅师,都没有提及,这顿时让叶清玄有了一丝警惕,尤其孙坤这位“通吃老爷”遇到暗杀,更让他对现在这位无念禅师,感到有些问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